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45 你说巧不巧?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11-07 10:37:46pm

都市·爱情


城中商业区,凯加置地大楼的副总裁办公室里,张家长孙媳妇胡悦吟正在一边啜吸着香醇的意大利咖啡,一边自电脑萤光幕上刷着一页又一页的网络八卦新闻,嘴角那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如何都隐藏不住。

这时,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她伸出手拿起听筒接听。

“副总裁,张星宇先生来了,他说有重要的事想要见你,请你务必抽出十分钟时间。”电话另一端传来秘书的声音,如此说道。

胡悦吟心里涌起不祥的预感:张星宇怎么会突然找上门来了?难不成他知道了什么吗?

无论如何,她知道张星宇的为人何等顽固,要是现在避而不见,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于是,胡悦吟只好吩咐秘书:“请他进来吧。”

放下电话后,她马上关闭电脑上浏览的网页,慌忙开启了一份公文档案,佯装自己在审阅文件。

不久,一阵敲门声自办公室门的另一边传来,跟着门就被缓缓推开,秘书领着张星宇走了进来。

胡悦吟立即满脸堆笑,正要打招呼之际,她看见跟在张星宇身后一并进入办公室的罗霖,那笑颜顿时僵硬了,到了嘴边的话也陡地像是被呛住,什么都说不出来。

胡悦吟先前曾经是本市数一数二的财经记者,见过的人多事广,对外的公关技巧绝对一流。当下的她很快就从惊愕中恢复过来,换上一副公式化的笑脸,客套地问道:“星宇,怎么跑来了?有什么事找大嫂吗?你怎么会跟罗霖一起来了?先坐下吧。”

他们三人在办公室中间的会客沙发坐下后,张星宇开门见山就道:“大嫂,今天早上闹得满城风雨的花边新闻,你想必应该看到了吧?”

胡悦吟不露声色:“我今天一早就忙得很,所以也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标题,并没有留意细节。李瞳还好吧?这些都是无中生有的新闻,很快就会过去的,你们俩别担心。”

张星宇礼貌地浅笑回应:“李瞳她很好,谢谢大嫂的关心。大嫂,您也帮我转告大伯和大哥他们,让他们放一百个心,告诉他们说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都已经查得一清二楚。而那个制造假新闻的主谋,我也已经掌握了她的身份。因此,我一定会尽快依照法律途径处理好这件事,绝对不会让这些无聊的新闻影响到凯加集团和我们张家。”

一听此话,胡悦吟心里暗暗一惊:“就是说,你已经查出造谣者的身份了吗?”

张星宇瞟了罗霖一眼,意有所指道:“那当然。罗小姐和我刚刚在摄影工作室和大家一起开完会才出来,我们已经把偷拍照片的元凶揪出来了。妳和罗霖学姐学妹俩最近的关系不是特别要好吗?自那一次慈善晚宴之后,两位不是还经常一起喝茶吃饭吗?既然如此,你问问她就知道详细的情况了。”

胡悦吟皮笑肉不笑:“我和罗霖是同所大学的同一科系毕业,所以我有空的时候就会找她这个学妹吃吃饭喝喝茶,在关心学妹之余,也和她分享一些从事新闻工作的心得,感情就这样自然而然好起来了。”

张星宇装疯卖傻地惊叹:“哇,那么两位的感情可谓情同姐妹咯?连罗霖昨晚去到Cyan家,大嫂还关心地发短信询问情况了呢。”

胡悦吟脸色一变:“我只是刚好知道罗霖昨晚会去Cyan家,所以发短信去确认她是否安全抵达,就这样罢了,会很奇怪吗?”

“不奇怪,那当然不奇怪啊!大嫂是个好学姐,关心一下学妹,当然一点都不奇怪!”张星宇故意夸张摇头晃脑回复道。“只不过另一件事就比较奇怪了。罗小姐刚刚给我看了她发给大嫂的短信,那短信上的内容是这么写的——那个女人才喝下了一罐水果啤酒,就很夸张地醉得不省人事。既然是豪门媳妇,喝醉了大可安排自家司机来接送,可是她却‘借酒行凶’赖在Cyan身上,让他不得已亲自载送。大嫂,你说巧不巧?这则短信的内容和措辞,竟然和今早上肇事者在网络上发布的假新闻一模一样。”

胡悦吟内心一颤,但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她早已经练就临危不乱的最高境界,不但没有露出马脚,而且还反客为主,话锋一转就把矛头指向张星宇,脸露不悦之情:“星宇,你这是在指控我就是那个在网络上撒布假消息的主谋吗?无凭无据的,话可别乱说啊。”

说到这里,胡悦吟瞪了罗霖一眼又冷酷地补上一句:“更何况,正如你所说的,那信息既是从罗霖的手机发出的,那不就表示发布假新闻诽谤李瞳的最大嫌疑者就是她吗?我这样推测,没错吧?”

这一回轮到罗霖的脸色刷一下变白了。

自从罗霖在慈善晚宴上认识仰慕已久的学姐胡悦吟之后,胡悦吟便不时约罗霖出来,请她喝喝茶、吃吃饭。罗霖以为胡悦吟是有心想栽培和提拔,却料不到胡悦吟主动亲近罗霖的主要原因,只是因为知道她和安承烨及摄影工作室的人有颇为密切的工作关系,于是想要把罗霖留在身边,看看是否会抓到整治李瞳的机会,所以总是不吝啬地带着罗霖上最好的馆子,甚至是出入最高级的私人俱乐部。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昨晚,胡悦吟本来想叫罗霖出来吃饭,但是罗霖却以要和众工作人员一起去探望安承烨婉拒了。胡悦吟的老本行是记者,挖掘新闻的嗅觉特别敏锐。她听罗霖这么一说,新闻触觉立刻被启动,一整晚不时都给罗霖发短信聊些有的没的,趁机探听李瞳在安承烨家的动静。当胡悦吟听罗霖说李瞳在安承烨家醉倒了以后,她就知道机会来了!

经过安仔第一次在餐厅里偷拍再把照片卖给八卦媒体大做文章那起事件后,胡悦吟就认定了这个人自己日后必定用得着,于是就通过线人取得了安仔的联络方式好好收着。昨晚,老谋深算的她通过匿名手机联系同样也在安承烨家的安仔,并以天文数字的赏金利诱,让他跟踪李瞳和安承烨,伺机借位拍下他们两人“亲热”的画面。就这样,罗霖和安仔两人不知不觉地成了这场豪门妯娌内斗的两颗小棋子,被胡悦吟利用了都还浑然不知。

后知后觉的罗霖这会儿终于看清了胡悦吟翻脸不认人的真面目,整个人都吓得傻愣愣的,根本不知应该如何反驳。

张星宇不忍心见这个入世未深的小妮子遭受陷害,即刻为罗霖解围:“这件事所涉及的相关证据,我所委托的调查人员都已经全部掌握。到底是不是罗霖做的,又或者作乱者另有他人,我一定会仔细彻查。不管是谁,只要是想要伤害李瞳的人,我都绝不会手下留情。”

话说完后,张星宇也不等胡悦吟反应,就自顾自站起来:“大嫂,您贵人事忙,我就不再耽误了。”

接着,他就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办公室。罗霖也立刻尾随张星宇,冲了出去。

到了外面,担心张星宇会对她加以追究的罗霖十万火急地追了上前,狼狈地解释道:“张先生,诋毁李瞳的人绝对不是我! 我……我承认我的确有存心想要让李瞳难堪的意图,不过我只是想想罢了,并没有真的做什么!”

张星宇停下急行的脚步,对于罗霖追上来的举动以及她的喋喋不休感到不耐烦了。他的好脾气只留给李瞳一个人,对于闲杂人等,他真的没有什么好耐性。

“罗小姐,我和你需要谈的事情已经都谈完了,而我也知道不管是偷拍或者恶意中伤李瞳的人并不是你,要不然今早在工作室,我也不会阻止Cyan对你的质问了。我决定带你上来和大嫂对质,主要是想让你看清楚我大嫂的为人。她是如何看待你的,现在我不用说,你也应该心知肚明了。小妹妹,请你以后学会带眼识人。最后,我知道你对李瞳没有好感,而我也没有强求全世界的人都必须喜欢她。但是我请你不要轻易任凭自己的主观偏见,就对人对事轻易妄下定论。你以后也会成为新闻工作者,我希望经历这件事后,你会对身为新闻工作者的社会责任和职业道德有进一步的体会。就这样了,请你别再跟上来。再见。”

告别了罗霖,张星宇回到了自己的专车上。他一关上车门就虚脱地把身子瘫在车子的皮革后座,疲倦地闭上了双眼。

乘了一整晚的飞机的他,今天早上一回国就马不停蹄处理李瞳的绯闻事件,现在才终于有机会喘口气。

现在张星宇已经向胡悦吟放话表示自己掌握了她诽谤李瞳的证据,料想胡悦吟为了不想多生事端,应该会因此有所避忌,暂且不会再找李瞳的麻烦。

再加上,胡悦吟肯定知道万一这事儿传到了张奶奶耳中,她那贤良淑德的长孙媳妇形象一定会在最讨厌妯娌间明争暗斗的张奶奶心里大打折扣,因此张星宇十分有把握胡悦吟至少在短期内不会再针对李瞳了。

这件事总算得以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要处理的另一件事情,才是真正棘手的事呢。

他叹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給特助:“刘丹盈小姐那边,你帮我约好时间了吧?嗯,好。我现在马上去见她。”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