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三章 - 第十三章

夏血瞑≪實與夜陰陽錄之藏書閣≫  - 发布于2016-11-21 8:28:41pm

灵异·鬼怪


契約成立就代表有式神。重點是,這個式神未免太強大了吧?不對,根本強大到令人難以置信,因為他們的式神可是狐仙,貨真價實的狐仙。雖然以前是狐妖,但如今已經是個狐仙了。不但如此,這個式神甚至還是傳說中安倍晴明的母親。

當然,實際上安倍晴明的母親真的是狐妖與否,根本無法定下結論。

話題偏離了,回歸正傳。

咲夜被悠也下了三道封印,完完全全的抑制了他的靈力也讓他無法使用。詠實也不幫弟弟說話,畢竟咲夜真的是把他們所有人給嚇壞了!不但如此,他還自己暴露實力,讓所有人都知曉他們的真正實力遠遠超過身為直丁所擁有的實力。

很想開口抱怨的咲夜並沒有真的抱怨。至少,他還是有那個先見之明,知道自己這一次真的是做錯了。可是,那個時候不這麼做不行……結果到最後他們都調查不出群馬縣陰陽寮分部的藏書閣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又為何會有污穢的出現。

“誒?現在去橫濱?為什麼這麼突然?”詠實一邊聽著電話一邊抄寫歷表。

她的聲音實在太大了,所以所有人都下意識看向她。

不過當事人沒有那個自覺,依然放大聲量講電話。

“已經確定了?好吧……我們現在就去。嗯,我知道,你別擔心。”詠實的語氣漸漸變得不耐煩,之後她索性挂機。

“是瀧哥的任務吧。”想也不想,咲夜直接說了。

這句話讓詠實啞口無言。她可是什麼都還沒說,為什麼他這麼快就知道了?

但咲夜也沒說錯,方才橫臣打電話過來就是為了通知他們倆,要他們去橫濱出差。簡單來說就是,瀧的案件就拜託他們兩個負責處理。

於是他們倆姐弟便收拾一些便裝,先去丙和那里報到再去找橫臣索取公費。廢話,不索取公費,那麼他們是哪來的錢去橫濱?此外,他們還需要生活費呢,畢竟這一次也不知道要去多久。

把錢交給他們倆之後,橫臣並沒有這麼快就放他們走人。

“你們家的式神還好嗎?”橫臣忽然這麼一問。

詠實皺皺眉。 “不知道跑哪兒去玩了。看起來還真是自由,真令人羨慕……”

滿滿的抱怨讓橫臣有些哭笑不得。

他知道,他們倆姐弟渴望著自由,但是悠也下了一個死命令給他,吩咐他無論如何都好,必須看住他們兩個。其中更是必須看好弟弟咲夜,免得那一天的事情再次上演。

說到那天在群馬縣的陰陽寮分部所發生的事件,橫臣真是難以忘記。他有點明白為什麼悠也會如此保護這對姐弟,因為真的很危險。

那種恐怖至極的靈力……

搖搖頭,橫臣也不再多說,就讓他們兩個走了。

從魁忽然現身。

“真像我的前主人。”他從容地說道,視線倒是放在那倆姐弟身上。

“是嗎?我還以為他們或許是你前主人的後人呢。”橫臣似笑非笑地說。

從魁啞然。

於是他又消失不見。

微微嘆息,橫臣知道自己猜中了。雖然猜中了,卻也無話可說。

話說詠實牽著咲夜搭上了國道,準備轉到東京再轉站去橫濱。他們在列車上倒是很安靜,詠實也很難得沒說話,兩個人各有各自的心思。

直到抵達橫濱——

“咲夜醬,你真的完全沒有當天的記憶嗎?”詠實邊牽著弟弟的手走著,邊開口詢問起來。

聞言,咲夜沉默了一下。

“嗯,沒有。只知道醒來後,靈力穩定了下來。”咲夜確實失去了那天在群馬縣陰陽寮分部所發生的事情。他唯一記得的就是,醒來後發現自己已經跟葛葉締結了式神契約。

沒錯,靈力穩定下來,是葛葉的關係。

打從以前一開始,他們就知道式神能夠幫助他們穩定靈力。但,他們也不想要擁有任何的式神,畢竟他們的靈力會傷害到式神,所以他們不願意也不是沒有理由的。

接著他們也沒再繼續這個話題,拿出地圖開始研究如何去往橫濱中華街。據說會合地點在那裡……

“就算拿著地圖也看不懂……所以,中華街要怎麼去呢?”詠實有些苦惱。

別忘記,這對姐弟倆基本上都待在栃木縣,哪兒都去不了。所以,即使來到這個曾經來過一次的橫濱,他們也不曉得路線。唯有一次咲夜不知為何會走到元町罷了。

“小朋友,你們是不是迷路了?”一把好聽的聲音來自他們的身後,而且還是多麼的熟悉。

回眸一望,倆姐弟立刻高興得撲上去直接抱著對方。這也是對方第一次看到咲夜露出笑容,而且還笑得如此好看,讓人一瞬間為之著迷。詠實也一樣,笑起來也很漂亮。

真不愧是兩姐弟,笑起來都這麼好看又漂亮。

“瀧哥,你是特地來接我們的嗎?還有……我們才不是小朋友呢……”詠實哀怨歸哀怨,心情卻是格外的興奮。

瀧突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且周遭還有人一臉羨慕地看著他們三個,彷彿把他們當成許久不見的三兄弟。

這時詠實注意到瀧不是穿制服,想必是有活動吧?

“我剛好活動結束了,所以過來接你們。好了,亞由美他們也在等著我們,快走吧。”瀧笑笑地摸了摸他們倆的頭。

跟著瀧來到了一家非常典雅的咖啡屋,角落處確實坐著三個人,而且還在談天。

這三個人,櫻宮倆姐弟當然認識,而且也是目前知曉他們的真實年齡以及某個秘密的人。

從某種定義上來說,他們似乎變成好朋友了吧?

“好久不見了~~”詠實爽朗地笑道,不忘打招呼。

“是啊,真的好久不見了!來來來,讓我看看有沒有長高?”亞由美打趣道。

稍微寒暄互相捉弄一番之後,他們便重新入座,點了杯飲料便開始了正題。

聰明的櫻宮倆姐弟豈會不知這一次的任務是這三個人跑去求上面的委任他們過來幫忙?反正,當初就說好了由他們兩個來負責瀧的案件。

“幸好你們來了,不然瀧可能撐不下去。莫說是他,就連我們三個都有點受不了。”伸太苦笑不已地說道,眼下居然還有淡淡的烏青,彷彿好多天都沒能擁有一個好睡眠。

與弟弟面面相覷了一下,詠實不解地問:“發生什麼事了?你們四個看起來嚴重的失眠不足啊!”

“最近在我身邊發生的意外太多了。今天還沒有開始,也不知道這一次會發生什麼事情……”瀧的面容看起來是如此的憔悴。

咲夜微微思索了片刻,忽然伸手輕輕握住瀧的手,一雙墨色的瞳眸就這樣深深的凝視著他的臉孔,凝視著他的雙眼。

半晌之後,咲夜的眉頭微微顰蹙。

“死亡……有死亡的氣息纏繞在瀧哥身上。”

“能不能想辦法淨化?我記得東次你擅長淨化的吧?”亞由美看向東次。

“試試看也無妨。”

東次說著說著便從褲袋裡取出三張事先畫好了的符紙,口裡念念有詞。

待咒語念完,一團白色的霧氣便圍繞著瀧的身軀。但是一團黑色,帶著滿滿惡意的霧氣忽然冒出,並打散那些白霧,甚至可以說是吞噬了白霧。

萬萬沒想到說自己擅長的淨化術居然如此輕易的被這一團邪惡至極,根本就是屬於死亡代表的黑霧給打敗,東次的臉色變得格外凝重。然而,即使他再怎麼拼命使用淨化術都無效。

到了最後,他反而被那團黑霧反噬。

注意到這情況的伸太立刻把弟弟拉回去,及時避開了黑霧。然而,那團黑霧並沒有就此消散。

“嘖,就連本座都不放在眼裡。”一名絕麗的白衣女子忽然冒出,單靠氣勢便能退散那些黑霧。

然而那隻能治標,不能治本。

全場一陣靜默。當然,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邊的情況,因為早在東次為瀧進行淨化術的時候,咲夜已經佈置了一個隔絕結界,防止了發生在這裡的事情流傳出去。

只是,沒想到他們的式神居然會跑出來。不過,要是沒有葛葉出手,恐怕他們真的會被黑霧反噬。

“你、你是什麼人?!”亞由美下意識掏出一串勾玉。

基本上每個土禦門家的人都會隨身攜帶一串勾玉吧?悠也也是隨身攜帶……

葛葉淡淡地瞟了眼亞由美,便知曉她的身份。不過她一句話也沒說就消失不見,彷彿那隻是單純的幻影。

“抱歉,那是我們倆的式神。而且還是傳說中的那位葛葉。”詠實有些不自然地搔搔臉頰。

沒想到他們幾個瞪大了雙目,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葛葉?那位傳說中的葛葉?

“是那位葛葉,還是同名?”亞由美的聲音顫抖了起來。

“……就是那位葛葉。”詠實苦笑道。

無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