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43 后知后觉的女人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10-28 2:47:50pm

都市·爱情


也不知道是张星宇那一脸冷漠的表情,抑或是他那犹如零下二十度的冰寒语气,李瞳霎时觉得好想哭。

报章和媒体经常为张星宇冠上类似“冷酷董事长”或“冰山董事长”的称号。那是因为张星宇在外人前的形像总是冷淡的、疏离的,他在公开场合除却礼貌性的微微牵动嘴角,几乎从不见他展露笑颜。

反之,张星宇在李瞳面前就大不同了。只要一见到李瞳,他总会自然而然就露出最灿烂的笑容。每每想到这么一个英明神武的大男人,他的温柔只为她一个独家呈现,他的温暖也是她独一无二专属的,李瞳就会满心的自豪与骄傲。

可是,张星宇当下竟然如此漠然无情的对待自己,她真的非常不喜欢!她才不要他用对待闲杂人等的态度对待自己!她要他给予只有她才能拥有的特殊权利!她要他无时无刻都将她捧在手心呵护!她要他把她当成全宇宙最特别的宝贝来宠爱!

李瞳一脸呆滞望着张星宇,满腹心酸:到底要人家说什么啊?为什么不问清楚就对人家生气?平常老挂在嘴边那句什么“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生气”原来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吗?难道就这么不信任我吗?就因为几张偷拍的照片,就怀疑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吗?

她越想越委屈,不争气的泪水开始在眼眶累积,倔强的她拼命吸气:不准丢脸,不准哭!

她伤心欲绝却又死命隐忍的模样都被张星宇看在眼里,他那颗原本铁了的心骤然溶化成一滩似水柔情。

他今天 本来还想故意装得凶一点、严厉一些,好让她以后不敢重蹈覆辙。结果证明他又一次败得一塌糊涂。他在心里取笑自己:认命吧,张星宇。这辈子你是赢不了了,还是束手就擒当个老婆奴吧,一辈子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他马上趋近她,捧起她的脸,宠溺地安慰道:“好啦好啦,我只是想吓吓你,谁让你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偷偷喝酒了?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一喝酒就会睡着,医生说这样容易导致酒精造成你身体产生脱水的情况,也会让你胃酸逆流导致呕吐。万一你喝了酒后身体出了什么状况,而我又不在你身边,那该如何是好?我一定会焦急死的!”

听了他的一番话,李瞳这才恍然大悟,忐忑的心情马上平静了下来。原来他只是在担忧她的健康,所以才会凶她。自知理亏的她马上就知错了,惭愧地低下头:这次的确是自己不对,一时疏忽了照料健康,即使张星宇生她的气也无可厚非。

“老公,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我以为水果啤酒的酒精含量很低,没想到一喝下去就醉倒了。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犯了。” 她看着他由衷道歉。“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他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因为有一件要紧的公事必须尽快解决,所以我决定早一天回来。”

李瞳把脸埋在张星宇的胸口,紧紧环抱住他,尽情感受他的温度。尽管眼下还有一篓子麻烦事要处理,她还是因为能够这样依偎在他怀里而感到无比欣慰。

她叹了口气:“老公,我好像又闯祸了。网上流传的那些照片,你都看到了吧?我刚才还以为你是为了那些照片,以为我和安承烨真的有什么所以生气了呢。”

张星宇露出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我家老婆的为人,我难道还不清楚吗?更何况你那颗小小的心脏已经被我这个出类拔萃的伟大老公装得满满的,哪儿还有空间装别的人?”

她嘟哝:“这次又闹得满城风雨,大伯和奶奶他们一定又要对你唠叨了。我真没用,总是给你添麻烦。”

张星宇柔声安慰:“这算什么大麻烦?顶多只是茶杯里的小风波 ,我这个本区域最年轻有为的董事长三两下子就能搞定了。老婆你就放一万个心,天大的事都有我为你顶着,别为了这点儿小事不开心。”

李瞳疑惑不已:“那肇事者也真奇怪,安承烨都已经公开出柜,表明自己是同性恋了,大家怎么还是要把我和他扯在一起呢?”

张星宇低头望了望自己怀里这个大概是全世界神经最粗最大条的女人,暗自觉得好笑:老婆大人,全世界最后知后觉的女人非你莫属了。

不过口头上他并没说破,只是摸着她的头安抚:“不管他打什么坏主意,我都一定不会让肇事者得逞。你别急,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就行了。对了,你这是要去上班吗?铁闸外面开始有像是记者的人在徘徊了,要不今天你就别出门了,好吗?”

李瞳摇摇头:“不行啊。刚才黄征打电话来说已经几乎确定肇事者是谁了,于是让我回工作室当面对质,把他揪出来。这事儿速战速决比较好,我还是去一趟吧。”

听了李瞳的话,张星宇一脸好奇,挑眉问道:“哦?黄征竟然也知道了肇事者的身份吗?”

他说的这句话让李瞳听糊涂了,感觉像是有哪里怪怪的:什么叫“也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她还想问清楚,张星宇却再度开口:“既然一定要去,就让我陪你吧。”

李瞳正想说不必了,让舟车劳顿的他在家里休息,可话才到嘴边就被张星宇抢白:“不要阻止我——如果不让我陪,你也不准去。”

李瞳知道拗不过他,只好乖乖应允。

同时,在黄征的摄影工作室里,除了李瞳,团队的所有人都已经到齐。此外,安承烨、卢思彦,甚至是昨晚也到了安承烨家做客的罗霖也在场。大家此时正坐在一起,面对着双手插在裤袋里的黄征,等着听一脸严肃的他到底要说些什么。除了安承烨和卢思彦,在场的人并不知道黄征召集大家的目的是要揪出偷拍的肇事者。

“为什么罗霖也在?”卢思彦压低声音,问身旁的安承烨。

安承烨两眼冷冷地盯着罗霖,轻声回复:“既然昨晚在我家的人都有嫌疑,我就把她也叫来了。”

终于,站在大家面前的黄征开始说话:“各位同事,相信今天早上在网络上流传的一组偷拍照,大家都看见了。我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就是想趁着大家都在场,把偷拍的罪魁祸首揪出来。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而我的忍耐也已经到了极限。第一次,这个人偷拍了Cyan和李瞳在餐厅会晤的照片大做文章。第二次,在小岛上张董事长失踪时,这个人又偷偷把原本被封锁的消息泄露了给媒体。这一次是第三次,他不但又再度偷拍Cyan和李瞳,还发帖子污蔑李瞳。这样的事情三番五次都发生在我们摄影团队之间,说明肇事者就是我们同事间的其中一个。这让我非常在意,因为这不只表示我们团队之中有人在针对李瞳,也牵扯到隐私的侵犯,传出去绝对会影响工作室的声誉。因此,现在我将给肇事者一次机会,如果你马上自首,我会网开一面,只是给予警告。相反,如果你依旧执迷不悔,我就不得不将你强行从工作室开除,更会将你列入业界的黑名单。如此一来,你就绝对无法在这一行继续发展,等同于自毁前途。大家都听明白了吧?如何?有没有人要自首?”

坐着的众人面面相觑,但大家还是没有动静。

安承烨从一开始就将视线锁定在罗霖身上,他见她至今仍然一脸无辜又若无其事地坐着,丝毫没有一点负荆请罪的悔意,心里燃起了一团无名火,再也坐不住,站了起来,向她走过去。

安承烨陡地站起来,气势汹汹朝着罗霖走去的这一幕,不单单是让在场的大家都呆住了,而罗霖更是在看到脸露凶光的安承烨朝自己走来后,脸刷一下白了。莫名其妙的她心中涌起一股恐惧,可是又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只能愣愣地坐在原位傻傻地看着安承烨向她冲来!

千钧一发之际,有个人介入罗霖和安承烨之间,用自己的肉身护住了罗霖,壮着胆子质问:“Cyan,你想干什么?”

这个人就是四眼全。一向就把罗霖视为女神的他一见安承烨来意不善地冲着罗霖而来,立即奋不顾身来到了伊人面前护驾。

安承烨望着四眼全道:“你还是问罗霖吧,问问她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罗霖听安承烨这么一说,一头雾水反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在暗示偷拍的人是我吗?”

安承烨用厌恶的眼神瞟了她一眼,回应道:“难道不是吗?不管是第一次在记者会上,抑或第二次在小岛上,甚至带三次在我家,每一回你都在场,因此你的嫌疑真的很大!为了更容易偷拍,你还主动接近我,提出了什么跟拍计划,对吧?最后,在小岛度假别墅里,你在我房间做过什么,你该不会要我公开当着大伙儿面前在这里说出来吧?”

安承烨的咄咄逼人让罗霖百口莫辩:“我… …我……”

大家都因为安承烨的指控认定了罗霖就是偷拍的元凶,纷纷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她,这让她又羞又恼,不知如何是好。

“我相信罗霖不是这样的人!”四眼全见自己的女神窘迫的模样,忍无可忍,开口维护道。“我相信这里头一定有什么误会!”

卢思彦也上前拉住安承烨劝道:“Bro, 你别冲动,我们先调查清楚再说。”

被愤怒冲昏了头的安承烨根本不听:“这些证据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帮她说话?”

工作室里此刻充满了紧张的氛围,完全就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就在此时,一把声音自众人背后的工作室大门口传来:“肇事者另有其人,不是罗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