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5-2 人心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0-27 9:08:29pm

奇幻·玄幻


5-2 人心

時間已經過了二十分鐘,身邊來了又去的臉孔數之不清,唯一相同的是大家均掛著暖心笑容,溫柔地對宛如迷途羔羊的我們說:

「第一次總是會比較煩惱,慢慢來就好。」

「想當初我也猶豫了半小時才點頭的呢。」

「深呼吸別緊張,說起我的第一次,那時心情特別緊張,心臟總是狂亂地跳著,害怕自己走錯第一步。後來駕輕就熟後,就也開始隨便起來了!」

路過的前輩們你一言我一語搭起話來,搞得我也不知道該聽誰的了。不過我倒是覺得沒什麼好猶豫的,真有必要考慮那麼久、那麼謹慎、那麼緊張嗎?

「你們看你們看,這報酬看起來不錯!」

謝天謝地,一直在任務看板前猶豫的我們,順著蕾娜指的任務單看去。

【獨居奶奶的愛寵】

內容:尋找失踪的三歲閃電犬與兩歲雷霆貓

任務等級:D

人數:不限

報酬:60珂令 & 新鮮冷山高麗菜

雖然錢是有點少,但作為增進我們新組合的五人小隊的感情來說,應該還不錯。

「我不幫人找寵物。」然而,某個混蛋卻這麼說。

「那……那這個怎麼樣?」溫蒂戰戰兢兢指向看板右下角一張深褐色的任務單。

【木匠的工具】

內容:蒐集銅皮楓木3根以及金屬土撥鼠的鋸牙20顆

任務等級:D

人數:3~5人

報酬:90珂令 & 精美木製手工藝品3~5份

經過這麼一番研究我才發現,原來D級任務的金錢報酬是這麼地低啊。記得翔太前輩偷偷跟我說過,沙羅曼達那趟S級任務貌似有三十萬珂令,後來城主還額外追加五十萬珂令作為我們保住他獨子與媳婦的報酬,這都還沒加上我現在揹著的傳說之劍——「疾風劍」呢。

不過那五十萬的追加報酬被公會拒收了,因為報酬的多寡有一套規定的標準,主要是防止一些無良公會胡亂開價。

說回「木匠的工具」這任務。個人覺得還不錯,畢竟需要捕獵至少二十只金屬土撥鼠(吉爾說一隻只會掉落一顆鋸牙),可以讓小隊在這趟任務中磨合彼此的戰鬥模式。

「沒有挑戰性。」

這混……我忍。

「那這個總該有挑戰性了吧?」我沒好氣地引導大家的視線往右上角移去。

【猖狂的哥布林】

內容:驅除「摩特村」方圓十公里日漸增多的哥布林

任務等級:C

人數:5人

報酬:300珂令

注:或許會有較高階級的「滾刀哥布林」出沒

「不要。」依然如故的拒絕。

我用上平生的意志來壓抑即將爆發的怒火,耐著性子問:「理由?」

那混蛋——凱薩環手抱胸,一臉趾高氣揚,正眼都不看我一下,道:「純粹因為是你選的任務,所以我不要。」

吉爾貌似看出我欲伸手到身後拔劍出鞘的動作,慌忙地捉住我的手臂,然後無奈地轉頭對他兒時好友說:「凱薩你別處處針對啟人嘛……你看,蕾娜和溫蒂也感到不知所措了……」

察覺到我放鬆了力道,吉爾也收回手,轉而指向另一張任務單,倉促地念出任務內容。

「『土豪的委託』,任務和報酬不詳,備註上寫需先和委託人見面,了解任務內容再回到公會報告……這貌似很有趣耶,大家要不要試試看?」

這種任務不詳、報酬不詳,還要我們特地到委託人家走一趟的任務,那混蛋肯定也會因為太麻煩而拒絕。因此我和溫蒂、蕾娜都沒發言贊同,先等凱薩表示。

「好啊。」出乎意料的答案。

我的手臂再次被限制行動,因為吉爾看見我額上爆出的青筋,於是又再迅速一把捉住我往劍鞘移去的手臂。

凱薩這混蛋擺明就是只要是吉爾選的任務,他無條件同意啊!這樣的人到底要怎樣合作!就連一直把臉埋在深紅兜帽底下的溫蒂,此時也抬起頭來,雙眼充斥著不爽的光芒,蕾娜則是一臉無奈地和契約寵對視笑了一下。

啊啊啊!氣死我了!

۞

由於委託人住在郊外,需要經由東門離開,再往東南走十五分鐘左右才能抵達。因此在這之前,大家先陪我到兵器保養店修補翔太前輩借我的劍(強硬在沙羅曼達厚如鐵片的身體造成損傷,劍身多少也受了點損害),順道檢測新劍「疾風劍」有無隱藏損傷之類的。主要是因為吉爾很擔心這把劍是假貨,若是裡頭混雜了「翠綠玉」原料,那我用這把劍和魔物交戰的時候,萬一在生死關頭之際劍身碎裂的話便會立即陷入危險當中。

由於要辦的是私事,所以我就向大家提議先到東門附近的某家咖啡館等,待我完成檢測和修補後,再去和他們會合。但剛從外地搬到亞尼城的蕾娜和溫蒂表示想在城市走走,陪我一起去沒關係。因此除了凱薩,大家臉上都掛著笑容,有說有笑,氣氛融洽地陪我去找兵器保養店。

但,在往兵器保養店的路上走了五分鐘左右,不得不說……這竊竊私語的情況也太嚴重了吧!

路人都像看到什麼妖魔鬼怪那樣盯著我們,然後轉頭窸窸窣窣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還豪不避嫌地當面指指點點,感覺真讓人不爽!

這時,溫蒂將那暗紅的兜帽拉得更低,迴避路人甲乙丙丁的目光。

「對不起……咦?」吉爾和溫蒂同時道歉也同時驚訝。

意識到另一人和自己說了同樣的一句話,兩人立即抬頭對視,在溫蒂開口前,吉爾先說:

「不是溫蒂你的問題,是我,他們議論紛紛的是身為德魯伊的我。」

「不……你沒錯……他們在指指點點的人是我……你不必為了讓我好過而往自己身上攬……」說完,溫蒂下意識地用雙手拉住帽緣,試圖要將兜帽落下至完全遮住臉龐。

「大城市的人都這樣沒禮貌的嗎?不管是溫蒂還是吉爾,你們又沒做錯什麼,為什麼就要被這些素不相識的人議論紛紛!」

雖然我還不是很了解蕾娜是個怎麼樣的女生,但我對她的印象是個沉穩愛笑的女孩。現在瞧她因為朋友被議論而大動肝火,有點讓我意外……哇,凱薩額上的青筋彷彿也要爆開了!

「走吧走吧,大家別理這些人。」雖然我也很不喜歡這些人的鄙夷眼神,但我還是趁凱薩還未大開殺戒前,趕緊領著他們離開。

好不容易來到目的地,一個身著極少布料而露出結實胸肌、頭戴淡灰色頭巾的男人放下手中的大錘前來迎接我們,原本準備揚起笑容的嘴角在看到吉爾後立即往下垂。

我再也忍不住,嘲諷地口吻問道:「老闆,你為什麼一直盯著我朋友看?他得罪你什麼嗎?」

孰知,男人的態度比我想像的更糟,往旁吐了口口水嫌棄道:「哼,那小子是前陣子參加天齊之羽招募最後還滿身瘡痍勝出的德魯伊嘛。那張臉要忘記也很難,咒族的身上總會發出一股酸味!他是沒得罪我什麼,但從他生下來開始就是一個罪! 」

「混帳!你再說一遍!我要把你撕成兩半!」凱薩握緊雙拳就要衝上去,吉爾幾乎是用全身力氣擋在抓狂的凱薩和老闆之間。

「啊!這不也是那個血咒女孩嗎?該死,竟然一天遇到兩個咒族!」無視凱薩怒容的老闆,在發現溫蒂後變本加厲地嫌惡。

「大叔,你這話未免也太蠻橫了吧!」這次換溫蒂擋在蕾娜和老闆之間,蕾娜肩上的璐璐也呲牙裂嘴地低吼著。

我沒想阻止蕾娜和凱薩的暴走,我光是要克制自己不要把劍抵在老闆的脖子上就已經很費力了。

「凱薩……凱薩,別這樣,你又不是沒看過這種事,真要計較的話,到世界末日也計較不完啊。」

「這種嘴賤又迷信的人,死了對世界也好!」凱薩右拳閃現紅光。

「不要這樣啦……我也習慣了……」

「溫蒂妳也不要默不作聲啊,面對這些人妳就是要站出來反抗,他們才不會踩在你頭上!」璐璐身上閃現藍光。

「我……十幾年來都這麼活過來,我也習慣了……」

如果按照吉爾和溫蒂的觀念來看,三大咒族的人被奚落、被欺負都是因為本身血統該死嗎?他們和我們到底有什麼不同?大家都是人類,只不過是種族不同、身懷的技術不一樣而已啊。聽見好友被人如此羞辱,心裡不禁有有點酸溜溜的感覺……

我往前一步,阻止凱薩、蕾娜和老闆三人的爭吵,說:「既然你不尊重我的朋友,我也不想把劍交給你這種人打磨,打擾了。」

然而,下一間兵器保養店並沒有比較好,鍛造老闆看見吉爾或溫蒂,態度均一百八十度轉變,極度不友善,有些甚至在我們開口前就把我們趕走了。

順帶一提,有間在巷子的小店差點被凱薩砸了。

那個頂著光頭、一排齙牙、留著八字須的老闆不顧處在刀鋒上的危險,持續數落、羞辱吉爾,我發現凱薩可是氣得差點連身體都要獸化了呢。

我可以這麼冷靜地描述,並不是我不感到生氣。吉爾也是我的好朋友,我當然很生氣,但他也說得對,我們畢竟還是公會的新成員,若是這期間再惹事的話,被踢出公會也不是不可能的。

為了吉爾的夢想,也為了可以繼續和大夥一起,我只好忍住心中可焚天燒地的怒火,和吉爾、溫蒂一起阻止怒不可遏的凱薩和蕾娜,不讓他們對平民百姓幹些什麼事出來。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這些曾經對吉爾和溫蒂指指點點、讓他們受盡委屈的百姓遭遇什麼危機,我……也許會因為今天這些事,而不會救他們。

人心啊……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