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5、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22 6:46:40pm

奇幻·玄幻


2-5

今天晚上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趁著機會,趕快好好休息,準備今天晚上的儀式,這可是對淒演、剡來說最重要的事情,也是厄臨很重要的工作,這樣自己才能把兩人送走,免的引來光明教會的人,雖然有這兩個人是可以掩護很多事情,但還是比不上身邊永遠沒有人注意的感覺。

漆黑的夜晚,荒涼的草原,淒演一手厄臨一手剡,緩緩降落在一個平緩的空地上,臉上滿是焦急難耐。

放下兩人,淒演繼續抱著剡,看著厄臨招喚出一隻又一隻的手下,組成各種奇形怪狀的骨頭生物,清除這片空地上所有雜草,然後整地,最後變成一個巨大的圓形地帶。

淒演看見厄臨望向自己,連忙自空間戒指中掏出一個又一個的袋子,裡面是滿滿的物品,厄臨有些心痛的看著這些東西,但還是默默的工作著,反正又不是他的東西,浪費就浪費吧,快點把這瘟神送走才是正事。

抱著這樣的心情,厄臨把這些東西或是磨碎,或是燒炙,最重要的是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操控這些材料,這是厄臨從淒演得到的最大的收穫,精神力量的使用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專門修習精神力的法門更是神秘,這次的儀式也是厄臨的新嘗試,結合了大量的死靈法師特有的法門,這次要欺騙的可是一個世界的法則,光想到這一點就令人興奮的頭皮發麻阿!

淒演焦躁的等待著,她一點也不明白厄臨在做什麼,外表看起來厄臨就是一個蹩腳的鍊金學徒,連個最基礎的研磨都做的零零落落,還會忘記這個東西是要磨成粉末還是顆粒狀就好,看著淒演想要自己上場,她做絕對比厄臨好上一百倍,誰叫死靈法師發展了這麼久之後,尤其是經過了帕卡這個傳奇性的人物,死靈法師或多或少都會鍊金,只是能力好壞的差別,但厄臨非常嚴肅的拒絕了淒演的插手,甚至難得開口的對她說:「旁邊,玩。」

淒演忿忿的抱著剡,兩人真的玩了起來,讓厄臨非常的不甘心,他也不想來做這種事情阿!但他要利用這個魔法陣,在這裡面灌注他滿滿的精神意念,希望可以藉此騙過這世界的法則,讓淒演可以藉由這個法陣短暫的藉用他亡靈聖者的資格,從而與剡訂下契約,是的,正式、完善、無副作用的亡靈契約,讓沒有亡者呼喊的能力的人暫時借用他的亡靈聖者身分,完成這個不可能出現的契約。

似乎在憤怒的情緒下,人的工作效率會大幅上升,很快的,厄臨就布置完成,但同時也累的虛脫,在每個材料上面貫注精神意念,這麼粗重的工作由他這個在精神力修鍊上只算是個孩子的人來做,確實難為他了,但這些東西都不能事先作完,事先灌注好,精神意念也會隨時間消散,進入空間戒指之後更是一點也不剩,只好這樣努力的搶時間。

2-6

引導著淒演跟剡站在該站的位置,厄臨有些擔心,若是事後世界發現了這個BUG,那他、淒演、剡最後會怎樣?又或者,這次儀式根本就不可能成功?但開弓已無回頭箭,這些材料只有一份,厄臨只能看著一切發生。

地上是個巨大的魔法陣,充滿著神秘的文字,最中間的是靈魂、精神、冥神三個符號環繞著空白的圓圈,這其實就是亡靈聖者跟幽靈簽訂契約時短暫出現的魔法陣,被厄臨小心翼翼的複製出來。

厄臨站在其中開始工作,第一個啟動的是冥神的符號,所有靈魂要離開世界,都要經過冥神的裁決,亡靈聖者最重要的上司,大老闆。

一旁精神的符號也亮了起來,這是由淒演操控,只有活著的人才有這種生生不息的精神之力不停產出,最後是靈魂,剡緩緩的啟動這個法陣,等待著。

厄臨突然蹲下,手掌狠狠的拍向地上冥神與精神兩個符號中的聯接,整個亡靈勝者儀式當中,亡靈聖者使用的就是這兩個力量,所以厄臨必須融合這兩者,藉由他的身體,他的靈魂暫時性的融合這兩者,帶動著淒演的精神力量進入,將他的冥神之力感染到淒演的精神力上。

魔法陣上附帶的精神力初步的遮掩了淒演的精神力與厄臨的精神力的不同,而厄臨貢獻出自己的靈魂最為橋樑,徹底的將七演的特徵完全消除,只有兩人才知道,這裡面最重要的精神力,最重要的靈魂碎片,其實是淒演的。

也多虧淒演是個死靈法師,她那破碎的靈魂才能這樣夾雜在精神力量當中被帶出來,才能在儀式完成之後帶著契約之力回到靈魂當中,蹲在地上,厄臨看著空中黑色的符號不停出現,在淒演以及剡之間流竄,第一次以這個角度看見亡靈契約訂立的過程,厄臨這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被稱為亡靈聖者。

很難想像,那樣純粹的黑暗,卻能給人救贖的氣息,不是恐懼,而是有如進入沉睡當中,溫暖的包容著疲倦的靈魂,就像柔軟的被窩對於一個熬夜了三天三夜的人的意義,厄臨終於明白,亡靈聖者最重要的是什麼。

他們不是邪惡的職業,以打擾死者為獲取力量的來源,也不是光明教會的人員,有著不停散發的光芒,他們就在黑暗之中,靜靜的,默默的,但每個疲倦的靈魂,都期待著能在黑夜中看到這盞路燈,引領著他們走向該去的世界,光明教會服務著活著的人,那亡靈聖者,就是亡者的救贖。

那是個與活著的生命無關的世界,所以有時會讓人覺得在做無償的付出,但那是因為亡者們太寂寞,太孤獨的走在永無止盡的黑夜之中,才會發出那樣深刻的悲鳴,令人即使是做著無償的義工工作,也願意如此付出,更何況這並非無償的的付出,亡者們提供著亡靈聖者活著所需要的一切,只要契約有辦法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