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一章 - 第十一章

夏血瞑≪實與夜陰陽錄之藏書閣≫  - 发布于2016-11-21 8:25:41pm

灵异·鬼怪


北關東,栃木縣,陰陽寮分部。

詠實現在人在橫臣的辦公室裡。她有些尷尬,因為她在不久之前不小心把一本陰陽術的書籍給燒了。沒錯,是真的燒了,她很糊塗地把那本書當成垃圾給燒掉了。所以,她才會在這裡。

無語地看著詠實的橫臣真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他想要罵她懲罰她,可是他做不到。

“你說,現在該怎麼辦?”橫臣真是無力去罵人了。

那本可是記錄著陰陽術的使用方法以及咒語的書籍。重點是……那是僅有的一本,是從百年前流傳下來的。

下意識的抓抓頭,詠實想了想,看看有沒有辦法找回那本書……可是,那是絕無可能的事情。就在一瞬間,她想起了一個人,一個自己很熟悉的人。

她的那個弟弟擁有著很奇特的天賦,也是令她羨慕到有些嫉妒的該死天賦。

“我有辦法了!”詠實突然這麼喊道,下一秒就跑了出去。

看著詠實的一系列舉動,橫臣有些傻眼。雖然他挺好奇她究竟想到了什麼方法,但是他現在沒辦法跟上去。他還有其他事情要辦,因為方才他接到消息說群馬縣的陰陽寮分部出了大問題。

根據目前的狀況看來,可能他也必須前往那裡一趟才行。在那之前……還是先想想辦法該如何解決那本書的問題吧。

一隻手磨著墨,另一隻手握著毛筆抄寫著歷表的咲夜看起來是如此的認真。他很認真,真的很認真在抄寫。

突然詠實跑過來,嚇得其他直丁和使部【註十一】都趕緊讓道,有些還露出不悅的表情。即使如此,詠實也不理會,因為她是真的有緊急要事,要不然她怎會在陰陽寮裡奔跑?再者,陰陽寮可是禁止奔跑、大聲喧嘩。除非是緊急狀態,否則是禁止的。

現在詠實的狀態很緊急,要不然她也不會用跑的跑過來。

“咲夜醬~~你有沒有看過《忠行陰陽術第七卷》【註十二】?”

“……有。”咲夜歪歪頭想了想,點點頭回答自己確實看過。

基本上他把所有藏書閣的書籍都看過了。

而且,看姐姐這模樣,想必是出了什麼大麻煩吧?

於是想也不想就先把手頭上的工作放下,咲夜便跟著姐姐到外面去。他的直覺一向來很準,所以他才會這麼決定先幫姐姐一把。

來到第三藏書閣外面,咲夜就這樣靜靜地看著詠實,等著他的姐姐開口。

“那、那個……咲夜醬——拜託你幫幫我,我不小心把《忠行陰陽術第七卷》拿去燒了——”詠實是哭​​著說的。

聞言,咲夜根本是滿臉黑線。他真沒想到說那麼重要的書籍居然會被這個糊塗的姐姐拿去燒。而且,那本書所記載的可是重要的陰陽術,對於陰陽師是非常的有幫助的攻擊型與結界型的術法。

為什麼這麼重要的書籍會被拿去燒……不對,應該說是詠實是如何把書​​籍拿去燒的?

“給我準備紙筆,我去默寫出來。”咲夜知道詠實找他的目的了。

見弟弟答應了,詠實立刻興致勃勃的跑去拿墨和筆過來,然後再找出一堆紙。咲夜嘆息了一聲,便乖乖坐下開始默寫。

站在一邊替弟弟磨墨的詠實看著弟弟如此的認真,她就感到很對不起他。她甚至想起了當年的事情……那天的事,她記得很清楚,也記得“那個人”對自己說過的話語。

陰陽師最忌諱的雙子所隱藏的秘密……

“咲夜醬……你……唔……痛……”詠實原本想說什麼,但是突然胸口之處傳來一股奇異的刺痛。

不只是詠實,就連咲夜也出現了相同的情況。他們倆姐弟痛苦得緊緊揪住胸口,甚至出現了呼吸困難的狀況。

結果他們兩個雙雙昏倒在地上,陷入了休克狀態。

當橫臣和鶴趕到之時,已經太遲了。

“還真的是……橫臣,要把人直接送去群馬縣嗎?”鶴皺著眉頭向橫臣詢問道。

“我負責把人送過去,你替我管理這裡。”橫臣直截了當地回答,並走過去,順便召喚他的式神。

“真難得你會把我叫過來……咦?誒?這不是——”憑空出現,有著一頭金色長發隨意扎在頸後,鬢髮卻是白色,後面背著一把巨斧的年青男人一臉驚訝地看著那休克的姐弟倆。

對,他認識他們兩個,因為當年他也在現場。

“從魁【註十三】,你認識櫻宮詠實和櫻宮咲夜?”身為他的主人的橫臣不由開口。

名為從魁的年青男子遲疑了一下,還是點點頭。雖然很多事情不被允許說出來,但是並不代表說不能說出他認識這對姐弟。

那件悲慘的事情,事到如今,依然深深印刻在他腦海之中。

果然,忘不了。就算過了十幾年也沒辦法忘記。

“基於一些原因,我不被允許說出來。那麼,你到底把我叫過來幹嘛?我剛剛正要去找勝光【註十四】下棋呢!”從魁忍不住抱怨起來。

按理說,他可是還在休假,這個主人卻無端端把自己給叫出來。

橫臣真的很想撤銷他跟從魁的契約,因為這傢伙真的很聒噪,一點小事就要吵。不過,要是少了從魁,他會很麻煩,因為從魁算是他的得力主將以及傳送員。沒錯,傳送員,畢竟他可是屬於風屬性的十二月將【註十五】之一,也是個兇將。

“幫我把這兩個孩子和我一起送到群馬的陰陽寮分部一趟。”橫臣根本無視從魁的要求,轉而提起自己把他叫出來的原因。

“就這樣而已吧?好,把人給抱緊,免得被吹散,那我可不管哦。”從魁倒是很好心,至少他肯說他會有點粗暴。

既然從魁沒有拒絕,那麼橫臣便鄭重地再次把事情都給交代清楚,正式把自己的職務交給鶴來處理之後便走過去抱起那兩姐弟。當然,他是坐著,分別把人拉入自己的懷裡。

見橫臣準備好了,從魁也不敢怠慢,甚至很小心翼翼地使出他的風力。

龍捲風乍現,並把他們三人的身影包圍起來。

下一秒,龍捲風消失,三個人便不見了。

“已經傳送完畢了嗎?”鶴不確定地問道。

沒辦法,他沒有式神,也很少見到式神,所以他才會這麼詢問。

從魁聽了,先是翻白眼,最后索性消失不見。

既然那是默認了,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現在就看看究竟櫻宮倆姐弟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以及群馬縣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註十二】《忠行陰陽術第七卷》:此乃虛構的書籍,只是採用賀茂忠行的名字作為書名。

【註十三】從魁:十二月將之中的金將,兇將之一,司掌秋天與西方。

【註十四】勝光:十二月將之中的火將,吉將之一,司掌夏天與南方。

【註十五】十二月將:又名十二神將,負責管理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