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7-6 劍士的猛攻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1-28 8:00:05pm

奇幻·玄幻


怪異的熟悉感宛如浪潮一波又一波地拍打在我心上。

太奇怪了……實在是太奇怪了。

無論是弓手、叫允望的女孩、或者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對眼睛的天女……甚至是那少話的雙劍士和潑辣的馬尾平胸女,我都有種自己是認識他們的感覺。

也許是……我失憶前的朋友?那他們應該會認得我才對吧?總不可能那麼巧,連我在內的六人統統失憶啊?

不不。這個念頭也太異想天開了,說不定只是單純覺得臉熟而已。而且他們看起來互不相識,應該……

「劍士,專心。」

視線頓時對上一雙深沉又漆黑的眼瞳,雙劍士正以俯身疾跑中的姿勢盯著我看。

「抱歉,只是有些疑惑困擾著我。」我如實回應。

說完我才對自己的坦誠感到訝異。明明我們才認識不到一小時,卻……天啊,這該死的熟悉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雙劍士聽後,沉默了數秒,然後默默抽出掛在身後的黑白雙劍,面朝前方,說道:「解決王後再想。」

同一時間,那個態度一直很不好的女劍士突然喊道:「喂!雞蛇王往這裡來了!」

我們隨著她的叫喊移動視線,看見雞蛇王真的從雷龍的麻痺地獄中恢復過來並往我們方向襲來。雖然牠好像癱瘓了很久,但仔細回想,貌似也才一分多鐘而已。更令人嘖嘖稱奇的是,僅僅一分多鐘裡,那個叫神武的弓手竟然就想出了一個迎合我們各人職業優缺點的作戰計劃。

「上,相信神武。」雙劍士說完便加速奔跑,把我們留在後頭。

看著他逐漸加速的背影,不僅想著雙劍士如此信任弓手,也許是因為弓手的作戰計劃從來沒出過錯,但是……這份信任感也莫名湧上我心頭。

不知為何,總覺得弓手絕對不可能會做出對我不利的事,即使要把這條命託付給他,我也不會產生一絲猶豫。

我將從心底湧上的信任與不知名情感轉換成力量,握緊疾風劍,加速衝向雞蛇王。

由於雞蛇王和我們之間的距離實在太遠,就算全力奔跑也要兩分鐘以上,因此弓手的第一階段計劃便是讓三位能施展魔法的女生先用遠距離攻擊,拖延雞蛇王的行動,然後再由我們四個進行近距離攻擊,施加較大的傷害。

不過話說回來,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溫蒂也會近身戰。我一直以為血咒一族是專門利用血符來進行遠距離戰鬥的種族。

在擬定作戰計劃時,其他人(包括我)對溫蒂自薦加入近身戰小隊時都感到非常驚訝。而為了證明自身立場,她便立即用血符化出兩把匕首,轉眼間,她便來到女劍士身後,架在脖子上的匕首閃閃發亮。

雖然成功展示了近身戰的實力,但也因此招來女劍士的一頓惡罵。若不是弓手以凌厲且冷峻的眼神怒瞪,相信女劍士絕不會如此輕易放過溫蒂。

轟!!!

一道可怖的天雷打在雞蛇王身上,周遭的空氣仿佛佈滿電氣的因子,且隱隱聞到焦臭的燒焦味。這道天雷不必多想,肯定是那位叫允望的所施展的。看她外表是個漂亮氣質長髮女,攻擊卻是招招奪命啊……嗯……女人是不是都那麼可怕呢?因為會長好像也很可怕……

但是,雞蛇王還能動。

是對雷屬性魔法產生抗性了嗎……所以才需要我們進行近身戰?

難道弓手連雞蛇王產生抗性這一步也預想到了?想到這,我整塊頭皮都發麻了。

「各位,散開。」

隨著雙劍士的語音落下,我們四人各自散開。雙劍士和女劍士竄到雞蛇王胯下,一人攻擊一隻腳;我和溫蒂則負責惱人的蛇尾。

由於先前我曾和這條蛇尾交戰了好一會兒,因此稍微摸到牠的攻擊模式。

要吐出毒針時,蛇尾會先閉上嘴巴,大約半秒後以直線射出;做出左右掃蕩的攻擊時,雞蛇王的龍翼會緊貼身體,因此只要看到雞蛇王做出類似的動作,便要移動到蛇尾的攻擊範圍外。

豈止如此,蛇尾還會做出由上至下的攻擊,且力度相當大。但也因為驚人的力度,在攻擊前雞蛇王需要抬高蛇尾並蓄力個一秒鐘左右,因此要閃避這招倒不難,只要小心蛇尾打到地面後所引發的小型地震即可。

將蛇尾的攻擊模式告訴溫蒂後,我便和她一起展開攻擊。

也因為我們展開了近身戰,遠攻的魔法師們無法施展高殺傷力的魔法。她們只是偶爾射出幾顆水砲、火球、雷擊等傷害不高,卻可稍微轉移雞蛇王注意力的小魔法。

不久後,我注意到溫蒂開始出現喘不過氣的現象。

我揣測,也許是蛇尾比她想像的難對付,所以耗費了相當大的體力吧?

雞蛇王的身軀目測至少有三米,因此除非蛇尾主動下來攻擊我們,否則我們必須用力跳躍才能稍勉強進入攻擊範圍。但溫蒂似乎不擅長進行防禦,而且短匕首的攻擊距離極短,因此在攻防上略顯吃力。

我也試過讓她暫時離開這裡,留下我一個人應付蛇尾應該也沒多大問題。

「若是要執行弓手的計劃,必須讓血匕首吸收夠多的雞蛇王血液,否則『凝血炸裂』的效果會大打折扣。」

溫蒂如此回答我。

她說的「凝血炸裂」,是弓手主動提出的攻擊手段。那時,甚至連溫蒂本人都吃了一驚。據說那是血咒一族不為世人所熟知的血腥攻擊之一。

但施展這招必須建立在兩個前提下。

一,需讓血咒師收集足夠多的敵人血液;二,在敵人身上開個巨大傷口。因此我們現在才會拼命攻擊看起來較脆弱的蛇尾而沒有加入雙劍士和女劍士的砍腳作戰。

算算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了——

「現在!」

隨著雙劍士宛如氣吞山河的喝令,雞蛇王也以半秒的時間差徐徐往右邊倒下——雙劍士的猛攻終於讓雞蛇王失去平衡,接著——

一道閃電在我眼前落下,精準地擊中雞蛇王。肉眼可視的電氣瞬間蔓延至牠的全身,然後雞蛇王不斷地抽搐身體,是陷入麻痺的現象。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斷尾好機會!

我邊感慨允望的時機配合得真好邊喊道:「溫蒂,我們上!」

我使出一記上撈將礙事且有自身意識的蛇尾給轟開,接著和溫蒂踏上牠的蛇體來到蛇尾與雞蛇王身軀的接駁處,開始釋放各自的劍技。

根據弓手的指示,普通雞蛇王若是陷入麻痺,大約有十五秒的癱瘓時間。但我們面對的是異變雞蛇王,也許時間只有十秒左右。

可這十秒應該也綽綽有餘。因在第一次與雙劍士攜手攻擊雞蛇王時,我就已經給蛇尾累積了不少傷害,加上剛才和溫蒂對牠的持續攻擊,相信只要釋放一至兩次的劍技,應該就可以成功斷尾。

事實也正如我預料,接駁處已斷開了一大半,露出模糊的血肉與粘稠的血液。

忽然,腳下傳來激烈的震動。

「時間不是還沒到嗎!」溫蒂激動地問,兩手卻不停攻擊接駁處,想要盡量多讓匕首吸收雞蛇王的血液。

時間確實還沒到……難道因為牠對雷屬性產生抗性,所以連麻痺效果也減半——

「溫蒂小心!」

蛇尾不知何時已經從麻痺狀態中恢復過來,無預警地將溫蒂從牠身上打飛,落在地面上翻滾了一段距離。

「喝啊啊啊啊!『昇龍斬』!」

火焰隨著我的意志纏繞在疾風劍的劍刃上。我雙腳一躍,使出由下至上且附帶火焰的滑行攻擊,準確地擊中蛇尾下巴,將其轟上上方,硬是把牠的身體給挺直了。

「隱羊!劍!」

雙劍士毫不猶豫地將手中黑劍朝我扔來。我伸手接住,身子也同時落在雞蛇王身軀上,接著——

「狂風X形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