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四十四黑章 黑之接觸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11-18 9:34:49pm

奇幻·玄幻


連續幾天寒冷的雨天,在這個季節並不出奇。

冰冷又新鮮的空氣接觸使人能感到一絲的情調。

所以雨天即使寒冷,即使造成人們部分的不方便也不會使人完全討厭雨天。

而在這樣的日子中亞晴來到一家叫做【植香咖啡廳】的家庭餐廳中稍作休息。

這家店所有的家具擺設都是使用非常高級的木材材質搭配為主題,帶來一種品味高尚、典雅悠閒的氣氛。

就連店長與店員的穿著都非常講究,此外店長他的言行舉止優雅得不輸給任何老練的服務生。

種種一切讓人產生這是一間上流人士常光顧的高級餐廳的錯覺。

雖然不斷帶給人高級的感覺,但唯一與這間店格格不入的地方卻是菜單上的價格與菜式。

上面所有的菜單并沒貴得離譜,全都是能讓人接受的價格。分量還非常足夠讓人能以便宜的價格吃到飽。

單是價格就已經虜獲人們的心,加上氣氛非常良好因此店裡的客人多數是經常光顧的老顧客與被吸引的新顧客。

光是這樣這間店大概就是所謂的【成功】的一間餐廳吧?

儘管有這麼良好,這麼舒適的環境還是無法觸動亞晴的精神與內心。

現在的亞晴正默默專心坐在角落等待著什麼人,完全沒有去享受這裡的氣氛。

一等就等了兩個小時。

不知是不是生氣的緣故,亞晴的身上散發讓人不想接近的氣息,緊閉雙眼坐在位置上一動不動樣子非常可怕。

因為這樣,店裡的人都沒勇氣和亞晴點餐。但害怕歸害怕,作為一名服務人員還是有那個必要與職責必須和亞晴點餐。

總于,某位服務生鼓起勇氣去詢問亞晴要點什麼餐點,結果被亞晴狠狠一瞪就退縮了。

店裡的人都拿亞晴沒辦法,只好讓亞晴待到滿足為止。

為何店長沒有出面?因為店長是一位溫柔的人,就算不點餐只要不鬧事當然歡迎。

過了不久,總于有個人匆匆忙忙出現。

亞晴這時才終於睜開雙眼對這嚴重遲到的人罵道:

「你知道你遲到多久了嗎?綱帝·利亞多。」

眼前這位一頭雜亂、衣服非常寬鬆、一直笑瞇瞇盯著亞晴笑的邋遢男子【綱帝·利亞多】就是這次約了亞晴出來的人。

「抱歉抱歉來遲啦,啊哈哈哈哈。妳應該沒生氣吧?」雖然遲到了,他還是毫無任何悔意,嬉皮笑臉地和亞晴打了聲招呼還無視了亞晴的怒氣坐在她面前

「你說呢?」亞晴明顯生氣了

「哈嘍~,我要點份C套餐~。」利亞多無視亞晴,向著經過的服務生點了一份近期的限時套餐

亞晴生氣地敲了桌面,利亞多這時才被嚇得回過頭面對亞晴不敢再東張西望

「說吧,這次邀我出來是為了什麼?如果沒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就回去了。我可是足足等了你兩個小時,真是浪費我的時間。」

亞晴恨不得想要快點離開

亞晴從很久以前開始就很討厭利亞多,要不是利亞多不停用各種手段約亞晴出來的話亞晴才懶得理他

「我可是等了妳一個星期。」利亞多說

「………哈?」亞晴聽不明白利亞多在說什麼,疑惑地發出聲音

「我說,我可是等妳了差不多一星期誒。」

「這我知道,你在等我什麼?」

「你忘了嗎?那時候的事情啊~。」

「啊!」亞晴這時才想起來,前一陣子答應過利亞多要一同去遊樂園約會。

但那只是為了讓圍依她不要胡思亂想才撒的謊所以亞晴也沒什麼在意。沒想到利亞多他竟真的跑去遊樂園等亞晴。

「我說,你是笨蛋嗎?」亞晴為利亞多的蠢事感到些許的罪惡感

「沒什麼沒什麼,我也沒在意啦~,一個人在那等了這麼久、被那些經過的人用奇怪的眼神看待、被掃地工人施捨食物之類的事情我也沒什麼在意啦~哈哈哈。」從利亞多的口氣聽來,能感受到這七天他真的很寂寞

「那個…真的對不起……」亞晴知道自己做了如此過分的事情,立刻向利亞多道起歉。

由於亞晴平常非常討厭利亞多,所以這道歉的話語說得并不怎麼情願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现在妳被我約出來了這就夠了~哈哈哈哈。」利亞多毫不在意被亞晴爽約,但亞晴的心裡還是對利亞多過意不去,甚至還有以後對利亞多好點的念頭

此時,一位服務生走來向利亞多詢問了一些事情:

「那個先…先生,請問在店門外的那個小女孩是你帶來的嗎?」

「啊啊,沒錯沒錯啊。」利亞多微笑回應

「女孩?利亞多你還有帶人來嗎?」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在路上剛好碰到一隻在哭著找人的……」

「利亞多……」亞晴的口氣帶著重重的火藥味,隨時會爆發!

「別和我說你在路上遇到走失兒童,但因為和我有約所以就帶著她來又將她丟在一旁不管來和我見面……」

「啊……啊哈哈哈哈難道亞晴妳在旁邊全看見了嗎?」

亞晴終於忍無可忍,起身離開座位不再理會利亞多。剛還存在對利亞多的罪惡感瞬間通通拋向九霄雲外消失得無影無蹤。

面對亞晴的憤怒,利亞多還擺著那張嬉皮笑臉目送她離開。

過了一會,利亞多望向剛剛的服務生輕鬆要求:「啊,麻煩打包剛剛的C套餐。」

亞晴,匆忙走出店外尋找那走失兒童。結果亞晴意想不到的是利亞多口中所說的小女孩竟然不是別人

她正是滅的妹妹———幻神·圍依。

店門口已經沒有除了圍依以外的【小女孩】。

那樣的話很肯定就是圍依她走失了。

但奇怪的是這附近圍依肯定認識,完全不會有【迷路】這問題出現才對啊?

亞晴見圍依不停抽泣,立刻安慰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哥哥他…哥哥他……」她小聲回答

「滅?滅他怎麼了?」亞晴認為是滅出事了,立刻緊張追問

「哥哥已經三天沒回家了!」說完圍依衝進亞晴的懷中瘋狂大哭起來!

無論亞晴怎麼安撫圍依,圍依也停止不了大哭。

利亞多哼著歌提著一包C套餐走出店門口看著亞晴無法應付哭泣的圍依不禁偷笑起來。

他覺得差不多是時候該出馬了,於是走到圍依的面前。

「來,剛剛小圍依妳說你還沒吃了吧?吃完我們去找小滅滅好不好?」他將C套餐放在圍依的面前說道

「小滅滅……?」

「就是你哥哥啊~。來,吃吧。很好吃的哦~。吃了也有力氣去找啊。」

「我不要,我要哥哥……」圍依現在心中只想著她的哥哥,所以利亞多的誘惑似乎沒什麼管用

「你不吃的話妳也沒力氣找小滅滅吧~。妳也不想看小滅滅看到妳餓著肚子的吧~?」

「…………嗯。」

圍依終於被利亞多說服,吃起了利亞多特別為她叫的C套餐。

利亞多高興地牽起圍依的小手打開透明的雨傘準備去找滅去。

眼見利亞多帶走圍依。亞晴立刻將圍依拉回來。

「小亞晴妳吃醋啦?」

「說什麼傻話,我只是信不過你。竟然將圍依丟在店門外又擅自將她帶走。這麼過分的人怎麼可能會讓她跟你走?」

「哈哈哈,亞晴妳覺得我真的這麼過分嗎?」

原來利亞多早就打算買東西給圍依吃。也不準備長留在這家家庭餐廳中與亞晴長談。

利亞多所做的事情亞晴明白了,但亞晴還是有一件事情搞不清楚。

「利亞多你讓我等兩個小時的理由是什麼?」亞晴說這番話時臉上已經擺出一副知道一切的表情

但亞晴她還是想聽聽利亞多怎麼說

「哈哈哈哈哈,只是好玩喔!」

「果然是耍我吧?」

因為利亞多的回答,亞晴決定帶著圍依準備離開去找滅去

就在離開的時候,亞晴和利亞多兩人的手機響起了特殊鈴聲。

兩人同時拿出手機一看。原來是政府那裡來任務了,還是最低級的五級幻魔討伐任務。

這裡來說明任務的等級,任務分成五個等級

【(0)平息之夜(0)】幻魔出現但還沒殺過人加上太過弱小、既輕鬆又簡單幾乎沒有喪命的可能的五級任務

【(0)撕裂幻影(0)】已經殺了人或充滿致命性的幻魔出現,這是四級任務

【(0)驅散幻影(0)】推測可能威脅或已經殺了數十名民眾包括黑魔使的幻魔則會升級成三級任務

【(0)主宰幻影(0)】推測或已經殺了數百名甚至毀滅了一個國家的幻魔將會提升至二級任務

【(0)滅世暗夜(0)】可能毀滅世界的最高等級

無論什麼等級都好,黑魔使都必須要盡快處理幻魔。

「最低的危險度……利亞多你去搞定。」亞晴盯著手機那不斷閃爍的黑色五級字眼思考之後,她想要照顧圍依而將這簡單的任務推給利亞多

由於利亞多也想要好好照顧圍依,所以被亞晴這樣強行推卸責任而心靈受到了打擊。沒辦法之下利亞多只好一個人去消滅這幻魔,畢竟幻魔總該有人要出面消滅加上利亞多的能力也不差。這點程度他還是能輕鬆搞定的。

亞晴打算帶圍依回自己的家再設法尋找方法找出滅,因為亞晴知道溺愛著圍依的滅是不可能會不吭一聲就消失幾天。

他肯定發生什麼事情了。

亞晴輕輕一拉正在原地的圍依,圍依她并沒跟著亞晴走。

她只是靜靜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亞晴回頭一看圍依稍低著頭的眼神中充滿了黑暗的不安與混亂。

「哥哥是不是不要我了……?」圍依的聲音中帶著滿滿的不安

「滅?怎麼可能,他才不會……」

「一定是!一定是這樣的…所以哥哥才……」圍依肯定喊道

圍依用力一甩將亞晴的手給撇開之後立刻往反方向雨中奔跑

亞晴原想追上去卻被一輛快速經過的卡車給攔截,也因此將圍依的身影給追丟。

「可惡,圍依回來!」亞晴對圍依喊道但沒有得到回應

過去圍依每天都和滅這個哥哥有說有笑、一起玩鬧打鬧。

父母又住在國外,所以圍依能依賴依靠的家人只有滅一個人。

現在滅已經失蹤了幾天,沒有了家人相伴圍依的內心才會感到極度不安與寂寞。

現在甚至還嚴重胡思亂想。

【()——某個街道——()】

「哥哥…哥哥是不是不要人家了……」圍依不停往負面的方向思考

圍依盲目地在冰冷的雨中邊哭泣邊尋找滅。

還有些人見到圍依落魄的樣子同情地將傘給她,但她卻把这些同情全無視繼續盲目在寒冷的雨中尋找滅。

突然,她聽到了某種聲音在呼喚,她環視四周尋找聲音的源頭。

那種聲音像是幼小生物發出的叫聲,還帶著一種虛弱感。

這奇特的聲音吸引了圍依的注意,她這才從滅的事情移開了注意。

開始被這奇妙的聲音吸引,不斷尋找這聲音的來源。

最終來到一條骯髒小巷。那條小巷的黑暗盡頭仿佛就像黑洞,能將所有靠近之物給吸引般將圍依深深吸引。

「是這裡……」圍依很確定那聲音是從這裡面發出來的,而且還在不停呼喚著

圍依雖害怕黑暗,但現在精神狀態不佳的她已經對這方面麻痺了。

她繼續被吸引,慢步走進這無盡的小巷。

走了幾步之後聽見了貓之間的大打鬧聲。

習慣了黑暗的她見到不遠處有三隻小貓正欺負弱小。

她見狀立刻向前趕走了那些欺凌弱小的野貓替弱小的一方解圍。

「你沒事吧?」圍依蹲下身姿擔心檢查虛弱的它。

只見它正不斷顫抖,看樣子剛剛的貓咪將它嚇得不輕,或是這場雨讓它凍得發抖。

「是你在呼喚人家嗎?」

圍依好心地將它輕輕抬起放進自己的懷中準備用自己的體溫暖和外套暖和這隻可憐的小東西。

「你和我一樣是被丟掉的嗎?」不知是不是無聊的原因,圍依開始和它說起話來

「我跟你說…哥哥他不要人家了。把人家一個人留在家裡不回來……我不要那樣…一個人好可怕……」她說著說著又哭了起來

圍依的眼淚順著臉頰流下滴在它身上。它貌似了解圍依她正傷心,於是伸出了舌頭舔了舔圍依的臉頰打算逗圍依高興。

這樣一舔癢得圍依笑了起來。

「謝謝你……」圍依稍微提起了精神,緊緊抱著它

她盯著它那因回溫而恢復精神的身體,自己也和它一樣恢復了元氣。

「圍依!圍依!」亞晴撐著傘四處尋找著圍依

亞晴的呼喚聲傳入圍依的耳中

「是亞晴姐姐。」

她抱著它走出黑暗的小巷準備去找為她擔心的亞晴去。

「亞晴姐姐!」圍依向亞晴喊了一聲吸引了亞晴的注意

「圍依,原來你在這……」

亞晴說著說著聲音逐漸消失,眼神中充滿了驚訝

「亞晴姐姐?妳怎麼了?」圍依見亞晴不對勁,擔心問

「圍依,把妳手上那東西放下來。」亞晴命令她,但她沒有照做。因為她覺得亞晴非常可怕,還后退了幾步

亞晴的口氣還非常可怕兇狠,能聽出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

這到底為什麼?

因為圍依現在手中抱著的那個生物

是幻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