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2】飞行城堡 - 十三 来自匿名的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11-10 11:21:37am

其他·同人


顾雯敏一说,南宫蝶,季晨光和吴皓宇霎时茅塞顿开,感觉脑子里那接不上的思路全都接通了,滚烫的血液也能在身体里顺畅地流动。

现在南宫蝶唯一不解的事就是为何他们都长得如此年轻?在她的潜意识里早就给他们设定好一个老头子的印象,所以他们的出现根本不会让她联想到赵孙胜那里去。

不过就算不是老头子,至少也不会长得那么年轻吧,这似乎不太符合常理。

每个故事里,那些大家族的族长都是活过半百的人才有资格接任,这个从千百年前存活到至今还依旧屹立不倒的家族怎么就让这两个看似没什么能耐的少年来担任着这么重要的职位?想必他们必定有其他人所不及的过人之处吧。

就像南宫蝶和季晨光,他们也很年轻。

不过话说回来,眼前这个看起来不怎么可靠的男子居然是赵孙胜?原来他就是把南宫蝶他们耍的团团转的罪魁祸首!

当初南宫蝶就立下誓言,如果见到赵孙胜,必定会先给他来几个无影脚,再把他的脸打到连祖先都不认识。现在就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南宫蝶穿过季晨光和吴皓宇,来到赵孙胜的面前,抬高腿,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脚踝那部分。

一个飞腿,啪,狠狠地,不留余地地,一个脚掌直接挥到赵孙胜的脸上。

他刚睡醒的反应没有那么快,被南宫蝶这么一踢,什么睡意都没有了,整个人好像被浇了冷水一样惊醒过来。

赵孙胜从小就有个的起床气,在意识还没完全醒来之前被人强行吵醒时他的脾气就会像海啸一样毫无预兆的袭来。要是没有及时处理,给予安慰的话,后果会比海啸来得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他此刻正红着眼,双手紧握拳头,全身肌肉被激得瑟瑟打斗,嘴巴仿佛饿狼在觅食时张开着,露出尖锐的獠牙。

南宫蝶心想坏了,自己是不是太过心急,下手太重了。她最怕就是有起床气的人,她更不知道赵孙胜还有起床气的癖好,自己竟然不小心招惹了一只正在熟睡中的老虎啊。

她很清楚招惹有严重起床气的人就宛如在调侃吃了正在发作期的贩毒者,一个不小心自己可能还会惹祸上身。

南宫蝶懂这些是因为她以前就中招过一次,那次之后,她就再也不敢接近有起床气的人。

她一脸歉意地看着他,知道自己刚才已经以一种华丽帅气的姿势成功的把自己的死期挪前了好几十年。为此,她不得不由衷地佩服自己。

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赵洋漾一脸坏笑的望着南宫蝶,简直就是那种看好戏的表情。

季晨光没办法,只好把南宫蝶拉回身后挡在后面。他身手麻利地拔出藏在腰上的棍子,把它弄长,准备大干一场。

“大哥,月生哥,我回来啦!”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有个女生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里。赵孙胜本来还闪烁着怒光的眼神一下子就从充满霸气的赤红色转为桃花朵朵开的粉蓝色,让人紧张得冒冷汗的气氛也融化成脸红心跳的甜蜜气氛。

这未免也转得太快了吧?男人怎么比女人还要善变?

不过还好这女的来得及时,南宫蝶的那颗不安的心石终究可以放下,还有种死里逃生的雀跃感。

她终于体会到那些在鬼门关前徘徊过一圈后灵魂又被身体召唤回来的人的感觉了,那股“啊,还好我还活着”的感觉,简直让人以后再也不敢轻视生命的可贵。

忽然,有一个熟悉的小头从门口探出,露出半张俏皮微笑的脸庞。这时,房间里有好几个人都同时露出格外惊讶的表情。

第一个是赵孙胜,他的脸颊马上泛红晕,眼神里不停地在闪烁着桃红色讯号,明显的犯桃花,恨不得告诉所有人他对这女的有意思。第二个就是赵洋漾,虽然他没有赵孙胜那么夸张,不过却摆出了一副“这妞是我的!”的神气模样给人看了就很不爽。

而第三个是季晨光,他瞪目结舌地看着那女生,脸上写满了骇怪和惊愕。最后的就是顾雯敏,她每次遇到不解的事时都会习惯性地皱眉。尽管她的表情上没什么太多的变化,但凡从她的皱眉程度来看就可以知道她到底有多诧异。

当然,第一和第二个人的惊讶是出自于兴奋,而第三和第四个人却带着更多的不解和疑惑。

南宫蝶不明白后者为何对那女孩的出现表现得如此震惊,也陷入了一阵从沉思。后来她仔细地想了想,才发现她对这个小头的样子颇有印象,好像是他们那年级的级花。想起这件事后,她也怔了一下,同时,脑袋里出现“轰”的一声。

女孩从门口跳出,直奔赵洋漾,用两只其为细长的胳膊勾住他的颈项,双脚用力蹬地跳上他的身上,绕着身体勾住他的腰。女孩就宛如无尾熊一样死死地紧抱住他。

被女孩略过的赵孙胜看了后没有一丝的气愤,反而眼神开始卖萌起来,同时还牙咬下唇,轻微跺脚,好像在对女生求抱抱。

南宫蝶看了这情形,不知为何有种打人的冲动。不过在那之前,她的身边已经传来了强大的杀气,而这股气息来自吴皓宇。他见到美女就会情不自禁地想上前搭讪,但这次的敌人太过强大,他只能在这里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吃着鲜美的葡萄。

接着下来都是一些无所谓的事,简单的概括就是一个那个赵孙胜成功虏获女孩的芳心,得到女孩的大拥抱,而在那之后,在场的每个人也拥有同样的待遇,使得赵孙胜的心情严重跌入谷底。

女孩介绍自己是赵洋雨,赵洋漾的妹妹,同时,她也是赵家的第三任祭司。听到名字后,季晨光和顾雯敏的表情变得平淡了许多,心情也没刚才那么激烈了,因为他们的级花叫姓白,叫羽儿。

后来,赵洋雨又解释,她在陆地上的名字叫白羽儿,这时,他们两个人的头皮再次发麻至全身。

镜头转向城堡外的后花园,所有人坐在湖中央的亭子上吹着风,听着细细地鸟语声,悠哉地喝着下午茶。

在场只有南宫祈沫,赵洋漾和赵洋雨的心情是波澜不惊,认真地享受着四周带来的宁静闲适。其余的人心中都各怀鬼胎,有的抱着质疑、幸福、仇视等云云不为人知,无人知晓的感情。

刚才赵洋雨主动提出坐在赵孙胜的身边,他也就满足了,脸上再次微微泛红,洋溢的幸福昭然若揭地全写在脸上。

吴皓宇则先是瞪着赵洋漾,再来就是盯着赵孙胜,只要是被赵洋雨缠上的男生,他那带着杀气的眼神就一刻都没离开过他们。

接着是南宫蝶、季晨光和顾雯敏。他们三个人的心中所想都在伯仲之间,而季晨光和顾雯敏到现在还未从刚才的极度惊喜兼惊讶中出来。

回到现实,南宫祈沫和赵洋雨相处得其乐融融,又是以姐妹相称,又是约好等事情完结后再登门到F市南宫府拜访的,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认识多久了,实际情况其实才不过是半个小时前的事。

南宫蝶想起他们到这里的目的,马上借用上洗手间的借口躲到一处去向唐颖发一条安全信号。

就在她转身要回到亭子的那一刻,她的肩膀被人轻拍一下。

南宫蝶被吓一跳,再抬头看到对方的样子后,冷汗更是不停地往外直流。赵洋漾站在她的面前狡黠地笑着,一脸放荡不羁的样子。

南宫蝶不自觉地退后一步,双手紧握,脚也摆好了朝外的姿势,准备好随时一鼓作气地冲过他,逃走。

赵洋漾阅人无数,这些心理上的肢体暗示他也见多了,但他又因为好玩之心而不想那么快把游戏结束。不管他此刻的心里怀着怎样的 想法,他就是想继续看南宫蝶接下来会有怎样有趣的举动。

他好久没下城堡了,见到陆地上的人,心里总会有小激动,因此就会很难压抑得住那股为了想看好戏而一步步把人逼入绝境的快感。

每当赵洋漾一往前一步,南宫蝶就会跟着倒退一步。这样的举动只持续多几步,南宫蝶的背后就靠墙了,而赵洋漾张开双臂靠着墙,把南宫蝶能逃跑的路线都堵住了。

南宫蝶很想钻过他的腋下逃脱,可是赵洋漾身手矫捷得不得了,每次只要南宫蝶一动,他也会立刻警惕起来,然后用比南宫蝶还要迅速的速度挡在她的去路。

南宫蝶心想惨了,就在这时候赵洋雨出现在赵洋漾的背后,她直接把手放在他的颈项后面挠痒痒,害得他只好破功放了南宫蝶。

南宫蝶一解脱后就躲到赵洋雨的身后,眼睛则死死地瞪着赵洋漾,深怕他又再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

赵洋雨见南宫蝶的反应如此激烈,忍不住偷偷地捂住嘴巴轻笑。“你这个人好敏感,我哥就是这样,别见怪。”

南宫蝶不知怎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难道她刚才不自觉地做出了奇怪的举动才使得赵洋雨感到那么好笑?她挠挠头,不自然地竖起身体,让自己尽量保持镇定。

“走吧。”赵洋雨拉起南宫蝶的手,走回刚才来的方向。赵洋漾也跟在后面,低着头好像一个做错事后被训话的孩子。

回到亭子,气氛蓦然变得格外肃穆庄严,每个人的表情凝重,昔日总是挂着笑脸的吴皓宇也收起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所有人就宛如在开一个严肃的会议一样。

南宫蝶的心情也被四周的气氛带得不安起来。是不是在她离开的那几分钟里发生了什么事才导致大家都收起刚才的欢笑声,换上板着的一张脸,变得像是在等总裁来主持大局那样不苟言笑。

赵洋雨请南宫蝶坐下,然后说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聊天也聊过了,那我们也是时候来讨论正事了。”她拿出手机,在屏幕按了几下,再把手机反过来给所有人看屏幕里面的内容。

——礼物已送到,还望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