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 chapter - Chapter33:

白昼
黄昏
黑夜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7-11-21 10:52:39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33:

把露西送回城堡时,艾德拉斯首都的标志性建筑凯特萨大钟是指向五点三十分。

但在寝室被某人推开房门的那一刻,杰拉尔和医务人员们汗流浃背地走出寝室的那一刻,是夜晚十点钟正。

杰拉尔满身汗水,黯淡的眼眸中透露出一丝丝并不明显的疲惫。

温蒂贴心地接过仆人递上的面巾并递给杰拉尔,后者对她勾唇一笑以示感谢后便接过抹去脸上的汗珠。

“杰拉尔,露西现在情况如何?”夏虽然没有了方才的慌张失措,但显然语气还是很急躁,脸色发白似乎躺在病床上的是他而不是露西。

夏双手握拳,掌心、身体各处,都在因为露西的情况而冒冷汗,尽管龙鳞手臂透过神经线传来一阵阵的刺痛,但他却不以为然。

这种熟悉的感觉,越过半年多长的时间再次降临到他身上。

依然记得,露西倒下的那一刻,他如梦苏醒,亲眼所见那位在自己生命中拥有特殊位置的女子在自己面前倒下,身上拥有着属于自己魔法伤害留下的伤口。

他的魔法伤害了最重要的人,说好会守护自己的伙伴一辈子,还记得当时在属于未来的她的尸体面前强忍着就要掉下的泪水,诉说着自己一定会守护好她的未来。

还记得在她房间留下一封信,悄悄地拿起行李便和哈比离开了马格诺利亚,错过了那个在街道上穿梭哭着厉喝着要他们回来的金发女子。

依然记得在前往剑咬之虎的路途上,他第一次希望她的信任能够降临在自己身上,希望她什么也没不问就相信自己。

和她有很多很多的回忆,记得的、忘了的、隐藏在记忆中的、开心的、悲伤的,都是属于两人共同建立起的美好回忆。

他都还记得,若不是因为她的离开,也许他不会察觉到自己对她的心意。

他从来没想过会触碰到“喜欢”或“爱”这个字,原本以为“爱”只能是爱着伙伴和家人。

却没想到居然会有一天自己的“爱”会从伙伴上分了一块让给了那位永远都陪伴着他的金发女子。

是啊,是喜欢啊。

可是这份喜欢,看似简单,两人的距离看似靠近,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们隔了很长很长的路。

因为,他必须让她自己察觉到对他的心意才行。

“露西现在已经安全了,不过我得和你们说会儿她的情况。”

“好的。”

“露西吞下了魔力丸,夏和温蒂应该知道吧,之前来艾德拉斯时能够让露西使用魔法的药丸。”

“当初吞下因为艾德拉斯空气中拥有着魔法粒子,纯粹是艾德拉斯的人们无法使用魔法,但现在魔法粒子已经被清除,只剩下属于你的恶魔粒子存在,所以你能自由使用END的恶魔魔法,但其他人都不能使用。”

“这颗魔力丸是加强药效的,不止能使用魔法,但也能耗尽你的所有魔法。因为艾德拉斯并没有魔法粒子,所以当露西使用魔法时,聚集在一起的魔法粒子成为她的星灵魔法能力,她能召唤星灵,但召唤一个星灵如同她在阿斯兰特召唤两个星灵,召唤两个星灵就和她在阿斯兰特召唤三个星灵是一样的,重点是露西召唤的星灵都是黄道十二宫,加上她也更换了星灵衣。”

“也许你们会觉得很震惊,但是。”

“当露西在使用魔法时,那些在空气中聚集在一起的魔法粒子都是她自己造出来的。换句话说,露西一边施展魔法,一边制造魔法粒子,魔法特别容易耗尽。所以才会导致她魔法耗尽症的缘故,方才情况十分危险,不过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度过危险期了。”

语音落下,杰拉尔在沙发上坐下,随意取了茶小抿了一口,才发觉温蒂和夏的表情都十分生动有趣。

(我来解释一下,就和科学一样,什么物品都是由粒子形成的ww英文是particles)

夏实在是没想到在自己沉浸在救出灰时,露西是承受着这样的痛苦和他肩并肩地赶到当地,为的是救出灰他们。

懊悔地在墙壁上捶了一拳,厌恶那个没有发现到露西不适的自己。

厌恶那个没有察觉到从杰拉尔那边接过魔力丸的自己。

自己制造魔法粒子,自己使用自己制造的魔法粒子... ...

天知道那有多难受,因为阿斯兰特处处都是魔法粒子,所以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他没经历过,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痛苦,但平日坚强的露西能疼得站不起身,那一定是很疼了。

那个女子能在米涅芭的虐待下保持沉默,那个女子能在他的黑炎魔法下完全接招。

“露西姐... ...”

“眼下最严重的是,露西的右手腕,你们难道没发现到她的手本来就被腐蚀了吗?”语毕,杰拉尔放下茶杯,回想起方才在寝室内见露西那只惨不忍睹的手臂,让特殊医生为她治疗了,虽然情况有好转,但是并不代表去除病根。

夏也想起在露西倒下那一刻,他也看见了露西那只右手,这才知道那只手早已被腐蚀。

等等、腐蚀?

为什么会被腐蚀?

温蒂垂头沉思,小手轻抚着光滑的下巴在休息厅内来回走,小小的脑袋不知在想着什么,双马尾的蓝发随着她的低头而垂下。

“啊!对了,露西姐在库洛卡斯时,我们和黑魔术教团战斗时,杰洛姆先生使用的就是腐蚀魔法啊不是吗?”一语点醒梦中人,夏和其他人仔细一想,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没错,杰洛姆是腐蚀魔法使用者,虽然武器是刀剑,但他的腐蚀魔法可是失落的魔法,若是掌握的好,那绝对是个能侵占一个镇的强大魔法。

但是,他并没有好好发挥自己魔法的长处,所以才会在同个敌人面前重蹈覆辙。

“也就是说,露西是在那个时候受了伤,却闭口不说?”

杰拉尔挑挑眉,单手撑着真皮沙发站起,缓缓地在休息厅里行走着。

“其实那个伤并不严重,若是接受治疗是很容易痊愈的。但是不巧的是,魔力丸的效力和暗黑魔法是相克的。”

温蒂微微皱眉,不能理解杰拉尔话中的含义,也迅速换上严肃神色,淡言道:“此话怎讲?”

杰拉尔简单地对几位诉说了魔力丸和暗黑魔法的事情。

简单来说,比喻魔力丸是个中性的药丸,但暗黑魔法是碱性的药品,混为在一体后,中性效力会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碱性代表的暗黑魔力。因此,属于暗黑魔力的腐蚀魔法会加大效力,腐蚀露西的伤口。所以才导致露西的伤势越来越严重。

(这是我的胡说八道,你们看看就好。)

“露西姐... ...那现在伤势如何?”温蒂黯然垂眸,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迅速仰首,迫不及待地询问着杰拉尔露西的情况,可爱俏丽的脸蛋上尽是真实的担忧。

夏默不作声,脸色难看得如吞下了只肮脏的苍蝇似的难看,那双有力的双手早已化为拳头,青筋暴跳,一双爆根手就这样展现在他人面前,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愤怒。

杰拉尔无奈叹息,才缓缓道:“眼下是控制住了腐蚀的扩散,但被腐蚀了的肌肤却还没痊愈,虽然艾德拉斯的医学发达,但是扩散性腐蚀这种事情咱们这儿还没发生过。能否痊愈我不敢保证。”

哈比泪汪汪地捂眼,却止不住要落下的泪水。

所以杰拉尔这话的意思是,露西的伤口没救吗?

他们谈什么伙伴,说什么家人,就连露西受伤了也没发现。

她又有什么资格来责怪打算隐瞒面临龙化危险的夏,她自己也不是一样隐藏了自己的伤势,忽略自己的安危,只为了保护他人。

这两人简直就是半斤八两,遇到了什么事情都下意识选择隐瞒,真认为隐瞒是解决所有事情的好办法吗?

笑话、荒唐,若是这样,他们这些被挂上“伙伴”和“家人”的大家,来到他们的生活的理由是什么?

如果只有他们一味的守护,那他们和累赘有何分别?

多多依靠大家啊... ...两个笨蛋!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