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13.愤怒魔女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10-25 9:19:55pm

奇幻·玄幻


司湫语这会儿情况已经稳定很多了。他站起身打算跟上其他人的脚步,岂知他连宫殿大门都走不出去,反而还得留在里面,同时还张开了银色屏障,把所有人都给保护起来并且划出了银色的术式图阵。

“怎么?怕了?趁着凛把奥依斯塔带出去,所以就把怒气发泄在我们身上?”司湫语神色严肃地看着大门之处,等待应该出现的人自己现身。

有点不在状况内的其余人都纷纷学着司湫语看向大门之处。

半晌之后,尤西依踩着轻盈的脚步,凭空走出来,身上的衣着依旧没变,可她脸上经常挂着的笑容却消失了,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深沉可怕。

她怒了,愤怒得想要杀人。

原本她是想要利用西依城的居民要挟奥依斯塔,还不想把人质给杀了。要不是司湫语到来,要不是他多此一举找了宣清凛,她还不至于那么愤怒,更不会想要干脆把人全都给杀了。

“是你触怒了我,所以他们的死……也是因你而死!”

“放心吧,他们不会死。”

司湫语笑了,笑得多么灿烂。

尤西依再次发怒,她的眼瞳甚至泛起了诡异的三色光芒。

即使如此司湫语亦丝毫不害怕尤西依,因为他这边有白皓敬这个净化能力超乎常人的非术士人类。被黑暗浸染的尤西依,是无法抵挡白皓敬的超强净化,所以他才会这么镇定自若。

先不说有白皓敬在,就算是他本人也是能够轻松对付尤西依,只是以他现在的这个状况,实在不太适合跟尤西依开打。

总的来说,他是装腔作势罢了。

果然畏惧着白皓敬,也畏惧司湫语的尤西依不敢轻举妄动。她确实敌不过他们俩,尤其遇上白皓敬的话,她分分钟会被净化的力量给弄伤,到时候她可得花上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痊愈。

要知道她第一次遇上净化的时候,所受的伤很严重,但她也把对自己放出净化之力的家伙给杀了。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在这个西依城徘徊,直到她遇见奥依斯塔,并对他产生了某种扭曲的占有欲。

不但如此,她还把奥依斯塔给逼疯,逼成有忧郁症,而且还有双重人格的模样。

“别以为有净化就能对付我!!”

“拜托,我不是白痴,想也知道单靠净化是无法对你怎么样的。但是……呵,如果净化之力再加上时之力,估计你都会不好受吧。”

司湫语笑得有些邪恶,尤其那眼神充满了挑衅。反正他的目的是吹嘘,想办法把尤西依赶走。总之,他还在想着该怎么轰走尤西依又或者等到宣清凛他们三个回来。

紧抿着嘴往后倒退好几步,尤西依也渐渐地冷静下来,不再胡乱释放出她的威压。

“纵使你那里有时之力和净化之力……我也不会怕你。”

尤西依冷笑一声,忽然抬起双手,一阵古怪的大风刮起,并且迅速形成漩涡,而且漩涡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大。

“该死!她玩真的啊!”司湫语的瞳孔缩小,整个人都有些慌了。他真没想到尤西依居然不顾一切,想要杀了他们每一个人。

“黑死毒卷风!!!!!!”

“浪之壁!!!!!”

两把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两道光芒相撞,爆炸也随之发生。

“砰”!

浓烟四起。然后,慢慢的,在浓烟消散之后,尤西依已不在,反倒是司湫语昏倒在地,额头上满是鲜血。其他被爆炸影响的人们都从地上爬起来,而最靠近司湫语的叶灯蘺一看到他受伤了,二话不说,立刻跑过去替他止血和做紧急包扎。

岂知血竟然止不住,不断流淌。

仔细一看,那流出来的血竟然泛着奇异的银芒,或许这也代表了司湫语不是人类的事实。

“叶灯蘺,小语他怎么样了?”帮忙把身边的楚明臻给扶起来的白皓敬也瞟见了司湫语的状况,赶紧问道。

“不行,血止不住!”叶灯蘺有些懊恼,他这是第一次什么都做不了,明明是个法医,至少还可以帮忙做一些简单的急救,但司湫语的这情况,他真的毫无办法。

就在他们手足无措,不晓得该怎么治疗司湫语的当儿,宣清凛带着阿唯和奥依斯塔回到了宫殿。当他们三个一看到大厅一片凌乱,然后地上躺了个很显然人事不省,受了很严重的伤的司湫语之时,他们都吓了一跳。

阿唯立刻冲上去,慌忙用冰雪之术暂缓司湫语额上的伤,同时也不忘替他检查还有没有其他地方也受了伤。

“怎么回事?”宣清凛的声音可说是低沉到不能再低沉,甚至隐隐带着怒意。

“尤西依……来过……”回答他的问题的,反而是他身后的奥依斯塔。

宣清凛瞥了眼奥依斯塔,微微皱眉,接着便走到司湫语身边,跪在他身旁,伸手轻轻搭上司湫语的额头。

只见宣清凛身上逐渐泛起了七彩的光芒,虽然黯淡,但那光芒却很干净,很柔和。

不一会儿,七彩光芒覆盖住司湫语的全身。

“他伤得不轻,暂时不会醒过来。奥依斯,你宫殿里最干净的房间是哪个房间?”

“……最东面……”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之后,宣清凛让阿唯抱起司湫语便朝着内厅走去,并用最快的速度来到最东面的一间房。直接用暴力的方式把门给踹开,阿唯也赶紧把人给抱进去,朝着床的方向走去,并把人好好地安置在床上。

等到人已经被好好看地安置在床上之后,宣清凛二话不说,立刻咬破指腹,将指尖上的血滴落在司湫语的唇齿之上。

当那一滴血落下的瞬间,司湫语身上忽然银芒炸开,时之轮甚至若隐若现地悬浮在半空之中。

“时之轮……”阿唯楞楞地看着那个时之轮,一时之间都不晓得该说什么。

宣清凛都眉头深锁,似乎这时之轮如此这般的若隐若现,实在不太对劲。不,应该说时之轮情况不稳定,就代表司湫语也很不稳定。

二人面面相觑,又看了看司湫语,顿时感到了不知所措。

“啧,尤西依这女人果然不容小觑。她背后的那家伙……不尽快找出来,小语恐怕无法支撑下去。”宣清凛仿佛在喃喃自语般,甚至还隐约带着怒气。

阿唯保持沉默,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他现在只有一个期望。

只要司湫语能够醒过来,那便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