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14.悄然离去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10-25 9:20:32pm

奇幻·玄幻


三天过去,司湫语依旧躺在床上未曾睁开眼或是有任何小小的动静。阿唯基本上可说是不眠不休地陪伴在司湫语身边,同时还得兼顾奥依斯塔,不让他受到伤害。天晓得尤西依那疯婆子什么时候会出现,然后借机伤害奥依斯塔,那可就糟糕了。

静静地坐在司湫语床边的椅子上,阿唯一边心不在焉地翻阅手中的书籍,一边时不时地看向窗外的乌云密布。

内心有点不安的阿唯有些冷静不下来,平时的伪装都无法好好维持,让原本的瞳色和发色全都暴露出来。反正他已经无所谓了,毕竟这里的人也不会出卖自己。

呃,或许不出卖自己?总之,他这个混血的魔族,打从一开始就不信任自己,更害怕自己随时魔性大发。但是,他已经很无所谓了,遇事冷静又淡定,根本不会有人想要对他怎么样。

阿唯轻声一叹,最后合上书籍放在小柜子上,并缓缓地将视线转移到司湫语身上。他无奈地看着那自从宣清凛的滴血之后便悬浮在半空中,时而实体化,时而半透明化的时之轮,真心想要帮忙司湫语把这时之轮给收起来。

没有任何人敢触碰时之轮,阿唯也不想随意碰触,虽然时之轮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更不会排斥他。

但能够不碰的话,还是别碰比较好。

“人还是没醒吗?”

这突如其来的声响来自门口之处,阿唯慌忙回眸望去,只见站在门口处的是宣清凛的搭档,不由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神。

“啊……是的,还是一样,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就算他还没醒过来,你也应该好好照顾自己,要不然他醒了,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会很难过。”柯水竹直接说出这番话,提醒阿唯不可以只顾着昏迷不醒的人,同时也应该好好照顾自己。

微微垂眸,阿唯轻轻“嗯”了一声便退出房间。

看着阿唯离开了,门也好好关上了,柯水竹双手环抱胸前,迳自坐下。

房内的气氛不知怎么的有些低,但柯水竹双眼死死低盯着床上的司湫语。良久,时之轮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忽然消失不见,而床上的人也睁开了双目。

“呃咳,水竹,你这样盯着我看,我会误以为你已经跟凛分手打算找新欢或是一脚踏两船……”

“我怎可能会跟凛分手?再说了,我不可能一脚踏两船,好歹我也是个很专情的人,好吗?”柯水竹不由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瞪着司湫语。

“开个玩笑而已,何必当真?是说……你怎么知道我已经醒了?”司湫语无奈地问道,毕竟这才是重点所在。

翻了翻白眼,柯水竹面无表情地看着司湫语,然后用手指了指时之轮原本悬浮的位置。

“时之轮的状态太稳定了。”

“啧,居然被看出来了。”

“那么,解释呢?为什么要隐瞒大家,继续装作昏迷不醒?”

提出这个问题的柯水竹很火大,更为其他人感到火大。明明所有人,包括宣清凛在内,尤其是阿唯是那么的担心他,结果这家伙居然是在装昏迷,要想不让人生气都难。

尴尬地抓了抓头发,司湫语自知理亏。

其实他两天前确实还处于昏迷状态,真正清醒过来是在一天前。只是他没有睁开眼睛,没有让阿唯知晓他已清醒过来的这个事实。选择继续假装昏迷,是司湫语做出的决定,因为他有事情想要做,而且那是必须暗中做的事情。

“如果你肯帮我瞒着大家,我就告诉你我装昏迷的原因。当然,你可以把这件事告诉凛,他有权知道我的计划。”司湫语一脸认真地说道。

保持沉默片刻,柯水竹最后选择妥协。

没办法,因为司湫语很难得这么认真,看来那只能暗中进行的计划,影响很大。

得到柯水竹的首肯,司湫语便咧嘴一笑,把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听得柯水竹整个人都呆滞了许久,完全无法回神。司湫语似乎早就知道柯水竹会有这种反应,倒也不予理会,继续把自己的计划给说下去。

听完司湫语的计划之后,柯水竹很想阻止司湫语,但仔细一想,这个计划……是可行的。

“好吧……你就放手一搏,我会帮你隐瞒大家,尤其是阿唯。”

“谢谢你,水竹。那么……我走了。”

“是是是,路上小心。”

于是,司湫语直接划出传送阵,把自己给传送离开。柯水竹无奈地站在原地,摇摇头叹息一声,接着转身打开门打算离开。

岂知刚要打开门之时,门反而自己打开,他就这样跟去而复返,而且已经把自己给打理干净的阿唯。

在那一瞬间,柯水竹脑袋一片空白。

“小语人呢?”即使站在门外,阿唯还是看得到房内的情景。所以,当他看到床上无人之时,他面无表情,声音都缺乏抑扬顿挫地问了这个问题。

柯水竹当下冷汗直冒,有点不晓得该怎么回应阿唯。

怎么办?

凉拌啊!

“他把我给定住后人就跑了。”柯水竹下意识地回答,而且还撒了谎。

“咦……”阿唯有些懵。

但旋即他便明白了什么,整个人显得火气很大,简直就像是火山快要爆发。不过阿唯很克制自己,没让自己发怒。他冷静下来,深呼吸一下。

“那个、阿唯……你,还好吗?”

“……我还好。”

“你不打算去找小语?”

“暂时走不了。这里还有很多人需要帮助,我不能放着他们不管。”

闻言,柯水竹不由微微勾唇,倒也不再多说什么。他轻轻拍了拍阿唯的肩膀,离开这个房间。被留在房里的阿唯沉默地看着那张如今已空无一人的床,冷哼一声,转身把门摔上。

要说不生气,那才怪呢。换做是谁都会生气吧……

明明人还没有康复,却私自逃跑。

阿唯知道,司湫语是有自己的打算所以才会选择悄然离去。

反正人都走了,那就等到事情解决之后,再慢慢地算账吧。

一想到这里,阿唯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阿唯?”刚巧经过的楚绫看到阿唯一个人靠在门上莫名地笑着,不禁深感困惑地轻声唤道。

“我没事。走吧,一起去奥依斯塔那儿。”阿唯微微笑回应楚绫,接着便跟着她一起离开这个廊道。

一切就等到事情结束为止,再慢慢地把账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