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9、1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25 11:31:26pm

奇幻·玄幻


2-9

「……算了,說不過你。」格爾實在不好意思說出自己到了10歲還不太會寫字。若說出來肯定會被銘泌逮到機會狠狠嘲笑一番吧。

「你上次說的東西準備好了嗎?」銘泌看了一下覺得沒問題,又回到一旁小聲的跟格爾談了起來。

「都準備的差不多了,那只是練習道具,哪需要多長的時間。」格爾點點頭。「剛好宮中有認識的人,由他們來打造效果還不錯。」

一面聊著,傲炎也漸漸完成他的作業,最後一行人緩緩走向厄臨的夜宮,而負責呆在傲炎身旁的幽靈老早就把訊息傳回夜宮中,讓厄臨他們好好的準備。

一收到所有人要一起過來的消息,整個夜宮開始人仰馬翻,掃地的掃地,收文件的收文件,萬幸這幾天厄臨不舒服,所以也沒有怎麼工作,否則一時之間還真的收不完,以前傲炎過來不會去注意那些小細節,但這次跟來的還有銘泌跟格爾,這兩個就不是好欺騙的。

看著還在頭疼,瞇著眼睛臉上帶著細汗的厄臨,淒演終於開口:「小厄臨,你缺不缺老師?」厄臨愣了一下,轉過頭看了看淒演後,有些詫異。「你缺不缺魔法老師?我敎你。」

厄臨丟出一個問號,淒演確實接收到後,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要不要,決定。」感受到淒演那邊傳來的怒氣還有剡偷偷的暗號,厄臨連忙點頭,免的下一刻自己的小命不保,但他心中怨念卻越來越深了,什麼時候這個煞星才肯走呢?這樣活得沒有祕密,難過。

“闇夜聖者,媽媽可是煩惱到很久喔。”剡笑瞇瞇的說,厄臨現在精神力還是沒有恢復過來,只能瞪了他一眼,然後被淒演用更可怕的眼神瞪回去,只好閉上眼睛繼續躺在床上休養,這日子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頭疼啊!

「你的精神力在進行儀式的時候消耗太大,然後我趁機讓你的靈魂配件,就是小剡送你的那個魔法天賦配件跟你的靈魂融合,所以你現在當然會好的慢,因為你的靈魂同時在適應跟魔法元素產生聯繫,原本跟魔法元素聯繫就是需要精神力的,所以你又多了一個消耗精神力的地方,最糟糕的是,小剡的魔法天賦是最頂級的。」淒演說著一長串,重點只有一個:在你適應以前,就繼續頭疼吧!

厄臨默默的拿起旁邊的紙筆,在上面寫上一句:我可不可以退貨?

剡跟淒演兩人笑瞇瞇的搖頭,厄臨只好翻翻白眼繼續閉目養神,誰讓等一下傲炎過來看到他這樣絕對會哭的唏哩嘩啦的,他還是讓自己狀況好點,才能好好的安撫那位小祖宗。

「其實,如果你拒絕也好,先是那個灰俠古‧拉爾,然後又是一個棄林精靈,你怎麼都沒辦法遇到好老師?」淒演說著,有些無奈的笑笑,從她語氣中可以明顯感覺出,對灰俠的不屑。「你知道灰俠的事情嗎?」

2-10

見厄臨搖頭,淒演有些苦笑的搖頭:「你這麼精明,怎麼會被騙了呢?那個灰俠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厄臨對這點不置可否,灰俠是好是壞厄臨什麼也不清楚,他只是完成一個契約,他第一個亡靈契約,更何況好壞這種東西對他來說毫無意義,他的世界只有效率、命令、結果,眼見厄臨一點也不介意,甚至連弄清楚他哪裡被騙也懶的樣子,淒演也只能繼續苦笑。「傲炎王子已經到門外了,我們過去吧。」

淒演牽著剡走了,厄臨才微微張開眼睛,看著兩人走在陽光之下,腳步不再飄忽迷惘,有的只有依賴以及信念,突然有滿滿的苦楚在心中蔓延,眼睛濕濕的,這讓他頭更痛了。

夜宮側門前,四人站在那哩,其餘侍衛默默的站在身後,但他們永遠不可能走進這棟宮殿,所以他們只能在那等候,這時,門被人緩緩推開,淒演一臉冷漠的站在那哩,看著這幾個人,點點頭表示許可:「進來。」傲炎第一個走過去,瑞斯猶豫了一下緩緩跟上,看見淒演沒有動作這才快步走到他該站的位置跟上傲炎的腳步。

原本瑞斯是不能進去的,但想到厄臨現在的狀況,若是放傲炎在那大哭大鬧,厄臨可沒辦法分出心力來照顧他,這時候瑞斯就很重要了,所以淒演才破例讓他進去,但自此之後,瑞斯就算是得到了夜宮的通行證,可以隨意進出。

銘泌與格爾兩人正在努力吞口水,他們很擔心自己往前踏一步,下一秒就跟這美好的世界說再見,去拜見冥神大人的尊容,最後還是淒演眉一挑,冷冷開口:「不進來就走開。」兩人這才迅速的快步跟上,而剡也立刻把門關上,有外人在,剡從不開口,只是默默的走著,當然,他最主要的工作還是看好厄臨的寶貝弟弟,若是傲炎出了什麼事情,誰也沒把握厄臨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他絕對握著讓她們母子倆再也無法團聚的手段。

「哥哥。」傲炎已經非常熟悉夜宮中的情形,直接來到厄臨的臥室,門也不敲推門而入,厄臨已經披上外衣,坐在椅子上等著,傲炎一衝過來,他立刻站起來伸出手來抱住他,然後把他放在椅子上,瑞斯直到這時候才跟上傲炎狂奔的腳步,氣喘吁吁的走進房中。

厄臨躺回床上,聽著傲炎興高采烈的說著最近上課發生的事情,以前覺得好可愛的聲音現在在頭痛的催化下,漸漸變成折磨的魔音,讓厄臨只能苦笑再苦笑,還是瑞斯發現厄臨臉色越來越難看,這才讓傲炎停下,但這可不得了,傲炎發現厄臨的臉色之後就開始哭了起來,奪門而出想去找醫生,讓瑞斯好不容易休息一下後,又開始劇烈運動。

另一邊,兩個孩子早跑沒影了,淒演、銘泌以及格爾還在慢慢走,他們三個有另一件事情要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