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7-4 熟悉感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1-26 6:39:44pm

奇幻·玄幻


兩天前,在公會的任務欄上看見異變雞蛇王的討伐任務時,神武便詢問隱羊對這項任務有沒有興趣。得到沉默的點頭回應,神武便直接將任務單拿到櫃檯處登記,一切準備就緒後,才向小隊裡三個擁有中級冒險者資格的同伴宣布隔天將前往討伐異變雞蛇王。

儘管同伴都出聲抱怨為何最後才通知他們,但也沒有人真的敢抗議為何是由身為初級冒險者的神武來決定小隊的任務。畢竟神武的實力早已到達高級冒險者的階級,只是礙於公會的機制下,才沒辦法從初級直接兩級跳成高級冒險者。

再說,同伴都非常清楚神武每做一件事前,都會經過一番深思熟慮。

「沒有把握的任務,就該自量而不是逞強。」這是神武最常對小隊成員說的話。

然而這次,從未出錯的判斷卻被異變雞蛇王給打破了。正常雞蛇王的實力階級落在C級左右,神武推算,就算是異變魔物,階級的落差也不會太大才對,大不了就是B級,甚至是接近A級的存在。而且連同神武在內的五人小隊裡,共有兩名高級冒險者和三名中級冒險者實力的成員,就算是A級魔物,動用一下腦袋,還是可以安全取得勝利的。

比起自身實力,神武對自己的腦袋更有自信。

在找到異變雞蛇王後,其實力階級確實和他推算的無誤——大約是B級的頂端卻又未到A級這樣的程度。但唯一讓神武失算的是,異變雞蛇王的身體構造和一般雞蛇王不同,其龍翼宛如精鋼般的堅硬,而且反應極快,若不是經由蓄力,將覆蓋在箭上的魔力提高到極限,根本無法貫穿異變雞蛇王的龍翼。

雖然在戰鬥途中異變雞蛇王落跑了,但代價是神武的三名隊員遭到石化。為了解除石化,神武和隱羊便追著異變雞蛇王來到這條小村子,沒想到卻遇見了那名劍士。

他從那名劍士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很怪異的熟悉感,像是認識了很久卻又完全沒印象他是誰。

——或許是我失憶前的朋友……不,家人?

心裡如此想著的神武,打算在結束戰鬥後便向對方問個清楚。

——現在還是先幫他還有他的同伴擺脫困境吧。

神武環顧四周,發現了一座視野良好的高塔,隨即向隱羊下達指令:

「小壬,你從那個劍士的左後方幫他們殺出一條退路離開這裡,我去那座高塔吸引雞蛇王的注意。」

「好。」一如既往的簡短回應。

只要是交給隱羊的事,就一定會辦到。神武就是如此信任對方,而對方也用超強的劍技實力如此回應神武的信任。

退路是開了,女生們也確實離開了,可是那名劍士卻留下來了。

不明白。

為什麼劍士不和同伴一起離去,明智的人看到如此數量的魔物都會選擇逃離現場。就算有人來救自己又如何?人不是要把自身安危放在第一順位才對嗎?

一邊疑慮一邊射出凌厲箭矢的神武,在看到劍士和隱羊往一尊石像的方向前進後,便恍然大悟了。

——原來有同伴遭到石化了。好,那就把雞蛇王交給我吧。

神武瞥了一眼雞蛇王的所在位置,瞬間判斷出即便使用可以貫穿牠龍翼的「破城箭」,也會因為距離而讓威力大打折扣。

——既然如此,先來個聲東擊西吧。

頻頻射出的普通箭矢果然成功把雞蛇王引來高塔的方向。可這時候,神武卻發現了那名劍士的目光正停留在自己的身上。

這一刻,一種感覺湧上神武心頭——他想要展現實力給這名劍士看。

當他回過神時,自己已經用完魔力並站在劍士面前了。

把劍士打發走後,神武立即盤腿而坐,開始從大自然中攝取魔力。可惜的是這附近似乎沒有河川或者龐大的水源,導致儲蓄魔力的進度有點緩慢。

好不容易儲了十分之一的魔力,雞蛇王卻突然長鳴了起來。神武非常清楚這聲長鳴所代表的含義,因為在來到這條村子前,他們就已經領教過了。

——沒辦法了。

站起身,持弓,由魔力光子聚集而成的魔箭出現在拉緊的弦上,下一秒,長鳴停止了。

正當神武再次盤腿而坐,專心吸取魔力時,後方忽然出現了幾個人。仔細一看,竟然是那名劍士的同伴。神武的視線不小心與全身籠罩在白色紗布的女孩對上,那股對劍士的熟悉感再次席捲而來。

——今天究竟是……這種感覺到底……

還未等神武開口,對方便紅著臉(神武如此感覺)移開視線,轉身為那名劍士遭到石化的同伴身上施展了魔法。接著,石像上的石塊逐漸崩落,不出三秒,石化的詛咒解除了。

身著白紗的女孩雙肩像是鬆了口氣般垂了下來,然後神武的視線再次和她對上。女孩本是先著急地避開視線,隨即發現神武的坐姿後,便了解到他正在儲蓄魔力這件事。

於是,一個魔法冷不防地打在神武身上,反應過來時,魔力便恢復了五成。

「我的魔法只能讓你的魔力恢復一半,而且一天只能使用一次,非常抱歉……」

「不,我才想要對妳道謝,不過為什麼一天只能使用一次?」從口中發出的聲音溫柔到連神武自己也沒發覺。

「這和人類身體所能承受的負荷有關係,實際原理我也不是很清楚……」女孩的聲音也越來越輕。

這時,天空忽然暗了下來。接著,神武發現一條黃龍從天而降,眼看就快要落在雞蛇王身上,而劍士和隱羊都離雞蛇王好近。

「糟了!」白紗女孩如此叫著,隨即便丟出兩道化成線狀的魔法往劍士和隱羊身上奔馳而去。

千鈞一發之際,魔法打中了他倆,半秒不到,黃龍便引發了大爆炸,現場頓時泛起大量灰塵與砂石,遮蔽了視線。待能見度稍微恢清晰時,現場只剩下雞蛇王和幾個人影了。

一道放鬆的呼氣再次從旁而來。

「幸好來得及……」

「來得及什麼?」神武的語氣依然無比溫柔。

「剛才我施展的是免疫雷屬性攻擊的魔法。我覺得那條黃龍的威力應該很強,擔心波及到啟人先生和那名救了我們的黑色劍士先生,所以沒想太多的情況下就丟了魔法過去。」

…… 啟人?

這名字……是……啊!

腦袋像是鬧彆扭似的忽地痛了起來,未等神武多想,那名被叫做啟人的劍士便往這裡跑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