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2】飞行城堡 - 十五 梦与预言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11-23 8:59:21am

其他·同人


赵家几千年前的历史就暂时省略,毕竟对这起事件没什么帮助,有机会再来慢慢说给你们听。

关于这起事件的故事就要从三年前的一个明媚的早晨开始说起。那天的天气格外晴朗,日丽风清,微微地风轻抚着大地,苍穹里只有几朵漂浮着的浮云在翩翩起舞。

浮云顽皮地摆着不同的形状,犹记得其中一个是骷髅头的样子,而另一个则是蛇盘着一个人的样子。

在赵家的习俗里,天穹的云朵出现骷髅头就是代表着不祥之兆,赵家在不久后必定会招来一场灾难。蛇对赵家人来说只是小凶,可是云朵呈现出来的蛇盘在一个人的身上死死地捏着,这就代表了大凶。骷髅头的出现已经瘆人,再加上盘着人类的蛇,这更让人的心里更加倍的恐慌。

很快的,云朵被风打散,变成不明的图形。这件事只有赵家的祭司,也就是赵孙胜、赵洋雨和赵洋漾知道,他们并没有把事情公诸于世,因为怕族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会变得人心惶惶。

从那天起,他们三个就开始秘密讨论与计划如何防御未来会发生的事,尽量把赵家的伤害压到最低。

事后的几个月都风平浪静,没有预料中的找来什么祸害。但,离奇的是,在这看似风平浪静的几个月里,就有好几个赵家人征求下城堡去过生活。每个人都带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更多的是想要体验陆地上的生活和找对象为赵家开枝散叶。

近年来,下城堡的族人甚多,留在城堡上的已寥寥无几,大多都是老年人和小孩,就好比陆地上的乡村人一样,大部分住在乡下的年轻人都憧憬着城市的生活。当然,赵家的年轻人也不例外。

为了让赵家更蓬勃,身为掌门的赵孙胜只好答应这些人的请求,批准他们下城堡。但作为条件,每个节日、祭典和特殊情况,他们必须回来城堡。达成协议后,赵家的年轻人都下城堡去了。

再后来的一段日子里,这些赵家人,包括几年前就已经住在陆地上的定居的族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他们的死因千变万化,有的无法与自然的人生规律抗衡,生老病死;有的车祸;有的是因为得了心脏病;有的还得了癌症,甚至有的是因为自杀而死的。

每一个赵家人都有与生俱来比别人更彪悍的意志力和体质,甚至还被上次赐予比别人更长的寿命,区区车祸未必能死得了,除非是牵连到大爆炸的车祸。再说,赵家人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就会得到心脏病和癌症,更别说会想不开轻身。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太不自然了,导致一时间,他们三个都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去应对这飞来横祸。

这时,他们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所谓的大灾难已经悄悄降临在赵家身上,而他们却全然不知。

这还没什么,故事还没结束,这只不过是故事的序章。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人意想不到。

所谓的暴风雨前的平静总会让人心烦意乱,不知道暴风雨何时会袭来,也不知道暴风雨的强劲程度会到哪里。他们只能随时准备好最坏的防备和打算,然后默默地等待着。

几个月后,赵家忽然有个短暂的停电,导致防卫系统也跟着失灵了几分钟,而就是这几分钟刚好给了敌方侵入系统的机会。

事后赵洋雨还一度怀疑这个停电事件是被敌方的人用某种方法所引起的。因为在一般的情况下,城堡是不会停电的。

城堡的结构很奇怪,尤其是供应城堡的能源。城堡能飞在天空是因为飞行石的关系,那是在好几百年前,有个叫赵尕石的祖先在一次的沙漠探险中意外地找到了一块奇怪的陨石,大小就好比大个的八轮行李箱这么大。

赵尕石的兴趣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他特别喜欢收集各种各样异形的石头。他一见到那颗陨石时并没有太留意,只是轻描淡写地瞄了一眼后就离去了。但在之后的沿途里,他就一直心不在焉,脑子里就不停浮现出陨石的画面。

赵尕石的思想比较偏向老一派,他坚信陨石在用着某种力量来勾他的魂,就是想要让他把它从沙漠带走。后来他探险回来后就马上派人到沙漠把陨石运回来。

再之后的几年里他就把自己关在研究室里,一心只想研究这块陨石有什么厉害,为何拥有勾魂一般的魔力。

就在某天,他成功研究到了陨石的作用,然后建造了这个天空之城。飞行石的运行对这件事也没什么帮助,想要知道的话日后再解释。

城堡的所有资源都来自飞行石,包括氧气、水分、电源等等。照理来说,城堡是不可能会停电,如果停电的话,那城堡也会跟着掉落陆地。可是在停电时,城堡却依旧安然无阻地在天空飞行着。

赵洋雨把事情告诉大哥和赵孙胜后,他们也同时意识到了这一点。

此时,赵孙胜意识到了敌方的强处,第一次感到赵家的实力远远不如别人。这次的敌人过于强大,赵家在他们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赵孙胜他们不知道敌人来自哪里,不懂他们的出处,甚至对他们一无所知,仅靠着脑海里猜测的概念来描绘他们的真面目。而最不公平的就是敌人仿佛对赵家的事情了如指掌,居然可以轻而易举地就侵入了赵家的防卫系统。

那次的侵入并没有盗取赵家的任何资料,没有留下任何帮助进展的线索,这让赵孙胜他们根本无从下手,所以事情再次往死角里走。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赵家系统已经被敌方侵入,因为赵家的防卫系统很独特,一旦被侵入就可以马上知道对方的所有资料。

可是唯独这一次,赵家只能探测到系统被侵入,却始终显现不出对方的资料。事情发生了,却发现不到潜伏在四周的脚印,要不是赵洋雨的个性细腻,他们也根本不会察觉得到有人已经侵入系统。

这也是他们至今为止唯一得到的敌方所留下来的线索。之后的几个月都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他们以为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

再几个月后,他们三个几乎忘了这件事的存在,反而开始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太过敏感,其实一切都是自己的凭空想象。

后来他们越来越确信有另一股神秘组织在挑战他们,是因为一年后,他们三个人都同时发了一个梦,而这个梦里的梦境特别的奇怪,特别的真实。

心理书上说每个人每天都会做梦,只是有些梦比较让人印象深刻所以记得住。可是相反的,赵家的祭司却不常发梦,而他们每做的一个梦都代表着未来所会发生的事。即使不是即将会发生的事,但也是个带着话中话的梦境。

在梦里,他们三个人都各自的被困在一个迷宫里,四周空无一人,只有一堵接着一堵的墙壁,永无止境般地死循环着。

赵孙胜比较谨慎,他站在原地不动好久,思考着现在所面对的问题和接下来即将会发生的事。他做了无数个假设和幻想,但经过深思熟虑的分析后,都一一否定掉了。

最后他只做了一个结论——这是一个带着隐喻的梦,不走到最后是不会知道他想要的答案的。因此,他就开始了迷宫之旅。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拐过无数个弯,碰过好多个壁,可是就是一直都没找到出口。他甚至一度怀疑这个迷宫到底有没有出口,还是他被人整了,这个迷宫根本没有设置出口,他一辈子都要被困在这个迷宫里。

赵洋漾的处理手段比赵孙胜来得果断许多,他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在考虑问题的根本上,而是观察了四周一圈后,觉得没有什么异样后就展开了旅途。

每次处于梦境里时,他都会有一个底,告诉自己不管结局会如何,不管会不会死在这里面,这终归是个梦,最后总会醒。只要这么一想,心里就会踏实很多。

一开始他的心里是安心的,可是当他越走在这一路不见尽头的沿途时,他的心里忽然萌起一个想法——我会不会真的走不出梦境,醒不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般上在梦境里时的想法都不会这么悲观,毕竟早已知道那只是个梦,可是这一次他心里却有一股声音在告诉他,这不仅仅只是个梦,而是一段真实的旅途。他强烈地感觉到,如果他走不出迷宫,他就永远也醒不来了。

最后就是赵洋雨。她是三个祭司中,唯一的一个女祭司,想的东西自然会比较多。她跟赵孙胜不一样,心思不能说得上是周密,只是出自于一般女生的本性,会比男生来得多虑。

她想来想去,也没琢磨多久,只有半晌时间后就开始了旅程。她虽然有女生那种拐弯抹角的时候,但她骨子里还是有男人的一面,通常想不明白的事都不会继续想下去,选择亲身实践才是王道。

她跟前面两者一样,不管走多久都觉得离尽头还遥遥无期,心里同样为这个不见尽头的迷宫之旅而心烦意乱,烦躁不安。

他们三个人一开始时都带着各种心情踏上了迷宫的旅途,可是走到最后他们的心情指数就会随即下降到一个极限,然而那时才只是考验的开始。

不知道是谁潜入了他们的睡梦里,再把梦境传送给他们,让他们困在里面。梦里没有人向他们阐述规则,所以没有一人是知道游戏里的规则和禁忌,不知道什么事情是该做而什么事情是不该做的。

这个迷宫的梦境就像是上天出的一道难题,像是想要考验他们的毅力、智慧和极限。可是在赵家祭司的字典虽然同样有神鬼之说,可是上天怎么可能忙里偷闲为的就只是要考验他们,难道要选他们当中的其中一人成为神仙吗?

就是几近绝望之时,有一股幻有幻无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里,宛如武侠片里的千里传音一样,声音听起来感觉就像是来自住在世界的彼端的人传出来的。

“想要逃出梦境吗?”

无人回应,都在默默地等待着对方的下一句话。

“你们只要从现在开始听我的指示走完接下来的路程就可以找到答案。”

之后对方又说了一段话,都是关于路程的。对方的语速越来越快,以致赵孙胜他们从最初的悠哉步行模式转为慢跑模式,最后演变成仿佛逃命般的狂跑模式。

来到终点时,并不像想象中那样有一道开着的大门。原本想着最起码也应该有一个还挂着写着“Congratulation”的彩条的门槛,可是现实中却是回到了起点。

这时,素来比较爱直来直去,总是按耐不住内心想法的赵洋漾终于忍不住了,他的脾气就像被点燃一样,瞬间的就爆发了起来,可是却不知向什么方向发泄心情。

他不知道对方这么玩他到底有何用意,甚至也没在沿途中看到什么提示。他的眼睛很尖,就算是在慌乱之中也绝对不可能看漏任何一个线索,所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被人耍了。

赵孙胜和赵洋雨的反应有点相似,他们先是生气,但却试着把自己冷静下来再来重新思考这个梦要带给他们的含义是什么。

时间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空气中传来一阵笑声,随着笑声中还刮起了徐徐的微风,不禁让人打了几个寒颤。风虽然不大,可是却寒冷得刺骨。

这股异常的怪风让他们三个暂时停止了思考和愤怒,整个人潜意识地开始缩起身体警惕起来。怪风越吹越猛,里面最瘦小的赵洋雨都快要被风吹起来,她还是靠死抓住墙上可以够得着的缝隙才勉强稳住了身体。

过了大概五分钟后,怪风赫然停止,四周开始起雾,所有人的视线冉冉变得模糊,最后雾的浓度只能让他们看到一米以内的东西。

这种感觉有点像在拍恐怖片一样,让人的心里都很不舒服。他们不知道这雾里有没有毒气,身边又没有过滤空气的面具,只能先用衣服盖住嘴巴和鼻子。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他们看到有个人影出现在雾里,缓缓地走向他们的方向。等对方走近他们只剩下两米的距离时,才发现对方的姿态并不像一个正常的人,严格来说,他只能被称为“地球上的某种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