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54.刺客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10-30 12:55:06pm

奇幻·玄幻


第一天的淘汰赛初赛结束后,王老师和詹主任各别到不同的地方举行庆功宴。不同的是,詹主任看似没有王老师那样吝啬——王老师都会把黎空一行人带去快餐店,但付钱的还是黎空他们;而詹主任则是将心腹们带到附近的高级餐厅包场,自掏腰包请他们吃一顿好料,以作为奖赏。

“为今天顺利晋级八强赛事的伙伴们,干杯!”

一行人皆未成年,作为教师的詹主任光天化日之下喝酒实在是太不像话,绝对会遭到议论,故只好用汽水取代酒,依然能够干杯。

这是值得庆祝的事吗?有的人认为是,有的则觉得现在还不是时机。

“怎么一脸阴郁的表情?这不像你啊!”谢夏察觉了曼棋那反常的表情。

谢夏和曼棋是老相识,要了解对方内心的想法,只需往脸上一看就知道,但还是会习惯性把问题抛给对方,勾出对方内心深处的话语。

曼棋沉默片刻,等待零散的话语碎片通过脑海的回路连接成完整的语句。

“我在担心一切是否会按照我们的意思进行。不安定因素实在是太多了。”

“不安定因素指的是蓝黎空一伙以及那群转校生?”

“转校生应该还不算什么。阿紫的战斗力不知怎么搞的,从第一次选拔赛到现在相隔不超过一个月,明明没有头衔,却可以匹敌泉乐,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啊!”曼棋满肚子的火气,无从宣泄,可怜的杯子若没有杯垫缓和冲击力,肯定会成为怒火的牺牲品。

虽说有杯垫的保护,还是免不了发出引人注目的声音。詹主任大概知道为何曼棋会有如此举动,马上走过去轻抚曼棋的背部,安抚她的情绪。

“他们会变强,并非没有理由。他们可是参加了攻打僵尸幽浮以及入霄山的战役。蓝黎空甚至还亲手瓦解了绝死望这个黑帮组织。经历了这么多场大型战役,绝对有可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变强。”

一众人惊呆了。在他们满足于守护灵的战斗力而停滞在舒适圈的期间,敌方势力夜以继日地在变强,不由得他们要去面壁思过、自我反省。

惊讶的另一个原因,莫过于他们竟然得到别人的推荐,去参与入霄山的战役。

难得的庆功宴,心腹们却露出不怎么愉悦的表情。现在是值得狂欢的时刻,詹主任是不会允许气氛比阴天还阴郁的事情发生的。

“不过你们无需担心。碍事的人,很快就不再碍事了。”詹主任浅浅地笑了。

既然詹主任说了无需担心,若曼棋还瞎担心,那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将烦恼抛弃在一旁,让自己沉浸在出线八强赛的余欢当中,是曼棋现在应该做的事。

曼棋拍打脸颊,打散一切忧郁,换上一张欢愉的脸,跟随詹主任和伙伴们沉浸在胜利的余韵之中。

*****

第一天的淘汰赛结束后,黎空、大龙和宙扬跟着王老师去吃了一趟快餐。而后,三人还是老样子,在灿华街四处狩猎僵尸。和以往不同的是三人采取分头行事的方案,扩大了行动范围,使得清理僵尸的速度比以往更快。

因为入霄山一战,守护灵变得更强的缘故,三等兵等级的僵尸完全不在话下,使得黎空萌生了一种不过瘾的感觉,找不着从前那种热血澎湃的感觉。

三人将街上的僵尸清空,再次聚集在一起。

“话说,我们要不要买自行车啊?这样我们就能到达比较远的地方杀僵尸了。”

“哎哟,这点子不错!但是我们够钱吗?”

宙扬一语就道出这个点子的弊端,泼了黎空一身冷水。黎空这时才想起,数据库里的金币在现实中大部分情况下是无法使用的。即使身上有数万金币,若无法使用,那都只是装饰品。黎空对此感到极度无奈,将这些无奈之情化为叹息,吐出来。

要在现实中获取金钱,只能在现实中奋斗。去打零工存钱的想法,瞬间占据了黎空的脑海。

“有一个好工作,完成一次可以赚上百甚至上千马币,不过有会丧命的风险。”

不只是黎空,大龙的双耳都扩大了。金钱的欲望充斥着脑海,“风险”二字被挤压出脑海,完全不被他们当一回事。

“什么工作?在哪里?几时?”黎空和大龙现在如同小孩子得到父母的赏赐那般亢奋。

“我们去帮警察追捕通缉犯、逃犯,就有钱拿了!”

宙扬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本名册,上方记载着被划分各种等级的通缉犯、罪犯、逃犯的资料,从照片、名字、罪行、危险度、以及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悬赏金等都重要资讯都没有遗漏,十分完整。

名册如何到达宙扬手上,黎空和大龙略有眉目。宙扬负责的那条小巷的另一端,就是警察局。凭着知秋目前的实力,得到警方的认同并不是稀奇的事情。警察会将名册交到宙扬手中,也是合理的。

撇开性能不谈,入手三辆二手自行车至少需要花费六百马币。想到以后的战斗有需要时常逃跑的必要,他们还是需要性能优渥的自行车。非但如此,他们可能还要搭乘公交车、火车甚至游轮去到更远的地方。为取得这些资金,持续追捕罪犯是必要的。

“只要守护灵够强,风险基本上就不存在了。这工作我们接下了!”

黎空爽快地接过名册,开始寻找第一个要对付的目标。

大龙本身就比较随性,都是跟着黎空闯,因而不会对此有太多异议;宙扬出院至今几乎没有机会跟其他人的守护灵对战,这对他而言是一个让知秋大展身手的好机会。

分头行事,无论是在收集犯罪者的情报、或是赚取悬赏金的速度,都比集体行动更有效率。万一敌人真的过于强大,届时可以通过电话立即通风报信,并移动到所指定的地点待机,三人一同对付目标。

三人各自手持一本名册,对彼此点头后,开始行动。

*****

欢愉的聚会结束了。

这意味着,心腹们是时候去训练了。与黎空一行人不同,他们为了让自己更熟悉这场淘汰赛初赛,采取了相似的特训方式——守护灵之间的大乱斗。

他们并无法采取相似与今日淘汰赛的方式训练,乃是因为翌日的混战模式与规则将有所改变,故只能让守护灵们熟悉如何不靠主人发出的指令进行战斗。

“詹主任,您说无需担心,是有什么安排吗?”谢夏闲得慌,开启了一个话题。

“你知道‘青狼’这个组织吗?”

詹主任浅浅地阴笑。“青狼”两个字,谢夏为之一震,瞳孔不由自主地放大。

谢夏的反应,明确地传达了谢夏知晓青狼这组织的情报。詹主任不需解释,也无需补充,就知道谢夏已经清楚明瞭詹主任在背后动过的手脚。

“果然是为了达成目的,什么都敢做的人,这一点还这是没有改变。”谢夏用詹主任听不见的细小声音喃喃自语。也许,正因为如此,谢夏才会选择跟随詹主任,从过去,到现在,直到未来。

詹主任静静地望着逐渐变强的守护灵们,再次笑了。

气氛沉默了,但众人的内心满怀期待决赛——完全将圆桌骑士占为己有、开启他们未来旅程的那日到来。

*****

追捕逃犯的工作,进行得正顺利。

抢劫犯因为犯罪成瘾,在日头正当的时刻出没于灿华街上犯案,正好被黎空逮个正着。夕雨目前在街上和抢劫犯的守护灵交战中,其实力可谓占尽了优势。

抢劫犯看见实力的差距,逼不得已终止“赚钱”的计划,舍弃守护灵,拔腿就跑。黎空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财源”就此逃之夭夭,即刻发送语音信息,让在附近的宙扬接手,靠着他的蛮力来制服抢劫犯。

第一笔钱将在三天后汇入黎空的账户。钱到手,黎空自然会想要追求更多。

两人再度分头行动。

黎空认为,罪犯一般上都喜欢躲在小巷或破旧的店铺附近,等待看似软弱无力的路人经过时出手,因而将搜索的范围集中在这类型的地方。

要赚一笔悬赏金,并非黎空想象中那么容易。刚才是因为运气好,才碰上了一名抢劫犯。照理来说,大部分的罪犯都不会在下午时刻出没,通常皆在夜间才行动,加上名册上只记载“可能出没的地方”,而非是“一定出没的地点”。因此,黎空必须搜索每一个角落,不能放过任何可能性。

走着走着,黎空察觉一个身高看似中年男子立足于小巷的另一端。男子披着风帽,给了黎空一个感觉:若不是可疑人物,就是喜欢角色扮演的人。

“竟然会有人在这种地方出没,看样子你是罪犯的可能性并不小呢!”

男子没有理会黎空的调侃,对视窗进行操作后,把守护灵召唤出来。

黎空本以为能够借此知晓男子的名字,不料守护灵的视窗只显示守护灵的名字,主人的名字被遮蔽了。

不知道名字,不是一个大问题,不会影响夕雨的战斗。

对方的守护灵是“金术师”奥罗,看似没有持有武器。当奥罗食指上的玛瑙戒指闪烁赤红色的光芒时,复数的黄金方块盘绕在奥罗的手臂,聚集在他手上,成为黄金长棍,精致又帅气的造型险些让黎空陶醉在其中。

“武器是戒指吗?这还真有趣!夕雨,上吧!”

夕雨将三张卡塞入手枪,先用六发白弹小试牛刀,测试对手的实力。

奥罗没有移动,将棍子往地上一敲,金黄色的墙壁有层次地从地面冒出,形成保护奥罗的“金盾墙”。

阳光因白云的离去,洒入阴暗的小巷。金属是优秀的反光材料,黎空的双目在阴暗中还不习惯强光,不由自主地关上了。

夕雨早已料到奥罗会在这个时候使用翔步移动,没想到奥罗移动之处竟然是黎空的身后。

对方用翔步突袭,夕雨亦会相对地用翔步回礼。

在上回的入霄山之战役,数据库里增加了不少金钱。其中一部分的钱,黎空花费在让夕雨学习通技能。先前使用零冲·静之后,会有一小段空档才能进行连击。今日可不同了,配合零冲·静的使出,夕雨得以用守护灵通用的踢腿技能“白影踢”弥补这段空档,持续性地进行连击。

奥罗用右手防止零冲·静对脑部的直接冲击,更进一步用棍子抵挡了白影踢。看似很成功封锁了夕雨的攻击,实际上却意味着奥罗没有多余的手能防御夕雨的下一招。

追影风牙脱离了枪口,绕过了奥罗的手与棍子,直击其腹部。

奥罗的体型呈弓状退后。正因如此,棍子才有机会与地面接触,奥罗得以给夕雨措手不及,用“封魂金链”束缚着夕雨的双脚。

“守护灵不能动的话,你的命就到此为止了。”神秘男子开声说话。

黎空很想吐槽这和男子的身高不符合的稚气声线,可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

“我可不记得我做了什么坏事,会招惹至有人要来取我的性命啊!”

“你有没有做坏事,跟我没有关系;委托人和你是什么关系,也和我没有关系。收了订金就行动,这是我们的原则。”

“换句话说,你是相似‘佣兵’之类的存在吗?”

“可以这么说。无论委托人是正义或邪恶之人,只要付钱,我们都会接下委托。”

“我好奇一件事,你们任务失败的话会有什么下场啊?”

男子稍微沉默,在脑海“谷歌”着过去是否有类似的记录。

“真遗憾,我们不曾失败。”

这个答案让黎空的嘴角上扬了。男子无法理解笑容背后的意义,可以确定的只有一件事——这不会是知道自己即将死去的人,会露出的表情。

“我就让你成为历史中第一个任务失败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