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一:季风吹拂宁夏天 - 突变

幽风·月≪幽风曲≫  - 发布于2017-11-12 11:58:09am

武侠·仙侠


季沉悄悄走到他旁边笑道:“风儿,你年纪也不小了,还没找到意中人吗?要不要当我女婿。”

“别……别开玩笑,我当娃儿是我妹妹。”幽风慌忙回答道。

“风兄弟,你跟娃娃这么好,我看了都有点嫉妒了,几时喝你喜酒。”季克也一同开玩笑的说。

“克兄,你……”正想说话时,幽风突然发现前方有黑烟冒起。“快看,那烟。” ……

————

第二天清早,村中男丁,将所有行囊带好了。货品也已上车。由季沉带队,开始出发了。

临走时,季娃还一直努力提醒着幽风要记得她的东西。让幽风被一起同行的伙伴取笑一番。

这次上路有十五人,其中除了季沉和幽风外,另一位叫季克,是幽风在季家村结拜的好兄弟。季克的天赋是猎人,跟幽风一样年龄。但村子的猎人工作其实不算多,主要只是把野兽赶跑。所以平时也和幽风一样打打杂工。也因此认识幽风了。

他们这次带的货品比以往来得多些,因为这次打算跟镇里的匠人们买些武器。现在他们佩戴的武器,全部只是木棍。

到了薛家村,全部人都集中到铁匠铺。在琳琅满目的武器中,每个人挑选了自己喜欢的武器。幽风选了把匕首,藏在布衣内,再另外买了把稍短的铜剑。而季克则买了把刀。其他村民也多数买刀。

自由活动时,幽风就买了纸鹃,另外去当铺看看。这是这一年进城后幽风的新发现,他自己对于鉴定的感觉很强烈。可能因为他在进入这世界,也得到了那所谓的天赋。

天赋鉴定,能轻易辨别一些商品的价值。但在季家村或薛家镇这种偏远的村子,这技能并不十分有用。

他看了不少他人典当的货品,看中了一枚锡做的钱,以极少的钱财将他买下了。虽然他还不知那锡钱真正的价值,但他相信他能以高价在其他地方卖出,或者那锡钱有其他功效也未定。

因为即使有天赋,如果你没有去学能力,也不能帮到太多。猎人天赋在学习步法、射箭、陷阱等能力会比其他没有天赋的强。甚至于一些能力完全只有相关天赋的人才能掌握的。

也因为如此,即使幽风有鉴定的天赋,但在识别、历史、分析能力上如果没有特别学习,也不能立即知道东西的真正价值、使用方法等。

走着走着,下午时分已到,所有人集合在一茶楼前了。茶楼上一老道正静静的喝茶,突然盯着这支商队。然后过了一会儿,说句:“怪哉”,就留下银子消失了。

幽风等一行人,慢慢的往季家村回去。幽风看了手上的纸鹃,想到季娃高兴的样子,嘴角不由得露出微笑。

季沉见了,悄悄走到他旁边,笑道:“风儿,你年纪也不小了,还没找到意中人吗?要不要当我女婿。”

“别……别开玩笑,我当娃儿是我妹妹。而且她才十三岁啊!”幽风慌忙回答道。 在季家村,男女只要到了十五岁就可以结婚了,毕竟是个农村,需要的人力非常多,越早结婚,儿女自然也就会多一些。可对于这一点,幽风这现代人自然非常难以接受了。

“风兄弟,你跟娃娃这么好,我看了都有点嫉妒了,几时喝你喜酒。”季克直接挑笑起幽风了,毕竟对他们而言,只差两年很快就过去了,先定亲是没问题的。

“克兄,你……”正想反驳时,幽风突然发现前方有黑烟冒起。“快看,那烟。”

全部人目光这才转向前方,但每个人脸色都极度不好看。因为那前方没有别的,只有他们自己的村落而已。

“各位,都拿好了武器!”季沉开始下令了。他看了幽风和季克,对他们说:“风儿,克儿,你们在这里,想办法将货车拉进林里。其他人,全部跟我回去。”

“沉伯伯,你们小心。”幽风跟季克将武器自己收好。开始将车子拉进林子。

他们这次的货物较多,自然花了不少时间和力气,才成功拉了两辆车进去,可这时却听到马蹄声从远方传来,而且还越来越接近他们那。

他们知道来者肯定不是他们的人,因为整个村子,没有人有养马的。他们只好赶快躲进林子里匿藏起来了。

那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靠近。里面除了男人的狂笑声、吆喝声,还有着无数女人的哭泣声。只见有两个山贼头目的骑马,而其他小喽罗都是一路步行说笑着。那队伍中间的是村里的妇女,却没有任何老人和小孩。而那最后方的是各个车辆,都载满了村中的粮食、财物等物品。

因为时间仓促,幽风与季克并没有将所有货车拉进来。却见那群人到了货车旁,就直接派人将车也一块拉走了。

“娃儿!”幽风在心里呐喊,因为他在他们停下拉车时,看到娃儿了。只是这时的她已经没有了平时的活力,那两道泪痕挂在脸旁,让幽风感到痛苦不已。但毕竟他们山贼的人太多了,幽风根本不可能冲出去救人。

“沉伯伯”幽风想到了冲回村的沉伯伯,觉得心更痛了,毕竟沉伯伯如果还在,绝不可能任由季娃被带走的。他现在只能等,等他们远离。

人声慢慢消逝,幽风与季克慢慢走出林子。他们看了队伍离开的方向一阵子后,确定对方全数离开了,就立刻往村子跑了回去。

那已经不是村子了,村口处都是商队的人躺了一地,鲜血也盖过了黄泥道路,如今是条血路了。那些商队的人武器都已不在,多半都被那群山贼给拿走了。而在村子最外面的,从服装上看来是沉伯伯,可他一只手伸直往外面,仿佛想抓着什么东西似的。他全身都是伤,后脑勺儿更是一片血肉模糊。而村子里多半房屋已成灰烬。剩下后面一半的,还有无数火焰在燃烧着。

这是一场屠杀,村里的所有老人、小孩,男人全部被杀死了,那小白狗也倒在季沉家门前。村长手心还紧紧拿着斧头,连老迈的长老也紧握着拐杖,但他们如今全部都已经没有生命了。

幽风感到很愤怒,季克甚至整个人直接跪了下来。

幽风担心起被掳走的人,她们虽然都是妇女,但也都还是季家的人。而且……

“娃儿”他低声说道。

他必须救娃儿,救出大家。而且这里发生的事必须尽快让别村的人知道。

他用力拉了季克,但季克却没有动弹,他喊叫道:“克兄,我们快走啊。”

“走,走去哪?我要留下来。我要留下来埋葬所有人。”

“你别傻了,我们还需要去救人。你……”突然风不再说话了。

他看到季克眼中的无奈、悲伤和沉重。他知道自己拉不动他了。

季家村对于幽风而言,自然不如季克来得重要,毕竟他只在这小村子住了三年,感情还没深得如此沉。 可季克……那可是他家族的人,这种沉重的伤痛,让他整个人无比沉重。

“克兄,你……好好保重,我先去薛家镇。你处理好了也赶快过来,我们一起想办法救人。”说完,幽风也不等季克回答了,马上独自一人开始往来路飞奔。

他跑回到林中的车辆,将刚买的一些贵重、但小样的物品全部拿走。他知道自己现在需要人,自然也需要些钱才好找人帮忙。

他继续狂奔,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赶上,他必须赶快。

在天黑前,他总算回到薛家镇。他在门口急促的喘气。全村认识他的人感到很惊奇,因为他们季家的商队明明才离开镇子不久,怎又跑回来了,还跑得这么匆忙。

幽风也不多说,他气息只是稍微调息,就直接无视任何人,直接冲进镇长的大屋。

“镇……镇长……”他才刚进,就见到镇长在大厅桌边。

“风……风儿?你怎……先喘口气再说。你们不是刚回村,怎了?”镇长站起来,慢慢走前到幽风身前。

“季家村……被……被灭……灭了……还有人……不少人……被抓……了”幽风边喘边断断续续的说着

“什么!!!”桌边的另一人一听说,立即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备马,所有人准备出发救人。村长,麻烦你派人去季家村看看。走!”

“是,将军。”周围的几个士兵样的立即回应,并开始出屋外,外面就传来阵阵吵闹声。

“将军?”幽风还不敢相信自己会看到将军。

“风儿是吗? 不用担心,我会将他们救出的。”那将军非常有自信的走了出去。

而幽风听完这句话,突然放松了,整个人就这样晕了过去。一时之间,镇长家乱成一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