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再會篇 - 第七十九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6-11-22 7:14:59am

奇幻·玄幻


不死之王

一萬不死士兵對奇力,天樂,莉莉,霍部,維多以及刃月,基本上是完全不需要打就知道結果的戰鬥,但因為刃月的存在,這變得可能,刃月開啟他的遊戲技能【漆黑之主】,隨隨便便就能把上百的士兵擊殺。

但是其他人並不是刃月,戰鬥不到半小時,除了維多和刃月,其他人都露出了疲憊。刃月看著他們,心裏放不下,但也心急着要前進,為了保存實力,中途刃月也解除了【漆黑之主】,為的是擊殺所有不死族的領導者,不死之王。

就在看得見那不死王座的時候,四族長各自望了對方點了點頭,四族長合起雙手,念起了咒文,發動地形魔法【禁錮城牆】,土地隆起包圍了不死王座周圍,照成只有一條路可以進入的地形,四族長疲憊的喘著氣,奇力大聲說道。

‘去吧,刃月大人!不需要理我們,我們來之前就知道了,我們不會活下去。’

‘奇力!你應該知道!我不會丟下你們的!’

‘我說啊~你怎麼還是那麼見外呢?去吧,殺死那個不死之王,然後成為不死王吧!我們會在這裡守著這條路,不會讓任何人打擾你的。’

‘別傻了!你們的體力已經...’

‘就讓我們任性一次吧...刃月,大家都是為了你所說的理想世界而跟隨你相信你,不要一個人承擔所有,讓我們也幫你一把,相信我們...’

刃月聽了搖了搖頭,但最後還是點頭轉身離去,維多看著四族長說了一句。

‘感謝大家...別就這樣死去啊...’

過後就跟隨刃月的身影離去,奇力笑了笑看去那唯一的通路已經塞滿了不死士兵們。

‘啊哈哈哈~我們才不會那麼簡單就死去~大家~走吧,我們的戰鬥現在才開始!’

莉莉雙手拿著狙擊槍已經在射擊,擊中不死士兵的同時發生爆炸,那是炸裂彈,她臉帶微笑。

‘小事小事,只不過是一群沒有智慧的骷髏,在大人身邊的那段時間我已知道他們的弱點了~’

天樂和霍部在前面把像沖進來的不死族一個接一個擊退。

‘也算不了什麼,這種小事~霍部最擅長不是嗎?’

‘輕鬆輕鬆!奇力你不覺得嗎?’

奇力拿著手上的狙擊槍把他們不留意的不死士兵擊退。

‘認真點吧,我們可是要活著回到大人身边的啊。’

四人知道這些話只是在鼓勵自己,因為那湧進來的不死士兵數量幾乎無止境的,一個接一個,他們的體力能撐几久呢?四人的心裏都有著同樣的思想,為了刃月大人的理想世界,我們必須活下去,守住這裡直到他成功...

回到歐斯雷王國,斯班在東門那裡完全不能前進,無盡的不死士兵一直往自己沖來,他手上的聖典一直變化著,一時是白銀之劍,一時是光之鞭,一時則是長棍,斯班如非常熟悉那種武器的使用法往不死兵士攻擊。但是太多了,慢慢的,斯班開始覺得疲憊,身旁的諾蝶也一樣,反而提哈多沒有疲憊的現象,還是使用那不合理的龍卷風魔法,果然是個老怪物,不過也可以發覺到他所需要的發動魔法時間一次比一次長。

‘去吧,為了夫君的未來,為了那理想世界!’

空中傳來萊蒂克的聲音,斯班望去空中,萊蒂克在空著飛著,周圍不斷打開他們惡魔族所用的傳送門,無數的惡魔飛舞在空中以魔法攻擊地面,萊蒂克那妖魅的臉看去斯班笑了笑就往戰場上飛去並加入了攻擊行列,斯班看見萊蒂克驚訝說。

‘萊蒂克?為什麼會在這裡?刃月先生吩咐的嗎?’

此時克基拉著一個推車來到斯班的面前。

‘喲!小子,我為你製作了一些東西。’

‘克基老爺!?’

克基打開推車的布,那是一件白銀的全身盔甲,克基接著說。

‘穿上他吧,小子,然後前去那白癡刃月身邊幫助他。’

‘可是...這很重吧?’

克基聽後跌倒罵道。

‘我操!你穿上就懂了!老子要走了!’

說完後克基轉身開始離去,斯班拿起那盔甲接著問。

‘老爺你要去哪?’

‘這裡沒有我可以做的事情,我只是個鐵匠啊...所以,記得給我罵那白癡刃月!老子可不是那種貪生怕死的傢伙!’

生氣說完後,斯班點了點頭,慢慢的穿上那全身盔甲,不會重,可以說是完全沒有重量,克基接著說。

‘這可是我人生的最佳傑作,也是以刃月那把刀作為基礎而製作的,堅硬得來又輕...’

斯班看了看穿上全身盔甲的自己,跟刃月差不多一樣,他向克基鞠躬。

‘非常謝謝你!老爺!我一定會去到刃月身边,傳告你的話的。’

‘嗯,去吧,在還可能來得及的時候...’

克基露出一臉傷心的臉色,但斯班沒有看到,他轉身再一次的進入了戰場...

回到刃月那裡,那裡寸草不生,只見到枯樹枯草,以及剛從王座上飄下來的漆黑身影的巫妖,那片漆黑,應該就是一件法袍加上魔法形成的吧?他身旁還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法爾...

‘法爾...大人,一直以來辛苦你了,感謝你接受我的提議,以及我的任性,接下來就讓我給你解脫吧...’

刃月向在那裡的法爾說著,但法爾並沒有回應,反而揮動起手上的魔杖同時使出增幅术,一個巨大冰柱直往刃月飛去。

‘這麼普通的攻擊...是大不中我的,法爾大人...’

刃月拔刀握緊指向法爾,那冰柱自動被分成了兩半。此時維多剛來到,但一來到他就雙手抱著頭,很痛苦的模樣,刃月看了望去那黑影,那黑影如往維多那伸出手的姿態,此時法爾已經再一次往人呢月射出那巨大冰柱,刃月轉個身閃避後往維多那跑去,刃月查看維多同時問。

‘維多,維多!你沒事吧?’

‘沒...沒事...只是頭裏面...一直...’

刃月看了看法爾,低下頭,果然是那樣的嗎,如果不送維多走的話,他也會像法爾那樣,迷失吧?

‘維多...你聽著。’

‘大...人...?’

刃月在他腳下張開了黑色魔法陣,維多驚覺雙手立即捉住刃月,刃月放下刀,雙手個捉住維多的一隻手。

‘維多,你絕對不能迷失,你必須代替我,以不死族的身份接觸其他種族,建立友好關係,所以...你必須活下去...再見...’

‘不...不要拋棄我...如果連刃月大人也離開,我...’

‘維多...對不起...’

說著說著,刃月放開了手,維多慢慢的進入黑色魔法陣內,離開了,維多在黑暗裏責備着自己的無力,幫不上忙,那骷髏身軀的他,想落淚卻流不出...為什麼,我到最後都幫不上什麼!?還差點迷失自我...刃月大人...請不要死啊...

維多雙眼一亮,見到的是一大群不是騎士以及四族長...但他們都躺下了,但還隱約看得見還呼吸著,他望去曾經前進的路。

‘大人...這就是你想要我做的事嗎?我會讓大家都活下去...我發誓。’

維多雙手出現魔法陣,同時也出現了增幅魔法陣,雙眼那紅光閃耀著並殘留著一定長度的紅光線,是悲傷嗎?雙手往不死騎士群那揮出,巨大火球憑空出現並砸下地面...

刃月那裡,身上的盔甲破碎了,看來是被魔法擊中了,同時要對抗法爾和不死之王看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刃月看那巫妖黑影舞動著黑暗的魔杖,同時發出怪異的聲音,同一時間刃月周圍就被無數的尖石包圍著並快速刺進刃月的身體,完全躲不了,同一時間法爾也使出冰魔法射出無數的冰刺,刃月一邊閃避一邊思考後。

‘喂,不死之王啊!聽到我說話嗎?’

沒有回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如果不死之王也是迷失的話,那麼是什麼統領他們?刃月不懂,不明白,但是他確定了一件事,他也是迷失了,不死之王...

刃月張開右手說。

‘吞噬我吧,黑暗,給與我力量,破壞一切,讓所有生物都害怕我的存在,我的名字是【漆黑之主】。’

刃月再一次被黑暗包圍,這一次穿上了漆黑之主的他,沉重得讓他想倒下,但是他立即站穩了,看著眼前兩個不死巫妖,不...應該說是好朋友...刃月知道法爾和不死之王是好友關係,也答應在他殺他前讓他自己去面對不死之王,結果就是眼前的情景。

兩人都迷失了自我,我不是這世界的不死族,迷失自我對我來說好像不存在那樣,對我無效,但感謝你指導我該走的道路,法爾大人,就算你是多麼的想要這世界,也聽了我的話,相信我那天真的世界可能性,但是很可惜的,你看不到那世界,最後,我...

‘謝謝你,法爾...主人。’

刃月以收起刀的欲拔刀的姿勢往法爾跑去,法爾旋轉這手上的魔杖,各種冰魔法往刃月那襲去,冰柱,冰箭,隆起的冰刺,都被刃月一一閃過,但黑色影子的不死之王沒有停下他的攻擊再一次揮動他的魔杖,無數的尖石再次出現在刃月周圍往刃月身上飛刺去,但阻止不了刃月的腳步,來到法爾身邊的刃月抬起了頭。

‘再見了,主人...’

刃月拔刀往法爾身上砍出一個【十】字,收起刀後再一次拔刀砍出【X】,法爾身體逐漸的化成灰塵,那就是千年巫妖的死法嗎?刃月並沒有停下,身體旋轉着快速移動到旁邊的不死之王身後,刃月拔出刀但不是拔刀术,而是雙手握著刀,高舉起後砍下,如【一刀兩段】的砍法,但是那砍擊可是連空氣都被影響到在震動起來,地面也被分開了兩半,而不死之王也只剩下那破爛的法袍,他也化成了灰塵離開了...

刃月解除了【漆黑之主】,如非常疲憊的跪在地上。

‘結束了...這漫長的噩夢...我的噩夢...’

第七十九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