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闇夜厄臨卷一之九、十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09-25 7:17:31pm

奇幻·玄幻


1-9

「趕她回去?是指直接送她回國?」看到旋靈點頭,鳴電反而更加困惑:「為什麼?我從沒說要趕她回去,她要孩子的時候我也只認為她想要有個人陪,她怎麼會這樣想?」皺眉,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妃雅並不是個會胡思亂想的人,至少在她到了旋靈國之後已經很少這麼做了,生活很平穩不用煩惱那麼多,這環境更適合妃雅王后。

「當時萊雅小姐…走了,您十分悲傷,那時王妃過去照顧您,卻被您吼了回去,您還說過如果她在出現在您眼前,您就要把她趕回去,雖然明眼人都知道這只是您想要安靜時隨口說的,但對王妃來說這句話令她感受到危險,您應該還記得王妃的母親是怎樣……」旋靈苦笑著回答,那是段悲慘的故事,最終有一個女人落得上吊身亡的結局,最不幸的是她上吊的全程還拖著自己女兒看著、幫忙。

「屬下發現王妃有些異常之後調查,這才發現是這樣的原因,但因為王妃只要求要個孩子,屬下想來並沒有什麼危險,也就沒有提及這件事情,沒想到後來卻來了個人。」旋靈的語氣有些憤怒,雖然他還是使用著一樣的語調,但鳴電能察覺出異樣,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誰?」又聽到沒聽過的事情,鳴電不滿的問,為什麼這王宮中發生這麼多事情,而他的消息來源最少?這情況不對吧!

「風戰王國每年固定都會給王妃派來一隊人,自從聽聞王妃有了傲炎王子後,特地派來了一個人,名義上是協助王妃處理這種事關兩國繼承人的問題,甚至給我一張清楚的清單表示那個人擅長照顧孩子、緩和親子關係,是個看著很多為王子長大的老手,但現在看來,應該是讓王妃下定決心幫助傲炎王子取得繼承權的推手,但這人是誰屬下還查不出來。」旋靈有些羞愧,原本所有進入王宮的人都該經過他的眼睛,但這種人太特殊,他也一時鬆懈了。

「這件事情牽涉廣泛,又與風戰王國有關,也同時涉及王室內部的問題,原本這個問題是交由……負責,但畢竟已經服侍了兩代王室,想辭官也是正常的,屬下又想王子幾乎不出夜宮,所以也沒多想,只是下令提升夜宮外的防禦,沒想到卻被鑽了空子。」最終,旋靈恢復面無表情看著鳴電,躬身請罪。

「旋靈,這五年來發生的事情我會不知道?你是忙昏頭了,才沒注意到腳邊發生的事情,現在緊急能夠找到這麼多資料已經是很難得了。」鳴電抬頭看著旋靈,輕輕搖頭。

「我知道我不罰你你覺得我心腸太軟,罰了你我又覺得不好,你這些年來做的事情我都知道,要我罰你也說不過去,這樣吧!你也知道的,就由你負責厄臨的事情,你覺得怎樣?」鳴電長長的嘆了口氣,緩緩閉上眼睛,他實在太累了。

1-10

「屬下遵命!」看著深深埋在椅子中的鳴電‧費齊,旋靈只能嘆息,也不敢問出他心中一直以來的謎題,那有關於鳴電以及厄臨詭譎的關係,但另一個問題一定要問。

「陛下,請問刃老爺子那邊,需不需要通知?」旋靈有些遲疑,不通知似乎不好,但是通知了說不定會更糟,刃老公爵那家子可是以把自家的孩子當作最高等的寶物來寶貝的家族,要是被知道鳴電要這樣來處理跟厄臨的關係,說不定下一秒整個皇宮都要被拆了。

「不了,就這樣吧!演戲就要演好一點,打從妃雅想要個孩子的時候,我們就決定了不是?就照原訂計畫行事……你會不會覺得我很懦弱?」苦笑著,鳴電‧費齊看著旋靈。「已經這麼多年了,我卻沒有那個勇氣去看那孩子,為什麼他跟萊雅長的那麼像?而且越來越像,不知道為什麼,只要看到他,我就會想到萊雅,我的萊雅……」旋靈連忙低下頭,才能及時避開那烙下的眼淚出現在視線之中。

兩人談到很晚很晚,夜深人靜的密議才結束,但夜宮的活動正要開始。這晚,厄臨照樣按照自己的規範,在晚上爬起來做些訓練,但進行到一半時卻停了下來,因為他感覺到有某種東西正在窺視他。

仔細、小心的觀察著。厄臨以偶人的直覺發誓,肯定有東西。

因為這種奇怪的感覺,保險起見接下來幾天厄臨更加小心翼翼,最後甚至暫停了練習,但這樣的感覺卻沒有消退,甚至在陰暗的夜宮中無處不在,厄臨在數次翻遍整個夜宮的搜索後卻沒有任何解答,最後只好作罷,或許這就是這個世界神奇的魔法的效果,或許他應該想辦法取得關於這個的資料。

但在這件事情解決前他沒辦法訓練了。

用以前的方法解決不了這件事情,厄臨轉往另一個方向思考,他開始大肆搜索書籍,幸好原本夜宮什麼沒有,就是打發無聊的書籍最多,現在讓厄臨有了最好的資訊來源,但越是查找書籍,就越是茫然,這樣的情況沒有任何資料有記載,或許是有人在保護他,但就算這樣也不可能一點痕跡也沒有,在自己的地盤還找不到就太丟人了,乾脆直接拿刀抹脖子乾淨。

但厄臨不知道的是,正因為他一系列搜尋,原本旋靈想要派人進駐這個夜宮,最後也只能不了了之,厄臨王子危機意識高漲,幾乎走到哪拆到哪,整個夜宮根本沒有躲人的地方,他的夜色保鏢怎麼進駐?只能看著夜宮最後徒呼奈何,吩咐人加強宮外的防禦,對裡面就不要動手了,厄臨王子這樣的手段真是難以防禦,他們這些做小的也只能苦笑以對,誰讓厄臨還張著天真的表情看著找到的保鏢問他是不是在捉迷藏?這該叫他們如何回答?

但厄臨還是找不到那感覺的來源,他不相信會有魔法一天二十四小時緊盯著一個小孩,太浪費了,但除了嚇壞一打侍衛還有找到幾個挖密室的好地點外,厄臨完全沒有想要的收穫,這讓他心浮氣躁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