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58.拼上一切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11-20 4:45:48pm

奇幻·玄幻


踏出体育馆后,黎空一行人的双脚自行带领他们到达计划中的地点。

经过一天的经验,黎空发现在灿华街遇到目标的几率非常低,决定将地点转移到比较容易蕴藏并繁衍罪恶的地点——真云镇工业区。根据过去的新闻,此地区在晚上时发生案件的次数非常多。午间时间则是个疑问,有探索的价值。

本应是晴朗的日子,从烟囱冒出的袅袅黑烟却把工业区的天空抹上不祥的黑色。工业区仿佛被罪恶的阴霾笼罩着,弥漫着诡异的气息。

灼热的阳光透不过浓稠的黑烟,却能让这份炎热降临到大地。

街道是如此阴暗,地面上传出的是与环境完全违和的热气。黎空彷徨于热腾的街道上,可体内的血热不起来。

半小时过去了,一无所获。为了钱,黎空还是要继续找。

说到吸引力法则,那就是“所思之事,必发生”的原则。黎空那渴望有人出现在视线范围内的想法,吸引了未知人物的出现。

那身打扮,很遗憾的,不是黎空所寻之人。

“没想到那么快就再碰面了。”

“为了钱,这是必要的。只要你、叶大龙和魏宙扬都进医院,一切就结束了。”

语毕,华恩把布伦希尔德召唤出来,但没有即刻动手。这乃是青狼的原则之一,必要通过战斗把对方的守护灵打败后,才正式执行委托。华恩在等待夕雨的身影显现在视线内。

黎空对青狼稍有了解。黎空可以选择不呼唤夕雨,让时间随风流逝,直到执行任务的半小时过去。

这种做法,对黎空而言,是一种逃避。黎空认为在战斗中途逃跑,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不足而采取的撤退行动;未战就逃,是一种懦夫的行为。无论沦落到何种程度,黎空绝对不会选择未战则逃。

“稍等。”

谜之女生的声音传入耳中。回首望去,映入黎空双眸的人影,其打扮和昨日所见的神秘男子“六号”十分相似。可惜黎空丧失了一定程度的智力,无法在首个时刻发现这点,单纯地认为那又是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中二病患。

“我是来取你的性命的。”女子指着黎空道。

“不是要我进医院,就是要我死,最近的人怎么都那么暴力?”

女子无视黎空的吐槽,让守护灵“通灵女巫”玲兰那如同西方女巫的身姿展现在黎空眼前。

玲兰高举手中的魔杖。骷颅的图腾浮现在位于魔杖顶端的水晶球,如同波动那般扩散出去,大地因此产生了微妙的震动。随后,大量手骨从地面冒出,骷髅士兵陆续从地底爬出来。

骷髅士兵看似弱不禁风,数量目测有三十左右。若只有一两只,黎空靠着湖人棍应该能击倒这群白骨;对方数量不菲,黎空得依靠夕雨才能存活。

魔杖稍微倾向前方,士兵群果真一齐出击。

召唤夕雨出来,这群杂鱼完全不在话下。这么做的话,布伦希尔德会即刻行动。这可谓腹背受敌,黎空必须在最短时间内作出最好的决策。

飘逸在空中的黑色秀发,勾起了黎空一丝笑意。守护灵的收音机造型变得酷炫,红色的帽子的更是添上了“桂”字,但黎空无需通过视窗就能确认,他是桂马。

只需三两下功夫,半数的士兵即刻化为碎骨。

“布伦希尔德就交给桂马。你专心让夕雨对付玲兰吧!”

英季从巷子走出来,站立于黎空和华恩之间。

近距离观察,英季的黑眼圈几乎和熊猫可以比拼,但睡了一整个早上,样子看起来十分清醒。黎空不必担心英季会因为睡眠不足而无法专注和下达准确的指令。

无法目睹桂马和布伦希尔德的对决确实非常遗憾,但对付铃兰和揭开神秘女子的真面目是黎空当下要完成的事情。黎空只能硬着头皮,把夕雨呼唤出来。

“不将你打败的话,看来是无法到达蓝黎空那儿呢。那好,我就花个二十分钟对付你吧!”

“不如我们来定一个规则吧!如果桂马赢了,你就退出青狼;如果桂马输了,黎空就任你处置。你意下如何?”

隐藏在口罩下的笑容,除了华恩本身以外,没有人知道。听着英季这充满自信的口吻,华恩知道桂马比起昨天更强了。强到何种程度,是华恩最感兴趣的事,但华恩并不认为布伦希尔德会有败下阵来的可能性,因此不问缘由就接下这个规则。

收音机传出《飞燕谐谑曲》的节奏。桂马加速了。

作为掀开战幕的第一脚,虽然被剑身挡下,骏马的位置从原先之处偏离了不少。通过这一踢,华恩可以明瞭,桂马战斗力的提升,并不平凡。

桂马的脚尖和地面有着少许接触后,其身影从对方的视线中消失了。不是因为使用了翔步,而是桂马靠着双脚进行了过去难以比拟的高速移动,从各处进行无差别攻击。

布伦希尔德还无法适应桂马那剧烈的战斗力变化,处于挨打的状态。

倘若靠着昨日的经验对付桂马,布伦希尔德必定会吃大亏。她必须清空对桂马的认知,重新调整自己的状态,才能夺回战斗的主导权。

拍子、曲调与曲风变更了。在华恩的记忆中,这是《万兽交响曲·第一乐章》。毫无疑问,这是桂马采取强力攻击才会播放的曲子。

“使用‘寂静圈’!”

寂静圈是一个能够在特定范围内,预知对手接下来一切攻击轨迹的技能。

在这个时间点使用寂静圈,除了让布伦希尔德有机会避开桂马的强力打击,也能给她制造反击的机会。

布伦希尔德在前方划出一个光圈,将长剑摆放的圈内,光柱从中延伸而出。

昨日,桂马可被这“殿堂光柱”光柱给撞飞无数次;今日,桂马得以用蛟龙出云把柱子给踢成碎石。

若不是柱子拖延了时间,布伦希尔德是没有空档逃跑的。

尔后,布伦希尔德从骏马身上下来。

“白灵马”三个字传入英季耳中。骏马全身发亮,与布伦希尔德合为一体。雪白的翅膀从布伦希尔德背后延伸而出,使她的身姿愈发相似天使。

照理来说,骑着骏马时机动力会比较高。华恩下达这个指令,必有其目的所在。

布伦希尔德轻轻地踏过地面,轻松地到达桂马靠《飞燕谐谑曲》才达到的速度,以桂马为中心点进行高速移动,在难以臆测的时机出手。

战况完全颠倒。

要跟上布伦希尔德的速度,桂马不得不播放《飞燕谐谑曲》。如此行动的话,将失去使用强力攻击技能的机会。英季必须对此作出取舍。

其实,英季根本没有必要想那么多。打从英季不睡觉去郊外地区挑战巨人族怪物那一刻开始,他已经拼上了自己的一切,为的就是让桂马变强,打败布伦希尔德,完成被赋予的委托。此时,正是让桂马展现真正实力的时刻。

“桂马,全力以赴,进入次模式!”

庞大的能量,从桂马身上扩散,使得布伦希尔德在短时间内无法到达桂马之处。

华恩对于次模式略有所闻。放任不管的话,桂马除了拥有特殊能力外,其战斗力必然有所提升。在这个时机采取攻势,乃是阻止桂马进入次模式的最好策略。

布伦希尔德翱翔了。她到达桂马上方的天空,盘旋并划出巨大的圆圈,让“静夜光雨”降临到地面。

静夜光雨的恐怖之处并非在于攻击的范围十分庞大,而是在于范围内的所有目标无法在短时间内使用翔步。若没有相当的速度,逃出的可能性近乎为零。

光之箭如雨般落到地面,把地面射成蜂窝,掀起了阵阵沙尘。

刹那间,沙尘中央出现了空洞,只因为布伦希尔德被桂马一记“蛟龙返地”给踢往地面。

华恩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桂马现在的体力值,和静夜光雨降下前,几乎没有产生太多变化。面对如雨般的攻击,除非瞬间移动到别处,否则是不可能将攻击全数避开的,更何况是在翔步被封锁的情况下。

回响在华恩脑海中的曲子是《万兽交响曲·第一乐章》。这是强化力量的曲子,没有可能让桂马到达能够奔离攻击范围的地步。

华恩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桂马完全进入了次模式,而且其能力并不简单。

话虽如此,布伦希尔德还未正式使出全力。华恩打从心底认为,布伦希尔德与桂马之间的实力,还是有一个决定性的差距。

布伦希尔德挥舞双翼,让尘埃回归大地,桂马的身影得以清楚地映入她的双眸。散落的羽毛,在闪烁微光的翅膀下化为纯白的长剑,悬浮在大气之中,等待为布伦希尔德所使用。

纯白长剑到达布伦希尔德手上之际,是桂马到达布伦希尔德侧身的时刻。

桂马踢腿、移动、再踢腿,如此重复,将布伦希尔德喘息的时间全数夺去。

这种移动速度,要依靠《飞燕谐谑曲》的效果方能达到。可收音机传出的曲目依旧是《万兽交响曲·第一乐章》,疑惑不断向华恩来袭。

布伦希尔德跟得上这速度,能防御,也能以一纸之距避开。用双剑防御,才是布伦希尔德的目的。双剑所划破之处,残留了一道白色刀痕。在桂马不知情之下,布伦希尔德已经铺下了逆转的陷阱——“寂静之花”。只要时机来到,必能给予桂马重创。

英季的笑脸,透露了一丝阴险的意图。

华恩听见的曲子明明是《飞燕谐谑曲》,但施展在桂马身上的却是《迷雾幻想曲》的效果。

桂马的身影若隐若现,速度降下许多,攻击命中的机会却增加了。

“混乱了吗?这是正常的,因为你们被收音机的曲子给‘洗脑’了。”

“你的次模式,该不会是能够混淆我们听见的曲子吧?”冷汗在华恩脸上留下一道痕迹。

“告诉你也无妨。桂马的次模式是‘洗脑曲’,你们听见的可能是正确的曲子,也可能是另一首。要如何判断,你自己照着办吧!”

嚣张与阴险混合一体,让华恩觉得此刻的英季十分欠揍。

英季那自信并非无中生有。即使华恩知道次模式的真面目,依旧无法拟定相对的策略,同等于不知道。

其实静下心来,华恩就能想起一点:布伦希尔德的实力在桂马之上,无论是技能的破坏力、敏捷度或防御力。只要布伦希尔德能够适应桂马的攻击节奏,播放何种曲子都不成问题。心无法静下来,则桂马会是棘手的存在。

英季就是看准了华恩无法在短时间内冷静下来,才刻意说出那番话,让华恩的心境愈发焦虑,为桂马争取更多占优势的时间。

这是一种心理战术,称不上卑鄙。面对一般的对手,英季是不会这么做的,可以见得英季为了让桂马打败布伦希尔德,真的拼上了自己的所有。

对英季而言,这一战只许成功,不需失败。机会仅有一次,流逝后将不复存在。

忽然,疲惫感不断袭来,想要把英季的眼皮盖下来。

“明明喝了咖啡,怎么还会想睡觉?可恶,给我撑住,至少打完这一战才倒下。”英季喃喃自语,尝试调整自己的状态,驱逐睡意,并让脸部不会呈现出疲惫的神情。

布伦希尔德的体力值还有七成之多,和桂马相差不远。

此刻,距华恩撤退为止,还有二十分钟左右。时间,并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