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一章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6-11-20 10:29:04pm

都市·爱情


垂暮,意之为天将晚的时候,但作为一个名字,她认为,是代表着人类的寿命。一天的开始,从日出开始说起的话,便是一个人出生的意思,而垂暮,则是一个人的生命已走到了尽头,那个人的寿命,该被收回了。

垂暮出生,就是一个天生带着诅咒的女孩,出生那日,母亲难产而死,父亲也在送货的时候出车祸死了,亲戚个个都不敢收留这样古怪的一个孩子,所以,自小开始她便是一个人生活的,名字,也是她开始学会认字之后,给自己取的。

无姓,因为家人死了,亲戚抛弃了她,她不知道,自己该姓什么好。

十五岁之前,她都是过着一个人的生活,被抛弃在了一间寺庙,大师养着她,照顾着她,导致她不至于那么小就离世。她不知道大师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来回避她身上所带的诅咒,她也,不想去知道。

大师告诉过她:她身上的诅咒并非不可解,只是她必须要找到那个对的人来带走,但大师却没有告诉过她,那个对的人,是谁,且,她该上哪儿去找那个人。

成年了,她开始懂得了‘相亲’一词,她认为:这是寻找那个‘对的人’的好法子。工作的同事个个见她从小到大都没交过往,只当她是特别纯情的人,她也没有告诉过他们她的命是如何。相了几次亲,对方的父母都很满意她,只是,在结婚那天,结婚对象就意外死去。

每每都是这样的结果。

对方的父母怪她,对她打骂,她会哭,会抱怨,但那段时光仅限一开始的时候,渐渐地,就这样下来,她,麻木了这样的生活。

对的人,什么时候会出现呢?

她不想再害人了。

她闭上双眼,想暂时逃避这样残酷的现实,羽扇般的眼睫毛在微微颤抖。

今天的她,很漂亮:纯白的婚纱穿在她苗条的身上,前凸后翘,玲珑有致的身材,却不会让人想入非非;五官很精致,她没有化多少妆容便已经很漂亮。她,很像纯洁的天使。

是,是很漂亮,但若这份漂亮是用别人的死亡,鲜血,换来的话,她只会觉得反感。

眼睛张开,是漂亮妩媚的丹凤眼。眼里不带一丝波澜地看着教堂内的一切,有点觉得自己不是属于这个地方的。教堂,是纯洁的,可她呢?被鲜血浸染的全身,真的适合这么神圣的地方吗?

教堂内响着让人听了都会觉得幸福快乐的结婚奏鸣曲,里头的人看她的眼神,有些是期望的,兴奋的,祝福的,唯独新郎的母亲看她的眼神,是唾弃的。她知道,新郎的母亲到相亲介绍所查过关于她的事情,看了她的资料,是会有所察觉的。

反正,她对这些都麻木了不是吗?

深吸一口气,她嘴角边扬起幸福的笑容,娇羞地朝新郎一步步走近。即使对眼前看起来很猥琐的新郎有些反感,但不是有一句说吗:‘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她相信着,或许,他不像外表那样呢?

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言下之意就是不能仅凭一个人的外表便判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垂暮也是这么相信着的。

所有人的目光,依然是带祝福的,唯独新郎的母亲,在她每靠近一步就倒吸一口气,冒了一身的冷汗,仿佛她每靠近的一步都是死神的脚步,慢慢夺走她儿子的寿命。

她是真的麻木了,真的…内心深处有着一个连她自身都将之无视了的愿望:每次结婚的时候,她都希望新郎就是她命中的那位,每次都希望着别出事,但,其愿,必定反之。

五步之远,‘碰’一声的枪声响起,子弹在全部人回不过神来之际,击中了他的太阳穴,怎么看都知道结局了:这个人绝对死了。

顿时,教堂内的祝福,幸福已不再有,充斥于耳边的是尖叫声,透着恐惧。

原本过了今天便也是她的母亲的那位,站起来,怒瞪着她。呵,看来在这片混乱的场景之内,最快回过神的莫过于这位了吧?

没给她有开口说话的机会,那位新郎的母亲便开口,半是怒斥,半是向其他不知情的人透露讯息:“我就知道,我的儿子娶你一定不会好的。你相亲了那么久,结过那么多次婚,为什么一次都没有结果!?那是因为你克死了他们!你本身就是一个灾星!”

得知了此讯息的人们,看向她的眼神不再是之前的祝福,也不再是怜悯,而是恐惧。借着那位母亲的吼骂声壮起胆,其他人也纷纷骂起了她,扫把星,灾星,去死等等的词在耳边响起。

心,有些被这样的词刺痛了。

她知道,自己一发起脾气来就绝对控制不住自身的诅咒,那份诅咒的强大日渐增多,说不定在她生气之际便会害了全场的人。她必须克制住,必须!

反正,麻木了,不是吗?

笑容于嘴边消失,她再次闭上了眼,羽扇般的眼睫毛依然在轻微颤抖。她咬紧下唇,似克制住自己的这份愤怒。

对,自己已经麻木了,所以,别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