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57.蛮力对决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11-11 8:31:54pm

奇幻·玄幻


今天是淘汰赛初赛的第二天。

黎空虽坐在选手席上,灵魂却犹如出窍了那般。战斗的过程确实透过双瞳,投射到黎空脑海,那只是转瞬即逝的画面,没有留下一丁点痕迹。

“喂,黎空,你还醒着吗?”

王老师看见黎空双目无神,在黎空眼前挥挥手,测试他是否在醒着。

王老师的话语和举动,如连着线的钩子,勾住黎空的灵魂后将其拉回黎空的躯体。黎空方才有些许反应,但还是一脸呆板的表情,看似未完全回过神。

“战斗开始了吗?”

“酉之席的组别对战已经结束了,现在到辰之席,宙扬要上场了。”

黎空陷入另一个呆板状态——惊呆了。黎空看了看手机,若没有记错,战斗是八时正开始的。仅仅五分钟,八强的人选就出炉,实在令黎空感到吃惊。

今日的赛事采用“对手视角”的方式进行。和昨日一样,选手被安排在擂台附近的席位,每个位子上设有一个荧幕,下达指令的方式也是一样;不同的只是,今日的荧幕没有分镜,所放映的是擂台上任意一个守护灵所看见的景色。这意味着,参赛者不一定有机会看见自己的守护灵。即使看见了,也难以下达准确的指令。

在如此高难度的战斗下,五分钟内就将近百位守护灵解决,可想而知这组别的守护灵非等闲之辈。

“半数以上的守护灵,是被桂马打败、或打出擂台的。”王老师阐明了真相。

实际上,英季在战斗进行的期间,双目处于紧闭的状态,还熟睡到打呼噜的程度。如今,战斗结束了,英季依然沉浸在梦的世界里,怎么叫都回不来现实世界,没办法之下校长只好寻求人力把他运回选手等候席上,等他自然醒。

望着英季被担架抬回选手席,黎空马上察觉到,英季应该是一整晚没有睡觉,跑到郊野地区让桂马挑战强敌,才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如此压倒性的实力。

过去,英季为了在历史科上考赢巴卡立,曾经三天不眠。为了打败布伦希尔德,他会作出相似的事情,并不稀奇。

“拼命是好事,但别像那时,过后进医院就好了。”

忽然,欢呼声传出,黎空的视线马上聚焦在空中的虚拟擂台。这是知秋有机会与缃蕾打上一次的战斗,黎空当然要亲眼目睹战斗过程,才能知晓夕雨他们到底变强到何种程度了。

参赛的守护灵们随机被传送到擂台上。

缃蕾正站立在知秋前方。

战斗信号响起之际,知秋立马进入赤之魂的强化模式,用咆哮拳先发制人。这一拳被锤子截停了,掀起的气流让缃蕾的秀发与披风双双在大气中飘舞,可见力度非同小可。

缃蕾凭着这一拳能知道,认真对战才能确保胜利不会离开她的手掌心,为此必须在此刻进入次模式。

和泉乐那时一样,缃蕾身上亦散发着强大的能量,足以威慑其他守护灵。

锤子上浮现闪电的符号之际,表示缃蕾完全进入了次模式,其攻击速度产生了微妙的变化。突如其来的敲击,知秋只能勉强挡下。缃蕾再施加力度,架开了知秋的防御网,用翔步从知秋后方击出强力锤击——“狂雷锤崩”追击。

巨锤的雷电,能让对手进入短暂的麻痹状态。左手麻痹的情况下,闪避是最好的选择。本应是逃出了锤子的攻击范围,知秋的身体却莫名其妙地被一种力量吸引至锤子,最终知秋被击落在地。

“这还真是棘手的次模式。”黎空在观众席上,把发生的事情尽收双眸。

“你不是丧失了智力吗?怎么那么快看穿玄机了?”

“王老大,你可以不要每一次都这样吐槽我吗?再说,我认为那是棘手的次模式,并不代表我看穿那是什么能力了啊!”

王老师一笑带过了黎空的吐槽。

不单只是黎空觉得棘手,王老师亦是如此。单凭远距离的观察,王老师仅仅能作出“缃蕾的次模式很大可能和电流的性质有关联”的臆测,该次模式的本质还是要亲身与其交锋的守护灵才能看破。

锤击接二连三地袭向知秋。知秋只能在地上狼狈地翻滚,一圈又一圈,直到绊倒了路过的守护灵,让该守护灵变成“肉盾”才得以脱身。

知秋立足于擂台后,奋力一跃,瞬间将自己和缃蕾的距离变为几乎接近零。

缃蕾靠着翔步才勉强避开这一拳,还将危机变为转机,再度出现在知秋后方,用“雷锤崩”进行击打。遗憾的是,知秋亦在这个时间点使用翔步,逃离了攻击范围。

缃蕾认为知秋会从后方袭击,因此摆好了防御架势。

知秋确实是从缃蕾后方进行偷袭,但不是靠自己的拳头,而是从混战中抓住了一个守护灵,一记过肩摔把该守护灵给扔出去,让他撞上缃蕾。尔后,知秋即刻进入橙之魂的强化状态,跳跃、解放出目前最强大的力量,使出咆哮崩拳。

为了让战斗更加真实,主办方把擂台被设定为“可破坏物质”。知秋的一拳,把擂台打出了坑洞,观众为之震撼,比雷声还响亮的欢呼声传遍会场。

和缃蕾比起来,知秋的混战经验更为丰富,能完美地利用混战制造优势,詹主任不认为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詹主任虽后悔当初没有推荐谢夏一行人参与入霄山的战役,还是坚信着,最终获胜的守护灵是缃蕾。

缃蕾逃过追击,站起来了。雷电汇聚在巨锤的一端,化为紫色的“雷光球”,在缃蕾甩动巨锤的举动下飞向知秋。

知秋的计划是把其他守护灵当做肉盾,逃过一劫,进一步让自己的影踪消失于缃蕾的视野。殊不知电球竟追着知秋不放,迅速逮住他,将他电至全身麻痹。

论跳跃力,身为狂战士的缃蕾并不比知秋逊色,得以在知秋脱离麻痹状态前抵达知秋的前方,用“雷锤扫”将巨锤扫向知秋,把知秋笔直地打飞到半空中。

喧哗声再度传出。观众们一致认为,先前那场单方面虐杀的的乱战带给他们视觉的冲击感,这场靠蛮力互相镇压的乱战不单能带来同样的冲击感,更能带给他们热血与刺激感。甚至,有人还开始打赌,谁会率先进入决赛。

“初赛就有人开始打赌了,决赛不就有人赌钱了?”

“放心。决赛时,我那些身为便衣警察的朋友会混入其中,所以这种不法勾当是没机会发生的。”

黎空真心认为,这纪律老师果然是不好惹的存在,再次感叹自己与王老师为伍是正确的选择。

比先前更响亮的喧哗声接二连三地传出。这一回喧哗的原因,是因为身处高空的知秋,竟然能够隔空给予众守护灵打击。冲击波的破坏力还给擂台造成了新的坑洞,深度还超越了之前咆哮崩拳所制造的。

除了缃蕾以外,守护灵们都不知道这是《坑人秘笈》中的技能,因此对知秋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畏惧感。

亲身吃下这一招强力的拳击波“猩猿之吼”,缃蕾才真正体会到这些技能的破坏力是多么巨大,硬要比喻的话,仿佛是导弹那样。

和阿紫的纸鳞龙比起来,猩猿之吼相对地没有那么棘手。缘由是纸鳞龙被召唤后,能维持形态多长的时间是一个未知数;猩猿之吼则是一次性的强力冲击波,只要摸清攻击轨道,这招式将不再是一个威胁。

虽说不成威胁,若知秋进入决赛,将会给缃蕾带来不少麻烦。缃蕾认为,在此刻排除知秋才是上上策。

猩猿之吼的冲击波还未散去,缃蕾还在被打压的状况。缃蕾尝试使出“雷吼”,成功将身边的冲击波给吹散,开出一条通往知秋的道路。

通过天步的辅助,缃蕾能自由地在空中使用翔步,得以到达知秋的更上方,用狂雷锤崩把知秋打落地面,借助地心引力造成更大的冲击力与伤害。

接二连三地挨下强力的冲击,知秋仅剩的体力值与缃蕾差不多,不由得缃蕾感叹,知秋的耐打程度不比有头衔的守护灵逊色。虽然敏捷度不高,但知秋的攻击力与防御力异常发达,这也是缃蕾要警惕知秋的原因之一。

缃蕾把大气当成踏板,往下冲刺,企图在知秋站起来前给予下一个打击。

说实在的,靠蛮力分出胜负并非行不通,而是会消耗过多时间。要让知秋迅速退场的方法,是将他打落擂台。

这也许会让观众感到不悦,但为了谢夏,缃蕾不惜这么做。

巨锤的攻势愈发猛烈。缃蕾正面进攻,知秋本能地正面迎战。

知秋一旦本能地正面迎战,就会把所有阵型、作战计划等事的存在给抹杀,因此得以截停攻击,却找不到任何主动进攻或反击的机会。知秋的脚步愈发接近擂台。

“用翔步吧!”

宙扬终于找着了知秋的身影,一句话点醒了知秋。

知秋的身影从缃蕾眼前消失。若要在混战中猜透对方的移动方向,难度几乎同等于选择必定中彩券的号码,有了次模式,这课题对缃蕾而言,只是小菜一碟。

雷光球绕过了其他守护灵,直击知秋,让缃蕾探知到知秋的位置。

“缃蕾的次模式,应该是根据‘电荷’的性质衍生出来的。”

几经观察,王老师得出了如此结论。听见王老师的发言,黎空略显吃惊。

“王老大,你不是化学老师吗?怎么你也会物理学啊?”

“我在师范学院时主修化学,辅修物理学,当然有一定程度的知识。既然你还记得电荷为何物,那就好办事了!还记得电荷最主要的性质吗?”

“同样种类的电荷会相斥;不同则相吸?”

黎空在王老师的引导下,好似领悟到了其中的玄机。王老师的推理,可以说通为何在手册上记载为直线攻击的雷光球能够转弯,还能精准地击中知秋,也解明了为何知秋的身体会被巨锤所吸引。

某种程度上,缃蕾的次模式和泉乐的次模式可用同样的形容词概括——棘手。

“如果真有排斥能力,知秋不就会陷入苦战?”黎空对自己的天真感到后悔。

“苦战确实有可能,但应该不至于没有胜算吧!”

“怎么说?”

“你们去领悟次模式,不就好了吗?这下子,应该能打个平分秋色。加上《坑人秘笈》的技能,说不定还真能赢呢!”

黎空对于王老师的这番话,只用了扶额一个行动来概括全部的想法。

王老师的话并非无逻辑所在。遗憾的是,次模式的未知数太多了。即使领悟到,其能力是否适合,是一个谜。另一方面,黎空一众人还未对詹主任一派的守护灵所持之次模式探知完毕,手头上拥有的《坑人秘笈》技能会抢先被对方找出攻略法,胜率会因此被左右。此乃黎空扶额的原因。

不足的地方,仅能靠努力来弥补。黎空不得不秉持这种态度前进。

战斗不知不觉地结束了。宙扬还没让知秋打够,心里有少许不悦;缃蕾还未打败知秋,使得谢夏与詹主任心中起了一团火;战斗进入高潮部分却强制性被中断,观众们鱼贯地传出不满的声浪。

存留的守护灵中,有一位守护灵的主人身份,是令人咂舌的。

“转学生——凌瑶珊,这还真是一匹黑马呢。看来,我们对转学生的警惕心,需要再提高。”詹主任喃喃自语,眼中看见的事情,只有让对手离开这个舞台,让自己的心腹取得所有骑士的席位。

辰之席组别的初赛落幕了。这只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