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XIII - LXXX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11-01 6:59:58am

其他·同人


收到了哥哥的指示,跟着嘉盛来到了第三位受害者的住家调查。

这里距离事务所不远,距离大概不到一公里但不知道为什么,嘉盛硬是要乘车去,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跟着他的想法行动。

现在可是人人提倡绿色行动、节能减碳的时代啊!不这样的话这颗在太空中漂浮了几亿年的石头就要被我们毁了啊!

嘛,虽然这句话在几十年前就一直说到现在了,也不见得有什么极大的效果。北京的雾霾一样严重,印尼的‘火烧森林大计’依旧是持续行动,加拿大的林火次数也没有减少,简直就像完全没人理会一样。

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我觉得不应该就此放弃。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不是吗?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乘车去就是了。

“依。”

“啊?”

回过神来,车子已经停在了一家住宅的前面。嘉盛无奈地看着我,似乎是以为我睡着了一样正烦恼着应该怎么办。

“到了。”

“哦。”

手忙脚乱地解了安全带,拿了笔记本以及相机以后便下了车,跟着嘉盛的脚步走进这家住宅的前院。

排屋,前院大概停得下两辆汽车。住家大门占了超过一半的比例,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户在大门旁边而已,估计是主卧室的窗户吧。

嘉盛按了门铃,过了不久就跑来一个人。

“你们是?”

那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小男孩。他似乎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而已,有点紧张的样子。

“警察,你父母在吗?有事情找他们。”嘉盛单刀直入地说道。

我们也不算是警察吧……是替警察办事没错但这样不算是诈欺吗?

听嘉盛说完,那小男孩头也不回地往里边跑。

“笔记本拿来。”嘉盛伸出手,看着我说:“等下我负责记录,妳到房间里翻。”

语气听起来有点强势,是我的错觉吗?还是他从以前开始就是这么说话的?之前我怎么没察觉到啊?

“虽然是有想过妳身体虚容易出事,但如果我出事了的话没人救得了我,最糟糕的情况是我们两个一起在这里面晕倒,然后屋子主人以为这里闹鬼啊。”

“我力气没小到连你也拖不动……”

嘉盛虽然说是个男生,而且是个正值发育期的男生,但身材却算不上很好。比起其他同年龄的男生来说他算是瘦小的了,虽然还是比我高但那也算是他平日打篮球的功劳吧。

就算如此,但也没夸张到我怎么拖都拖不动的那种地步。就他这弱不禁风被人家轻轻撞一下就倒在了地上的身体我怎么可能没办法拖着走?

但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他晕倒的话我是拖得动,但如果在那期间我的病发作了的话怎么办?

“随便啦,别把我忘在这里就行。”

“说什么蠢话,我把妳带来的怎么可能会忘了啊。”他瞪着我看。

他的神情看起来有点无奈,又有点忧伤,实在是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心里在想什么根本就没人知道。

“你们来干嘛?”

原本低着头思考的我抬起头来,看见站在门口后边的妇女神情忧伤的看着我们问着我们的来意。

“夫人丧子之痛我能明白,但您儿子逝世之事应该不是意外。”嘉盛单刀直入,连我们是谁都没说就直接说明来意。

“为了查清楚这件事,警察委托我们调查此事所以也算是替他们工作。”嘉盛继续说:“今天来到这里是为了问一问这几天的事,可以的话还望您让我们到房间里找一找。”

浅白明了,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毕竟她的儿子才刚丧命,虽然已经说明这可能不是意外了但她的情绪会更加激动的吧?原本在自己儿子意外身亡的时候就很低落了,但突然间跑来两个陌生人说他很可能是他杀,怎么不激动啊?

“先进来再说……”妇人打开铁门把我们邀了进去。

脱了鞋子,跟在后面进去以后便按照她的指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客厅的摆设和一般的家庭差不多。电视、沙发、玻璃橱窗以及电脑,算得上是居家必备之物,只是没有空调罢了,这在现今社会算是少见。虽然哥哥家里也没有冷气机但那是因为他容易受寒、鼻子敏感的原因才没装的,也不能排除这家人也有类似的问题就是了。

“你们说他不是意外死的,是什么意思?”妇人问。

“简单来说,近期内的其他地方也发生了类似的死亡事件,而且最近一次被发现的就住在这里附近的宿舍里。”

当然,不排除这是巧合的可能性,但那必须是在调查以后才说。如果真的没有什么证据证明这几起命案是有链接并且是非自杀以及非意外的话,就真的只能说是巧合了。

“想问什么就问吧。”

嘉盛朝我这里打了个眼色,要我开始到房间里去看一看。

“他的房间在哪里?”我问,“我想要进去看看。”

“那边直走最后一个房间就是了。”妇人指向转角处说道。

跟着她的指示,走到了走廊尽头。那里确实是有房间,但是有两个啊,到底哪一个才是最后一个啊?嗯……多想无用,干脆两个都开开看,没锁的那一个就对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双手放在了左右两边的门把上,用力一扭,只有左边的房间开了。

在我推开门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确信这是被害人的房间了。

墙壁上有着许多海报,有些是摇滚明星(不知道,但拿着吉他头发很长的都是摇滚巨星吧?),有些是一些女孩子(不知道是谁,没看过但蛮漂亮就是了)还有一些是漫画人物。

这一个房间有两面墙、一面窗以及一扇门,那两面墙上都是这一些海报,我应该庆幸门……

原本是想要说‘门上没有那还真是可喜可贺’的……没想到我一进去,把门关上以后才发现门上有着更大张的。上面是什么的话……我,我不想要说……

咳咳。

除了这一些以外,房间的摆设没什么特别令人在意的地方。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书桌。书桌上有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以及喇叭……

为什么又是喇叭?几公里外的那个中年人丧命地点有喇叭,那个大学生死去的地点也是有喇叭,现在在这中学生去世的地点也有喇叭,难道说喇叭有问题?

虽然依照我这个想法来想的话也可以算是笔记本电脑的问题,但中年人那里并没有电脑。

先不管这个了,还是先把收据找出来比较重要,这种事情可以稍后告诉哥哥知道……亦或是他已经知道了所以……原来如此。

他打从要我们把收据找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问题所在。像喇叭这种贵重物品买家不可能会把收据丢掉的,有收据的话就代表能够找到卖家,到时候杀到那里去问清楚就行了啊!

说,说什么个人因素会影响工作,我这不是正常得很吗?像我这么聪明的,怎么可能会让个人因素影响才对(绝对不要翻回去看是谁在担心!)!

走到了书桌那里,拉开了抽屉,却什么也没看到。别说是收据了,就连张白纸也没。会不会真的被丢掉了?开玩笑的吧?

“十五分钟过了。”

嘉盛的声音从后边传来,我回过头看,发现他站在门边,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什么都没找到。”我叹了口气说,“大概是全丢了吧。”

“是全丢了没错,不过有地址。”嘉盛拿起笔记本,指着它说,但稍后却又往我这里指过来:“流鼻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