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他的好原来都只是伪装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11-06 10:13:49pm

都市·爱情


“肇事者另有其人,不是罗霖。”

此话一出,工作室里的众人都转头循着声音的来源望去。说话的人是陪着李瞳一同来到摄影工作室的张星宇。

“张先生,请过来坐吧。”身为工作室的老板,黄征一见到张星宇就立刻招呼道。

待手里拿着一个大信封的张星宇牵着李瞳一起走到了大家的面前,安承烨首先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迫不及待问道:“难道你已经知道肇事者是谁了吗?那么请你快说吧!”

张星宇举起那只拿着大信封的手:“能够证明肇事者身份的证据,都在这里。上一次‘幸福手机’记者会闹出有人偷拍李瞳的事情之后,我就已经派人展开了调查。信封里的这一叠,便是调查的结果。这只是副本, 原数据我当然已经都安全地收好了。”

他说完,就把手上的信封交给安承烨。安承烨一拿到信封就打开,然后将里头的资料都抽出来看了一遍。看了一会儿,他还是一头雾水:“这里头除了说明肇事者是一个电邮账号为‘Good Man’的家伙,就只有他每一次寄件的IP地址和其他技术上的数据,并没有涉及他的真正身份。他如果是有意陷害,一定是使用在网咖或是其他公共场所的电脑设备,而且更不会固定用同一个地方或同一台电脑以防止被追踪,即使掌握了这些数据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吧?”

安承烨所说的都正确,众人听了都觉得很有道理,在各自之间低声讨论起来,唯有张星宇一人不置可否。

他一副胸有成竹气的样子,气定神闲地解释道:“没错,Good Man偷拍的那两次都是透过不同网咖的电脑把照片发送出去。关键就是在度假岛屿上泄漏消息的那一次。当时,他因为天气恶劣,受困于岛上,因此只能使用自己的手机发送短信给相关的八卦媒体。我聘用的调查人员取得了那天的数据后,很快就证实了肇事者的手机号码,查出了他的身份。找出这个人的身份后,调查人员逆向思考,倒过来又进一步对这个人的行踪和背景进行了调查,终于掌握了他两次偷拍的真凭实据。其实,这名肇事者所使用的电邮小号,已经泄露了他的真实身份。 ‘Good Man’的缩写是 ‘GM’,而GM就正是肇事者的名字‘国明’Guo Ming的缩写。”

这一回轮到卢思彦糊涂了:“不是说肇事者是工作室的其中一员吗?可是这里并没有叫做‘国明’的工作人员啊?”

“有……”依旧站在罗霖身前护着自己女神的四眼全两眼发直,一脸的不可置信,怔怔说道:“安仔的全名就叫‘钟国明’,我们都习惯了他的外号‘技安’,于是一直都叫他‘安仔’……”

一听这话,不少人都惊异地暗自倒抽一口气,目光投在了安仔的身上。

东窗事发,坐在同事之间的安仔无地自容地垂下头,不发一语。

早就已经对安仔起疑的黄征叹了口气:“安仔,我给了你自首的机会,可是你却选择沉默,太让我失望了。事到如今,我不能再让你留下。我仅此郑重宣布——你被黄征摄影工作室正式开除了。”

安仔依旧低着头:“对不起,老板。”

黄征又叹了口气:“你该道歉的对象是李瞳和Cyan。尤其是李瞳,她是我们团队的一份子,你却出卖了她的信任。”

安仔这才抬头看了李瞳和安承烨一眼,低声道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李瞳看着安仔,还是没法相信这个事实。

刚才在坐车来工作室的路上,张星宇已经先向她表明了肇事者的身份。她一开始根本没法接受,因为安仔可说是工作团队里对她最亲切的同事呐!

老实说,李瞳最先怀疑的人是四眼全。因为四眼全不但好几次都公开表现出对李瞳不满的态度,也从不给李瞳好脸色。此外,他也很明显地对于李瞳的拍摄技术和工作能力极不信服,还经常对她说出难听的话。每当四眼全刁难李瞳,为李瞳解围的人都是安仔,因此她万万想不到原来屡次偷拍的元凶竟然就是对她最好的安仔!

这么说来,安仔一直以来对她的好,全都是伪装出来的吗?抑或,因为他对于利用她而感到愧疚,所以才对她特别好来让他自己感觉好过一些?亏她这些日子以来还把他当做讲义气的好同事了呢!

站在张星宇身后的她,颓然吁出一口气,黯然低下头在心里自嘲起来:自己真的好笨,竟把坏人当好人!都已经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天真, 完全就是可笑又无知的傻瓜,连防人之心都没有,活该被利用!她当下最担心的是这次闹出来的事端会牵累张星宇,让他遭受长辈们和凯加电子董事会的责备。

就在李瞳垂头丧气的片刻间,她感觉到自己那只被张星宇握住的小手陡然被挤压了一下。跟着,张星宇那只大手稍微扯了扯,致使李瞳的身子自然而然就向前趋,往他的背靠了过去。

那挤压和拉扯的力道其实很轻、很轻,可又与此同时那么地强而有力,为正陷入妄自菲薄中的李瞳瞬间就传递了她最需要的温度与温暖,安慰与安抚。

躲在张星宇背后的李瞳顺势闭起眼睛把额头轻轻贴在心爱男人的背上:这个男人怎么如此神通广大?怎么可能不管她藏在哪里,即使是在他看不到的位置和死角,都依然能完全洞悉她的心情?

原来,站在李瞳身前的张星宇刚才听到了她那微乎极微、声若蚊蝇的吁叹,马上就意识到她心里一定不好受,心疼地想要为伊人送上最即时的安慰,于是就用自己的大手挤压了一下被他握住的她的手,还轻拉了一下她的手臂,好让她更靠近他一点,更有安全感一些。

张星宇夫妇之间这场爱的无声交流,只有他们两人心领神会,其他在场的人根本不曾察觉。尤其是已经沉不住气的安承烨,他走到了安仔面前一把就抓住他的衣服硬生生将他自座位上揪了起来,厉声责问:“你偷拍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一而再诋毁李瞳, 破坏她的名誉?”

安仔惊惶辩护:“我承认我为了赚钱还债所以偷拍了照片,可是网络上的那些绯闻都不是我发的!我只是把照片和消息卖给了有兴趣的媒体而已,其他事情真的和我无关!”

安承烨根本不信:“还要狡辩?不是你还会有谁?”

安仔拼命摇头:“真的不是我!”

卢思彦担心安承烨会动粗,连忙上前试图分开纠缠着的两人:“Cyan,你跟他吵也没用,听听张先生怎么说吧,我想张先生或许已经知道真相了!”

张星宇听了,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但是随即又恢复一贯淡定冷静的表情:“钟国明没有说谎,他只是偷拍和卖情报,在网上发布假新闻的是向他买照片和情报的八卦媒体,不是他。至于那一方面的事情,因为比较复杂,我稍后自会处理。”

黄征附和道:“没错,今天我们就此打住吧。如果有需要,我相信张先生一定会把证据都交予警方处理,现阶段只能做的就只是把肇事者立即开除。”

还拖着安仔不放的安承烨越想越气,只见他高高举起另一只握拳的手,霍地往下落,往安仔脸上揍了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他冷不防挥起的手臂被人自身后用力捉住,让他的手臂悬在半空中僵持不下。

满腔怒火的他厌烦地转头想看是谁竟然胆敢阻止他,却在发现阻拦他的是李瞳之后,心上的那团火顿时浇熄一半。

李瞳先是望着安承烨说道:“打他也于事无补啊!”

接着,她又望向安仔:“你赶紧离开吧,留在这里只会多生事端。”

安仔听罢立即挣脱,仓皇离去。

黄征见事情告一个段落,语重心长又训导手下:“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不要重蹈安仔的覆辙。接下来大家开始准备今天的拍摄工作吧。散会。”

一声令下,众工作人员纷纷站起来,准备回返自己的岗位,展开当日的工作。

李瞳这才放开抓住安承烨的手臂,关心慰问:“怎样?心情还好吧?今天的拍摄可以照常进行吗?”

安承烨点点头:“嗯,我这就去准备换衣服。”

说完,他就偕卢思彦朝换衣间走开了。

张星宇走到李瞳身边,牵起她的手:“只会关心人家的心情,那你自己的心情就不理吗?”

她抬眼看他,微笑:“无论发生什么事,地球还是会继续转,活儿还是得继续干。不过你放心,我一旦开始工作,心情就会好起来了。”

张星宇怜爱地捧起她的脸:“我也得去处理一些公务了,今晚你下班后就打电话给我,我会亲自来接你。记住——一定要等我,千万不要自己踏出这里一步。外面那些狗仔记者一定会死缠着你,我会安排加强这里的保安,绝对不让闲杂人等进入骚扰你。”

“遵命!我一定会等你!”李瞳听话地应道。

一切交代妥当后,张星宇步出工作室,上了在门外等候他的黑色劳斯莱斯幻影。车子开动后就缓缓向大路行驶,途中经过也是刚刚离开摄影工作室,独自朝着大路走去的罗霖。

张星宇盯着走在行人道上的罗霖,若有所思。须臾,他嘱咐司机:“在那个女孩身边停车。”

司机领命后,就将车子驶到罗霖身边,停了下来。

张星宇摇下车窗,对车外的罗霖冷冷道:“罗小姐,你和我似乎有些事情需要好好谈谈?”

罗霖就像是被人抓到把柄一样,一脸尴尬,讪讪的不知所措。

板着一张脸的张星宇继续道:“上车吧,这件事还是立马解决比较好。”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