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終章:緊急召喚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2-02 10:49:19am

奇幻·玄幻


雙劍士盯著自己時而握拳時而張開的右手,緩緩說道:「還以為,死定了。」

「你還可以像現在這樣活著皆因天女大人的慈悲為懷,還不來叩謝!」女劍士一臉高高在上的語氣說道,彷彿自己不是曾遭到石化的一員,天女救的只有雙劍士這樣。

「溫蒂妳沒事真的太好了,剛才我都快嚇死了!」

「蕾娜……」溫蒂頓時兩眼泛光,迅速拉低兜帽遮住臉龐,哽咽道:「短時間內被……被石化兩次……嗚……我真的很沒用……」然後一陣擤鼻涕聲。

看著蕾娜有點手足無措地安慰慢慢哭成淚人的溫蒂,我自認不會應付這種場面,於是默默轉過頭去……

「小月嗚啊啊啊!以後妳不要這樣了!妳死了我該怎麼辦!嗚哇哇哇!」

「允望嗚啊啊啊!對不起!以後我還是會這樣的!嗚哇哇哇!」

我錯了,這邊哭得更誇張……

數分鐘前,天女一擊放倒骷髏雞蛇王後,便開始解除被石化的同伴們。原本想立刻解除無憂村村民的石化,但因為天女連續放了數個大招,消耗了大量魔力,若是要解除全村村民的石化,恐怕餘下的魔力是無法辦到的。於是決定先稍作休息,積蓄魔力後再行動。

天女先是解除了女劍士的石化,對方一恢復自由後立刻全身乏力癱軟在地,然後是雙劍士和溫蒂,最後才到馬尾平胸女。

我扶起雙劍士時順道向他道謝,謝謝他救了我免除石化的危機。他則面無表情地擺擺手,叫我別在意。

根據他的說法,被石化後雖然無法動彈,但意識依然清醒,所以他還是知道場上發生了什麼。原來在我想著辦法和骷髏雞蛇王糾纏之際,蕾娜和璐璐在保護石像,彈開或吸收落下的攻擊。

「要道謝,是我們才對。」雙劍士說道。

就在我們聊到一半時,女劍士忽然過來打岔,而且句句針對雙劍士,然後他們便——其實只是女劍士單方面——吵起來了。

我見找不到縫隙插嘴,便環顧起四周。

天女正在打坐,靜心積蓄魔力,截斷對外界的反應;女劍士則依然兇巴巴地要雙劍士向天女道謝,可雙劍士像是開啟了隔音防護罩,自顧自地用布擦拭黑白雙劍;蕾娜不斷以眼神向璐璐求救,因為溫蒂已經蹲下抱膝哭得不能自已;叫允望的女孩依然和馬尾平胸女稀里嘩啦地抱在一起大哭;弓手……弓手正蹙起眉頭盯著我看。

……

我是做了什麼嗎?他的眼神怎麼像在看著一個犯人……等等,以我那麼大喇喇的個性,可能真的在期間得罪了他……可是我還真想不起自己做過什麼……啊啊啊,他走過來了!

「我……」

「對不起!」

弓手一臉狐疑,兩道眉更往中間集中了。

「……對不起什麼?」

「呃,我也不太清楚。因為看你似乎是個很在意事情需要跟著計劃走的控制狂,也許是我沒有完全依照你的戰略來進行討伐,所以你生氣了?你也知道戰況那麼混亂,沒辦法奢望我可以面面俱到嘛,總之對不起就是了。」

我劈裡啪啦說了一大串,對方則……換了個看白痴的眼神看著我。

「你沒有得罪我什麼。」他沒好氣地說,然後清咳一聲:「我只是想問你,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意料之外的內容使我無法立即反應過來。

難道他也和我一樣對彼此有種怪異的熟悉感?

我摸摸鼻子道:「老實說,我也覺得你很面善,像是認識了你十幾年那種,可是我卻想不起曾在哪裡見過你。」

弓手聽後,那張撲克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稍微睜圓了眼睛,但很快就恢復原狀。

「我也想不起來。我只是有種我們應該很親的念頭,總覺得就像從小我們就一起生活似的。」

很親?一起生活?

這、這是什麼意思?……不會吧,我們都是男的啊!

我是不排斥啦,但這算是我們第一次見面,進展也太快了吧……不對不對,我還是對女生比較有興趣。像是我覺得凱瑟琳前輩就很可愛,允望也很漂亮,就連蕾娜、溫蒂和火焰女孩其實也是個小美女……

「你在想什麼奇怪的東西?」弓手以鄙夷的眼神望著偷偷退後半步的我。

我猛地搖頭,他的視線往右移了一下,似乎在檢視剛剛自己的話語,然後……空氣突然安靜下來,一股名為尷尬的氣流穿過我們之間……

為了打破奇妙的氣氛,我隨口聊個話題:「原本我還指望你能記得我是誰,看來只是我想太多啊,哈哈。」

「……什麼意思?」

「如果我們以前就認識的話,你就不會對我說是不是見過面這種話,而是來問我怎麼會在這裡了啊。既然你會問,也就代表我們之前可能不認識。我還期望著我們是認識的呢,那你就可能知道我的身份。畢竟我失——」

「啟人!」

蕾娜突然的叫喊硬生生打斷我的話語。她和溫蒂一起跑過來,接著在我面前拉下衣領,露出白皙的胸……

「哇啊啊啊啊啊!蕾娜妳在幹嘛!」我嚇得邊往後退邊大喊,一手遮住眼睛一手慌亂地亂擺。

「別越走越遠啦,靠近點,快看我的公會紋身!」

「公……公會紋身?」

蕾娜邊點頭邊往我靠近,然後示意我看她胸前渾圓的——還真的有個像是羽毛的紋身在那……咦?紋身似乎冒著紅光?

「這紋身本來就是紅色的嗎?」我問。

蕾娜一臉焦急地搖頭,「不是啦,這是公會緊急召喚才會亮起的紅光!溫蒂的紋身也發光了,啟人你的沒有嗎?」

說完,溫蒂也拉起袖子,露出左臂的羽毛紋身。確實是在泛著紅光。

我默默搖頭。

「你沒有公會紋身?為什麼?」

妳問我,我問誰呢?

「紋身是在我們執行新手任務前讓前輩們給烙上的,那時他和吉爾正和三位前輩出任務。」溫蒂分析道。

蕾娜頓時恍然大悟,雙手合十發出響亮的啪一聲,說道:「對耶,他們回來後就直接被會長捉來罵了,然後也沒人記得這件事,所以不知道紋身事情好像蠻正常的。」

對啊……那次罵得可慘了……

「總之紋身是會長判斷發生緊急狀況才會亮起紅光,緊急召喚公會全員,只要不是遠在世界角落,必須得在最短時間內趕回去……啊?璐璐妳說就算我們現在跑回去,至少也要大半天?……對耶,這裡距離亞尼城蠻遠的……」

我似乎也對蕾娜自言自語的現象開始感到習慣了。雖然其他人可能覺得莫名其妙,但至少我和溫蒂知道她是在用心電感應和自家契約寵對話。

這時,不知什麼時候結束擁抱哭泣的允望走過來說道:「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送妳們一程喔。」

聞言,蕾娜抬起頭道:「是用剛才的傳送魔法嗎?那麼遠的距離沒問題嗎?」

允望偏頭思考了一會兒,說:「如果要一次傳送你們三個的話,以我現在的魔力,最多只能送你們到亞尼城外的森林吧。」

我記得吉爾說過傳送魔法雖然很便利,但有個先決條件,那就是施術者必須曾經去過該地,日後才能施展傳送魔法。

言下之意就是她曾經去過亞尼城?

蕾娜搶先問了我的疑慮。

「去過啊。」允望點點頭,視線朝向我,「就前陣子你們公會舉辦招募時,整座亞尼城就像祭典那樣熱鬧,我和小月正好在附近處理任務,結束後就順便過去玩了。」

「明明任務地點距離亞尼城超遠,是允望妳不想那麼早回公會才特地去的……不過我們是在那場競技場騷亂後的隔天才到亞尼城就是了。隔天全城上下開口閉口都在討論這件事,貌似差點鬧上世界公會去了。」馬尾平胸女補充道。

「我記得森林應該和亞尼城有七八公里遠吧?」溫蒂說道。

「總比我們從這裡趕回去還要快上許多吧。那就麻煩妳咯,小望。」

「舉手之勞,別客氣,小娜。」

呃……她們什麼時候熟絡起來到直接叫小名的地步?我錯過了什麼?女生的友誼進展都那麼快的嗎?

允望說給她點時間設定地理位置,我們趁這機會向在場的所有人為這場突如其來的混戰道謝,這才知道原來他們都是來自被稱為「四天會」的公會。

弓手和雙劍士是隸屬「天魅之魎」公會;天女和女劍士則是「天女之鄉」的成員;馬尾平胸女表示她和允望來自「天魔之星」;最後則是我、蕾娜和溫蒂的「天齊之羽」。

真巧,除了我們,其他三組人馬都是名揚海外的「四天會」成員,難怪都這麼強。

尤其是弓手和雙劍士,不愧是以倡導力量為一切的公會。兩人的實力貌似可媲美高級冒險者的翔太前輩和布魯斯前輩,弓手的冷靜判斷力在我看來甚至比英明前輩更勝一籌。

我心想,也許他們都是高級冒險者吧,明明年紀和我還有吉爾差不多。

一山還有一山高,我不禁這麼感慨,世界還是很大的。

「好了喔。」允望招手喚我們過去。

我們鄭重地向大家告別,來到允望身邊,她雀躍地笑道:「我剛才忽然發現傳送的極限距離從五十公里提升到七十公里了耶,應該是在雞蛇王的戰鬥中等級上升了的緣故!原本想直接傳送你們到亞尼城內,卻發現城裡有阻礙傳送魔法的干擾,因此還是只能送你們到城門約一公里外的草原。」

「這樣已經幫大忙了,謝謝妳啊小望!下次再來亞尼城玩的話,我和溫蒂帶妳們去吃一間好好吃的蛋糕店。」

聽到蛋糕的字眼,馬尾平胸女立刻兩眼發光,「好啊好啊!一言為定!」

幾個小女生因為蛋糕的興奮而彼此十指交扣原地小跳。我們餘下的人則默默地看著她們,互相露出苦笑。

結束女生的興奮後,允望拿出魔杖道:「來吧,我開傳送門咯。」

語音剛落,魔杖便發出幽幽藍光。允望隨即往前一揮,一道傳送門憑空出現。

「好了各位,有緣再見。」我說。

我向弓手和雙劍士點頭致意後,便和蕾娜溫蒂相繼跳入傳送門。

視野瞬間變了個樣,來到陽光明媚的平原。

「……什麼味道?」我問,為了再次確認和平常有異的味道,我用力嗅了幾下。

蕾娜和溫蒂閉起眼睛和我做了同樣的動作。

「璐璐說貌似是硝煙味……而且是從亞尼城的方向傳來!」

吉爾!

「啟人等等啊!」

我顧不上身後的叫喊,邁開腳步往城的方向疾馳。

半分鐘後,熟悉的城門出現在我眼前。城市上空飄出好幾縷黑煙,城內頻頻發出爆炸聲、敲擊聲和人們的尖叫聲。

然後,一個我從未想過的光景闖入眼簾——有顆巨大的頭顱從半毀的城牆後面冒了出來。

「巨……巨人?」

--------------------------------------------------------------------------------

To be continue

《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05:巨人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