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3、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21 7:23:11pm

奇幻·玄幻


2-3

但冒險王們並不知道,在帕卡的實驗室中,有著一個驚人的研究計畫,正再一點一點的執行,即使主人已死,那個計畫還是照著原本的設定持續運轉中,帕卡那即使得到了永恆的生命,依然不放棄的計畫:煉製元素親和力。

闔上書本,厄臨看著外面朦朧的天空,發現又是清晨的來臨,成為亡靈聖者最大的麻煩,就是日夜顛倒,該休息的時候總是睜著眼睛直到天亮,手中這本書算是禁書,而且不該存在,殘破不全且語焉不詳,只記載著一個未完結的故事,雖然應該快結束了。

那天劍靈提到魔法瘟疫,雖然它快速帶過,但他提到了帕卡,厄臨就發動那些閑閑沒事,又不能做工作的幽靈,給他們打發時間,順便幫她找找那些神奇的秘辛,最後就找到了這本書,正確說法是這張紙,也只有這些無聊到發瘋的幽靈們才有這種時間,去某個倉庫的最角落,往下挖個幾公尺的地基中,找到這張紙。

放下這張紙後,厄臨繼續準備作業,既然已經到了早上,那就不用睡覺了,繼續準備吧!一旁房間中,淒演淡淡的看著天空,跟剡聊著天,晚上對於剡來說是比較好出現的時候,所以淒演也跟著日夜顛倒,反正都是差不多的,這幾百年來日夜對她來說早已沒有分別。

三人常常在晚上隔著房間聊著天,淒演跟厄臨分享死靈法師的能力,讓厄臨借鑒分析,開發自己的新技能,但這樣淒演覺得似乎佔了小輩的便宜,雖然那個小輩精明到讓人頭皮發麻,所以自從剡把他的靈魂掛鍵,淒演也就同時敎厄臨一些魔法,但厄臨原本沒有魔法天份,也就沒有對這有計畫,現在也沒打算好好學,所以他也只是知道就好,也沒打算好好的學習魔法。

剡則是每天過著快樂的生活,相較於之前的時光,現在的生活真是多彩多姿,所以在可以的時候,他就纏著淒演帶著她出去玩,兩人也順便幫厄臨把一些是情處理掉。

專業揹黑鍋。工作內容是維護治安,花厄臨家的錢,當然要幫忙工作,因為厄臨是皇家,所以範圍就是整個王國。他們做的挺不錯的,只可惜更多人希望他們還是安安靜靜的就好。

另一邊,銘泌跟格爾兩個人有了新的煩惱,厄臨今年已經夠大了,照慣例應該進入學院就讀,並同時建立自己的勢力,但厄臨不光是個性問題,甚至還有王妃的威脅,兩人湊在一起想辦法,一定要找到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所以,這個,出行該怎麼辦?」經由銘泌提醒,格爾才想起有這件事情,這下子他也是滿臉鐵青,他完全忘記這件事情。「按照現在的情況,他不適合進入學院,而且他的身分,能夠選的學院只有兩所。」

「皇家軍事學院跟皇家政治學院。」銘泌點點頭。「若是一定要選,讓他去皇家軍事學院比較好,先寫好文書吧!只希望用不上。」銘泌提起羽毛筆,緩緩的寫上給皇家軍事學院的書信,格爾在他寫完之後也簽上名,但兩人都沒有填寫上日期,因為他們由衷的希望這封信用不上。

2-4

「好了。」吹乾上面的墨漬,銘泌看著上面的字跡,有些無奈。「若是我們忘記這件事情,你說會怎樣?」格爾突然開口這樣說,銘泌白了他一眼:「那叫做督導不周,會砍頭的,而且還兩個一起忘記,怎麼可能?」

「我就忘記了。」格爾吐吐舌頭。「不過我不算是皇城的貴族出身,忘記還好,你可是皇城這邊培養出來的高階人才,若是忘記你絕對會被抓去砍頭。」銘泌繼續狠狠的瞪他一眼,知道還說。

「不過你說的倒是一個辦法,或許這招可以用。」銘泌突然開口這樣說,格爾瞪大雙眼,你瘋了?格爾把手放在銘泌額頭上,銘泌抬手把手推開,低著頭繼續看著那封信上面的措詞是否失當。「我沒發燒,這是經過思考過後的想法。」

「沒發燒?你沒發燒的話,是想把自己的腦袋玩掉?」格爾一巴掌拍在銘泌臉上,雖然他原本的目標是額頭。

「也沒有,我很珍惜現在這張臉,還可以騙很多美麗的貴族小姐,還沒有到用爛的時候。」銘泌輕挑的說,難得看他這樣,格爾張大嘴,最後嘆息著說:「難怪人家說文官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看你現在就知道,真是太誇張了,平常人模人樣的,私底下是這樣的人,你到底騙了多少的女孩的心?」

「不多,從入學開始我們班上的同學家的妹妹也不少,你也知道我是皇家政治學院的畢業生,班上那些同學家的妹妹們可是不得了,而且班上也有很多同學是漂亮的貴族小姐,每天都有一大堆的課後活動,你都不知道現任……」銘泌得意洋洋的說到一半,突然發現眼前的格爾已經滿臉黑線,捂著頭一臉尷尬的聽著。「呃!我跟你說這做什麼,你這傢伙看起來就是沒女朋友的人,而且武官不也靠著肌肉拐騙了一大堆已婚夫人。」

「是啊!我沒女朋友。」格爾點點頭,淡淡的說:「我有妻子,所以不能有女朋友。」

「噗!你有妻子了?」這下子換銘泌傻眼。

「當然,我還有孩子呢。」格爾白了他一眼,你小子還嫩了點。「別說你的風流史了,快點!說正經事,你為甚麼覺得可以裝作忘記?不怕被砍了頭。」

「因為會有很多人支持我忘記。」銘泌臉上轉回正經的表情,不再像之前那樣滿臉邪氣。「王妃,那邊肯定支持這個想法,這樣厄臨殿下就再也不會造成傲炎殿下的對手。」

銘泌開始踱步,一邊思考一邊繼續說下去:「陛下,他雖然很難猜測在想什麼,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他同意厄臨王子不進入國家政局中,這個決定絕對符合他的想法。」

「刃老公爵,那邊比較難,但我去說,希望能夠說服老公爵,除了這三方面以外,還有誰敢對這件事情多口?」誰嫌命長跟王妃對著幹?

格爾點點頭,就這樣決定了,兩人迅速的去各自動作,今天當然也就停課一天,讓傲炎興奮的跳起來,而厄臨也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