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7-8 骷髏雞蛇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1-30 10:56:19pm

奇幻·玄幻


纏繞石化瘴氣的針,筆直朝著允望射出,無人察覺。

唯獨她。

魔虎心頭無預警地湧起一股寒意,刺骨的冰冷竄上背脊,長年累積起來的戰鬥經驗將危機感磨練至極其敏銳,卻毫無來由地在此時此刻敲響了警鐘。在這個場上,活得最久的兩人正是原為十二魔獸的隱羊與魔虎,因此隱羊才能在失去意識與行動能力的前一秒將啟人推出石化煙霧之外。

魔虎也一樣。

「允望!」

腦袋沒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推算出讓兩人都安然無事的方法。

魔虎跨步上前腳踝一轉反身捉住允望雙肩,嬌小的身軀此時宛如巨大城牆般擋在她面前,石化之針無情刺入背闊肌。允望甚至連疑惑都來不及,好友便在眨眼之間成了一座石雕像。

望著一動也不動的石雕,允望的腦袋無法做出反應,但是情感倒是率先表露感情——兩行熱淚自眼眶溢出,滑過臉龐。

允望甚至沒注意到弓手和被稱作天女的女孩來到了她的身邊。一旁的蕾娜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請璐璐警戒四周後,便也湊過去了解狀況。

弓手先察看了魔虎的情況,判斷對方已完全遭到石化並失去戰鬥能力後,便將視線轉向被打飛至遠處的啟人身上。雖然他吐了幾口血,但現已站了起來,貌似並無大礙。

確認其安危後,弓手不自覺地鬆了口氣,這瞬間他對自己為何會有此反應感到些微訝異。正常來說,身為他的同伴——隱羊遭到石化,理應要感到不安、難過,或諸如此類的負面情感才對。然而,弓手卻不太擔心隱羊的狀況,他的心底深處似乎有道聲音告訴著他,石化只是暫時的。

但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處理。他甩了甩頭將多餘的情感從腦海裡轟走,然後把視線移到是石化煙霧的區域,那裡果不其然隱約佇立著三尊石像,和一隻全身腐爛、冒出絲絲黑綠色煙霧的雞蛇王……

不,那已經不是被稱為雞蛇王的魔獸了,那是怪物。

或者稱為「不死魔物」較為恰當。

不死魔物的胸前皮膚一塊一塊地剝落,露出幽幽白光的骨頭。轉眼間,原本魁梧兇殘的雞蛇王,只剩下由白骨組合而成的骷髏雞蛇王。

弓手在腦海中快速擬定戰略,然後問道:

「天女小姐,妳有辦法解除他們四人的石化嗎?」

天女以右手食指來回輕撫著下唇,思考道:「可以是可以,但解除一個人的石化需要一分鐘,我不覺得那個骷髏怪物會乖乖等我們。而且解除石化後,被施術者的精神會陷入渙散狀態,無法立即投入到戰鬥裡。」

此時,骷髏雞蛇王開始和藍色劍士交戰,弓手只花了兩秒的時間便下了決定。

「既然如此,就沒必要把解除同伴的石化放在第一優先了。目測雞蛇王已成了不死骷髏類的魔物,白魔法或是聖魔法的攻擊應該可以對它造成顯著的傷害。」

「是的,據我了解,對不死魔物施展恢復天命類的白魔法是相當有效的。」

弓手點了點頭表示讚同,「但治愈類魔法的有效距離通常很短,我也無意讓妳上前線冒險……如果能夠瞬間出現骷髏雞蛇王面前,再施展恢復魔法的話……」弓手的視線忽地游移到此時彷彿精神一併遭到石化的允望身上。

「喂,振作點。她還沒死,但如果妳不振作,她就真的會死。」

或許弓手自己沒發現,他對天女說話時的態度充滿溫柔耐心,對其他人則是直接坦率,毫不在意當事者的心情。

天女隱隱覺得自己似乎可以感受到允望刺痛的心,再望向對方那張幾乎和自己長得一樣的臉……

「不要緊的,我答應妳,一定會治好妳的同伴。」

幾乎快溢出淚水的允望聽見這句話後,忽地看向天女,上前抱住了她。

「拜託妳……拜託妳了……」哽咽的哭腔在天女耳邊響起,天女也回抱了像個孩子般哭泣的允望。

「妳的身後永遠有我在,別哭了,在別人面前哭哭啼啼的可不像妳喔。」

腦袋忽地像是遭受到電流竄過,一個感覺非常熟悉的稱謂閃過允望腦海。

「……姐、姐姐?」

正當兩人對自己聽到和說出這個稱謂感到疑惑之際,弓手忽然打岔道:

「好了,時間無多,接下來大家跟著我說的做。那邊一直不知所措的契約師,我需要妳的幫忙。另外,天女小姐請問妳會『浮空術』嗎?」

❧ ❧ ❧

天啊,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吐出口中混雜了鐵味的粘液,吃力地站起身,滿腦子都在想著黑色劍士怎麼忽地一個劍氣打在我身上?最後得出我最不願想到的結論——難道他不是同伴?

我抬頭注視眼前光景,迷之灰霧正逐漸散開,從中露出幾尊石像,我立即發現自己錯得離譜……

是黑色劍士救了我。

他在千鈞一發之際將我打出煙霧的範圍外,阻止了我被石化的危機。雖然那一擊打得我天命一下降到變紅色就是了……

再說,這雞蛇王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現在只剩下骨頭了?這根本已經不是魔物,而是骷髏系的怪物了嘛。

接著,我發現一個不得不立刻想出解決辦法的危機——黑色劍士他們的石像和骷髏雞蛇王離得太近,如果石像碎掉的話那就回天乏術了!

「喂!怪物!」雖然骷髏雞蛇王看上去沒有耳朵,但還是對我的聲音有了反應而轉過頭來,「對啊,就是叫你呢!過來這裡吃我啊!」

語畢,大地產生劇烈晃動,骷髏雞蛇王躍向半空,落地的同時用已經變成骨頭的喙猛地啄向我。我沉著冷靜地往後跳開,趁它的喙刺進泥地之時,欺身上前就是一劍。

少了血肉覆蓋的骨頭喙並沒有我想像中的硬,我感覺到劍刃確實地給了它傷害。乘勝追擊,我鑽到對方胯下再補上一記「交叉二連擊」。

我邊攻擊邊閃躲骷髏雞蛇王的踩踏和啄擊,同時也在留意四周情形。這才發現,用火魔法的馬尾女孩也遭到石化了。

我雖然很想知道為何遠離灰霧的馬尾女孩也會被石化的原因,但骷髏雞蛇王的猛攻使我沒有多餘的精力去思考。

忽然,我感覺到周遭氣溫驟然下降了好幾度。我將骷髏雞蛇王朝我襲來的啄擊擋下,並以四兩撥千斤的方式錯開,然後迅速與其拉開距離。下一秒,三支冒著冷冽寒氣的箭矢,分別打在骷髏雞蛇王的頸、右翼和右腳上,可是箭矢在碰到毫無血肉可插入的骨頭的瞬間被彈開了。

然而,箭矢上的寒氣已如流星趕月般將被擊中的三個部位給冰凍了起來 ,暫時封住了它的部分行動。

骷髏雞蛇王掙扎著,臉上因為已經成了骷髏而看不出什麼表情,只見它似乎氣急敗壞地想掙脫束縛著自己的寒氣。接著,它的面前出現一道傳送門。

傳送門消失後,天女出現在那裡,漂浮在半空。天女腳下有綠色光點在閃動,我想那就是讓她得以漂浮在半空的魔法吧。

她雙手緊握魔杖,以看起來像是在祈禱的方式詠唱咒語。接著,大量的白色光點在她身邊環繞,並漸漸聚集鑲嵌在魔杖的水晶球上,形成耀眼無比的白光。

天女結束詠唱,手中魔杖緩緩指向骷髏雞蛇王,低語道:

「『生命奧義·全恢復』。」

接著,白光像是有自身意識般往骷髏雞蛇王身上飄去,不消一會兒,白光覆蓋了全身,尤其頭部異常光亮。

骷髏雞蛇王忽地發出淒厲慘叫,全身掙扎得厲害。下個瞬間,白光爆裂,強光奪去我的視界。我反射性地伸手擋住強光,直到視覺恢復——

消失無踪。地面只剩下大量的灰燼。

一擊解決了骷髏雞蛇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