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6-1 無憂村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1-03 8:34:07pm

奇幻·玄幻


「所以妳們的極限距離是700米,超過這個距離心靈感應和魔力傳輸便會失效,這樣理解沒錯吧?」

「嗯。」蕾娜與伏在她肩上的純白魔物相對視後,點頭回答我的提問,隨即揚起嘴角笑說:「別看璐璐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她熟練五元素魔法的程度堪比擁有十年經驗的高級魔法師呢。而且最近我們掌握了分身術,只不過分身目前只有本體十分之一的力量,在戰鬥中派不上用場。」

說完,蕾娜乍舌笑了笑,臉頰泛起紅暈,彷彿剛說了什麼難為情的事情。

我朝璐璐看去,視線驀地對上她那雙翡翠色眼瞳,我原想示好,怎知她卻高傲地抬起下巴往反方向撇去……是在抗拒我這個陌生人嗎?

但蕾娜沒發現她家契約寵貌似不是很喜歡我的樣子,一對清澈的灰色眼眸注視著我,像是在等待我的下一段發言。於是我轉頭問道:「溫蒂呢?擅長的領域是什麼?」

事情就和大家想的一樣,我正在嘗試摸清兩名同伴的戰鬥模式。

雖說這趟任務只是探查村民因何故而失去聯絡兩個星期,但野外本來就有各種意外發生的潛在危險,為了在遇上特殊狀況時可以即刻做出反應,了解同伴擅長的攻擊模式與缺點是有必要的。

未雨綢繆也未嘗不是件壞事。

「我……我是用以特殊材質製成的血符再加上血咒一族的血液做出五花八門的攻擊,近身或遠攻都行,可攻可守,其中也有一些大範圍的攻擊……」

「啊啊!這個我知道,就像上次決賽時的大爆炸對吧?那招威力超猛的!就因為爆炸範圍波及到很遠很遠,才引起我的注意並及時出現,陰差陽錯下救了妳們,哈!」

藏在兜帽底下的赤色瞳孔偷偷往上移動,悄悄打量我的臉龐。我在兜帽造成的陰影下,訝異地發現溫蒂的嘴角竟揚起淺淺微笑。

「對、對,就那類型的大範圍攻擊,不過那是最耗費魔力和血液的手段,用完後三分鐘內基本上我完全無法戰鬥。而且最近我在學習喚出式神,但一直不知該怎麼長時間操控,目前最長記錄是二十秒左右。小型的式神可以維持比較長的時間,但缺點是沒什麼戰鬥力;大的可以當作一個戰力,卻無法維持……」

溫蒂不知為何在和我視線對上後,立即閉上嘴巴,猛地把兜帽往下用力扯,「抱、抱歉!我不該這麼長篇大論的!」

看著溫蒂驚慌失措地再次把臉埋在兜帽的陰影裡,我才發現自己正沒禮貌地直盯著人家看……沒辦法,溫蒂給我的印像是靦腆、自我封閉的女孩,平常話也不多,一下子聽她連珠砲彈的發言,頓時讓我反應不過來。

「是不是很驚訝?」蕾娜給了我一個意味不明的眼神。

「驚訝……?」

「溫蒂她呀,其實是個話癆,只要對對方卸下心防的話便會一直講個不停,當初我也是以為她是個話不多的漂亮女孩呢。」

「我、我不說話了啦!」

「幹嘛臉紅呢?難道說溫蒂妳害羞了嗎?吼,平時妳對我也……怎麼了璐璐?」

原本正打算取笑溫蒂臉紅的蕾娜忽然神色凝重地望著從她肩上跳下來的契約獸,大夥之間的氣氛瞬時轉為嚴肅,溫蒂也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

「怎麼回事?」我問。

「璐璐說,前面有很重的血腥味。」

「嗯,我也聞到了。絕不會錯,那是我每天都會聞到、帶有鐵味的血液味道。但味道開始稀釋了,出處應該離我們有段距離,而且方向和我們的目的地一致。」

難道……

一股寒意湧上心頭,雞皮疙瘩瞬間爬滿全身。我下意識地握緊系在右腰上的劍柄。神奇的是,當掌心傳來劍柄獨有的冰涼觸感時,那股纏繞心頭的不安漸漸散去。

「我們趕緊走吧。」我說。

「嗯。」兩人齊聲回應。

۞۞۞۞۞ ۞۞۞۞۞ ۞۞۞۞۞ ۞۞۞۞۞ ۞۞۞۞۞ ۞۞۞۞۞ ۞۞۞۞۞ ۞۞۞۞۞

۞۞۞۞۞ ۞۞۞۞۞ ۞۞۞۞۞ ۞۞۞۞۞ ۞۞۞۞۞ ۞۞۞۞۞ ۞۞۞۞۞ ۞۞۞۞۞

我們往東北方跑了二十分鐘左右,來到一條村子。村外佇立了一塊刻著「無憂村」的石碑,如無意外這裡便是委託人讓我們來勘察的目的地了。可是眼前……

慘不忍睹。

目能所及的房屋不是變成了廢墟,便是彷彿遭受外來力量,屋頂被粗暴地掀了開來,或牆上出現大小不一的坑洞。碎石路上甚至佈滿疑似血的暗紅色,到處都是。往裡邊走可看到一大片凌亂的田野,放眼望去一片狼藉,就連一棵完整的蔬菜都沒瞧見,似乎剛遭受不知誰人的大肆破壞。

踏入村子至少也有十分鐘了,卻一個人都沒看見.周遭只有偶爾風吹過的聲音,彷彿世界只剩下我們三個外來的陌生人……啊,還有一只契約寵。不止如此,這裡還有另一件怪異的事,致使我無法輕易鬆開緊握的劍柄——一大堆的石頭人像。

村子到處都是詭異的石頭人像,更添死氣沉沉。

「這些石像是幹嘛用的?他們的表情看起來好像受到什麼驚嚇,看得我毛骨悚然。」蕾娜環抱雙臂打了個冷顫,不敢再直視石像。

「小娜,我覺得這些石像似乎是活的……」

蕾娜瞪大眼睛,霎時慌張地往後退,盡所能地遠離石像。

「怎、怎、怎、怎麼可能!他、他們不會動呀!」

不知為何,我竟然有點贊同溫蒂說的。隱隱約約感覺這些石像彷彿原本就有生命,那表情……實在讓人無法相信是雕刻出來的。

「什麼……沒聽錯吧?不會是什麼恐怖的女娃吧……不要啊啊!妳明知道我很怕這些!不要說了!」

「怎麼了?」我問。

「啟人……」我看向蕾娜,她抖得不行的手指指向一間房子,「璐璐說……那邊好像有很輕的哭泣聲。」

我順著蕾娜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間似乎沒遭到多少破壞的房子,外牆上有個很醒目的三條爪痕,除此之外看不出端倪。

我習慣地用左手拔出疾風劍,向兩名同伴說道:

「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