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被遺忘的過去 - 番外一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6-11-26 6:10:12am

奇幻·玄幻


盧丹特皇帝

‘嗯?你為什麼看著我?想死嗎?’

在黑暗一片的房間裏,只有維多那裡是光明的,手中拿著一本書看著前方惡語着,那是誰?

‘想看我的記事錄?哼!你認為我會給你看嗎!?’

但他的面前發出了女聲回應道。

‘誰要看你的日記!?我可沒有那麼多空閒!只是要你告訴我而已!’

‘哼!區區人類竟然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也罷,你要問什麼?’

維多拿了張椅子坐下,看着和他對話的那人。

‘早就好那樣了!’

‘沒有的話我就回去刃月大人身邊了。’

‘......盧丹特皇帝,我想知道他的過去。’

‘盧丹特嗎?那個無能皇帝...’

‘...’

‘讓我看一看,嗯,他...’

維多翻了翻手上的那本書說著說著,景色去到夜晚的歐絲雷王國里的皇帝房間,見到的是正在讀着報告文的盧丹特皇帝,認真批文的他好像很累的臉色,但當房門一打開的時候,臉上的疲勞都消失了那樣露出笑臉往門口那望去說。

‘珍,妳來了嗎?今天身體覺得如何?’

‘沒什麼大礙了,不過...皇帝啊,你也不要太操勞啊~不如,明天我們一起出去城外走一走吧?’

‘如果是珍妳想要去的話就自己去吧,國事真的太多要處理了...’

珍擁有著黃色的長髮,長長的眉毛以及那迷人的嘴唇,身穿著着靚麗的貴族服裝,讓人不禁想像得到她是貴族家的大小姐。她走到盧丹特皇帝身後抱住他。

‘難道就不能陪我一天嗎?把這些國事押後才做。’

盧丹特皇帝右手摸著她的手停止了動筆說。

‘不行啊,珍...如果我稍微有一點放鬆心情的話,就會被帝國那幫人趁虛而入的了,加上還有東南方的不死族...我必須要儘快把王國所有物資,防禦設施弄得堅固充足才行。原諒我...’

珍放手後,右手摸了下盧丹特皇帝的臉接吻後緩慢的往門口處走去時說。

‘也對,王國安全是必須的,那麼明天我帶著麗絲出去逛逛,我是希望...’

说着说着時候停下,視乎想要告知事情的臉色,但她搖了搖頭繼續說下去。

‘沒什麼,那麼我就先回去了,記得早點休息啊~’

盧丹特皇帝並沒什麼在意剛才的對話回答說。

‘嗯,我會的,明天記得小心一點。’

珍關上了房門,露出一臉哀傷的臉色。你忘記了嗎?明天是...我的生日啊...還是說,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女子的原因?不能在你心中佔有些許空間...也許吧...我所愛的男人,盧丹特皇帝...

珍從口袋裏拿出一條布遮住自己的臉,慢步的離開那裡。

‘妳看!是那平民唷!又來糾纏皇帝了,真不要臉,明明只是個平民。’

身後聽得到有人在批評着她,但是她沒有在意,也沒有理會,腳步也沒有停下來,走到前往城鎮的城門那的那段路上,她被城裏的人各種批評的話,難聽的話也有,但她就是沒有理睬。

城門那裡有一架馬車以及一名像是管家的老人等待着她,那老人身穿這燕尾服,雙手也戴著白色的手套,左眼上還戴著一片眼鏡,那蒼老的臉看起來很嚴肅,他對珍鞠躬說。

‘小姐,要回去了嗎?’

‘嗯,路恩。’

‘小姐臉色不太好,要不要...’

‘不需要,我只是有點疲倦而已,快走吧,麗絲等著我們回去呢。’

‘是的,小姐。’

說罷,路恩打開了馬車門,並握著珍的右手以方便她上馬車,珍上了馬車後,路恩坐上了車夫位拉了拉繩子會動了下,駕馭着馬車往城鎮內移動。

移動中的馬車內,珍一臉無精打采的模樣望去那不停改變外景的窗戶,我是不是該離開這裡?帶著麗絲她...思考著的時候,天開始下起了小雨,冰冷的風吹了進馬車內,珍感到那陣風的冰冷,身體抖了一下,但路恩沒有被小雨影響駕駛着馬車往他們的住處駛去。

隔天,珍拉著一個小妹妹的手在市集裏走動著,珍以一副慈祥母親的臉看著那小妹妹,其實那是小時候的麗絲。

市集裏非常的熱鬧,各商店都有著叫賣聲,珍拉著小麗絲一路上買了甜食,一些小孩的玩具,小麗絲特別高興。

看到那天真的笑容,珍一臉滿足的笑著,但她不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她再也看不到小麗絲,以及她深愛著的那個盧丹特皇帝...

一聲爆炸聲,城牆被開了個大洞,無數的不死族骷髏士兵湧了進來,城牆會被炸開,是因為還沒修補好的原因吧?當時人群在珍面前跑過,眼裏失去了小麗絲的蹤影,慌張的珍在那人群巨浪裏東張西望尋找着小麗絲。

珍忽然聽到小女孩的哭聲,想必一定是小麗絲,她往聲音的方向跑去。見到的是被一個骷髅士兵追逐著的小麗絲,珍見後急忙尋找有沒有什麼武器,但見到籃子後就拿起籃子往骷髏士兵那跑去並把籃子套進骷髏士兵頭部,立即抱起哭泣著的小麗絲逃走。

但是...珍似乎忘記了那士兵是不死族,對於突然的襲擊是沒有什麼效果的,在逃去的一瞬間,不死族骷髏士兵的劍刺進了她的左后腹,她強忍痛楚在那人群裏跑動着。

來到王城前的城門,每個市民都只顧著自己,完全沒有理會或注意到珍的傷,城鎮裏一片混亂,王國士兵,法師們都出動了,但是要擊退不死族還是有一定難度和一些時間。

珍看著哭累了睡著了的小麗絲,臉上並沒有表露出任何疼痛的表情,她看去出陣的王國士兵那,看見了她所愛的人,她伸出了右手,想要叫住他,但是卻沒有發出聲音,看著他以皇帝的身份戰鬥,他的背影吸引着珍,不想打擾對方的她,那雙深情的眼望著那背影,但是傷口的血還是不停的流...

珍抱著小麗絲走啊走,離開了多人的城門前,走到了一間花店門前體力不支的珍靠上哪的牆壁,緩慢的滑落地,視線開始模糊了,看到一個人影往自己走來,聲音也聽不太清楚了...

‘小姐!你沒事吧?小姐?’

那人身穿著一身獵人的衣服,擁有一頭銀白色的頭髮,樣貌蠻年輕的男子,但是珍雙眼看不清,但聽到他說的話確定他不是不死族,她伸出抱著小麗絲的雙手。

‘請你...把她交給...皇帝...’

男子接過後急忙繼續問。

‘小姐!妳哪裡受傷了嗎!?’

珍搖了搖頭,軟弱的她伸出右手摸了摸小麗絲的臉,臉帶著笑容閉上了眼睛。

‘麗絲...’

風吹起了花店裏的花,就如歡送她離去那樣吹向天空,就在那一天,她離開了。

當王國擊退了不死族的襲擊後,疲累的盧丹特皇帝靠在城門附近的牆壁,不知哪來的風吹到他身邊,他如被一個人擁抱著的感覺,很溫柔,熟悉的感覺,是誰?

過了一會兒他聽見了小女孩的哭聲,一位男子抱著一個小妹妹來到盧丹特皇帝面前,他的眼睛掙得很大,吃驚的大聲說道。

‘麗絲!?怎麼她會在你手上?珍呢!?珍呢!!’

盧丹特皇帝捉住男子雙肩激動的搖動着男子的身體怒喝着,男子臉上如恍然大悟的表情別過頭說。

‘如果那位小姐是珍的話...’

‘在哪裡!?在哪裡!!快說啊!!’

男子指去珍原本的所在地,花店前...盧丹特皇帝沒有理會自己的身份往那方向匆忙地跑去。不可能!不可能!昨天明明還好好的!妳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了,珍!

當他看到珍那不會動的身軀臉帶著笑容的在那裡坐著時候,身體不停的抖著...

‘不可能...不可能...明明...’

盧丹特皇帝走到珍身旁,抱著她那不再動彈的身體。

‘對不起...對不起...我...明知道應該安排妳住進王城裏...卻...’

此時他無意中看到珍右手上的戒指,他想起了昨晚珍找他的那段沒說下去的對話,想起了今天是她的生日。我竟然忘記了...忘記了這麼重要的事...這就是神給我的懲罰嗎!?只因為這種...

盧丹特皇帝的臉色是多麼的難看,一臉怒氣不甘心的臉上留著兩條眼淚,向着天空大吼...

景象回到那黑暗的房間,維多張開雙手說著。

‘而我就在那附近觀看着,啊啊,那種感覺真不錯啊。’

‘你這變態,給我閉嘴...’

‘怎麼?反感嗎?’

‘維多,你就給我閉嘴吧。’

此時一位巫妖出現在維多身後,維多轉身望去見到對方後立即就擺出鞠躬的動作說。

‘我知道了,法爾主人。’

法爾望向那問話的人,眼中那燃燒著的雙眼暗淡起來,好像是仔細的觀察黑暗中的他。

‘原來是你啊。’

‘你來得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問你。’

番外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