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19:囚城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7-11-25 5:18:34am

奇幻·玄幻


这般下去,被螳螂们分食也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张世荣甚至拿出了道家的灵符施法制造出屏障,将队伍包括三具僵尸全保护在内。那是之前面具男所使的道家法术,不过比起面具男制造的灵符屏障,张世荣的明显就逊色许多,才被幻螳螂们的大镰刀攻击没几下,就破出了道道裂痕。

这下真的完蛋了!

正当绝望要吞没她们反抗意志的时候,幻螳螂们的样子有些异常,甚至停下了攻击,它们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同一个方向,好像有什么东西吸引了它们的注意。在四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之际,幻螳螂们就落下四人队伍,匆忙地各奔东西,莫名其妙得很。

怎么回事?

相信没人知道这些幻螳螂们在搞什么,但总算是得救了,四人松了口气。

“这里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出城吧。”张世荣撤去了屏障,建议道。

说实话,经历过刚刚的遭遇,这四人是一刻也不想呆在这儿,一致通过这个提案,正要往回头路撤离。

‘咚!咚!’那是某种庞然大物的脚步声,周围能感觉到强烈的震动,四人险些没站稳,这庞然大物也正在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逼近。他们的探魔石也变了反应,泛着蓝色的光。

彷徨之际,众人禁不住回头一瞧,背后不远的大厦转角处赫然走出一头体格庞大的蚂蚁,浑身赤红色的。

“是赤血巨蚁!!”语馨是吓得大惊失色,甚至脚都站不稳了。

她曾经在书上见过有关资料,赤血巨蚁可是魔鬼级顶端的生物,其实力也只是距离魔王级一步之遥而已,它全身的外皮都具有腐蚀性的毒素,用手触摸都不能,更能从口中喷出有关毒液,是种非常可怕的灾害性魔物。据说这魔物生性非常喜好吃活物,所到之处的生物皆会被啃噬殆尽,有时候甚至连同类都不放过,也难怪幻螳螂们会撒腿就逃。

张世荣想也不想,自个儿先逃了。

“荣哥!等等我!”南宫海紧追其后,当然随行的三具僵尸也一样。

“学姐!快跑!”晓雪才要托着惊魂未定的语馨,赤血巨蚁的行动缓慢,一时半会儿是无法走近她们,但它也不会任她们随意逃亡。它往上倾斜了自己的头,冷不防地从嘴中喷出了一堆泛着热烟的白色液体,以铺天盖地之势从空中落到两个女孩的所在地,那正是赤血巨蚁最擅长的毒液喷射攻击。

“快逃!”语馨见状,当机立断地推开了晓雪。

晓雪一时没站稳,摔倒在地,不过语馨就被白色液体给直接命中,并且完全被吞没了下去,粘稠的液体也印出了语馨的形状。

这个刹那没有半丝悬念,她所熟悉和认识的人就这般利落地在自己眼前被杀死,名为悲伤的情绪顿时朝着心头涌上,但绝望却已经早一步敲响了那道门屏。

“学姐!!!!!!”任晓雪肆力竭地放声呼唤,但语馨却不再作答。

白色液体堆散发出一股强烈的酸性臭味、还有灼烟,在里头的人也必然是凶多吉少了。

“不要啊!!!!”晓雪扯破嗓子般的呐喊正呼应着精神世界的崩塌,她一时间根本承受不了这段残酷的现实;赤血巨蚁仍在逼近。作为生物本能的恐惧感伺机战胜了她的所有思考,迫使她忍痛抛下语馨,哭着选择了逃亡。

赤血巨蚁的笨重身躯根本追不上全力狂奔的晓雪,它只能先处理捕获到的猎物,也就是被白色液体里头所覆盖的语馨,沾满毒素的生物对它来可是人间美味,它正准备要大快朵颐的时候。

‘砰!’突如其来的枪声不识趣地打断了它,同时爆了它那颗狰狞的脑袋,失去大脑的躯壳也随即倒下。

赤血巨蚁好歹也是接近魔王级的存在,即使是A级的驱魔师们无不闻风丧胆,能如此将其一枪解决的,相信只有......

与此同时,在现场上方的大厦天台,一道威风凛凛的身姿从天而降,强大的冲击力也造成了道路的崩陷。他正是无人超越的恶魔克星————弑魔者,那个充满神秘气息的面具男。由于之前接下的委托关系,他也来到了这个城市,他也不过是刚巧路过这附近,并且发现了这里。他在着陆后,先是用风系的魔力驱飞了覆盖在语馨身上的白色液体,语馨这时候的皮肤已经呈至于淡黑色,并且失去了意识,这是很明显的中毒迹象。

面具男走上前去仔细观察,也效仿了中医的把脉手法,借此判断语馨目前的身体状况:

毒素虽然还没有深入五脏六腑,但时间一久的话,这女孩也会一命呜呼的。

面具男从自己的大衣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注射笔,卷起语馨的衣袖,就将注射笔的针筒插入了上臂,并让里头的药物注入她的体内。没多久,她皮肤中的黑色开始渐渐褪去,只是嘴唇显得有些干裂,语馨尚不省人事。若是放她在这儿,就怕运气不好被路过的魔物给分食。无可奈何之下,面具男也只能用单手扛着这个碍事的拖油瓶,先撤到外头进行安顿。

这事不是已经赔上许多人命了吗?国家甚至都放下身段,厚着脸皮委托身为通缉犯的自己出面解决,若是上位的驱魔师也就罢,但语馨这样的菜鸟怎么会被指派到这个地区呢?总觉得有些蹊跷。

沿途中,他也用那把左轮魔枪击杀了不少突然冒出的昆虫型魔物,终于来到了出去这城市的主要通道。

咦?

面具男一眼望去,也有许多驱魔师的队伍盘踞于此,他们无一不是遍体鳞伤、疲态,之前肯定经过了番恶斗,令面具男最为费解的是,他们正不断地用元素魔法疯狂轰炸着主要的通道,一时间让面具男有些费解。

不过从他们轰炸的情况来看,他们的魔法原来是炸在了一道无形的墙上,因为前方没有更多的对象,魔法在空中又有实际击中东西的样子。为做确认,面具男甚至朝着自己的正上方开了一枪,被射出去的能量只到半空而止,被看不见的墙给阻截了。

那是一种大型的结界魔法,整座城市被封闭了起来。

这下可坏了。

面具男可无暇兼顾这么多的人命,在他看来,这些良莠不齐的驱魔师们也不过是专门送头的炮灰而已。有些人早就放弃了抵抗,索性坐在了通道的周围、沉沦在绝望之中。

在许多驱魔师中,面具男发现了认识的人——————晓雪,

双眼无神的晓雪正抱膝坐着,对周遭发生的人或事毫不理会,她仍是沉浸在悲痛之中,无法自拔。她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讨厌惧怕死亡而扔下同伴的自己真是太丑陋、恶心了!

“哟。”面具男选择了上前去搭话,他也正想放下肩上的累赘,好方便单独行动。

晓雪起初也只是半懵半懂的有反应,当她注意到面具男肩膀扛着的语馨时,那双失去生气的目光也瞬间回了神。

“语馨学姐!!”晓雪激动得爬了起来,也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她深怕是自己眼花了。

“她的毒已经解了,只要好好休息就能恢复。”面具男冷道。

“是你!?”晓雪这时候才真正意识到面具男的存在。

“总之,我把她交给妳了,我还有点事得处理。”面具男小心翼翼地将语馨放下。

呃?!

晓雪这时趁机将脸庞凑上了面具男的后背,令面具男有些错愕。

“谢谢你,真的。”她不休止的泪腺也弄湿了面具男的大衣。

“得了得了,我还要去办正事呢。”面具男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那张被面具所遮掩的表情是无人知晓,但他那急忙退避的行为却很明显。

“正事?”晓雪好奇道。

“说起来,这里为什么会聚集这么多的驱魔师,妳能告诉我原委吗?”面具男正想解开这道疑惑。

单凭面具男拯救语馨的那份感激,晓雪便一五一十地将所有来龙去脉告诉了面具男,面具男也认真思考了起来。一切的消息虽然还是云里雾里,但能隐约推断出这不过只是阴谋的开端而已,恐怕后面还有更骇人的大事要来。

“可恶啊!!!这该死的结界是谁设的!!”在前方试图破坏结界的队伍们似乎放弃了,只能皆由咆哮来宣泄自己的不安和恐惧,面具男对此也只能摇了摇头。

“我说你们,不想死的话就在这一带布下防御魔法和陷阱魔法。”突然,面具男用命令的口吻对周围喊道。

“你算哪根葱啊!?”

“你TM以为自己是谁?”

“找茬的?!”

这时候大伙儿已经非常焦躁,哪有空闲去在意突然冒出的闲杂人等。

“等等!那张面具,你是弑魔者?!但还是有些眼光锐利的老卵认出了面具男的身份。

“弑魔者?!”众人不约而同地被这个名号给震撼了。

传说中那个遇魔屠魔的恶魔杀手吗?!倘若是真的,这可让他们定心不少。尽管面具男是个被悬赏12亿的邪恶罪犯,但他诛杀魔物的本事是人尽皆知的,这种非常时期下,所有驱魔师们也只能仰赖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