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3 亲了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6-11-22 9:04:52am

都市·爱情


第三章

“喂,你们在干什么!?”后方,传来的是带着怒气的好听声音。低沉,却不粗犷,隐隐约约中还带着性感的磁性。

是谁?

她张开自己的双眼,,还没来得及转向后方看清那位制止新郎母亲动作的人,脑袋后方先行传来了一丝温度,刚阳的气息随即钻入鼻息之间,带着一些让人头脑眩晕的烟草味和舒服放松的淡薄荷味。

骨节分明的手伸来前面,抓住了新郎母亲捶打着她的手。垂暮一不小心就看痴了,这可真是一个漂亮的手啊,白皙的皮肤映出皮肤之下的青筋,看起来很瘦,却很有力。至少,在这个人抓住那位母亲的手时,对方是无力挣脱开的。

眼前的母亲见有人打扰她教训自己,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垂暮不知道站在身后的这个男人是谁,甚至不知道他到底帅不帅,不过从这位母亲迟疑了一下的反应来看,样子应该是不错的,至少比她的儿子好看吧?

只见那位母亲挣脱不开身后此人的手,便直瞪向后方的那人,怒斥:“我教训我的媳妇儿,难道你身为一个外人也要管!?”

“媳妇儿?”垂暮看不见的角度,正是被男子压制住的后方,如墨般漆黑的双眼看向身前的垂暮,挑了挑眉。先不说媳妇不媳妇儿的,此女子身上仍穿着沾了鲜血的纯白婚纱,恐怕是还没行礼吧?薄唇微启,发出的依然是那低沉的嗓音,听着就让人觉得酥麻:“喂…”

垂暮抖了一抖,转不过头,眼角只好瞄向右边,头微垂,“什么事?”

后方的男子再度挑了挑眉,暗自惊叹此女子的声音也是不错的,虽然有些高,不过不算尖,也不像电视剧里演员所发出的娇嗲,至少,不会让他觉得讨厌。他深呼一口气,问出了自己的问题,语气平静:“你…和她的儿子宣读了誓词没?”

是踏进教堂了,但在五步之远未来丈夫就被枪杀了,所以誓词也没读成。“没有。”

“嗯——…”男子的眼眸继而看向那位新郎的母亲,整个人身上发出冷冽的气息,“还没宣读誓词,你还真好意思说她是你的媳妇儿呢,嗯?”

“她…她姑且还算我儿子的女朋友,也不关你一个陌生人的事吧?”

“确实,我是个陌生人,但至少比你这个未来婆婆好吧?”男子的语气中隐隐透着鄙夷,“还没过门,就先虐待媳妇。”

新郎的母亲简直要被气死了,今天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先是这贱妇害死自己的儿子,然后又被一个没家教的陌生人说教!?“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别来捣乱!”

不顾男子挑眉疑惑的表情,新郎母亲更是大声吼道:“你根本不知道这贱妇的肮脏,不但害死了我的儿子,还害死了其他跟她结婚的人!”

把她说得像哪个欲求不满,把男人榨干的货色一样…

新郎的母亲说着,然后装作惊讶地捂住嘴巴,“哦,对了,我忘了你一个‘陌生人’都不知道,你身前那个贱妇,是很会克死人的。”

垂暮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这话一说出口,恐怕连刚刚还在帮她的人也会为了不招惹麻烦上身而选择离开吧?不过…也好,自己本该就是一个人活着。

“嗯——”后方的男子挠了挠下巴处,做出一副苦思状,然后低下头看女子,“真的?”

“嗯。”对,所以赶紧离开她身边吧,她可不想再害无辜的人了。

来送死的就无妨。

见垂暮回答得那么毫不犹豫,想必此女子也是一只被人这么说的吧?男子微微垂眸,眸中渗透了一丝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心疼。

垂暮见身后的男子没什么反应,自己就想:此人恐怕是被吓着了吧?被自己的命。正准备转身推开身后的男子,他却比自己的动作更快一步。

扳过自己的脸,抬下巴,对方低下头,嘴唇碰在一起,越吻越深。一连串的动作好似是一气呵成的。

垂暮吓得眼睛都瞪大得像个铜铃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