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部 王城風雲之起 - 5-9 風雨欲來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11-24 1:33:55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遠在王國西南的里德修拉,城務廳簡報室內,也有一場重要的會議,然而……氣氛沈重。

參與者有阿德列斯城主,席禮亞夫人,查理德院長,魯達夫靈劍士,安流爾斯靈劍士與誓約靈狼提爾納魯——牠只聽候誓約主人差遣,窩在一旁睡自己的覺。

召集會議的緣由是收到來自霍爾茲駐使的兩封緊急快信,滿是風雲變色的內容,令阿德列斯擔心不已,與查理德討論之後,決定將艾莉絲公主身分透露給另兩位靈劍士知悉。

魯達夫與安流爾斯雖然驚訝,但也慶幸著公主仍然健在;接著阿德列斯又詳述緊急快信的內容,即使是查理德,也難以維持平時的冷靜,兩位靈劍士的動搖就不在話下了。

一陣沈默,顯然在座的都各有考量。

查理德首先發難:「城主大人,在下打算辭去主教一職,還請許可立刻生效。」

阿德列斯:「你……你在說什麼啦!說辭就辭,又不是小教士,糊塗!」

查理德:「我想過了,只要沒有敕命,城主大人就不能夠派兵援助,一旦兵援,就有可能犯上叛亂罪。身為主教,也無法自由行動,但是——」

叛亂罪,阿德列斯知道這不是開玩笑,城主身分也承擔不起。

「艾莉絲是王兄唯一的子嗣,我沒辦法冷眼旁觀,即使王室更替,艾莉絲主動放棄公主之位,她仍然是我最重要的姪女,就算無法阻止王城兵變,我至少也要保下菲立斯陛下的命脈,阿德列斯——拜託你了。」

查理德不是稱呼城主,而是叫著昔日好友的名字,希望阿德列斯法外通融。

阿德列斯:「先說了,我一點都沒打算置身事外,所以才把你們全找來開會,查理德不要瞎鬧,別老是想著要自己來。」

查理德:「可是……」

席禮亞:「院長先靜下來,對我和阿德列斯而言,艾莉絲公主也同樣重要,不過,請多給小修一點信心,他是很可靠的靈劍士,如果最後結論必須辭去院長一職,那時再談不遲,我們先討論目前的危機,一個精靈的力量十分有限,我們需要的遠在此之上。」

安流爾斯:「夫人說的有理,我們先想想辦法,不過,城主也不能做過分之事,以免拖累里德修拉百姓。」

魯達夫:「呵~老夫寡身無牽無掛,儘管差遣,事關王國存亡,生死可置度外。」

阿德列斯:「霍爾茲卿寫得明白,短期內必有動亂,扣除兩天快馬送信,所剩無幾,而且,就怕兵變來得更快,先不管叛亂罪,兵營行軍也絕不可能趕得上。」

查理德:「我看還是親自趕去,盡己之力,或者招募一些志願者同行。」

阿德列斯:「你平常是我的智多星,怎麼事情一扯到公主,腦袋就變笨了啊!」

席禮亞:「其實,我和阿德列斯已經討論過,行軍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派遣速度快的騎兵,從騎兵營裡選擇高強的術士與劍士,一百名應該還湊的齊,帶上更替馬匹,日夜兼程三天應該就能到達新安達魯。」

查理德:「一百名遊騎,的確算是戰力,尤其是挑選過的,可抵三百名衛士。」

魯達夫:「是還可以,還是稍為嫌少了點。」

阿德列斯:「確實,但是一百名可以不叫兵援,我打算叫它做……」

席禮亞:「使節團!」

阿德列斯雙手一拍:「沒錯,就是使節團,查理德,你以特使身分帶領百名遊騎前往新王城,負責接送保護新科靈劍士修.南宮。」

席禮亞:「呵~百名使節團接送保護,這下子可給足了小修面子。」

安流爾斯:「以修閣下的個性,大概會害羞的不得了。」

查理德:「沒辦法,又不能光明正大的用公主名號,就請小修多擔待點。」

阿德列斯:「魯達夫,拜託你以團長身分領隊,安流爾斯負責留守。」

「在下領命!」「是!」

通常一位靈級士可以兼任特使與團長,阿德列斯這次是故意分開來,好增加戰力。

席禮亞:「我們走布羅倪北上,明日出發,挑選遊騎兵得趕一趕。」

魯達夫:「挑選作業就交給我吧!今晚就準備好。」

查理德:「不是走海德加都比較快嗎?走布羅倪似乎要多出半日,而且夫人剛剛說……我們?」

席禮亞:「是的,我也會同行到布羅倪,親自拜請加巴迪夫叔叔幫忙,仿照我們的計劃,希望他能贊助百名騎兵,所以多這半日路程是必要的。」

查理德:「太好了,如果是兩百名優秀騎兵,是股不能忽視的力量。」

阿德列斯:「查理德,我只是讓席禮亞跟到布羅倪,絕不能讓她到前線。」

席禮亞哼的一聲:「知道啦!你就是小心眼,明明我也很想湊一腳,當個城主夫人綁手綁腳,一點自由都沒有。」

阿德列斯:「別這麼說,我也是會擔心妳啊!」

席禮亞有孕在身,阿德列斯不可能讓她去冒險,殿下懷孕尚未公佈,所以不能明說,若非王都危急,阿德列斯甚至不想讓席禮亞出遠門。

查理德:「這樣的安排,確實已經達到援助規模,查理德非常感激!」

安流爾斯:「城主不讓夫人前去也是有道理,先不說危險,在名義上就是個問題。」

阿德列斯:「查理德院長、魯達夫閣下,魯迪因德王國與艾莉絲公主的安危就拜託你們了,務請平安歸來。」

「多謝城主大人!」

「屬下絕不辜負城主期盼。」

來到新安達魯城的第六天。

春陽高掛,氣溫回暖,街上的精靈與日俱增,看見久違的朋友,會彼此熱情地招呼,不管是添購新衣或是更新傢俱,也讓市集逐漸熱絡。雪季時看見的飛龍,這兩、三天已不復再見,大家都猜測飛龍被趕走或是遠走他鄉另覓棲地。

昨天,我和霍爾茲在龐加拉度宅邸前大鬧一場的傳言,今天在城裡各地酒館開始發酵。

因為明確出現兩名涉案精靈,『龐加拉度的貼身部屬襲擊里德修拉新科靈劍士修』——完全被認定為事實。

襲擊事件被官方列案調查,更令精靈百姓們深信不疑,其實巡守隊只是被迫立案,根本不敢實際調查,因為無法釐清案情,發生原因成了茶餘飯後的話題,出現各種臆測,忌妒、小心眼、邪惡心態、看不順眼等各種謠傳,都對龐加拉度非常不利。

相對的,在馬車內——

艾莉絲:「小修昨天好英勇,帥氣的不得了!」

抱歉,其實那是在『耍』帥,外強中乾。

蕾菲亞娜:「我可是緊張的不得了,好擔心當場翻臉就打起來。」

「唉~我喜歡小艾的說法,但是當下想法卻和小蕾說的一樣。」

梅琳:「我比較擔心龐加拉度會私下報復。」

「別擔心!如果他把心思放在我身上就太好了,而且我們沒亂跑,沒接觸衛士營,和娜美羅里主教也是用傳聲石晶聯絡,大鬧一場就是要吸引龐加拉度的注意,浪費他的時間,也逼他露出破綻。」

艾莉絲:「霍爾茲卿真聰明,想得到這麼大膽的計劃。」

蕾菲亞娜:「但是讓主人冒險,我是一百個不願意啊!」

艾莉絲:「別擔心,小修不是有小蕾保護嗎?」

蕾菲亞娜突然變成有精神,眼睛一亮兩手握拳:「嗯~嗯~交給我吧!」

「妳們……真是的,總之這幾天都要在一起,沒準龐加拉度真會再次襲擊。」

梅琳:「監視精靈還在嗎?」

「只剩一個,一直維持在四百步距,看起來只是純粹的監視而已。」

原本都有兩個監哨,監視力道變小,似乎是不願惹上麻煩,但又不想失去我的行蹤,對方一直沒有換班,表示放棄定期回報,改採有異狀才回報的。

我們不再蝸居,在王都裡四處遊玩,讓監視者疲於奔命,其實也是藉機熟悉各街道地理位置,每當我們稍為接近龐加拉度宅邸,索敵就會發現有大量異常反應,守衛們總是更快聚集在大門之前,提防我再度挑釁。

現在,我們悠閒地吃完早餐,正前往里德修拉使館,打算與幾個重要精靈會合。

挑選在使館見面是有原因的,第一,監視精靈無法進入管制區域,可以掩飾私下會面,第二,我來自里德修拉,每天到使館報到算是例行公務,不必擔心被懷疑。

因為被監視,我不方便光明正大出現在衛士營或修道院,也不希望到安德烈家,以免引來無謂風險。

在使館的會議室中。會面連絡都由霍爾茲負責,他是非常可靠的智慧老者,老狐狸能站在我這一方,實在萬幸!

艾莉絲一眼就看到安德烈:「叔叔~你今天看起來好多了。」

安德烈行了個禮:「多虧小艾,完全沒問題,不過,想戰鬥還不太行吶。」

我合掌作揖:「療癒之後需要時間休養,我也曾經在家休息一個多月。」

馬休飛、卡拉貝爾隨後出現,更驚訝的是,娜美羅里大主教也親自來到使館。

蕾菲亞娜與梅琳靜待在角落,儘量不干擾我們。

霍爾茲讓大家就座,把昨天在龐加拉度宅邸前發生的事說明一遍,至於潛入龐府偷聽到的內容與住所被襲的事件,霍爾茲早在前夜就已傳達給在座諸位。

娜美羅里:「佩服,初生之犢不畏虎,修閣下正面挑戰龐加拉度,那份勇氣不是一般。」

「是故意的,萬一龐加拉度又三番兩次來綁架小艾,我可受不了,挑明之後,如果我們再遇襲,這筆帳自然會算到龐加拉度頭上。」

娜美羅里:「妙計啊!」

「這得感謝霍爾茲卿的妙計,在下只是跟著劇本走。」

霍爾茲:「若非修閣下實力堅強,在下可不敢如此大膽。」

娜美羅里:「老身比較在意修閣下有關龐府的會議內容,那都是真的嗎?」

「以靈劍士之名立誓。」

娜美羅里:「龐府會議當晚,傳出火災,倉庫和馬廄燒得精光,莫非……」

「是的,火是我放的,那位逆天閣下烏丹普夫打算襲擊我們,還企圖綁架小艾,我就用火球亂燒一通,好延緩他們襲擊的速度。」

娜美羅里:「呵~閣下看似從容,私底下卻做了不少好事。」

「一直都是時勢所逼,不得不為。」

娜美羅里:「我相信閣下的情報,只不過,潛入偷聽的手段似乎……」

「抱歉,取得情報的方式無可奉告,在下立過誓言保守秘密。」

我不願透露龍隱的秘密,因為不想說謊,索性直接拒絕回答。

娜美羅里:「呵~我才要抱歉,打探密技的確不合規矩,請別放在心上。閣下的存在超乎常識,十八歲即登靈劍士之頂,破咒、鬥龍,還能不被發現就知道對方談話內話,實在是不得不服氣。」

我注意到艾莉絲笑得開心,蕾菲亞娜滿意地瞇著眼,卡拉貝爾則是一臉驚奇。

「感謝讚美!總之,我現在想知道有何應對?我又能做些什麼嗎?」

娜美羅里:「事關重大,老身想先再次確認情報,三天後,有個叫吉爾斯基的指揮精靈,帶兩千兵力與兩隻飛龍正面突襲衛士營,羅邦從西南門進攻,有五百兵力,巡守隊是內賊,瓦立培夫會在王城搞事,對吧?」

「完全正確!如果這兩天計畫未變,大致上就是如此。」

娜美羅里:「班達基已經準備好足夠兵力與六座巨弩,對付吉爾斯基的兩千兵力與飛龍,應該能勉強力拼。萬一真如修閣下所言,飛龍懂得戰術,這仗打起來還真難過。」

「我試過對抗飛龍,說對抗也不太對,我只是一直拚命逃跑,但是,如果只有一隻,或許還能硬拼,嗯……應該不會輸。」

稍微說了大話,即使只有一隻飛龍也很勉強,會飛的對手,本來就不好應付。

娜美羅里:「王都內的狀況大致都在掌握中,但是前往撒莫達山谷探查很危險,所以衛士營派出前哨,以鷹眼遠距監視,一旦有行軍痕跡,應該不難查覺。」

「我的故鄉有句俗語,叫做『擒賊先擒王』,既然龐加拉度是賊王,我們不能直接抓他嗎?明明都已經清楚他們的計畫。」

娜美羅里:「龐加拉度身邊總是有超過十個護衛,先不說能否抓住他,光天化日打起來,沒有証據去襲擊靈術士,那是重罪啊!不建議閣下冒這個險。」

原來如此,想想自己才利用過這個名義讓龐加拉度惹上一身腥,他身邊護衛不少,萬一沒能當場一網打盡,自己可能就會從靈劍士變成通緝犯。

「明白。在下有聽到羅邦要用『正義』吸收百姓的信任,不好意思,修經驗淺薄,不太明瞭這個意思。」

娜美羅里:「可能是打算宣揚龐加拉度才是正統的王國領導,諸如此類,利用民心推翻利德納陛下,這只是老身猜測,說不得準。」

大家都很納悶,娜美羅里也有自覺硬扯,龐加拉度怎可能有正統性可言?如果非得提上『正統性』,艾莉絲才是王國的合法統治者。

馬休飛:「昨天修閣下大鬧,龐加拉度的名聲現在被傳言搞得很臭,想得民心應該很難!面對羅邦與巡守隊的兵力,我們最好還是先做些準備吧!」

娜美羅里:「有的,班達基會分出八百兵力,偽裝鎮守在西南城內與城外,設法夾擊羅邦的兵力,巡守隊戰力並不高,但是很分散又和民眾站在一起,很難正面殲滅,一旦與羅邦合流,對抗難度會提高。」

霍爾茲:「西南一側,有六個巡守駐所,隊員數目約為兩百名精靈,一旦與羅邦的部隊合流,就是七百人的部隊,一旦進入城內,百姓們會變成人質。」

安德烈此時插話:「我可以試圖拖住巡守隊,不讓他們合流。」

娜美羅里:「哦?請問安德烈先生有多少力量可以運用呢?」

艾莉絲:「叔叔不行啊!你和馬休飛叔叔現在都不適合戰鬥。」

馬休飛:「別把我算在內,我完全恢復啦!」

卡拉貝爾:「請交給我辦,父親務必好好休養。」

安德烈笑著說:「你們別急,聽我解釋,我最忠心的舊部屬與馬休飛的衛士們,合起來大概有五十幾個,武器雖然不足,但是我不打算正面硬碰,小修放火的事給了我一個好點子。」

娜美羅里露出感興趣的表情:「請接著說。」

「巡守隊不像部隊住在營區,而是各自住在家裡,我們前一晚趁夜突襲六個駐所的各個正、副指揮官,拘束他們,沒有聯絡石晶的其他隊員,就會如同一盤散沙,隔天,我們埋伏在巡守駐所附近,只要戰事一起,就放火燒駐所,沒有指揮官,駐所又起火,應該會讓他們亂成一團吧!」

娜美羅里:「妙招,既不用投入太多精靈,也不必正面戰鬥,我倒是可以提供隱密的暫時拘束地點。但是你們沒有足夠戰力,務必要小心自保。」

馬休飛:「半夜勒擄放火燒駐所,這種小打小鬧,我們還辦得到。」

一個靈劍士,一個靈術士,按理是綽綽有餘,安德烈暫且不計算在內。

娜美羅里:「最後就是王城利德納陛下的安危,我會親自對付瓦立培夫,問題是斐西達隊長的立場,我一直無法確定,也不想打草驚蛇。」

我想起王城晉見之時,說道:「主教請聽在下一言,蕾菲亞娜曾經說過,不能相信斐西達,他的靈格無法信任。」

娜美羅里:「誒!這個根據……」

「這個說法當然有問題,但是在下數次遇險,全憑蕾菲亞娜敏銳的直覺而化解,我相信她。小蕾——」

蕾菲亞娜起身行禮:「是的,小女至今仍是如此認為,這位隊長不能信任。」

娜美羅里:「蕾菲亞娜小姐請坐,既然修閣下如此相信妳,我也願意相信,就算不是這樣,我們還是得先做最壞打算,只是,同時對抗瓦立培夫和斐西達,對我來說很吃力,雖說我還有克羅夫曼王子殿下能夠依靠……」

霍爾茲:「主教閣下,請容我說一句,陛下安危至關重要,一旦失守,等於衛士營也垮了,王都難保。」

娜美羅里:「你說的沒錯,即使我的部屬已經滲入王城,面對親衛隊也非常勉強。」

霍爾茲:「我認為盤算稍欠周全,並不是瓦立培夫和斐西達而已,還必須加上逆天聖劍烏丹普夫,最壞的狀況,還得加上龐加拉度,我認為龐加拉度也非常清楚,擒住陛下等於嬴了一大半,只有主教閣下與王子殿下,恐怕戰力不足。」

霍爾茲霍地站了起來:「因此,在下強烈建議修閣下進駐王城。」

娜美羅里:「呵~霍爾茲卿對修閣下的評價非常的高。」

霍爾茲:「事實上,站在里德修拉駐使的立場,我堅決反對這麼做,畢竟城主要求我優先確保修閣下的安全……」

艾莉絲:「如果小修進入王城,我也會跟著。」

「我希望小艾能待在安全的地方……」

「是小修沒明白,你的身邊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艾莉絲一說完,大夥都是莞爾一笑,蕾菲亞娜則點頭表示贊同。

「真拿妳沒辦法。娜美羅里主教,我可以保護陛下,但是飛龍怎麼辦?」

娜美羅里:「先交給班達基,衛士營多少也有點本事,一開始他就沒有把閣下戰力計算在內。」

霍爾茲:「衛士營距離王城並不遠,一旦確保陛下安全,弭除王城風險,修閣下也能支援前線。但是我必須說在前頭,陛下的安危優先度最高。」

娜美羅里:「我非常同意霍爾茲卿的說法,至於進駐王城的方式……潛入應該是不行吧……」

「我還有個大膽建議,還有兩天時間,能設法削弱對方的戰力嗎?」

娜美羅里:「修閣下的意思是……」

「拘束對方的落單主力。」

娜美羅里:「主動出擊嗎?是個積極的好辦法,但是,沒有陛下的認同,我和班達基都無法出手。」

艾莉絲笑著說:「小修越來越壞心啦。」

「帶兵打仗我沒辦法,但是潛入偷襲我可是很在行的。」

娜美羅里:「這一幫高位精靈平常都是擁兵自重,會落單的大概就是羅邦。」

「那就羅邦吧!有誰能知道他的行蹤?知道他的本事嗎?」

馬休飛:「羅邦是靈術士,能夠同時發動兩種咒術,攻守兼備,據說他一旦發動火炎障壁,沒有精靈能夠近身,此外,除了擅長火元素咒術,他也會用木元素咒術。」

「術士嗎?那好辦。」

娜美羅里:「我可以幫忙調查他的下落,用石晶通知你。」

「好的,麻煩主教大人。」

娜美羅里為了避人耳目,先行離開,霍爾茲則是為了把報告書派送回里德修拉,也離開了會議室。

安德烈:「小修,這樣好嗎?感覺王城非常危險。」

他指的是我打算進駐王城的事。

「雖然這麼說有點自大,我有能力一次讓十個左右的術士無法發動咒術,而且真心要逃跑,大概也沒誰能攔得住我,只是擔心小艾要跟著……」

艾莉絲:「與布羅倪那回不一樣,我不能想著打不嬴就逃跑,就算不是公主,我也是真心希望王國能平平安安,曾經是父親守護的王國,我也想盡一分力量。」

「既然說到這個地步,我也會全力以赴!王城要顧,小艾我也會保護的。」

安德烈:「小公主真的長大了!菲立斯陛下在天之靈一定會很欣慰。」

馬休飛:「幾個月來的光陰,比起舊王城那時候,現在的艾莉絲更有公主的典範。」

蕾菲亞娜也靠過來說:「嗯~是小修改變了小艾,大概!」

艾莉絲羞得說不出話。

卡拉貝爾:「修閣下太強大,公主也跟著成長。」

「遇見小艾之前,也是不少人……不少精靈叫我『小鬼』吶!」

艾莉絲:「為了我們自己的家園,還請大家幫幫忙!」

安德烈:「叔叔想問件事,如果有機會,艾莉絲想恢復公主之位嗎?如果懇請利德納陛下的話,或許會答應……」

艾莉絲看著我回答:「我完全沒這個想法。雖然目前還無法明說,我和小修有許多事要一起去做,或許會離開王國也不一定。」

馬休飛:「公主要離開?」

艾莉絲笑著:「別誤會,我不是捨棄王國,而是有值得我和小修一生尋覓的目標,為此,我一點都沒想當公主。」

我嘆了口氣:「不需要因為我……」

一旦成為公主,艾莉絲就沒辦法和我四處找尋回到人間的方法。

艾莉絲:「事到如今什麼都不用說,小修想去的地方,就是我的目的地。」

我點點頭,感激地看著她。

安德烈:「我明白了,小修閣下,公主就拜託了。」

「肯定全力以赴。」

「叔叔請放心,有小修、小蕾和梅琳陪著,任何困難都過得去。」

安德烈、馬休飛與卡拉貝爾離開使館,坐上馬車回家,會議上,修的情報與表現令他們折服,艾莉絲的責任感也完全不是當年那個小公主可比。

安德烈:「公主已經脫胎換骨,她看到的世界,或許已經不是我們能想像的。」

馬休飛:「在地下迷宮與公主重逢時,我就有這種感覺。先不說小修,蕾菲亞娜和梅琳也不是一般般,個個深藏不露的感覺。」

安德烈:「靈狐應該不弱,蕾菲亞娜光是自願留下和小修對抗飛龍,就絕不普通,已經不能只用忠心來形容。」

馬休飛:「我有預感,只要有小修在,眼前的難關肯定過得去。」

安德烈:「能取得對方的會議細節也很了不起,真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

一般來說,重要會議只要開啟索敵術與音蔽術,就不必擔心內容外洩,只不過,修的龍隱與龍破,正是索敵與音蔽的剋星。

馬休飛:「十八歲就幾乎到達生涯之頂,一兩百年後會是什麼程度完全無法想像。」

安德烈:「真不愧是公主的羈絆者。說到這個,卡拉貝爾你……」

卡拉貝爾:「父親放心,我很明白能配得上公主的,確實只有修閣下,我沒事的。很抱歉,其實剛見面時,不知深淺擅自挑戰……」

「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不必再說,修閣下也沒在意,我只是擔心你還在看不開。」

「的確還有點不甘心,因為努力許久,卻一下子就被超越。」

「你現在早晚都在苦練劍術,連討厭的咒術都在努力學習,打擊不小啊!」

「父親誤會了~我現在並非執著於公主,而是看到修閣下那種程度,不由得就熱血沸騰,許多方面都必須更加努力。」

馬休飛:「小修不是一開始就如此厲害,聽查理德主教說的,半年前剛到里德修拉時,還不懂雙劍劍術和咒術,有危險還得依靠公主保護,或許他既優秀又有天分,但是付出的心血肯定不比一般。」

卡拉貝爾:「我看過修閣下為公主拼命的模樣,真的是遠遠比不上。」

馬休飛:「卡拉貝爾啊~如果沒有王城大火,你和公主非常有機會締結羈絆,所以真正阻擋你破壞你的,不是小修,而是王城大火的主謀者,公主自身已經付出極大代價,成全她的幸福未來,也是一種愛的表現。」

卡拉貝爾:「叔叔的開導,卡拉貝爾受教,說起來,反而是『預定羈絆者』這件事帶給公主和修閣下無謂的困擾。」

安德烈:「呵~有趣,公主好像說過,在還沒回到王國前就和小修締結靈線?」

馬休飛:「該說公主有眼光嗎?十六歲就動情,交往也沒幾個月,真的是緣分呀!」

廿歲之後才能動情,交往十年確認感情才會締結靈線,這些都是精靈的常識。

安德烈:「小梅已經廿幾歲,男女之情都還不開竅,就算我想幫忙介紹也沒用。」

卡拉貝爾:「修閣下就像是為了公主量身打造的存在,嫉妒他簡直太傻。」

馬休飛:「小修有著獨特的魅力,別說公主,蕾菲亞娜小姐用情恐怕也在忠心之上。」

安德烈:「這事我一直耿耿於懷,又不好意思說出來,難道對公主不會有影響嗎?」

馬休飛:「我私下問過查理德主教,他說我們不需要擔心,公主早有定見。」

安德烈:「小修怎麼想?」

馬休飛:「當初小修大戰暗黑飛龍墜落深淵,蕾菲亞娜奮不顧身,跟著跳下懸崖相救,如果換作是安德烈兄,你會怎麼想?更甭說蕾菲亞娜也曾救過公主的性命。」

安德烈:「救命之恩,這……很困擾啊!」

馬休飛:「沒錯,就如主教所言,這是他們私下的糾葛,必須由他們自己解決,就我所看到的,公主好像一點都不操心。」

安德烈:「卡拉貝爾~你也別灰心,退一步海闊天空,我很看好你的未來。撇開小修閣下不說,你現在仍然非常年輕,各方面也很優秀,五十歲就能護衛使節團,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卡拉貝爾:「謝謝父親鼓勵。」

馬休飛:「回去後我們也該開始準備,居然要擄掠放火,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安德烈:「呵~為了大義,只好不拘小節,不過我希望能活抓羅邦,把王城大火恩怨做個了斷!」

在王城裡,利德納陛下正在聽取例行簡報,王城輪值護衛佐丹爾靈劍士,龐加拉度上卿和王子克羅夫曼都在場。

龐加拉度:「王都內沒有異樣,前幾日被飛龍驚嚇的百姓,巡守隊都有好好的慰問,目前都沒大問題!」

利德納:「我對龐卿撤換巡守隊長一事並不贊同,你應該事先來討論的。」

龐加拉度:「陛下,飛龍搞得民心動搖,原隊長安德烈不但沒有立即處理,而且還離開王都,回來後還請假荒廢業務,臣不得已才作更替。」

利德納:「我並沒有聽到安德烈的辯解,再怎麼說,他都是舊王城的重要臣子,這樣做,不會被說打壓遺孤嗎?」

龐加拉度:「不,我們並未虧待遺孤,甚至拔擢靈術士羅邦,百姓們都有看在眼裡。」

利德納:「算了,巡守隊是你負責的,要好好的做,不,要做得比以前更好,職務更替才不會淪為批評取笑。」

龐加拉度:「陛下,另有一要事相稟,在下得知衛士營管制休假,正在操練演習,卻不知為何而做,明明鄰國都沒有軍情異動,臣擔心陛下啊……」

利德納:「擔心他謀反?不可能的,班達基和龐卿你都是我最信任的部屬。」

佐丹爾此時上前一步:「陛下,此事屬下早有得知,操練演習並非以精靈為對象,實因飛龍肆虐,衛士營正在擬定對抗手段。」

龐加拉度:「危害王都屬巡守隊本分,衛士營越權了。」

佐丹爾:「恕我直言,巡守隊除了安撫民心,可有對策?而且還大幅調整職務,光是適應熟悉就已經費盡心力,萬一飛龍來襲,只靠巡守隊應該會大亂吧?班達基上將調動巨弩,很明顯就是為了抵禦飛龍,說是越權謀反也太過沈重了吧?」

利德納:「佐丹爾閣下說的有理!」

龐加拉度:「這幾天飛龍已經不復再見,衛士營也該可以解除管制了吧?」

佐丹爾:「如果我沒記錯,確實這兩天未見飛龍蹤影,但是,也不過兩天而已,至少也要維持十天半個月的警戒,才能稍為放心。」

利德納:「龐卿別再說了,操練演習一事,班達基早有報告並未隱暪,不必如此疑心。」

龐加拉度:「臣明白。」

佐丹爾:「上卿最近真的是很困擾,思慮有欠琢磨啊!」

「我確實多慮,但是閣下如此批評,也未免過分了些。」

「我雖為輪值護護,但是部屬也會呈報王都內大小事以作王城安危參考,如果上卿所言屬實,安德烈若是荒廢業務,為何他到職後犯罪率降低了一半?順帶一提,上卿直屬的城務廳,陳情案件結案數還不到上個月的三分之一,恕在下無禮,這數字挺有趣的。」

「光看數字不足以定下結論。」

「在下還知道更有趣的——」

佐丹爾把修與龐加拉度的衝突傳言,一五一十的說出來,龐加拉度越聽臉色越難看,利德納眉心緊蹙,襲擊靈劍士是大事,而且在外流傳的是抄家滅口,還加油添醋。

有兩名精靈確實被逮,也有自白書,難以簡單搪塞。

佐丹爾也不理會龐加拉度的嫌惡視線,自顧地把聽到的全都說出來。

利德納:「龐卿,可有此事?如此嚴重,為何未見報告?萬一修閣下回報里德修拉,後果很難收拾的。」

龐加拉度無奈:「確有此事,臣用人不當,部屬烏丹普夫可能與修閣下有舊日恩怨,私下出手相鬥,並非臣所授意,因為是家醜,所以羞愧不敢上報,請原諒!」

看見利德納頗為生氣的神情,龐加拉度立刻又說:「烏丹普夫暴露之後畏罪潛逃,巡守隊已經列為第一要務,正在全力通緝當中,相信很快就能落網,給修閣下謝罪。」

利德納:「唉~這年輕劍士很不錯,沒想到才見面就打壞關係,真是太糟糕了!」

克羅夫曼:「父王可以再次召見修閣下,善意安撫,或許大事能化小,只不過發生襲擊一事,不知修閣下是否已經離開王都。」

利德納:「大概還在吧!修閣下答應離開前共餐相談,不至於私自離去!龐卿也一起參加化解誤會,如何?」

龐加拉度:「臣若參與,恐怕只會雪上加霜,臣早就想好好致歉,修閣下直言,只要還未抓到烏丹普夫,任何道歉都不接受!」

利德納:「沒想到修閣下會如此頑固,那就由我先和他談談吧!」

克羅夫曼:「呵~不如我親自去邀請他,誠意很足夠吧?」

龐加拉度:「甚好!只是委曲了殿下。」

克羅夫曼:「無妨,我對他也很有興趣,哈哈~」

離開使館,我和艾莉絲、蕾菲亞娜一起回到住所,門口多了一名衛士站哨,原來是昨夜遇襲,霍爾茲私自加派的護衛,我本來想要讓他回去的,畢竟使館衛士力量都不高,碰上襲擊說不定還會賠上一命,但是蕾菲亞娜阻止了我,解釋著說,遇襲已是天下皆知,若霍爾茲不做任何應對,在駐使立場上就是失職。

我知道衛士營、修道院和安德烈等等,都正在忙著做好護城準備,反而是我這個里德修拉靈劍士,日子過得太無聊,畢竟不完全熟悉王都,對於政治也缺乏應對經驗,更別提派兵遣將這種複雜的工作,此外再加上一個小小理由,就是不遠處有監視精靈,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娜美羅里建議我們輕鬆度日,當時機來到時成為最凌厲的伏筆。

因此,我們都窩在住所,並非不想出門逛街,而是艾莉絲正把握著時間,閱讀向霍爾茲借來的書籍,我理所當然一旁陪著看書,不過我看的是當代故事——其實是童話故事,畢竟我的識字程度還差得遠。

「小修,你看這裡寫的。」

「呃……這個,寫的很難懂,哎~不,完全看不懂。」

「也對,這些都是生澀古語,我解釋大意給你聽——」艾莉絲似乎在古書上找到某些訊息,繼續說著:「月之力量,穿梭古今,往來彼方——」

「彼方?」在人類世界,對『彼方』的另個認知是指『死後的世界』。

「我們精靈把不知名的世界都叫做彼方。」

「懂了。」

「取藍之水,紅之火,相融成晶,龍火燒結,終成迴廊之鑰。」

「意思是……這樣那樣,最後做成鑰匙,大概吧!」

「小修還記得月光石晶打開的黑色通道嗎?會不會就是那個迴廊?月光石晶說不定就是開啟迴廊之鑰匙!」

「這解釋有通,彼方……人類世界說不定就是精靈的彼方,或是彼方之一。」

「我也是這麼認為。」

「後面還寫著什麼?」

「沒了,月之章寫的就只有這幾句。」

「真虧小艾厲害,才這幾句就聯想到月光石晶。」

「並不是這樣,你看這張圖。」

艾莉絲翻到下一頁,是一張圖像,上面畫的是——

「誒……月光石晶?」

「嗯~很像對吧?我就是被這張圖吸引的,才去看它的解釋。」

畫的是一顆橢圓寶石,雖然與艾莉絲的月光石晶稍有差異,但是寶石上有兩種顏色相混而成,這個特徵和月光石晶非常相似,雖然是黑白掉漆圖片,也能一眼就看出來。

艾莉絲又繼續說:「總算有一點線索,我要把它抄下來。但是不能完全確定,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呵~小艾,謝謝妳!不管有沒有用,有這份心意我已經很感激了。」

「聽你這樣說,好像沒多大意願回去人類世界,我會努力的,小修別放棄啊!」

「不是啦!我一直都沒放棄,只不過心情上有點不太一樣。」

艾莉絲一臉疑惑,我繼續說著:「以前吶,我把回去人類世界當做最重要的事,現在呢,能和妳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事,我不是有說過——沒有妳,我哪兒都不去!」

「嘿咕~」

艾莉絲把書放下,又是一個擁抱。

剛好蕾菲亞娜也來到客廳:「哇~小修小艾感情真好,你們剛剛有說要去哪兒嗎?」

艾莉絲還是抱著不放:「我和小修在說一起回去人間的事。」

蕾菲亞娜笑著:「哦!那我也要一起去。」

艾莉絲:「當然,不管去哪,我們都要在一起。」

「不對,小艾忘了嗎?如果是那種月光石晶,沒有締結靈線是沒辦法一起通過的,我們還為這件事惹上不少災難呀!」

艾莉絲:「我沒忘記,反正小蕾會想辦法——對吧?小蕾!」

蕾菲亞娜:「嗯,交給我吧,我可是最強女僕!」

「妳們好樂觀啊!」

艾莉絲突然臉色一沈:「等等,小修你剛剛說為了締結靈線搞了不少災難,是嗎?」

——誒?

她放開手別過頭:「哼!和我締結靈線是個災難,原來你是這樣想的。」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呀!」

艾莉絲叉手抱胸,雖然看不見臉色,但肯定是嘟著嘴:「明明就是趁我動不了,也沒過問就強佔我便宜,居然還說成是災難,好過分。」

「啊~非常抱歉,我剛才說錯話,和小艾締結靈線是莫大的榮幸,原諒我吧!」

蕾菲亞娜笑著:「好恩愛,小艾生氣也好可愛,我去泡茶,主人和夫人要好好相處,不可以吵架喲!」

艾莉絲只是鬧著玩,並非真的生氣,哄個幾句,馬上和好又是貼抱過來。

一旦遇上大事,艾莉絲表現漸趨成熟,大夥都稱讚她的成長,但是我很清楚,說到底也還是個十六歲的孩子,偶而,也會露出小精靈調皮撒嬌的本性,尤其是在我面前,就是因為明白這一點,所以我才更加放任她、寵著她。

嘻鬧歡樂沒能維持太久,因為王城的侍僕前來通知,王子殿下在一炷時間之後將會登門拜訪,侍僕並未明言為何而來,即使如此也不可能拒絕,我們乖乖更衣梳理,等候王子到來。

在衛士營裡,班達基上將、伍林海仲將,與十七位衛士團長正在開會,透過修與安德烈的情報,知道有軍隊窩藏在山谷之中,加上有兩隻巨龍,以衛士營為目標正面迎戰。

山谷囤兵有物資考量,武裝精靈數量上不可能超過正規衛士營,但是令他們頭痛的是飛龍,皮甲堅硬,飛行機動力高,一般武器難以殺傷,雖然有六個團配置巨弩砲座,但是巨弩必須加上足夠強大的攻擊咒術才夠發揮威脅的力量,目前整個衛士營只有五位夠強的術士,這表示有一座巨弩砲座是空著的,暫時只能當作備用。

伍林海本身也能支援巨弩班,但是他的任務是守護班達基與遠程狙擊,雖然流星聖弓的咒矢威力遜於附加咒術的巨弩,卻有彈性調度上的優勢。

此外,班達基也佈下哨衛監視山谷,當敵方有任何動作時,能第一時間得到情報,老將的他,不可能完全依靠修所提供的情報,並非不信任,而是戰場瞬息萬變,對方進攻路線隨時都有可能變動。

龐加拉度與其陣營裡的幾位主力,也是班達基的監視目標,只要地點時機合適,班達基甚至打算,就算沒有陛下的命令,也要冒險拘捕叛賊,這想法與修相同,擒賊先擒王,只不過龐加拉度甚為機靈狡猾,從不讓自己置身險地。

班達基:「伍林海閣下,有件事務必要拜託你!」

伍林海:「請說。」

「果然我還是認為,六座弩砲都能夠用上是最好的。」

「認同,但是目前能用上的就只有五座。」

「所以,萬一後天戰事一起,我希望能得到杜亞麗雪閣下的幫助,但是靈術士只接受陛下的命令,我沒有權利徵召她。」

「上將拜託之事,是要在下前去說服她嗎?」

「杜亞麗雪一向冷漠孤傲,會太勉強嗎?雖然我知道你們私交……非常好。」

「交給在下吧!這件事也只有我辦得到,絕對沒問題。」

「絕對嗎?你們果然是……」

「逃不過上將的眼睛,沒錯,我們是互相傾心,只不過立場上有點微妙,想公開在一起實在不太方便。」

「好吧!這是題外話,你們在意的就是年紀對吧?」

「她比我大上五十歲,又是師徒關係,踰越交往給百姓觀感不好,如果我們只是一般平民,就不必想太多了。」

班達基嗤了一聲:「我認為那全都不是問題,總之你再好好想想,我會支持你的。」

「感謝,在下會慎重考慮的。」

「嗯!總之杜亞麗雪就拜託你了——各種意義上!」

就在談話之間,一名衛士敲門進到房間。

「麾下,有監視情報。」

「什麼事?很玄疑嗎?」班達基天天和衛士們照面,光看臉色就能猜到幾分。

「沒錯,龐府監視衛士回報,昨日龐加拉度閣下、羅邦閣下進入龐府後就消失了。」

「消失?不可能有消失這種事吧?」

「雖有精靈進出,但是宅邸內精靈總數一直沒有變化,監哨以為他們並未離開,但是今天早上監視衛哨起疑,便用鷹眼一一確認索敵目標,已確定龐加拉度閣下、羅邦閣下都不在宅邸之內。」

伍林海:「屬下大膽臆測,恐怕早已喬裝,與其他精靈交換身分,偷偷離開宅邸。」

班達基:「這可能性很大,他們早就知道被我監視著。」

「如果屬下推斷無誤,在起事之前,他們為了自保會設法隱藏行蹤。」

班達基問衛士:「瓦立培夫呢?」

「一直都在自宅之中,非常確定。」

伍林海:「明天就是他接下王城輪職護衛之職,現在我們怎麼辦?抓他嗎?」

班達基:「不,正好是機會,我去和娜美羅里商量,龐加拉度擅改班表,我也來試試打亂他的計劃。衛士——」

「屬下在!」

「把羅邦行蹤消失的事通知安德烈先生與修閣下,立刻。」

龐加拉度的消失,令班達基、伍林海深信,戰鬥恐怕已經避無可避。

在王城之內,利德納的書房裡。

「真奇怪,日理萬機的娜美羅里大主教居然如此頻繁的找我喝茶聊天……」

「呵~也沒那麼多事能做啦!陛下不必理會老身,請先專心批閱奏章。」

這天,娜美羅里再次來到王城,理由是希望一起下午茶,雖然正在處理政事的利德納應允要求,娜美羅里卻堅持留在書房內等候,因為私交甚篤,利德納也接受她的任性,但實在令他不得不在意,便停下筆與院長聊了起來。

書房內只有他們兩個,交談的態度也隨意了些。

「到底是怎麼回事?實在是不像妳,我也不是看不出來哦!」

「總之,老身就一件事,確保陛下的安全。」

利德納也不是傻瓜,索性將剩下的奏章都推到一旁,起身坐到娜美羅里的對面。

「娜美羅里,到底發生什麼事,請告訴我,被暪著我很不高興,撇開君臣關係不說,我們倆不是好朋友嗎?更何況,妳也是我導師啊!」

娜美羅里催動音蔽術,利德納也發現了,但是他並不意外,也沒打算阻止。

「利德納,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先說在前頭,証據很少,還包括許多猜測。」

娜美羅里直呼名子,暗示是以朋友關係談話,也藉以試探利德納的覺悟。

「妳就說吧!就算不對也絕不責怪,至於願不願意相信,就是我的事。」

「很好,一直以來你都有強烈的責任心,溫柔善良是你的優點,有時候,卻也是致命的弱點。」

「呵~如果我記得沒錯,這句話一百多年前妳就說過了,好懷念那個時候。」

「不過,正因為你就是這樣的個性,我才會捨棄中立主動過來。接下來你仔細的聽,不要插嘴,說完後,我會回答你的任何問題。」

利德納點點頭,正襟危坐,就像個虛心求教的學生。

在音蔽術的掩護下,娜美羅里開始說明整個事件,包括修所得到的情報,安德烈受傷的緣由,以及被城務廳壓下的案件等等。

見到利德納動搖,娜美羅里趁勢追擊,繼續抖出山谷營寨的事、飛龍的事、輪值護衛表被更動的事。

娜美羅里所以大膽進言,一來是認為調查已經足夠,二來是龐加拉度與羅邦同時失蹤。

唯一略過不提的,就只有蕾菲亞娜對斐西達的質疑,畢竟依靠的是直覺,欠缺明証恐難以被陛下採信。

但是,最令利德納驚訝不已的,是王國的正統繼承者仍然在世,而且近在咫尺,就在新安達魯城之內!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