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一:季风吹拂宁夏天 - 归来

幽风·月≪幽风曲≫  - 发布于2017-11-23 5:29:23pm

武侠·仙侠


“季岩,季岩你这大石头,你还睡不够啊。”季克边拍打季岩的脸颊,边喊着。

“恩”季岩总算起来了。他见季克还想打他,立即坐了起来。

“总算醒过来了,你再不醒来,我可要去提水给你洗脸了。”

“这,这什么地方。克,真的是你。你没死?”

“对,我死了,这里是阴曹地府,你也死了,要准备去十八层地狱了……

————正文————

“季岩,季岩你这大石头,你还睡不够啊。”薛家镇客栈的客房内,季克边拍打季岩的脸颊,边喊着。

“恩”季岩总算起来了。他见季克还想打他,立即坐了起来。

“你总算醒过来了,你再不醒来,我可要去提水给你洗脸了。”

“这……这什么地方?克,真的是你。你没死?”

“对,我死了,这里是阴曹地府,你也死了,要准备去十八层地狱了。”季克开玩笑的笑着说。

“我……我在……克,你在骗我,明知道我刚睡醒时脑袋肯定不灵光的就故意挑这时候闹。”反应迟钝的季克这才想起一些经过。

“好啦,不闹你了。这里是薛家镇的客栈,你在季家村被人迷晕了,我可是从那里,辛辛苦苦的才把你扛回来,没把你留在那里喂野狼。你说你该如何感谢我啊?”

“呃?我被迷晕,谁迷晕我的?不会是哪两个小姑娘吧?”季岩眼神变得有神起来了。

“不是,是那些男人,他们把你迷晕后……”季克打算再开他玩笑,毕竟从小,他就把季岩当他玩物。尤其每次看到季岩那一副认真的样子思考,结果却一直想歪的样子,那可是他童年时最大的乐趣呢。

只是后来那季岩去了城内,他就已经很久没机会这般胡闹了。当然,有幽风在,他还是有不少机会解解闷的,毕竟幽风脑袋有时也一样不怎么灵光。

“什么,那些男人!我还以为有场艳遇,没想到……咦,不对,季克,你又耍我了。”还是一样反应迟钝的季岩果然如他所愿的再度中计。

“哈哈哈”季克忍不住了的大笑了起来。接着整个房间很长的时间都传出一个男人的怒骂声和另一个男人的笑闹声。

等到双方冷静下来以后,季克问道“好了,说正经的,岩,你怎么回来了,考过乡试了?”

岩摇了摇头,说道:“没,我落榜了,不过还是得继续读书。我一听说村子发生的大事,就立即赶回来了。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还怕我是仅存的季家村的人了呢。”

“我还不至于这样短命呢。”季克笑着回答他,不过他接下来打量起这多年不见的兄弟了。

“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以为你会很有长进,但看来你在体能方面还是挺差的。既然能被那些男人迷晕这么久,可以猜想到你体能有多莫不如人了。”季克说完摇了摇头。

“我的天赋又不是在体力方面的,这学习的天赋虽然强,但却自然而然的会让体格方面变得特别弱小啊。”他也感到很无奈,他的天赋学习,在某方面而言也是稀有天赋,可这天赋却是有副作用的,自然没什么好了。

“嗯,现在整个季家的人只剩下我,你,季娃和幽风在外。其他的,男人已全被杀死,女人有些还被关在清风山内。那将军也一直不敢攻打,只是派人在路上巡视。但这三天还是有不少小商队被他们抢到呢。”

“你刚说季娃,怎没看到那小娃儿,难到季娃还一直粘着幽风?而且幽风怎也没看到?”季岩听说还有不少人,自然都一个个问了。

“我与幽风曾闯入山贼老窝,想将所有人救出,没想到反而害死了他们不少人。幽风在逃跑时身受重伤,被刚刚那位紫姑娘的家人救走了,现在还在疗伤。季娃是我与幽风唯一救出来的。不过我带着季娃逃跑,却还是被那山贼围困了。幸好有一道士帮忙,而且将军也及时赶到,我们俩才逃脱的。”他想起他们在风暴中听到的惨叫声,那是他的噩梦,天天困扰着他。

“嗯,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娃儿呢?”

“那道士说娃儿天赋异禀,适合修道,将娃儿带走了。我本来也想去的,但就是不知那道士所说的什么辽南,天河山天河道观的在那里,所以就留下来先帮那客栈做着工,顺便累积一些财富先了。”

“那姑娘俩怎样了,我都被迷晕了,那她们不会也……”季岩担忧了起来。

“她们比你强多了,你应该检讨检讨。这么容易就被迷晕,还不舍得起来,是不是做了美梦啊?”

“怎……怎么可能。你还不快说她们后来怎了。”季岩有些担心了。

“没事,我赶到了,及时把那三个狗贼杀了。”对于胡紫的神通,他还是不说了,就当那是他们之间的秘密吧。

“那冷冰冰的姑娘说过是找你的,应该是为了风兄弟的事吧。”

克点头,拿出了信,说道:“风兄弟目前在疗伤,不过一切安全,他希望能快点跟我和小娃儿见面。只是我问过那姑娘了,她的庄园不喜欢接待外人,所以我自然也没跟着去,更没有问她去那路程。”

他随即问道:“石头,你接下来想去哪里?还留在这吗?”

“我也想啊,毕竟我只剩你们几个亲人了。但我还是需要读书考试。如果我不继续读,我也不知我到底能做些什么了。幸好我的积蓄还有,我想到乡试结束以前,应该不成任何问题。最多我在城里画画字画等,试看能不能赚多点银两。”

“如果真有问题,别顾虑,直接开口。只要你以后真的飞黄腾达,别忘记我们就好了。”说着,季克用力的拍向岩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