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2】飞行城堡 - 十二 少年的身份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11-03 10:32:32pm

其他·同人


南宫祈沫正坐在窗边,前面的桌子摆着一套欧式茶具,茶壶里散发着红茶的味道,旁边还摆着一小块送水果蛋糕。她像个贵妇一样,手里捧着茶杯放在嘴边准备喝下,身边还站着两个女侍,随时供她使唤的样子。

南宫蝶还发现南宫祈沫的脚踝上的伤口也已经被重新包扎过,其他受伤的地方也开始愈合结痂了。最庆幸的是在她的身上也没有出现新的的伤痕,感觉这几天她不是在被虐待的情况下度过,而是被供养了。

而顾雯敏这边也大同小异,只不过她喝的不是红茶,而是燕窝,还伴随着一整大块的芝士蛋糕。

三个人看到眼前的一切,顿时整个人变得无言,有种被人联合耍了的感觉。难道他们之前的紧张都是多余的吗,还是这些都是假象?

自从通讯投影机的出现后,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显得太简单,太顺利了。他们竟然探到了天空之城的位子,风雨无阻地上到这里,然后再闯进城堡却遇上两个不怕外人的怪人,其中一个还把南宫祈沫和顾雯敏的所在点告诉他们。

这是为什么,南宫蝶搞不明白,就望向季晨光和吴皓宇,怎知他们也用不知所措的表情回应她。

看来只有直接问她们才会懂。

南宫蝶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和少许的怒气走进南宫祈沫的房间,房内的侍女向南宫蝶礼貌地点头,她也勉强苦笑点头。

南宫祈沫听到动静,放下手中的茶杯转向南宫蝶。“小蝶,你来啦。”她对南宫蝶莞尔一笑,让南宫蝶的心里霎时泛起一股暖意,仿佛忽然之间被一股暖流冲过一样。

南宫蝶原本还在气头上,被南宫祈沫这么一温暖,整个人清清醒了许多,那股不理智的怒火也被浇灭了。

“嗯。见到你没事就好了,大家都很担心你。”原来一开口就想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话一嘴边却变成了另一句关心的话。

虽然他们不常见面,但终归是家人,而南宫蝶也是的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她怎么舍得质骂一个带给温暖的人?再说,南宫祈沫或许也不是有意要这么做,她应该是有苦衷的。

南宫祈沫听到南宫蝶的回应,一阵狂喜:“我猜对了吗?我在很小的时候听过小蝶的脚步声,很特别,所以依稀记得,没想到真的让我猜对了!”

狂喜之后,她淡淡地低下头,眼睛虽然看不见,却可以在她无色的瞳孔里看到歉意。“对不起,害你们担心了。尊尊应该着急死了吧,他还好吗?”

尊尊?尊弋吗,他姐姐怎么给他取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名啊? 看似紧张庄重的空气中登时弥漫着搞笑的氛围。

南宫蝶很想吐槽,可是最后还是选择憋住不笑 。

“嗯,他挺好的,处事方面简直冷静得出乎我的预料。”南宫蝶说到这里,心想应该可以在这个时候问出原由了吧。

可是他们的身边站赵家人的侍女,要说私话总会觉得哪里不好。

南宫蝶顾忌地望向她们,眼睛又不敢直视,只敢装作不轻易地瞄到。还好这两个侍女既机灵又识货,见南宫蝶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她有话想要跟南宫祈沫私下聊天。

她们鞠了个躬就退了出去,出门时还同时把门关上。

正当南宫蝶正准备要开口时,南宫祈沫反而自己先说了。“被抓到这里后,我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完蛋了,可是后来他们并没有对我怎样,每天让我吃好喝好,把我当贵宾一样来服侍。过了这么多天,他们并没有虐待我,反而不断叮咛我要好好休息。”

南宫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因为她至今还搞不清楚这群赵家人的意图。

南宫祈沫继续道:“后来我渐渐察觉到他们其实并不是坏人。他们至今还没告诉我抓我的理由,可是我能感觉到每次他们族长来见我时,内心是痛苦着的。”

南宫蝶还是不明白,就问:“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有苦衷的?你要知道人面兽心啊,市面上就有很多不法分子专门诱骗你们这些无助人士。”南宫蝶用“残障人士”,怕刺伤南宫祈沫的心,只好用句比较温和的说法。

南宫祈沫倒不介意,自己其实早就习惯了。每次到公众场合时都会被安排到残障人士区,还受到不少人投来的异样眼光,即使她看不见,但心里还是知道的。

南宫祈沫指着自己胸前心脏的位子,“我的心可以感觉得到。” 她再次温暖地笑着,南宫蝶再次被她感染,心里又是一阵暖流。

“不是有人说吗,上帝要是取走了你身上的一部分,他又会另外赐予你另外一股别人没有的力量。”

南宫祈沫宛如上帝派到凡间来的天使,她温柔体贴,一个微笑就可以温暖人心,让本来心烦意乱的南宫蝶镇定下来。

南宫蝶看着南宫祈沫的笑容,心里隐隐作痛。要不是三年前的一场意外,她现在就不会失明。

南宫祈沫见南宫蝶不回应,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赶忙化解气氛:“那个……你要和红茶吗,这里的红茶很好喝哦。”她惊慌地用手摸着桌子,想找一个空杯帮南宫蝶把茶倒上。

南宫蝶见她这样子真的于心不忍,赶快凑上前接住南宫祈沫手中的杯子,自己倒茶。她坐在南宫祈沫的对面,不知道要说什么。心里那十万个为什么像暂时性的被隐藏起来一样,失去了质问的兴致。

南宫祈沫又说道:“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你可以直接提出来。”南宫蝶摇头,下一秒发现她的眼睛看不到,就加了一句,“没有。”

“有什么不明白的就去问族长吧。虽然我不能保证他可以回答你所有的问题,但至少他会把该说的都告诉你,没有任何的欺瞒。”

南宫蝶乖巧地点头,“嗯。”

南宫祈沫神秘兮兮地笑了笑,还向南宫蝶招手,要她凑近自己:“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南宫蝶狐疑,到底是什么事。她把耳朵凑近南宫祈沫的嘴巴。

“自从我失明之后,我意外获得了预知未来和改变未来的能力。”说完,南宫蝶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她,嘴巴长得可以塞进一粒拳头。

这简直是荒谬的言论啊,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预知能力,这只不过是魔幻小说里,用来增添故事色彩的能力罢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现实生活里!

南宫祈沫知道南宫蝶绝对不可能相信这样的解说,她也无能为力,只好耸耸肩,“一开始我也不相信,后来经过我的几次试验之后,我终于相信了。”

正当南宫祈沫想要进一步地讲解力量的又来时,门外忽然传来三下敲门声,随即,门被轻轻地打开。南宫祈沫对南宫蝶眨了眨眼,意思是以后有机会再向她解释。

季晨光和吴皓宇带着顾雯敏走进房间。顾雯敏看起来气色不错,脸颊红润,充满着朝气,身材也圆了一圈。几个月不见,她的肚子凸出的地方变得更加明显。

她躲在季晨光和吴皓宇的身后,唯唯诺诺的,不敢直视南宫蝶。她担心南宫蝶还在生她的气,所以不敢与她相见,在季晨光和吴皓宇两人的好言相劝之下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决定向南宫蝶道歉。可是没想到一见到南宫蝶,人又变得胆怯起来。

其实南宫蝶的气早就消了,因为她已经知道为何顾雯敏要这么做。她当时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蒙蔽了双眼,才会选择背叛南宫蝶。看到她如今的样子,南宫蝶也不忍心再呵叱于她,只好原谅她。

南宫祈沫能分辨人类的脚步声,听到他们进来,马上站起来热情迎接。南宫蝶见南宫祈沫的脚伤还没完全康复,走路时整个人还一拐一拐的,便起身扶着她到他们面前。

南宫蝶不知道要怎么跟顾雯敏和好,她之前根本没有与朋友吵架后和好的经验,所以见到她时想要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又欲言又止。

她见顾雯敏一直躲在两个男生的身后,只好拉下脸,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说道:“你干嘛躲到那么远,我又不会吃掉你。”

南宫蝶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把顾雯敏看得这么重要,她们之前明明没什么交流,而且前阵子她记得自己对顾雯敏挺反感的。

她就想,这也许是之前血墙事件后季晨风寄给她的那封信的关系吧。她记得内容有写到关于顾雯敏真心把她当真心朋友,骗了她,心里一直觉得很过意不去,罪恶感还纠缠了他好久。

南宫蝶有少许的傲娇,这谁都知道,既然肯主动复合,那也就代表着南宫蝶已经认可这个人,愿意深交这个朋友。

顾雯敏怔了一下,以为自己的耳朵产生幻听,抬头一看,就看到南宫蝶不耐烦,却又微微泛红的脸颊。

她往前一步,从季晨光的背后走出来,扑向南宫蝶的怀里,想当初带着意图接近她时那样对她撒娇,但这一次她是真心的。

南宫蝶的身体虽然有些僵硬,但还是双手回抱着她。

不知何时,刚才还在楼下的那两个少年已经站在房间门口。刚睡醒的那个男生睡眼惺忪,一副神游的样子,头发乱得像鸟窝一样。而另一个看杂志的男生则摆着一张好似所有人欠了他几十万的臭脸。

南宫蝶警惕地把南宫祈沫和顾雯敏挡在身后,而季晨光和吴皓宇也条件反射性地跳到这三个女生的面前,护着她们。

他们摆好准备干架的姿势,可对手却似乎没那个意思,见到他们的反应如此激烈,站在门口的两人反倒被他们的举动搞得迷糊起来。

睡醒的男生呆呆地问:“你们干嘛?”

另一个男生抓了抓后脑勺,歪头,不确信地回答:“跳舞?”

南宫祈沫和顾雯敏见南宫蝶他们如此反应,忍俊不禁。

顾雯敏赶忙解释:“他们不是坏人,你们不用这么紧张。”

她五指指着刚睡醒的男生,“这是赵家的族长,赵孙胜先生,也是这座天空之城的主人。”她又转向旁边的男生,介绍:“他是赵家的祭司,赵洋漾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