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5-4 無奈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1-01 9:02:05pm

奇幻·玄幻


「吼————」

……喂喂喂,凱薩你幹嘛對委託人發出野獸般的怒吼?幸好吉爾攔住你了,要是委託人在和我們會面後變成躺在醫館裡的人,我們搞不好會被世界公會逮捕的耶。

在我們表示來自天齊之羽後,委託人便不禮貌地用手指指著吉爾,一臉嫌棄。

又來了,又是這幅厭惡的表情,想必是在決賽時見過吉爾的樣貌所以才有此反應吧?

「我不要德魯伊。」

劈頭就是這麼一句,這些人的種族歧視到底有多根深蒂固?

眼前這個有著一對充斥狡詐光芒的小眼睛、讓人無法忽視的一排暴牙,隱藏在穿金戴銀的奢華服飾裡頭的瘦削身材,全身上下無不散發出奸商氣息的男人,就是我們的委託人。

但,接受委託理應和種族、身份無關才對,於是我反問道:「我朋友是德魯伊對任務有什麼影響嗎?還是這純粹是委託人你個人的種族歧視而已?」

我故意加重種族歧視四個字,想說讓對方產生自知不該帶著有色眼鏡的慚愧。怎知他毫不掩飾地承認道:「對啊,就是種族歧視。後面那個紅斗篷的女生也不必再躲躲掩掩啦,我老早就發現你就是那個血族了。無所謂,我只是不要德魯伊而已——」

「吼!!!」

靠夭!我的耳朵!我的耳朵!死凱薩竟然在我耳邊咆哮!我耳鳴痛得五官全皺在一起,雙手緊捂耳朵!

「凱薩你不要亂吼啦,璐璐說你很吵!」

……竟然連在我印像中一直掛著笑容的蕾娜也抗議了,凱薩你檢討檢討啦。這點讓我肯定了凱薩是個完全不會社交的獸人,也讓我相當好奇他當初到底是怎麼和吉爾成為好友的。

嗯,我猜原因大概都是因為吉爾很善良,主動和他交朋友,不然凱薩八輩子都不會交到朋友。

話說今天蕾娜心情貌似特別差,動輒便生氣的感覺。難道今天是身為女生的她,每個月都會心情不佳的“敏感時期”嗎?

「誒誒,控制一下那頭野獸,不然我就去公會投訴你們恐嚇我。」委託人與我們拉開一段距離,躲在門後如斯說道。

我回頭瞥向開始吵成一團的四名同伴——溫蒂這時躲在蕾娜身後默不作聲——,心道這真是最不理想的第一天。

第一次自主接任務就碰到這種爛委託人,而且路上還遭遇那麼多歧視的白眼和唾棄。不過我倒是能夠理解小隊成員此時的暴躁心情。

不管是誰,朋友被人有意無意地羞辱一整天,生氣也是正常的吧?

我再次嘗試撐起一看就知道是假笑的笑容問道:「真的無法接納我朋友嗎?他真的是一名很棒的冒險者,無論面對什麼樣的任務,他也有足夠的能力應對自如。」

「不要。」委託人堅決地搖頭,「我是一名蔬菜商人,我曾因為德魯伊而栽了一個大跟斗。你應該知道德魯伊非常擅長種植花草樹木和野果蔬菜吧?二十年前的那個早晨,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到菜市場擺攤賣菜的美好早晨,在這之前,我已經打聽好也做足功課,那座菜市場沒有人有比我更好、價錢更便宜的蔬菜,於是我野心勃勃地邁向人生目標的第一步。孰不知,這天忽然蹦出一個路過的德魯伊拖了一卡車的蔬菜過來叫賣。雖然德魯伊是眾所周知的咒族,但與其同時,大家也知道德魯伊種植的蔬菜相當可口健康,重點是他賣的價錢比我便宜兩倍!就因為這樣,現場的大嬸大媽蜂擁而上,把他的卡車周圍擠得水洩不通!我自認自己的價錢已比市價便宜一倍了,可是對方的價錢卻到了賤賣的地步,因此那卡車的蔬菜一下子便賣光了。那個星期,我的檔口無人問津,因為大家都從德魯伊那採購足夠吃一星期的量,導致我只能吃自己種植、漸漸壞掉的蔬菜來過活。從此,德魯伊便與我結下不解之緣!」

……我先是呆愣了好一會兒,身後的吵架聲也戛然而止。我無法判斷這究竟是稱得上血海深仇的大恨,抑或是不足掛齒的芝麻小事……但至少在我看來是沒必要記恨二十年的……

「這對我來說是無法釋懷的過往!」他補上一句徹底清除我的疑慮。

「你這小心眼的王——」

「凱薩!」吉爾忽地呵斥一聲,準備抓狂的獸人霎時停下動作,瞪大一雙虎眼凝視吉爾,彷彿在質問他為何要阻止自己痛揍對方一頓。

吉爾搖了搖頭,轉身對委託人欠身,堅定而讓人不忍的聲音響起:「我自願退出這次的委託,為您帶來困擾,非常抱歉。」

「你沒必要這樣……」這是溫蒂首次對吉爾搭話。

「不要緊。倒是我擅自決定退出,一定也為你們帶來麻煩。反正日後機會多的是,我們下次再一起出任務吧。」後者揚起嘴角,露出讓我心疼的笑容。

我的視線角落映著的,是吉爾握拳的手正在顫抖。

他一定很不甘心吧?

這也理所當然。為了夢想而努力不懈的他,如今卻因為這種爛理由被拒於千里之外,誰能接受?我也不能!

好!就這麼決定,共同進退!

「我也——」

「啟人!」

這次的呵斥聲是對我說的,我一臉錯愕望向吉爾,只見他語重心長地對我搖頭,像是讓我別為他放棄任務。我忽然想起他曾說過,擅自放棄任務的冒險者會在公會留下記錄,若是放棄的次數多了,以後接任務時就相對較麻煩。

「既然如此,我也不要這個一直對我大吼大叫的無禮之人。」委託人指著的,自然是身穿虎紋短袖的凱薩。

凱薩重重地哼出一聲鼻息,反嗆道:「誰稀罕你的爛任務!不要就拉倒!吉爾我們走!」

彷彿害怕吉爾他們有順風耳似的,等到他們的背影完全從視線中消失後,委託人才緩緩說出任務內容。

「委託內容主要是讓你們替我跑一趟腿啦。從這裡往南走六十公里就會看見一座小村莊,那裡是我新鮮蔬菜的主要來源,村民每個星期都會為我送來大量蔬菜。可是距離上次送菜過來已經過了二十天,期間我也派了好幾個下人去察看,最後竟連下人也不知所踪。沒有其他辦法之下,我才到公會申請委託,希望派幾個冒險者去幫我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再回來向我報告就可以了。放心,即使只是跑腿,酬勞也不會低。一口價,三千柯令。」

۞۞۞۞۞۞۞۞۞۞۞۞۞۞۞۞۞۞۞۞۞۞۞۞۞۞۞۞۞۞۞۞۞۞۞۞۞۞۞۞۞۞۞۞۞۞۞۞۞۞۞۞۞۞۞۞۞۞

「感謝你們的通知,我們會把他列入觀察對象名單中。倘若下次還有這種歧視本公會成員的行為出現,公會將直接把他列入黑名單,並呈交到世界公會去。到時,縱使他擁有再雄厚的財力,全國上下也不會有任何公會會接下他的委託。」

櫃檯姐姐專業地為我們講解處理過程,而且臉上帶著成熟大人的魅力笑容。

從委託人那回到公會後,我們立即到櫃檯更新任務內容,並把委託人不尊重同伴一事也報告上去。但……總覺得櫃檯姐姐的回答有點官方,就像是敷衍我們似的……

似乎注意到我的異樣,櫃檯姐姐左右張望,隨即卸下剛才的專業笑容,微微鼓起臉頰假裝生氣地小聲說道:「啟人小弟,你是不是以為我在打發你?討厭啦,那種官方說話方式和態度都是工作需求而已,畢竟我們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公會,身為站在第一線面對客戶的櫃檯人員,當然要把態度和專業展現出來,才可以讓不熟悉我們的民眾對我們產生信心啊。」

我不好意思地搔搔頭,「原、原來如此,抱歉,我誤會了……」

櫃檯姐姐從站台後方探出半個身子倚靠在檯面上,緊身的天藍色制服將她胸前兩顆渾圓飽滿的雙峰展現出來,我的視線一時之間被眼前的景象魅惑住了。當我回過神來時驀然發現櫃檯姐姐已經盯著我看了好幾秒鐘,我立即突兀地往天花板看去,臉頰熱得不要不要的。

「哦?這樣就臉紅了啊?」櫃檯姐姐抿嘴笑了笑,「年紀輕的小男孩果然很可愛,不像公會的其他男人,成天目不轉睛盯著人家胸部看還恬不知恥,而且實力還很弱,偏偏強的又不好女色,一天到晚只會想著出任務。不過……」她輕輕戳了我的額頭一下,對我眨了一眼,「終於知道為什麼凱瑟琳妹妹那麼喜歡你了。因為你……又強又帥又靦腆!這次任務做完和姐姐去約會如何?姐姐可以照顧你喔。」

「蛤?那、那、那個……」我手腳不受控制地胡亂揮舞,面對比凱瑟琳還要積極的櫃檯姐姐,我完全無法招架。

「哎喲喲,人帥真好呢啟人。」

身後傳來的調侃聲,自然就是和我一起回來的蕾娜。

「其實啟人是還蠻好看的……」

怎麼連溫蒂也……

「兩位妹妹長得也很可愛啊,」櫃檯姐姐補上一句,「啟人真是艷福不淺,四人行的話姐姐也沒問題喔。」

「什麼啦!」偌大的大廳迴盪著我因害羞而大喊的聲音。

۞۞۞۞۞۞۞۞۞۞۞۞۞۞۞۞۞۞۞۞۞۞۞۞۞۞۞۞۞۞۞۞۞۞۞۞۞۞۞۞۞۞۞۞۞۞۞۞۞۞۞۞۞۞۞۞۞۞

晚上,宿舍。

房裡滿是窗外吹來的涼風,上鋪傳來吉爾爽朗的笑聲。

「哈哈哈!所以說,三個女生就這麼逗著你鬧了好久嗎?」

「對啊!就連平常不多話的溫蒂也加入陣容,害我一時錯愕而瞬間忘了反駁……」

「那就證明溫蒂終於開始卸下心防,把你當夥伴啦。」

不知為何,這句話讓我左邊胸腔內跳動的器官,揪了一下。

——痛。

「吉爾,我要你知道,你是我最重要、最無可替代的夥伴兼好友。」

回過神來時,這句讓我倆都沉默的感性話語已經脫口而出。

我捂著胸口,感受心臟傳來規律的跳動,很平常,很平穩,卻很痛。

吉爾越是裝得若無其事,我越是為他感到心疼。相處下來的這段日子,我知道他是個心思細膩、非常善良的孩子,寧願自己承受言語暴力的傷害,也不願大家因為自己而接不到任務。

可是一味的委屈求全,獨自承受所有的痛,只會讓我覺得更難過,更為他感到委屈。至少……至少讓他說出來……

吉爾重重地歎了口氣,語氣滿是無奈,「我以為……加入天齊之羽後,無故遭人唾棄的人生可以改變些什麼;我以為,只要讓大家看見我的表現,就可以認同我;我以為只要不斷地委曲求全,人家便會給我那麼一個機會……只是,那只是我以為。咒族的歧視早已根深蒂固地烙印在人們的觀念裡,那可怕的觀念甚至不分青紅皂白,掩蓋我所有的努力……唉。」

他不自覺地又再歎氣,接著說:「抱歉,讓你聽我抱怨了。早點睡吧,明早你還要出發做任務呢,晚安。」

像是拒絕我的安慰,吉爾強制結束話題。

房裡頓時沉靜下來,空氣中似乎有種窒息的重量,壓得我渾身不自在。我連翻身都盡量放輕動作,彷彿此時此刻的一丁點聲音都是不應該的。

然而,仿若世界失去声音的寂靜中,上鋪傳來遭到刻意壓抑的抽泣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