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修订中】异界的人 - 二十一 消散的傲气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11-13 11:37:54am

其他·同人


“你们都知道,我是几天前才转学来这里的。搬家到这里的第一天,我曾经过报纸上报道找到血迹和不明尸体的旧车场。那时四周能看到的距离只有我一个人,然后我听到旧车场里有个人在呼唤我的名字。我立即就觉得浑身毛毛的,但当我想拔腿就跑的时候,脚底却像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样怎么都迈不开腿。”

溪泽开始认真的诉说故事,季晨光和吴浩宇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有点反胃,但为了南宫蝶,他们只能忍着继续把故事听完。

溪泽顿了顿,等待季晨光和吴浩宇的反应。她像是个求关注的小孩一样,见到那两人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失去了说下去的动力。

吴浩宇的脾气不像季晨光那么有耐性,见到溪泽有点闹别扭的迹象后心理的火苗又要

燃烧起来。

还好,季晨光冷静地打断了还未发展的矛盾。

“继续说。”

溪泽对这样的回应不是很满意。季晨光侧身对着溪泽,眼睛直勾着车镜外学生奔回家的景色。但只要看到季晨光和吴浩宇的侧脸,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们的愤怒。

其实溪泽只是不甘心,班上居然还有两个男生对她没有一丝的动心。她记得在旧车场的那把声音对她说,只要她借出身体帮忙完成一件事就可以让她从此受到身边所有人的欢迎。

溪泽又故装神秘,想要试探一下这两个人。“不如你们先告诉我,那女的是谁啊?对你们很重要吗,为什么你们那么迫切想要知道真相?”她就是想要拖延时间。

吴浩宇再次被激怒,然而又被季晨光拉住了。季晨光及时用左手按着吴浩宇的右臂,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小声嘀咕:“我来。”

“她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人,而我们现在重点怀疑你与她昨天发生的事有很大的关系。如果你不好好交代,我们就只好选择公了。”季晨光的语气里带着赤裸裸的威胁。

这种语气一般他会在跟爸爸一起做生意时用到,没想到而今却用在这么一个弱女子的身上。

溪泽不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她虽然知道他们现在很生气,但却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已经陷入快要无法回转的余地。

季晨光记得旧车场的那把女声对他说的话。尽管他不相信她的人品,但对她说的话还是有超过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信任。再这么拖下去,南宫蝶到最后恐怕会变成一个精神失常的人。

吴浩宇受不了这种斗耐性的对话,只好先下车甩门,只留那两个人在里面好好玩。如果他成年了,现在肯定是从兜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点燃香烟后抽到他们聊完为止。

吴浩宇不知道要经历多少事情,修炼个几十万年才能够像吴叔那样随时保持波澜不惊的心态。

车里,溪泽还是一直以为自己处于上风状态。见吴浩宇下车,她内心的不服气指数再次飙升一倍。她失去了说出实情的心情,也开始不相信那把声音对她的承诺。

她在想着一个一石二鸟的计策,既可以让她从季晨光和吴浩宇的身上得到关注,紧紧勾着他们的心,又可以报复那把声音对她的食言。

季晨光还猜不透溪泽具体要干什么,但从她的一言一行来看,必定是要捞取什么好处才肯把消息说出来了。这种人季晨光在跟着爸爸做生意的时候见多了,到最后还是不是没几个人讨到合理的便宜。

溪泽不安摆动的双手和四处张望的双眼球被季晨光静静地看在眼里却又不肯那么快揭穿。他喜欢这种心理战,尤其是当对方误以为自己还在上风时的这种状态,其实自己的那一丁点心思早就被对方看在眼里,只是在等待着几时破功罢了。

溪泽终于开口问:“公了如何,私了又如何?”她的语气里带着羞涩和娇媚,明显是要俘虏人心的节奏。

季晨光才不吃这一套。

“私了,就是你现在把事情告诉我,然后我也会给你同等代价的回报。你我谁都没吃亏。公了,你懂的,上法院。”季晨光的语气格外平静,简直超越了他年龄本该有的成熟和稳重。

溪泽知道季晨光不会选择公了,因为就算开庭,他也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可以指证她对南宫蝶做出什么事。

就在溪泽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时,季晨光又杀出一句:“你不要以为我没证据就不能控诉你。像我这样的家族背景,有力的证据真的那么有必要吗?你今天这样主动的来找我和阿宇就足以让我咬定你跟南宫蝶的事有关。”走后门的路,季家也没少做。

“你好好想想,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

语闭,季晨光下了车,跟吴浩宇并肩靠着车身。两人没说话,只是静静等着。

一分钟后,季晨光看了看表,回到车里。

“开始吧。”

季晨光浑身上下都流露出霸气和道貌岸然的样子,让原本还趾高气扬的溪泽顿时像刚被精神折磨过的患者一样瑟瑟发抖,甚至连抬头看季晨光的表情的勇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