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一:季风吹拂宁夏天 - 谎言

幽风·月≪幽风曲≫  - 发布于2017-11-18 1:42:02pm

武侠·仙侠


“你说谎。”季娃当场否定了。

“小娃子,我没说……”道士继续否认。

“你有,我看得出。”季娃当场打断。

“嗯,季娃说得对,我相信季娃,道长,难道你就不能实话实说吗?”季克看了娃儿后,转向道士追问。

“这……你为何相信这小娃子的话。”道士开始感到慌张了。

“道长如果不说清楚,我也不可能再跟你说下去了。娃儿,我们走。”

————正文————

季娃一看到道士回来后,她马上上前问道:“道长,有追到妖怪吗?有看到我风哥哥吗?”

道士从刚开始就一直在努力想着该如何回答。

“道长,有没有看见幽风兄弟。”季克也走前问。

“我看到了那妖孽,是只九尾狐。修行上千年了,我根本比不上它。他背后有一人,气息不是很好。我出手都救不下来。”道士决定稍微撒点谎。

要知道,如果被别人知道他放走妖孽,甚至还被妖孽逼迫发誓他才安全的回来,那对于他道观的名声可是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你说谎。”季娃当场否定了。

“小娃子,我没说……”道士继续否认。

“你有,我看得出。”季娃当场打断。

“嗯,季娃说得对,我相信季娃,道长,难道你就不能实话实说吗?”季克看了娃儿后,转向道士追问。

“这……你为何相信这小娃子的话。”道士开始感到慌张了。

“道长如果不说清楚,我也不可能再跟你说下去了。娃儿,我们走。”季克说着,同时想拉季娃就离开了。

“兄弟,等一下,将军,可以稍微回避吗?”道士放弃了。他知道自己骗不过对方,如果再被对方特意传播出去,那他师傅很可能会将他逐出师门的。毕竟他是个出家人,出家人可是不打诳语的。

那将军也是识趣的人,立即吩咐手下不要过来,然后自己才走开了。

道士一见将军走开,才说道:“我拦到了那妖孽。但我没动手抢人。那妖孽说那人对他族人有恩,所以要报恩。以它上千年的修为,它肯定不会撒谎。那妖孽其实打算杀我的,不过我发誓不再纠缠它,它才肯放过我。我以为自己能这样遮掩自己的丑态,却没想到你们这样都猜得出来。”

“道长,娃儿并非猜出来的。她有识人天赋,对于说谎者、妖孽等,都能轻易看出来。”季克听得对方都这样说了,而季娃也点头确认,自然而然的就说出他们识穿他谎言的理由。

“识人之术!”道士听到后眼前一亮。

在道上混,每日每夜都跟各种人和妖孽在一起,但总有些妖孽特别喜欢幻化人形。他们幻化人形的目的,有的只是享受当人类的日子,有的只是避免被追杀。但更多的,是为了杀戮。

对于一些妖孽而言,人肉可以说是美食,人血根本是美酒,人的精气还是美味的甜点。它们甚至特别喜欢吃修行者的血肉精气,因为修行者的血液精气,对他们还有补助的功效。

很多妖孽为了更快的得到修为,以杀戮为生,专门吃其他修炼者、甚至自己同伴、同族的血肉。在交战、杀戮中将自己体能提升,精神也更快提升。

人类中,为了生存,同样也时常撒谎。为了权力、金钱,任何事都做得出来。修炼的人当中,也有一群跟杀戮般的妖孽方式相近的修炼方式。对于在道上跑的修行者而言,都是需要提防的。

而这识人之术,却能轻易判断一个人是人还是妖,是好人还是恶人。甚至连对方是否撒谎都能轻易知道。这样的天赋天下间非常少见,根本就属于稀有天赋。而得到这天赋的人,如果真的进入修真这条路,根本就是一路顺风。不怪乎那道士也要惊讶不已。

“识人之术又如何。我还是没办法帮爹爹报仇。”季娃伤心不已。她可是亲眼见到他爹爹脑浆爆出的那一瞬间。对她而言,这识人天赋对她根本没什么用途。

“小娃儿,抱歉,道长刚刚故意骗了你,你愿意跟我回我道观修炼吗?你道长哥哥能力不足,不能救人,但我师傅能力就特别强,他能用风,轻易将一片森林拔起再放下。你很聪明,如果能做我师妹,我相信你能力会比我高。”

“道长,学了能力真的会那么强吗?我真的能亲手帮爹爹报仇?”季娃还是有些怀疑。

“是啊,小娃儿。而且学到我师傅的一半本事,就能驾驭空气,翱翔九天。甚至要跑多快就有多快。我是因为斗不过那妖孽才放弃救你风哥哥。你也想找你风哥哥吧。”他看到季娃已经意动,再接再厉的劝诱着,毕竟对他师门而言,找到这么一个妖孽般天赋的人,可是功不可漠的。

“嗯。我愿意拜师,我要学成能力,我要报仇,我要救风哥哥。”季娃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道长,我能不能也去修炼。”季克见季娃定下心后,也想跟着去学些能力。

“嗯……这件事我尚未禀明师傅,但我想应该可以,不过可能必须劳烦这位兄弟自己到我师傅的观上才行了。这小娃儿比较特别,我师傅对于天赋异禀的人才非常重视。以小娃儿的天赋,自然可以让她在悟道和修炼上非常顺利。”他可不敢做主,以他的见识,自然知道这季克只是非常普通的一个人,普通人想修真,不用点心还真的很难拜到好的师傅呢。

“不知道长法号,那座道观的?”

“我法号壹善,天河山道观,位于辽南郡。兄弟,我只能跟你说这么多,你必须真努力的,才能轻易感动我师尊收你为徒。”

“道长,我风哥哥如果回来,也能一起拜师吗?”这时季娃突然问了起来了。

“如果他能回来,而且也还没有拜任何师傅,我相信以娃儿你的能耐,自然可以求得师傅收他为徒的。”道士坚定的眼光看着娃儿,他坚信着这小小季娃的将来必定为自己师门带来一片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