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20.最终杀招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11-25 1:55:19pm

奇幻·玄幻


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找阿唯在哪里。

但是司湫语大致上瞄了眼所有人,很快就发现阿唯并不在这里。他知道尤西依已经找上门来,结界也毁坏了。按理说他应该负责抵挡尤西依,好让他们撤退,可是阿唯却代替了他。

很努力地撑起身子站起来,司湫语想要离开此地,到阿唯身边。

忽然,他感觉到了熟悉的冰冷气息,不由一愣。

那是……多么熟悉的气息啊……

“搞什么啊……怎么突然那么冷?”楚绫一头雾水,不太明白这寒冷气息从何处传来。

“绫!阿唯在哪里?”司湫语一站起身便问了这个问题。

楚绫惊讶地循声望去,见司湫语摇摇晃晃地仿佛随时会倒下去,赶紧到他身边帮忙扶着他,不让他倒下去。

“我也不知道啊!夏科冯有跑去帮忙了……咦?夏科冯!为什么你又折返了?阿唯人呢?”话还没说完,楚绫就看到了折返的夏科冯,不由惊讶地询问阿唯的下落。

然而夏科冯却保持沉默,一言不发,那一脸的毫无表情让人实在有些焦急。现在唯一知晓阿唯下落的,就只有夏科冯了。

司湫语瞄了眼不知为何不肯说出阿唯下落的夏科冯,从那双眼睛中看出了些端倪。

“他是不是打算用他还不熟悉的大招对付尤西依?”

一针见血。

选择以沉默回答的夏科冯间接承认了阿唯的意图。结果司湫语当场怒了,其他人都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风卷起。然而下一秒那不寻常的风便消失了,这也表示司湫语有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

深呼吸了一下,司湫语很努力地让自己不要暴走。

“小语……你现在是打算去阿唯身边吗?”楚绫担心地问道,毕竟以司湫语现在的状况,他恐怕没法帮上任何的忙。

“奉劝你一句,还是别去吧,交给阿唯不会有问题的。其实你心里也很清楚,不是吗?尤西依再怎么强大都好,也不可能敌得过阿唯。”奥依斯塔不知何时来到了他们这儿,用着颇为无奈的语气说道。

闻言,司湫语更加火了,但他也好好的控制住自己的力量。

索性不理会奥依斯塔的司湫语不顾楚绫的阻止,硬是要用传送阵把自己传送到阿唯身边。

忽然,他们都听见了凄厉的惨叫声。

相当然而,那绝非阿唯的声音。那么,那就只有尤西依了,只有她才会发出这种惨叫身。

“这份寒意……难道……阿唯懂得了如何使用那个招数吗……”司湫语整个人似乎很震惊,又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

没有察觉到他这份异样的其余人心思都放在疑似尤西依的惨叫声之上,故此他们短暂忽略了司湫语,并无意中制造出空隙,让司湫语有机可乘,从他们身边溜走。

等到他们回神过来之时,却已来不及阻止他。

而这边厢,阿唯动用了“霜结之花”确实成功击伤了尤西依。在他面前的并非完好的尤西依,反之,是个全身几乎冻结,呈淡淡冰蓝颜色的冰人,但她还是可以稍微做一些细微的动作。

“看来第一次使用的效果还算是不错……”阿唯喃喃道,想来这也算是他第一次用这种招数。

“冰雪的——怎么——”

“嗯……你在说什么呢?”

由于尤西依几乎被冻结,故此他说什么话都好,阿唯听不清楚,只隐约听懂了几个词语,只是无法将之连贯成完整的一个句子。

与此同时,司湫语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身后,但他显得有些虚弱。

“唔……还是没法调整回来吗?”司湫语暗自抱怨了自己的情况很不好,但是为了确保阿唯的安危,他根本就不顾自己的状态如何便赶到此处。

然而使用传送阵的灵力比起他所想像的更加消耗灵力,他几乎连站都站不稳,还得阿唯伸出一只手扶着他。

刚一抬头,司湫语便瞧见阿唯那生气的面容,不由尴尬得想要转移视线却转移不了。

“身体还没康复就不要跑过来啊!你这样会成为我的累赘啊!要不是尤西依被我冻住了,你早就成了她的下一个目标。”阿唯气急败坏地骂道,但手中的温柔倒是不减。

“单凭你一人是没办法的……‘霜结之花’必须跟另一个术式结合在一起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要不然尤西依还是能够逃出来的……”司湫语很努力地把想要说的话给说出来,并且还把阿唯给拉下来,凑在他耳边不知道低语了什么。

起初阿唯面露惊诧之色,旋即他便露出了然于心的表情,迅速绘制出另一个术式图阵。

被冻住的尤西依一看到阿唯的动作,尤其是他在绘制的术式图阵的图案之时,她惊恐地尖叫起来。

“不——!!!!!!!”

可想而知,她是多么畏惧阿唯的这个术式。

“冰姬暴风雪。”

宛如神圣的以女性图案形成的术式图阵泛起了耀眼的冰蓝之芒,而冰蓝的粉雪更是逐渐凝聚成一名半透明的冰之女性。只见那冰女缓缓吹动粉雪,那些粉雪转眼间化为了暴风雪,覆盖了这一整片区域。

尖叫声逐渐削弱,尤西依浑身被暴风雪所覆盖,最后成了一樽冰雕,还闪闪发亮呢。

“……这威力好像有点……”

“呃,好像有点失控……”

“糟糕!范围太大了!”司湫语这时想起了这个招数的弊端,慌得反抓着阿唯的手,不管自己会不会再次透支倒下,直接把自己和阿唯给传送回到其他人身边。

反正已经不需要怕尤西依兴风作浪,她那副模样都不晓得是死了还是啥呢。

原本差点被冻死的所有人都在打冷颤,有的还开始磨牙摩擦双手试图回暖。但当他们看到传送阵光芒一闪而过,他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可是,司湫语倒下了。

阿唯赶紧抱着他,同时也不忘为所有人解决困扰。

他解除了他的术式,然而残留的术式还是会影响其他人。他迫于无奈,只好强硬把残留的术式给破坏,总算让大家不再感受到那份冻得连骨头都仿佛快冻僵的痛苦。

问题是……司湫语倒下了,再次倒下。

“小语!他、他是不是透支了?”楚绫焦急地问道,毕竟司湫语本来就还没康复。

“他也只是救人心切……”阿唯无奈地摇摇头,更没有办法能够帮助司湫语恢复灵力。

他们此时此刻,算是放松了,也不算是放松。

尤西依的问题解决了,那么,奥依斯塔和西依城的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一切只好等到司湫语醒来方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