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6-4 雞蛇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1-12 9:15:34pm

奇幻·玄幻


石化不就代表……溫蒂死了?

怎麼……可……能……?前後不過兩分鐘,溫蒂就……我無法接受。

連續兩次任務我都碰上同伴遭遇生命危險的突發事件……

腦海中忽然閃過吉爾的話語:

「冒險者的名稱由來,是因為每次任務都伴隨著一定的危險,需要拿自身生命去冒險,因此才得以稱為冒險者。」

話雖如此,但真正面對同伴的死,這種無法挽回的懊悔和無能為力的感覺,和想像的不同……我無法承受。

「……啟人!別發愣了!溫蒂還沒死!」

什麼?

蕾娜的叫喊像是黑暗中自體發光的繩子,將我從絕望的深淵裡拉了回來。

「……溫蒂……沒死?」

「陷入石化狀態的人只是暫停大腦和身體的活動,並不會立刻死去。」天女頓了一頓,憂心地說道:「除非被石化的時間太長或是石像被破壞……」

「天女大人,很抱歉打擾您的話。但目前恐怕不是解釋石化的好時機。」臭臉女臉紅氣虛地來到我們身旁,如此說道……竟然還瞪了我一眼,好像我是那個浪費她天女大人寶貴時間的罪人似的。

臭臉女將天女護在身後,右手緊握綻放純銀光芒的長劍,警備著前方。

我循依她的視線,環顧四周,赫然發現成群雞蛇獸早已圍成一個巨大的圓,將我們困在其中,而群獸後方還有一頭全身漆黑、如鮮血般紅艷的雞冠、約二樓高的巨大雞蛇獸……不,是雞蛇王。

而溫蒂的石像就在雞蛇王身旁。

「看來傳聞是真的。」天女低聲喃道。

「什麼傳聞?」我問。

「最近世界各地頻頻傳出魔物異變的傳聞,而我們公會從世界公會打聽到的消息大致上分為兩種。」天女豎起一根手指,道:「一,魔物顏色與正常有異,二,身軀巨大化。」

她指向那頭巨大雞蛇王,「正常的雞蛇獸應為暗褐色或暗橘色,但這個全身漆黑且巨大化的,不論怎麼看都是異變魔物。而且,就連正常體型的小雞蛇獸,顏色也不一樣。」

聽她這麼一說,我這才發現小雞蛇獸均是烏黑色羽毛,背上那對狀似龍翼的翅膀也隱隱透著象牙黑的光澤。於是我問:「異變魔物除了體型和顏色之外,還有什麼不一樣嗎?」

「異變魔物比正常魔物來得更為兇殘和危險……」

「啟人,有問題待會還有命的話再問吧。」蕾娜神情嚴肅地望著漸漸逼近的雞蛇包圍圈。

這時我注意到擋在她身前的璐璐,似乎有什麼不一樣,但我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忽然,蕾娜轉過頭來,「璐璐說我們左後方的魔物數量較少,是唯一有希望得以強行突破的缺口。」

一種異樣感彷彿在我心裡的湖投下一顆小石子,泛起了漣漪——璐璐是怎麼知道逃走路線的?她明明背對著我們,不太可能……

不行。

目前需優先考慮的是怎麼讓全員活下來,璐璐的疑問暫時先放一邊。我正想提議全員往左後方突破時,話到了嘴邊卻又猛地閉上了嘴——溫蒂。

天女注意到我面有難色,即刻恍然大悟說道:「剛才忘了說這件事。我會接觸石化的白魔法,但在這之前我已經試過無數遍,一般的解除石化魔法無法解除遭異種雞蛇獸造成的石化。我需要一隻活的雞蛇獸,然後用白魔法分析它,從中改良解除石化的魔法,再施展在你們同伴身上。」

「活的雞蛇獸嗎……」我低吟覆誦,再以眼神掃視由一片烏黑海圍成的包圍網……倒不是沒有雞蛇獸可捉,而是在這種壓倒性的暴力數量下,不被石化或被殺死已經是奇蹟中的奇蹟了,更何況還要活捉一隻?

驀地,雞蛇王揮動它巨大的漆黑龍翼,旋即迎面刮來一陣強風,迫使我們倒退了好幾步。風止,雞蛇獸從四面八方湧了上來。

「往左後方突破!」

我大喊,蕾娜聞言立即指示璐璐到左後方施展強力水柱,頓時清出一條勉強可容納一人通行的道路。可是半秒不到又一群雞蛇獸湧上將道路填滿,璐璐只好邊射出水柱邊緩緩慢前進。臭臉女則將天女護在身後,只以一手揮動長劍,斬殺從旁進擊的雞蛇獸。

我殿後,頻頻施展旋風斬,眼前湧現大批雞蛇獸碎片,可碎片尚未化成碎末卻又立即遭到雞蛇獸淹沒。我只得持續發放劍技,奮力阻擋。而我也明顯感受到短時間內大量使出劍技的副作用——體力正急劇下降。

雖然明知繼續下去我可能會力竭而死,可目前我實在想不到任何的突圍方法。

混亂之際一股寒氣竄上背脊,我分身乏術之際只能以眼角尋找寒氣來源——

雞蛇王。

它宛如鷹眼般的瞳孔正鄙夷地盯著我們,似乎認定我們的抵抗只是徒勞無功。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即便我知曉擒賊先擒王這道理,可眼下根本無法衝出如海浪般湧來的雞蛇獸!

不知過了多久,撤退的腳步漸漸慢了下來,甚至可說是停在原地。

幸運女神並不眷顧我們,戰場的天秤一點一點往一邊傾斜,而人類是被壓制的那方。宛如無限用處的雞蛇獸大舉進攻,後方的雞蛇獸踩著前方同伴的身軀,不斷從高空落下,在我們面前逐漸形成一道烏黑高牆。

不能死在這……我怎麼可以死在這裡!

「喝啊啊啊啊啊啊」

我榨乾所剩無幾的體力,再次斬殺大批雞蛇獸,可絕望的黑海沒有因為我的歇斯底里而有退潮的跡象。我喘著粗氣,揮劍的左手越發沉重,砍進雞蛇獸身軀的劍刃像是受到強力抵抗般,需要用上更多的力氣才能將劍抽出。

至少……至少也要讓蕾娜脫離險境。

忽然,天空佈滿藍色的細長物體,以拋物線往雞蛇獸浪潮的位置降落。遭不明藍色物體刺中的雞蛇獸紛紛哀嚎遍野、凍結、自我爆碎,瞬間清空了大半淹沒戰場的雞蛇獸。

雞蛇王往東南方的某座高塔怒吼,我也跟著往高塔看去——

那是一個身穿草綠皮革的弓箭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