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11、1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26 1:26:41pm

奇幻·玄幻


2-11

「請問,厄臨殿下現在的情況如何?」銘泌先開口問。

「還好,只是精神力耗弱,開啟魔法天賦對他來說有點太累了。」淒演回答的滴水不漏,這是他們事先說好的藉口,在某一部分也算是事實。

「開啟魔法天賦?」這下子,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不可能,殿下並沒有魔法天賦。」若說孩子的天賦被錯過,在普通人家是很有可能的,但在這個帝王家,怎麼可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他有。」淒演不打算多說些什麼,只是淡淡的陳述著。「我找到的。」兩人沉默了,難道淒演說的是事實?但這怎麼可能呢?

「是我們精靈特有的魔法天賦,人類怎麼找的到?」剡是精靈族跟人族的混血兒,帶有的天賦當然也是這種類型的,這樣的謊言夾帶著七分真實,最容易瞞過所有人,至於厄臨為什麼會有精靈的魔法天賦?這才不是淒演謊言的範圍。

聽淒演這樣說,兩人也就沒多問,人家精靈族的事情還是別多問好,可是厄臨怎麼會有精靈族的天賦?刃公爵、旋靈王室,這兩個家族追朔起來可是淵遠流長,怎麼會有精靈血統?而且精靈血統經的起這個久的時間考驗嗎?暗地裡交換個眼色,兩人繼續走著,一邊在腦海中八掛著。

王室在不知道幾代以前上了一個精靈或是刃公爵那邊……

淒演這個謊言騙騙這兩個魔法外門還行,真的給魔法師聽到了肯定立刻穿幫,就算是最基礎的魔法學徒也知道這是個謊言,精靈族的魔法天賦說穿了,就是特有的溝通自然的能力,但這能力是由於精靈族信仰的女神所賜,根本不是什麼魔法天賦,只是外族人看這能力特殊,又帶著標準的魔法氣息,所以才會傳說精靈族有特有的精靈魔法,實際上還不是同樣的魔法能力?

只是還多加的一個女神的庇祐,精靈族確實是受到庇佑的種族,在外族中擁有魔法天賦的人萬中無一,但精靈族從上到下,無論是剛出生的孩子還是及精回歸自然的老精靈,全部都有魔法天賦,這點真是羨煞了所有生命種族,就連當初那個帕卡在研究魔法天賦時,也是抓精靈來研究的。

至於說什麼因為這樣檢測不出魔法天賦,確實是有這種事情,但那也是因為精靈天賦過於強大,導致無法檢測出魔法天賦,如果發生在三代中有精靈族混血還有可能,費齊家族這個已經傳了數十代的王族,而且每個人的血統都統計的清清楚楚,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莫名奇妙的事情,要知道,要嫁入王族最基本的條件就是自己家族往上推十代的族譜都要清清楚楚!

但淒演也不怕這謊被戳破,誰叫這世界上的魔法師這麼少?少到這個旋靈王國,堂堂大陸上六大國之ㄧ,竟然還湊不出三百位魔法師,這些魔法師成天就是冥想、研究,誰真的有辦法去問他們?就連宮廷魔法師也只有逢年過節才象徵性的出現,其他時候根本找不到人,就算想探究,也要找的到人問阿,就算找到人了,人家肯不肯回答也是個問題。

2-12

提到魔法天賦,淒演又是嘆息,真正的魔法師的職責,這世人要到什麼時候才明白?他們只看到這個職業神奇、強大,甚至有些人還以為魔法師是神的前身、神的寵兒,但魔法師並非是為了這而存在的,這又有誰能明白?人類世界中也越來越少知道真相的人了,只剩下精靈族這個魔法的種族,依舊默默的持續著他們遠古的工作。

「淒演小姐?淒演小姐?」銘泌在一旁呼喚,但淒演已陷入自己的思緒當中。「卡倫夫人?」

叫了半晌,最後還是格爾大著膽子,伸手拍了拍淒演。格爾伸手時銘泌早已跳到遠遠的地方,果然看到格爾手還碰到淒演,人已經被遠遠丟出去,空中還有各式各樣的魔法在凝聚,淒演清醒過來後才發現是誰,停下攻擊,銘泌趕緊解釋清楚,淒演才散去魔法元素,兩人擦去頭上的冷汗,發誓下次讓淒演發呆到她高興,千萬不要想不開去叫醒他,這是沒事開自己的小命玩笑啊!

工作真難做。

「淒演小姐,那殿下現在的狀況需要什麼幫助嗎?還是請教會的牧師過來看看,宮中的醫師也可以幫忙。」三人回到原本的狀況,繼續緩步走向臥房,銘泌繼續問。

「不必。」淒演冷漠的拒絕。「你們,空出時間來給我。」淒演對著兩人正色說道。

兩人一愣,銘泌苦惱著皺眉:「卡倫夫人,我除了指導兩位王子以外,還要負責一些事務,實在沒有時間。」銘泌嚇的稱呼都變的,該不會這女精靈看上他們兩人?不可能吧!

格爾也第一時間回答:「我還要訓練士兵,很忙。」剛才才被這女人丟出去,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喝杯酒壓壓驚,一點也不想多跟他扯上關係。

看兩人拒絕的樣子,淒演伸手招出一團藍光,不用問也知道絕對是足以把兩人冰凍起來的魔法元素,淒演在面紗下緩緩傳出聲音:「把你們人類的習氣收起來,我要的是你們把厄臨的時間表空出時段給我。」誰有空去找你們兩個?也不想想你們幾歲而已,在淒演這個已經活過數個世紀的人眼中,這兩個人類都只是毛頭小子,而且長不大就要壽終正寢。

「喔。」兩人立刻鬆了口氣,在淒演的目光脅迫之下,異常迅速的敲定下時間,以往兩人在一起,不管什麼事情一定要好好的鬥嘴一翻,有時候還會鬥嘴到忘記正事,但現在一個女殺神就在旁邊盯著,兩人拿出前所未有的效率完成淒演的要求,涎著臉希望淒演放他們看一眼厄臨,最重要的是放他們平安離開夜宮。

淒演正要帶他們去看看厄臨,就看到傲炎哭喪著小臉衝過來,後面還跟著瑞斯,銘泌連忙撈起傲炎抱著:「殿下,怎麼了?」

「哥哥、哥哥他臉好白,老師,我們去叫老爺爺過來好不好?」傲炎哭著說,他口中的老爺爺當然是宮裡的醫生,銘泌輕輕拍了拍傲炎好好的安撫著。「殿下,厄臨殿下只是太累了,要好好休息,淒演女士會好好照顧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