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55.第二人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10-30 1:21:33pm

奇幻·玄幻


对于黎空的话语,神秘男子听得实在不是滋味,嘴角低于平日的水平线。

如今夕雨的移动被封魂金链所限制,难以保护黎空免于被奥罗攻击,黎空可说如同被猫逼入死胡同的老鼠,却在这种情况下嚣张地扬言夕雨会将奥罗打败,这一点让男子感到气愤。

“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奥罗,‘灭魂金矛’!”

奥罗蹲下,摆在地面的右手作为媒介,从地面唤出一把锋利的长矛,瞄准、伸展并刺向黎空的心脏。

黎空一脸淡定地看着飞驰向心脏的矛头。

如此从容的表情,男子可以知道夕雨拥有足以把长矛给截停或破坏的技能。

果然如男子所料,连接矛头的长柄被钢炎玉的高温给熔解,矛头在地心引力的牵引下偏离了抛物线的轨迹,落在地上。

“还以为你有什么策略让夕雨挣脱封魂金链来打败奥罗,没想到只是站在原地进行防御而已,还敢如此嚣张说要让我任务失败?根本就是异想天开!热身是时候结束了!蓝黎空,准备死吧!”

“你搞错了,刚才只是测试火属性的子弹能否熔化金块。好戏现在才开始呢。”

黎空贼笑,对守护灵视窗进行了一系列操作。这些话语、行动,在男子看来只是挑衅的举动,也是垂死的挣扎,无法影响他完成委托。

奥罗持续将手摆放在地面,在黎空周围架起了“金之牢”,确确实实地切断了黎空的一切退路后,让金块在黎空的头上汇聚成倒立的金字塔,笔直地砸往黎空。金字塔的大小正好覆盖黎空目前可逃跑的范围。若黎空没有办法离开牢狱,他比会命丧黄泉。

黎空取出《坑人秘笈》,念诵日冕加农的咏唱文。

不知何时,夕雨的身影连同封魂金链消失了。直到男子发现之时,火焰将金字塔、部分金之牢、奥罗和地面给吞噬了。

“怪不得有这种自信,原来是《坑人秘笈》!可恶!奥罗,快逃出来!”

在高热的熏蒸下,奥罗五分之一的体力值被蒸发了。从火焰中逃脱后,奥罗身上还散发了蒸汽。假如黎空真要下杀手的话,率先归西的人将会是神秘男子。

火焰散去,投映在男子眼中的是夕雨站立在半空中的身影。

“没想到你的守护灵没有头衔,却已经累积了能够学习‘天步’的点数。那么,让封魂金链消失的技能,多半是‘归无’了。”

“答对了。若不是为了活命,我才不会花钱学呢。”

黎空如此老实地回答,让男子构想出夕雨逃脱封魂金链的过程。

“归无”是一招能够让任何类型的技能无效的通用技能,前提是必须要有一个手接触到对手的技能。男子推测出,夕雨使用归无让封魂金链消失后,先利用“天步”得到立足于空中的能力,用翔步绕到金字塔后方、同时是奥罗视线死角的位置,黎空才正式咏唱完毕,日冕加农就是在这个时间点发射的。

既然使用了翔步,就意味着夕雨暂时有十秒左右的时间无法再次使用,亦代表这是奥罗下手的最佳时机。

奥罗的戒指再度发光,金长棍转换为金西洋剑。

只要奥罗瞬间移动到黎空背后,战斗就结束了。男子是这样想的。

电光石火间,奥罗被打压在地。枪口对准奥罗后背,扣下扳机之际奥罗被嵌入凹陷的地面。这是夕雨的新招式——另一个进化版的零冲,“零冲·破空”。

“这是怎么回事?”

男子惊愕了。在他的认知里,没有翔步的协助是无法做到如此迅速的移动。如果这真的是翔步,那先前的移动就说不通了。

“你一定是以为,夕雨是依靠翔步才移动到半空中吧!真遗憾,你猜错了,夕雨是靠双脚跳跃至半空中的!”

“这不可能!没有强化技能,是不可能那么快移动到空中的!”

“谁说夕雨没有强化技能?我们这可是有开窍弹呢!”

男子二度惊愕。在他的情报中,黎空自雷灾变成笨蛋后,绝对不可能拟定出如此精密的策略。

“你不是变成笨蛋了吗?难道你取回了智力?”

“只是要看准时机出招,又不是要拟定毫无破绽的战略,根本不需要我的智商,靠夕雨经验就行了!”

黎空摇头,赏了男子一个鄙视的眼神,暗示着男子所想的,实在是太肤浅了。

这也不能怪男子,毕竟他只是一个新进员工,不像其他老手那样,拥有面对任何战斗、任何对手都不会大意的警觉性。

夕雨再补上一发零冲,把奥罗嵌入更深的地层。

在奥罗架起龟甲型的盾牌“金盾甲”之前,挨了夕雨不少子弹,体力值只剩下六成左右。

“看来,不解决掉夕雨,是不能解决你了。”

“别说解决我,奥罗连解决夕雨都做不到呢。”

轻浮的语气加上挑衅的嘴脸,男子的怒火逐渐飙上怒气表的最大值。要降低这个数值,唯有夕雨被奥罗持续击打才行。奥罗出击了。

封魂金链再度发威。

每一次使出归无的间隔时间是两分钟。开窍弹的效力已结束,夕雨若要挣脱锁链,只能依靠火属性的子弹。前提是他必须要有破坏锁链的闲暇。

这回,奥罗完全锁定夕雨为攻击目标。五根金柱各别从夕雨的前、后、左、右与上方同时撞向夕雨。面对“五行金柱”,夕雨只能用“拱桥”的姿势避开前后左右的四根柱子,免不了被上方柱子撞击腹部的下场。

夕雨维持着拱桥的姿势开枪还击。奥罗完全进入战斗的状态,男子将不会发出任何使用防御技能的指示。因为他认为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除了五行金柱外,奥罗再也没有其他多方位的攻击技能。夕雨只要使出冲击力较为巨大的技能,就能让奥罗的技能偏离攻击轨道,免于直接命中。夕雨的目的,是要拖延时间,直到能用归无清除封魂金链。

这一刻终于来临了。

夕雨以游击战的形式展开反击行动。游击战正好是奥罗不擅长的战斗,显得有些占下风。为夺回战斗的主导权,男子下达了使用翔步的命令。

奥罗出现在夕雨后方的瞬间,夕雨消失了。

男子方才意识到,这就是夕雨先前不使用翔步的原因。

奥罗出于防御本能,架起了金盾甲,防下了零冲·破空,代价是被轰出一个大洞。

因为反冲击力的缘故,枪头无法在短时间内瞄准奥罗。更因着盾牌的存在,夕雨无法用白影踢进行连击。话虽如此,只要有追影风牙,连击是可行的。

奥罗抢先在夕雨开枪前让金字塔砸向夕雨。幸亏夕雨事先给自己打了一发开窍弹,才得以免于被金字塔攻击。遗憾的是,金字塔是一个幌子,奥罗真正的目的,是要诱导夕雨移动,用金之牢将其行动限制在特定范围内。

“这下你就是笼中之鸟,任我宰割了!”

“这可不一定。”

奥罗被定格了。架起金之牢的那刻,夕雨对奥罗的影子发射了冻影雪花。此刻,黎空将冰河陨星的咏唱文念诵完毕,正式用冰块把奥罗给冻结。

没有盾牌的防御之下,冰河陨星削减奥罗不少体力值。男子在战前并不认为奥罗被夕雨打至如此狼狈,可事实摆在眼前,不情愿也得接受。男子慌了,后悔自己如此自负、天真和大意。

“差不多是时候结束了。”

黎空翻开《坑人秘笈》的下一页的举动,男子惊愕的神情升级到极致。男子拼死对视窗进行操作,以便能召回再将其重新召唤,却失败告终;下达指令破坏冰块,还是失败了。

“别挣扎了,接受现实吧!盘旋在银河之中的星云,此刻化为银色之风,将扎根于大地的罪孽之树完全撕裂吧!吹毁一切吧,‘星云银风’!”

能量化为肉眼可见的银色之风,宛如星云那样汇聚在枪口,在黎空念出最后一字的瞬间,子弹如磁浮列车的最高速贯穿了冰块。子弹与奥罗接触,内部的能量立马爆发,释放出强烈的旋风。待能量耗尽后,留下一片星云,随风消逝。冰块成了刨冰,遗憾的是这并不能吃;而奥罗的体力值如风中残烛。

“我、我竟然会输?这不可能发生啊!”

“如果没有《坑人秘笈》,也许你不会输呢。可惜,偏偏我就是有这本书,算你倒霉了。夕雨,动手吧!”

枪声响起,奥罗化为光球,回到男子的守护灵视窗中。男子的任务宣告失败。

男子的本能告诉他:必须逃跑。脑回路和四肢无法统合的情况下,男子双脚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生怕黎空会对他不利。脚的颤抖带动了衣服的震动,加上凉风的吹拂,风帽掉落了,黎空终于得以看见男子的真面目。

名册上没有男子的样貌。

“你不是我要找的人。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就回去公司,准备被解雇吧!”

男子听了,感到十分愤慨。虽不愿承认,夕雨确实是靠实力打败了奥罗。即便在一小时后来一场复仇战,相信结果也是一样。

“你给我记住!我会再回来的!”男子最终只能夹着尾巴逃跑。

“好危险,差点就被杀死了。还好这家伙容易被挑衅,我才能活下来啊。”黎空这时才敢松一口气。从死亡边界逃出来后,黎空整个人靠站在墙壁上,感叹道。

“多亏你活下来,我才能执行我的任务。”

纤细的声线竖起黎空感应危机的天线,刚松弛不久的神经性马上又紧绷起来。黎空的双目注视着声音的源头,夕雨举起了手枪,蓄势待发。

女生的长发在微风的吹拂下飘逸,单手叉腰的站立身姿显得异常霸气。她戴着口罩、穿上的水手服裙摆长过膝盖,还染了一头黄发,看起来和动画中的不良少女十分相似。据黎空目测,少女的年龄应该介于十八至二十之间。

在少女身边的守护灵披着闪亮的银蓝色盔甲,骑着白色骏马,名为“女武神”布伦希尔德。她散发的压迫感,异于一般拥有头衔的守护灵外,和亚丝丽雅非常相似。

“我是何华恩,隶属于‘青狼’,奉上层的指令来让你进医院。”

“不是要我死,就是要我进医院。怎么今天遇到的人都那么暴力啊?”

“要怪就怪你牵扯在不应该牵扯的事情当中。布伦希尔德,动手。”

骏马起步狂奔。黎空见状,把体力值回复药递给夕雨,立刻往后退。面对这种战斗力从外表看起来就已经爆表的敌人,夕雨是没有闲暇保护黎空的,因此黎空绝对不能拖后腿,与战场保持一定距离是应该的。

夕雨先对骏马开枪,发现布伦希尔德和骏马共享体力值,只要任何一方受到攻击,体力值都会被扣除。换句话说,对方是一个比较容易命中的靶子。

骏马忽然加速,比预想中还要快速到达夕雨前方。布伦希尔德的剑闪烁着黄色光芒,使出划破大气的“寂静光剑”,抢得打击夕雨的先机。

自但他林那一战以来,夕雨几乎没有面对来不及反应就被打飞的战况。可以见得布伦希尔德不是省油的灯,不单只是行动迅速,剑术的杀伤力也不容小觑。

“情势不妙,有必要搬救兵。”

黎空拿出手机。只因为一个人的出现,黎空未发送信息就将其收入裤袋。

预想之外守护灵突入了战场,截停了布伦希尔德对夕雨使出的下一波攻击。守护灵拥有头衔,能截停攻击并不让华恩感到吃惊。

“报上名来。”少女冰冷地说道。

“郭英季,隶属于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