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56.失败之后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11-06 9:02:16am

奇幻·玄幻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闹钟铃声制止了布伦希尔德的行动,使得闪烁亮光的剑停滞在空中。

“已经三十分钟了吗?蓝黎空,你的运气还真好,我要去执行下一个任务了。今天就放你一马,下一次就不会这样了。”

布伦希尔德退回华恩的身边。骏马待华恩乘上去后,奔向天空,将“败北”留给黎空和英季,将“宁静”留给这条小巷。

黎空和英季双双跪在小巷那阴湿的地面上,仰望遥不可及的天空。

两人虽是不同的个体,可脑海却同步回放一幕又一幕的战斗经验。他们战败了,在联手的情况下败下阵来。

对黎空来说,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毕竟夕雨是靠着《坑人秘笈》的优势才得以打败洛池和奥罗,战斗力还没有到达真正能打败有头衔之守护灵的程度。失败了,保着性命就足矣,还有机会再努力,让夕雨更强。

英季则不同了,这是桂马初次吃下的败仗,对他的打击还是挺大的。实力相近而落败算不上什么,但这压倒性的差距,首次让他意识到世界之大,而自己却是如此渺小。

乌云阻断太阳那炽热的阳光,带来寒冻的细雨。同情?安慰?怜悯?细雨要带给两人的信息,只有天知道。

“原来失败了,是这样不甘心的。”

英季用朦胧的双眼眺望遥远的乌云。浸湿双眼的是泪水,或是雨水,英季不清楚。英季知道的事情,是桂马和布伦希尔德之间存在着名为“实力差距”的鸿沟;更是知道被委托的任务,失败了。

“现在下着雨,即使你哭,我也不会发现的。”黎空调侃道。

“开玩笑,老子我才不会哭呢。”

“的确,还活着,也不需要去医院,反而需要狂笑一番来安慰自己。”

语毕,不符合天气的笑声回响于小巷间,建筑物制造的回音给这笑声添加了一种莫名的萧瑟感。笑声中混杂了多少对自己的嘲讽,也许黎空也不清楚。

即使败北了,黎空还是打从心底感谢英季。没有桂马的出现,夕雨用上全部回复药都未必能撑过三十分钟的时间。

“话说回来,你怎么没有把大龙和宙扬叫过来?难不成你们还在吵架?”

黎空不知道要如何回应英季。当初是认为有桂马出现,就能把布伦希尔德给打败,黎空退后一百步也说不出这种话。对手实力过于强大,是超乎预想的事情,不能将战败的责任推卸给任何一方。也许,保持沉默是最好的答案。

英季的智商好歹是有资格媲美黎空曾经的智商。黎空不说,英季依旧能猜想黎空这沉默背后的思绪。

“看来,我还需要去磨练桂马的实力呢。不然,这个委托一辈子都完成不了。”

英季把这一切的不甘心,化为驱动他前进的燃料。

“我蛮好奇,你怎么会这么碰巧出现在这里?感觉上不像是刚好路过。”

“我们先换个地点,我再告诉你吧!没有守护灵的保护,在危险地区待太久不是明智之举。”

*****

时间追溯回黎空被下达停学处分前一天。那一天,英季从花泽手上得到一封信件。信件是以折叠的方式呈交到英季手中,直到英季打开信件为止,方才知道里头还塞了两张比较小型的字条。

蓝色的信函,是一封发自蔷的邀请函。邀请英季加入蔷的人,是琥兆。花泽发现了这封信件,正好她亦有事要拜托英季,就毛遂自荐地要当邮差。

两张字条各别写有花泽的联络号码,以及来自她朋友的委托。

起初,英季还以为三封信都是恶作剧用的。虽然学校的电脑不及英季的私人电脑,还是能够查明一些事情——琥兆确实是蔷的一员,邀请函是恶作剧的可能性极度低。加上英季亲自拜访蔷事务所,更是确定了信函的真实程度。

经过一番考量,英季觉得加入蔷,必能为自身的阅历增添新的章节。在僵尸幽浮一战结束后,英季才决定在世界恢复正常之前,成为蔷的一员。

那之后,英季方才正视来自花泽的朋友之委托。

僵尸幽浮战役结束后的那个星期日,英季把花泽约出来,想要借此一睹委托人的真实样貌。

遗憾的是,赴约的人只有花泽。

“你的朋友呢?”英季无奈地望着花泽。

“我的朋友的朋友离家出走了,所以我的朋友要去把她带回家。今天只好由我来代替我的朋友来向你传达委托的内容。”

花泽的表情十分自然,看不出是一番谎话,英季因而把怀疑的心搁置在旁。

英季和黎空有少许相似,除了出来击杀怪物外,基本上都会宅在家里。难得出来一趟,如果只谈委托就回家,英季觉得有点不太像话,故邀请了花泽到见面地点附近的书店逛一趟,尔后才到环境比较宁静的餐馆进行会谈。

“下次你带女朋友去约会时,千万别带她去逛书店,会被人家讨厌的。”花泽点菜后,提醒英季道。

“反正你不是我女朋友,去逛一下应该无所谓吧!”

“我是去哪儿都无所谓,但你如果保持这种心态,单身一辈子可别怪我啊。”

“这你可以放心,到时候我会识趣,知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的。好了,是时候进入正题了,你的朋友希望我为她做什么?”

英季将手机调整至震动模式,放置在一旁,眼神变得较为锐利,完全进入了状态。即使花泽性格比较随意,看见英季这等举动,少许受到了影响,暂时将未回复的信息搁置在旁,叙说委托的内容。

花泽从钱包里取出了一张照片递给英季。

“这个人叫何华恩,是我朋友的亲戚。我的朋友希望你能说服她,让她不要再去做些危险的工作。”

“方便透露那是什么工作?”

“她加入了青狼。以他们的出名程度,应该不需要我介绍太多吧?”

警察的工作范围包括捕抓罪犯、寻找失踪人口等事,不包括要去劝导别人远离危险的工作。英季明白了为何如此重大的事件,花泽会代替她的友人拜托英季去做。

听了委托的内容,接下来是英季考虑是否要接下这个委托的环节了。

据传闻,青狼里的每一个守护灵都拥有头衔,战斗力不容小觑。组织有一个特别的习惯,即是每一次外出执行任务,无论任务完成与否,都必须要在三十分钟后离开前一个任务地点。要追捕任意一人的身影,并非容易的事。

“有意思,这个委托,我以蔷的身份接下了。”

难度越高的事情,反而能勾起英季想要去尝试的欲望。除了想要亲身体会青狼的强大之处,英季本身更是秉持着蔷的原则,无论任何人有请求,合法的委托尽可能接下。

“谢谢你。虽然不知道能回馈你多少钱,但还是要代替她谢谢你。”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的朋友会找我呢?蔷的邀请函是你代替琥兆拿给我,琥兆是蔷的一员,又坐在你隔壁,骑士的会议结束后拜托他不就行了吗?”

虽然接下了任务,英季认为有些事还是应该弄清楚,问了这个问题。

“我帮她随便决定的。反正觉得你很强,就来找你了。”

“以你的性格,的确会做这种事。”英季稍感无奈。看在花泽如此老实回答的份儿上,英季不深入追究。

这时,食物知晓两人的肚子已经等得不耐烦,送上门来了。英季的嘴巴自动进入餐饮模式,享用久违的高级美食。英季沉默,会谈结束。花泽先“喂手机”吃一顿,然后也自行开动了。

时间连同食物进入胃袋,不知不觉间是分道扬镳的时刻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呢。”

“你不提,我差点忘了告诉你。她的名字是洪妍霞。”

*****

英季的一番解说,黎空一直积累的疑问,包括英季何时加入蔷、为何会出现在小巷等,皆得以解明。这个故事,对黎空而言,几乎从头到尾都是惊喜。不过,最大的惊喜,莫过于是委托人竟是妍霞。

“这还真神奇。‘随便姐’和妍霞同班,我倒听说过。她是妍霞的朋友,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黎空手托下巴,闭上眼睛,认真地在脑海“谷歌”是否有这回事。以黎空对英季的认知,这绝对不是编造的故事,但花泽的话语是否真实却是一个谜底。

黎空的反应,为英季一直接不上的内容制造了完整的回路,让他想通了。

“难怪之前听这个名字时那么耳熟,原来是你之前追求的那个女生!你和她发展到什么地步了?”英季稀有地贼笑,看似抓住了黎空的把柄,调侃道。

“别说了。一直以来建立的桥梁都被雷劈断了,还发展什么?话说回来,你要怎么办?如果你是打算靠实力让何华恩听你的话退出青狼,难度超高的。”

布伦希尔德很强,这是事实;若无法只靠桂马的力量打倒布伦希尔德,英季的劝说将变得没有魄力,这也是事实。

依照青狼的惯例,华恩将会在这几天内再次找上黎空,这段期间是英季完成委托的最佳时机。如何在如此短时间内取得可以匹敌布伦希尔德的力量,是英季当前要解决的课题,也是最难的课题。

“要不我借你湖人棍?还欠一万次挥动就能召唤湖人,必然能打赢她。”

“这也不行。必须要让桂马在战斗中不依靠任何道具的形式下打败布伦希尔德,我说的话才拥有最强的说服力。”

这就是英季的觉悟。

黎空翻查数据库,希望能找到不必践踏英季的觉悟与自尊心,却能帮上忙的宝物。

黎空将一打药丸递给英季。那是“头衔强化药丸”,能让拥有头衔的守护灵在七小时内获得四倍的经验值。药丸有副作用,那就是效力过去后的一天内,桂马无法获得任何经验值;若这期间死亡后,再次召唤的时间从原先的一小时变为两天。

“我留着也没有用,就送你吧,当做是你救了我一命,还有之前帮我骇入绝死望根据地结界的回礼。要不要用就看你自己了。”

英季虽有强大的自尊心,但还不至于到达不接受他人协助的地步。

“来得正是时候,正好我这里有配合这玩意一同使用的好东西,我收下了。”

英季眼中投映的不是眼前的药丸,而是下一次与布伦希尔德再度交锋的景色。

两人继续在茶室里聊天,直到各自的守护灵可以再次召唤出来为止,才付钱离开,继续各自手头上要完成的事情。

*****

败给黎空的男子,拖着不甘心的脚步,到达了真云镇工业区。繁荣的城镇背后,总有一两家工厂沦落为废墟,而这正是男子背后的组织所聚集的地方。

残破的墙壁,破旧的灯泡,给工厂内部营造了一种鬼屋的气氛。

“六号,任务如何了?”坐在椅子上的男子,拿着高杯酒,翘着二郎腿,欢迎这位被称为“六号”的男子回归组织。

六号到达男子前方后立马跪下,可以想象这男子就是组织的上层,甚至还可能是老大。六号保持沉默,不知道要如何回答男子。

“任务失败了吗?”

男子稍微加重语气,六号仿佛感觉肩颈上多了数块巨岩,不敢回答,更不敢抬头正视男子。这也难怪,组织中不曾有人失败,六号终结了这个历史,会遭到何种处置完全是一个未知数。光是想到这里,冷汗不断划过他的脸颊,脸色在昏暗中显得异常苍白。

“哼,没用的家伙。无所谓,反正我知道你赢不了他,会夹着尾巴回来。四号!”

“是。”

“下一次,轮到你去。这回要彻底将蓝黎空铲除,让他知道得罪我马力修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哈哈哈!”

满怀恨意的笑声从废弃工厂传出,在雨天中满溢出阴森的感觉。隐藏在黑暗深渊中的憎恨,逐渐浮现在现实中,逼近黎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