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7-7 反擊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1-29 11:22:56pm

奇幻·玄幻


目瞪口呆。

向來對近身戰有著莫名憧憬的蕾娜,對四名執行近身作戰計劃的同伴感到相當崇拜。看在蕾娜眼裡,稱他們為一流劍士也不為過。

不過,溫蒂進攻的步伐看起來有點粗糙.蕾娜猜想也許是溫蒂不常有展開近身戰的機會,才會導致這樣的情況出現吧?但比起自己的話,倒是好上太多了。

平時修煉多以專研新魔法和提升魔力量為主的蕾娜,即使偶有體能訓練,也只是點到即止,不會有太多的重訓。畢竟族人們認為契約師與其花時間在提升個人體能上,倒不如提升自己的魔力量,好讓在戰鬥中提供源源不絕的魔力給拍檔來得要好。

因此對於魔力量,蕾娜還是有點自信不會輸給大部分的人,而且和璐璐的協調也比一般契約師強上好幾倍。不過,這些都是在蕾娜加入公會之前所抱持的自信。如今……

透過羈絆感受到主人的失落,璐璐看不過眼之際便出聲安慰,「沒人在看了允望的雷電魔法後,還會對自己的魔法道行有多大的信心啦。不准喪氣!再失落我就咬妳!」

「知道啦……」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蕾娜的注意力忽然被巨響拉回到戰場上。

只見黑色劍士以流暢的動作往返於雞蛇王的腳邊,每一擊揮砍均爆裂出奪目的閃光,想必剛才的聲響便是從這發出的。由此可見,覆蓋在雞蛇王腳上的鱗片宛如龍鱗般堅不可摧。想到這,蕾娜試著幻想拿起鐵棒之類的物品敲打在堅如鋼鐵的柱子上,手中立即傳來假想的衝擊,使她不禁鬆開了握緊的右手。

然而黑色劍士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持續用雙劍攻擊雞蛇王的右腳,似乎完全不受劍刃砍在鋼鐵上反彈回來的衝擊影響,且雙劍的揮砍速度快得就算蕾娜屏氣凝視,也無法完全跟得上其劍速,偶爾在幾次大幅度的招式之間勉強看出攻擊軌跡已經是最大極限了。

另一邊的女劍士,雖然速度完全比不上黑色劍士,不過勝在每一擊都能確實地對雞蛇王造成傷害,彷彿在表達「自己論實力的話也不會輸給黑色劍士」就是了。

視線移動到雞蛇王尾部。

溫蒂偶爾會在蛇尾使出從上而下的揮擊時,趁著牠期間的僵直空檔,快步上前給予傷害,其餘時間則專注於閃避。

啟人則是積極地攻擊蛇尾。若是蛇尾高高抬起,啟人便會移動到蛇尾連接軀幹的下方,施展類似撈擊的火焰斬;若是蛇尾做出橫掃攻擊,便會以極其細微的腳步避開攻擊,使出突刺類攻擊應對,精準地給予蛇頭傷害;若是蛇尾做出由上至下的揮擊,他便施展類似大幅度劃出交叉動作的劍技。

總括來說,啟人的應變能力和判斷能力非常強,而且反應迅速,可以根據現場狀況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最適當的反應。

「哦哦!雞蛇王要倒下了!」眼看雞蛇王終於要倒向黑色劍士的方向,蕾娜語氣中滿是興奮。

「允望妳看妳看!我就說嘛!他會比那個女的先把雞蛇王放倒啊!」

「怎麼感覺小月妳說得好像認識那名黑色劍士似的?」

「我是覺得對他有種莫名熟悉感啦,但他也好像沒認出我,所以我就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咯。」

「其實我也有這種感覺……回公會了再和妳說,機不可失,現在先解決掉雞蛇王吧!『修羅之麻』!」

魔杖接受了來自允望傾注的魔力,瞬時發出亮黃色的光芒,隨即一道佈滿電氣的雷,精準地落在雞蛇王身上,宛如來自修羅的麻痺瞬間竄上全身。啟人和溫蒂見狀,立即捉緊機會爬到雞蛇王身上。

蕾娜興奮地聲援同公會的兩位同伴,璐璐彷彿也加入打氣的行列般翻了個後空翻。可下一瞬間她倆齊齊倒抽一口涼氣,眼珠子也霎時瞪得老大的——溫蒂被蛇尾重打了一擊,整個人從雞蛇王身上飛噴出去,在地面上滾了好一段距離。

「溫蒂!」

蕾娜擔心溫蒂之餘,也害怕啟人會遭到同樣的攻擊,視線立刻拉回。只見啟人像是感到非常憤怒,一擊火焰撈擊將蛇尾打得往天空伸直了身軀,然後……

「怎麼可能……」蕾娜和璐璐同時在心裡說了同一句話。

黑色劍士將其中一把劍拋給啟人。啟人接住的瞬間啟動劍技,五光十色的光芒籠罩住雙劍,隨即無數斬擊暴戾地招呼在雞蛇王身上。

太快。

啟人以比黑色劍士快上太多太多的速度使出高速連擊,蕾娜光是要跟上劍刃的軌跡也感到非常吃力,她甚至覺得軌跡成了殘影,彷彿啟人握的不只是雙劍,而是十多把劍。

就在啟人結束高速連擊的劍技時,蛇尾終於從雞蛇王的軀幹上脫離,切面處彷彿扭開了開關不斷噴灑大量鮮血,地面彷彿綻開了鮮紅花卉,而啟人在染上血之前便已經跳落地面,著急地往溫蒂的方向跑去。

「哇啊啊啊,斷了!斷了!我的啟人果然最棒了!」

「妳的……?允望妳在說什麼……」

忽然,空氣下降了好幾度。

「我……我也不知道……」允望感覺一股熱氣忽地湧上雙頰,由於過度興奮的發言導致害羞感爆表,視線完全不敢對上正在以熾烈的目光盯著她看的魔虎。

另一邊,溫蒂艱辛地撐起身體,站穩腳步後便立即往雞蛇王的方向急奔。

了解到此舉的允望,一甩方才的羞人,立即再次輸出魔力,在溫蒂奔馳的直線上製造一座往高處延伸的土之階梯,一直延伸到雞蛇王依然噴灑著鮮血的切面處。

「上啊,溫蒂!」

彷彿聽見了蕾娜的助喊,溫蒂加快腳步,踩上第一級階梯的同時,兩手血匕化為血符,接著高速吟唱咒文,血符又化成了一顆如皮球般大小的圓狀物。

雞蛇王因為斷尾的劇痛而從麻痺的修羅中奪回了身體主權,開始活動了起來。牠看似痛苦地轉動脖子,赫然發現往身後傷口處奔馳而去的溫蒂,馬上揮動左翼,想把這只煩人的小蟲子給轟走。

然而,三劍士就在同一時間聚集在一起,合力將龍翼擋下保護身後的同伴,使她頭也不回地繼續往上疾走。在最後一級階梯處,溫蒂腳下一躍,將手中的血球體打入雞蛇王的傷口,下一秒,溫蒂便因為地心引力而迅速往下墜落。

眼看即將和大地來個親密接觸,溫蒂下意識地護住頭部,準備接受墜落所帶來的痛楚,卻在下一秒發現身體陷入了某個毛茸茸的東西裡。

翻身一看,原來是膨脹成宛如超大棉花球的璐璐。

一隻白皙的手伸到溫蒂面前,她抬頭一看,看見那張依然如初的笑臉。

「幹得漂亮!」

不習慣被人當面稱讚的溫蒂,立即低下頭迴避直望著自己的視線,回握住對方的手後,從璐璐身上跳下來。

兩人不約而同地望向倒在地面抽搐不斷的雞蛇王。龍翼上的厚鳞一片一片剥落,身體頻頻冒出難聞的綠煙,皮肉彷彿遭到某種食肉菌啃食,甚至隱約可見深處的幽幽白骨。雞蛇王全身上下以不可置信的速度流出大量紅血,眼睛、嘴巴、臉部、翅膀、胯下,慘不忍睹。這樣下去不足一分鐘,雞蛇王便會失血過多而死。

像是被眼前恐怖的畫面嚇著的蕾娜,面有難色地說:「雖然覺得這樣看著牠慢慢失血至死有點可憐,但……總之計劃是成功了。」

溫蒂附和地點了點頭,隨即又面露驚恐,情緒變換之快彷彿陰晴不定的天氣。她吞吞吐吐道:「娜……娜娜……妳覺得會使出這樣的攻擊手段的我……可怕嗎?」像是一顆洩氣的氣球般,溫蒂話說到最後幾乎成了氣音。

語畢,蕾娜立即回應:「當然不會啊。如果放任雞蛇王不管的話,說不定受到傷害的人更多呢。溫蒂妳只是做了身為冒險者該做的事,沒有什麼可怕不可怕的。」

這時,三劍士也聚集了過來,黑色劍士率先說道:「計劃成功,妳很棒。」

再次得到當面的讚賞,溫蒂反射性地拉低兜帽,竭盡所能地避開朝自己看來的視線,不過還是不忘禮貌地回應謝謝。

啟人邊把黑劍還給黑色劍士邊說:「帥哥,謝謝你的劍。話說溫蒂,當雞蛇王把妳從我面前被擊飛的那瞬間,我真的快被嚇死了。」

「對啊對啊,害我一時不顧計劃跑出來看妳是不是受傷……我這樣破壞神武哥的計劃,會不會被他罵啊?感覺他好像很嚴肅似的……」蕾娜戰戰兢兢說道。

「不會,放心。神武不罵女人。」黑色劍士大力地點了點頭。

「沒想到竟然有比我強的同期劍士……」

聽見站在眾人身後的女劍士喃喃自語,啟人開口問道:「什麼?妳說了什麼?」

「不……沒什麼……」視線對上的下一秒,她臉紅了。

此時,黑色劍士注意到幾乎快化成一灘血水的雞蛇王忽然望向這裡,牠腐爛的皮膚忽然噴出大量的灰色霧氣,化成驚濤大浪迅速襲來。

灰色霧氣的範圍又高又廣,即便眾人很快便注意到來勢洶洶的霧氣,眼下也無處可逃。在霧氣即將覆滅一行人之際,黑色劍士造出一道劍氣將站在身旁的啟人遠遠彈開。

所有人——包括在較遠處以魔法支援的兩個女孩——都對這場突如其來的反擊措手不及,也完全沒辦法注意到一根蘊含著惡意的石化之針,已經從斷掉的蛇尾口中吐出,射向頻頻讓牠遭到麻痺之痛的根源——允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