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四章 - 第十四章

夏血瞑≪實與夜陰陽錄之藏書閣≫  - 发布于2016-11-21 8:30:02pm

灵异·鬼怪


跟著瀧回到他的家,才剛踏入他家的瞬間,詠實一開始沒什麼,反而是咲夜的腳步頓了頓,還下意識的比劃了一個五芒星出來。這時詠實才發現到瀧的家迴繞著一股帶著惡意的氣息,所以她也順手阻止了其他人的腳步。

於是他們幾個就站在瀧的家門外,等著咲夜。

就算是等也沒等多久,大約一分鐘之後,咲夜便放下了手。他倒是先走了進去,卻也不再有任何的動作,反而很自然的就坐下,不知在想些什麼。

現在的他們已經很習慣咲夜的性子,所以沒人敢去打擾他。反正,就算去跟他說話,想必也會等於什麼都沒講,因為某某人根本沒在聽,而是繼續他的神遊。

等到大家都坐好後,瀧也端出茶來請大家喝。畢竟這是一種禮儀,有客人來就必須備茶。

“結果剛剛那是怎麼一回事啊?”伸太不解地問道,因為咲夜和詠實方才很顯然有些不對勁,似乎感覺到亦或者是看到了什麼他們所看不見的東西。

好吧,明明大家都是擁有靈視的人,但不同的是伸太和東次是經過努力修煉方才獲得,而亞由美生於土禦門家,就算沒有也得有,只是一開始並不強罷了。

論靈視,他們真的甘拜下風,完完全全不會想要跟著倆姐弟比較,因為他們倆的靈視絕對是超凡。換做是以前,他們三個絕對不以為意,但如今他們深信他們倆的實力。至於原因嘛,還是得提及之前倆姐弟對他們的告白。

所謂告白並非是那種告白,而是坦白說出他們的秘密。一個天大的秘密,也是很危險的機密之秘密。

“惡鬼在瀧哥家留下了死亡氣息。方才咲夜已經暫時替瀧哥你驅散了,不過……這只能治標,無法治本。真要治本的話,也只能找出惡鬼並殺了它。”

見詠實如此的表情認真,亞由美三人面色卻顯得格外怪異。他們三個還互相打眼色,很顯然事情遠遠沒那麼緊張。

瀧看著亞由美三人再看向詠實,不由輕嘆。

“那隻惡鬼變化了。現在它基本上都會製造意外,想讓我死於非命。要不是有亞由美他們三個輪流保護我,恐怕我早就死透了,豈會站在這兒?”瀧自嘲道。

即使如此,他提到了一個重點——惡鬼。

一切的事情,都是那隻惡鬼引發的。所以,現在還是需要找找惡鬼的所在。

根據現在的情況看老,惡鬼應該是隨身跟著瀧,而且還能避開身為陰陽師的他們三個人。單單只是這一點,就讓人感到很恐怖了吧?還是說,惡鬼的力量在亞由美三人之上?

要不然……為什麼進出他家的某三人始終沒發現什麼?

或許是櫻宮倆姐弟的力量比較強大,所以看得比較清楚吧?

“我看瀧哥你還是暫時搬走比較好。惡鬼一直居住在這裡,長時間也沒什麼動作。可是,為什麼一到這裡來就變成這樣了?”詠實提議道。

“要是搬走了,你要我睡哪兒?”

“呃……酒店?”

瀧無語了。雖然他是可以去睡酒店,但是他總不能帶著兩個未成年的少年少女去住酒店吧?這要是傳出去了,不僅是對自己不好,也會毀了他們的名譽。

見瀧如此苦惱,亞由美便開口,“要不先住我這兒吧。別忘了,我可是土禦門家的陰陽師。再說了……瀧也算是土禦門家的一份子,所以暫住是沒問題的。至於你們兩個……只要通報悠也大人一聲就可以了吧?”

結果他們就這樣決定了住宿的地方。

雖然挺倉促的,不過……土禦門家確實比較安全,哪怕是分支的也好,也總好過住在這里或是酒店。

亞由美家。

“沒想到居然這麼大呢……”瀧很好奇地打量這個稍顯復古的日本建築,同時也看見了不少肉眼本看不見的東西。

不只是瀧,就連初次來到這個土禦門旁系的家的詠實和咲夜也看到了許多東西。反正……這些東西是無害的,所以無所謂,可以直接無視。現在對他們而言,瀧的安危是最主要的事情。

僕人們好好的迎接剛回來的亞由美,並招待其餘人到客房去。

乖乖待在客房裡,詠實倒是在跟其他人講話。咲夜則是安安靜靜地坐在角落邊,不知道在思考什麼,思考得有些出神,就連小妖怪都跑到他身邊。不得不說,只要待在咲夜身邊,就會感受到一股不可思議的平靜。

片刻之後,亞由美一臉難​​色地走進來,身後跟著一個男人。

“那個……瀧,不好意思……我父親執意要見你。”

聞言,除了咲夜以外的其餘人都愣怔了許久,最後也不曉得該說什麼,於是保持沉默。他們就這樣看著亞由美苦笑不已地走進來坐下,而她帶來的男人滿臉肅殺之色,看起來頗為恐怖,身上穿著的是青藍色狩衣,頭上還戴著烏紗帽。

咲夜淡然地瞟了眼男人,卻反應平平淡淡,彷彿一切與他無關。他甚至逗弄起躺在身旁的小妖,視線卻不知飄到何處。

深知這個弟弟的性子向來如此淡然,詠實在心裡不由替他捏了把冷汗。

要知道亞由美的父親可是陰陽寮最出色的陰陽博士,而且實力與丙和相差不多,可說是勢均力敵。再加上他本身帶著一股肅殺的氣息,很容易威懾到任何人類或妖怪。

“我是亞由美的父親,也是這裡的主人,名叫土禦門籐義……嗯?咦……”剛自我介紹完畢,亞由美的父親,土禦門籐義便注意到詠實以及離他們稍微遠了些且視線並沒有放在他身上的咲夜。

看著這兩個孩子,他有種奇怪的錯覺。

亞由美在旁見了,冷汗直冒。

她現在可以說是打從心底地希望自家父親不要找詠實和咲夜的麻煩,畢竟再怎麼說都好,他們倆姐弟可是悠也的……養孫兒?隨便啦,總之別亂碰他們就好。

“難道是櫻宮的……詠實和……咲夜,對吧?”

沒想到,她的父親居然準確無誤地念出了他們倆姐弟的名字。

詠實驚愕得說不出話來,雙眼只能呆呆地落在籐義身上。

至於一開始便不動容的咲夜微微扭頭看過來,那雙清冷的視線讓籐義居然感到一股奇妙的寒意。

籐義現在可以很肯定,自己沒有認錯人。還真是孽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