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5-3 光頭老闆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0-29 9:07:25pm

奇幻·玄幻


如果現在讓我重遇沙羅曼達,我也許有向它單挑的力量並可藉著沖天怒火取得勝利。

因為我實在是太生氣了。

跑遍全亞尼城的二十三間兵器保養店,每個老闆或員工都對吉爾和溫蒂的態度相當不禮貌,氣得凱薩不小心砸了兩家店面的打鐵爐。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跑去公會投訴,但這點小事我不管,反正動手的是討人厭的凱薩。

目前我們人在一條幽暗的巷子旁,吉爾把大夥拉到這裡並開始解釋說:「轉角第三間店面就是亞尼城最後一家的兵器保養店了,啟人你們過去吧,我和溫蒂在這裡等你們……」

注意到我想要搖頭拒絕的吉爾立即伸出手阻止,無奈地抿嘴微笑搖頭道:「沒關係的,這種歧視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我們早已習以為常,溫蒂對吧?」

溫蒂用力點了點頭,學吉爾勉強擠出一絲微笑,但已經沒有之前那樣難過得讓人憐惜的受傷神情了。

事已至此,就算我可以不檢測「疾風劍」,但也不能不修補翔太前輩借我的深藍色長劍。畢竟這就和將人家借你的衣服洗乾淨再還回去是一樣的道理。於是我勉為其難地答應吉爾的提議。

「我一個人去就好,你們先到附近的餐館吃午餐吧,結束後我再匯合你們。」

由於已經接近下午一點鐘,大家同意我的提議。我請吉爾幫我外帶一些可以拿在路上吃的食物後,便暫時和他們兵分兩路。

果不其然,出來迎接我的老闆是個壯碩的光頭大叔。外表看似只有三十歲左右,身高約一八五,皮膚黝黑,不苟言笑,豆大的汗珠在他光滑的頭顱順著臉頰流下。

我將前輩的劍遞給老闆,他快速在長劍上檢查了一遍後,說:「刀刃上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缺口,如果不是經歷了一場硬仗,就是劍的主人不懂得保護劍。」

說完,老闆用嫌棄的眼神看著我。

那、那是因為我看見吉爾陷入危機,情急之下硬是在沙羅曼達身上砍出一道傷口造成的……不知為什麼,感覺我這麼回答的話會被老闆臭罵一頓,於是我含混帶過說:

「呃……確實是一場硬仗,所以就趕緊拿來修復了。」

老闆表示缺口太多但不是無法修復,然後便二話不說把劍丟進大火爐裡加熱至通紅,接著將劍放在平坦的石板上,手執大鐵鎚,運用快速的手法噹噹噹敲了起來。不出半刻鐘,便修好了。

我檢查一遍,刀刃宛如新的,所有缺口都不見了,滿意地收劍入鞘,接著抽出「疾風劍」交給他檢測。他先是瞪大了瞳孔,隨後問道:

「看不出小伙子你竟然是個富家子弟,不過身為鍛造師的我還是有必要提醒你,這把劍就放在你的豪宅供欣賞就好,若是要帶上戰場的話,就連品質最普通的青銅劍都比這把「偽·疾風劍」要好。」

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勺,「那個……老闆你誤會了,我不是富家子弟,這把劍是前兩天我在一個任務中,一位富可敵國的委託人贈送給我朋友,我朋友再轉送給我的。」

老闆邊將「疾風劍」放到店裡右側的琉璃台上,邊說:「果然沒猜錯,你是冒險者。普通人又怎會隨身攜帶兩把劍,哈哈哈!小子,哪個公會的啊?」接著從抽屜拿出檢測用工具。

「天齊之羽,前幾天剛加入而已。」

「天齊……什麼?難不成你是那個和傳說勇者同名的劍士啟人?」

「就只是同名而已,哈哈哈……」我到現在還是無法面對這類問題,於是只好尷尬地笑了笑,立馬轉了個話題,「決賽那天你在現場觀看嗎?」

「那天我剛好出城去了,但前一場公佈二十名入圍者時我有在場,你以零分零秒的超屌記錄奪取第一名,再加上名字和劍士的職業,無法不對你留下印象。只是我這個人沒那麼容易記得一個人的臉,所以剛才才認不出你。」老闆將一個附有鏡片的黑色圓筒物體綁在右眼上,仔細地在「疾風劍」上來回檢查。

我不知道該怎麼接話,於是我倆的話題到這裡便暫時告一段落。

數分鐘後,老闆再次開口說道:「既然你是一名冒險者,大叔勸你還是別把這贗品帶出去接任務吧。身為劍士,兵器在關鍵時刻破碎的話,可大可小。」

聽到這句話,我開始有點失望,「所以這把劍是參雜了『翠綠玉』的假貨?」

老闆想也不想地直接回應,「當然啊,如果是真品的話,無論是誰都會據為己有,不會那麼輕易贈送給你這種剛出道的小伙子吧?再說,勇者啟人生活的年代距離我們至今足足相隔一千年,這把劍看起來那麼新而且閃現光澤,怎麼也不可能是千年前的真品……不對。」

老闆忽然停下動作,然後在右眼上的圓筒狀物體一下順時針一下逆時針的方向來回轉了好幾下,接著緩緩回頭看著我說:「這是……真的「疾風劍」……」

「我也知道不可能那麼幸運會是真的了,老闆謝謝……咦?什麼?老闆你說劍是真的嗎!」

只見老闆點了點頭,原本粗手粗腳且隨意碰「疾風劍」的雙手,突然改為像是對待什麼神聖物品般,只敢用指尖碰觸那翠綠的劍身。

「假不了,無論是劍身、劍柄,甚至是護手,絲毫不見半點『翠綠玉』成份。我年輕時有試過打造一把『疾風劍』……當然是參了些『翠綠玉』成份,所以對這把劍還是有相當程度的了解。小伙子你這把『疾風劍』擁有純正光澤,這是參雜『翠綠玉』的劍發不出來的光澤。所以我敢斷定,這是真的『疾風劍』。」

我呆愣了好幾秒。當初城主贈送吉爾,吉爾再轉送給我時,我的情緒也沒有太大起伏,只是覺得這把劍很漂亮,至於是不是勇者啟人用過的,倒是隱隱覺得不太可能。

畢竟那段解救世界的歷史發生在千年前,多不真實啊。

可是老闆現在對我說,這把劍是貨真價實的「疾風劍」,心底深處頓時湧上各種情緒。

有撿到寶的高興、有終於擁有一把屬於自己的劍的興奮、有吉爾轉送給我的感謝,還有不知名的熟悉與感動。

「可是……」老闆的兩道眉毛忽然往山根集中,端詳著「疾風劍」自言自語道:「劍刃損傷有點嚴重……看似經歷一場攸關生死的激戰……而且刃面上殘餘著一些藍色的……鱗片?難道是當初和魔王聶世交戰時所留下的光榮戰跡?」

老闆忽地笑了出來,畫面著實可怕。我不是故意想這麼形容的,只是老闆凶悍的面相實在不宜展開笑顏。

在我亂七八糟地胡思亂想時,老闆已經再一次把劍放到大火爐上加熱,然後噹噹噹地敲了起來再浸入冷水中做退熱處理。過程只有“快、狠、準”三個字可形容,讓人不禁沉浸在他熟能生巧的手藝裡面。

很快地,閃現更唯美光澤的「疾風劍」放在我面前。我屏氣凝神地打量它,接著珍惜地收入劍鞘,心裡悄悄對它說:「接下來請多多指教。」

「老闆,共多少錢?」

「不收錢。」

我懷疑自己聽錯,於是再問了一次。

「都說不收錢,是男人就別這麼婆婆媽媽。」

「可是老闆你前後修復了兩把劍耶,怎麼好意思要你吃虧啊?」

老闆發出洪亮的笑聲,只差笑得前仰後翻的,說道:「吃虧?我倒是覺得賺到了!在這個年代有幾個鍛造師能夠碰到貨真價實的『疾風劍』?我倒是要感謝小伙子你今天讓我圓了這個夢呢!如果你還是覺得過意不去,就這樣吧,當作我賣你一個人情,以後要修復劍的話都來找我,當我的長期顧客,如何?」

「一言為定!」

說完,我倆熱血地互相碰拳。

碰拳的剎那,我的頭忽然劇烈痛了起來,腦海閃過某個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