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20:虫虫危机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7-11-26 8:23:08pm

奇幻·玄幻


“哼?他是弑魔者?我看也就是个来蛊惑人心的冒牌货而已。”不管在哪里,总会有一两个作死的家伙爱起哄,但这次起哄的人正是心高气傲的道家子弟,抛下两个女孩自行逃命的A级驱魔师,张世荣。

“信不信由你,与我无关。”面具男转过身就想离开,但张世荣却毫不客气地从身后抛来血色的九节鞭。面具男头也不回,稍微侧过头就避开了这攻击,击空的九节鞭也在之后收回了张世荣的手中。

“哟,刚刚那么嚣张地命令我们,现在装完一波逼就想走?”张世荣是道家宗支纨绔子弟,他那份高傲觉不允许别人在他面前锋芒毕露,再者以道家作为背景,也没人敢上前搅这趟浑水。

“荣哥,这种小事就交给我代劳吧。”作为狗腿子的南宫海又怎么会放过献殷勤的机会呢?立马就领着自己的三具僵尸上前。

‘砰!砰!砰!’还没等南宫海开始摇铃,面具男就先发制人,迅雷不及掩耳地掏枪出来,一口气连续爆了三只僵尸的头。他之前已经有对付这种僵尸的经验,所以这次他知道要用多少力度才能将它们一击必杀,再者经过刚刚幻螳螂们的消耗,早已令这三具僵尸伤痕累累,防御力自是大打折扣。

“呃......”由于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南宫海和张世荣顿时陷入呆滞中。面具男人狠话不多,完事就将魔枪插回了腰间的枪鞘。

“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你做了些什么吗!?敢杀我们道家的僵尸?!你不想做人了?”张世荣恼怒了起来,道家在国内好歹都是有头有脸的,犯其威严者岂能饶恕?再者众目睽睽,如果这般罢手,家门的颜面必然扫地。

面具男不打算废话,索性朝两个纨绔子弟竖起了中指,充分运用了最国际化的挑衅手势。

好个目中无人!这下可彻底激怒了两人,张世荣直接以九节鞭破风砸来,南宫海则是丢出了好几张道家的灵符。面具男怎么可能将这些攻击放在眼里呢?他当下直接使出了火系高段魔法————炎武罩体。面具男浑然燃起了熊熊烈火,这些火焰的热度极高,九节鞭和灵符尚和他有段距离,却都被烧得溶解以及化作焦灰。

好霸道的火!在场的驱魔师们无一不对此感到惊叹,南宫海抛出的灵符也就罢,张世荣手中的那只九节鞭可是相当有名的法器————赤练鞭。据闻这九节鞭是由高等的龙族魔物鲜血和骨头所淬炼出来的产物。它非但能够无限延长,甚至还有追踪目标的功能,被此鞭打伤的魔物更是无法发挥相应的再生能力,更莫说它的抗击力。在世价中更是有到千万美金以上的价值,这等神器如今却如此随便地被热力给烧融了,相信没几个专修火系的法师能有如此能耐,弑魔者真是高深莫测。

张世荣和南宫海这下都懵了逼,他们曾经的自傲一时间还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我可以走了吗?浪费我时间。”面具男说完就要离开。

“你别给我太得意了!等老子回去一定要你好看!”张世荣还是第一次在公然之下受到如此屈辱,他那毫无意义的尊严就快崩塌了,只剩下死鸭子嘴硬。

“荣哥......”南宫海显然早已了然状况,一反狗腿子的常态,试图阻止张世荣的任性,他可不想为这个宗支的傻逼赔上性命。

“唉。”面具男叹了口气,摇摇头,仿佛在无奈地表示:“为什么有些人这么喜欢作死呢?不作死不会死的道理难道不明白吗?”

“无论是你的亲戚或朋友,我们道家都绝对不会放过......”张世荣仍是口无遮拦地呛声,他认为以自己的家世背景,不会有法师傻到去伤害他的贵体。

“吵死了!”岂料面具男却不是那等寻常的法师,一个闪现就绕到了张世荣身后,抓住他后脑勺的头发,将他的头硬是砸在了地面。

南宫海当下是傻了眼,但他根本不敢阻止面具男,他的强大实力就代表了这里的一切,谁的拳头够大,谁便是老大。

不过张世荣很快奋力撑起了脸,他可说是破了相,鼻血被砸了出来,甚至还摔断了几颗牙。

“你这个混蛋,竟敢动手!?知不知道我爸爸是谁!?”张世荣仍是不肯停口,他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在这么多人面前挨打,恼羞成怒的情绪这下妥妥碾压了他的智商。

“李刚?”面具男不以为意,再把张世荣的头砸在地面,他力度拿捏得很好,以致不让对方昏过去;再驳嘴、再砸,这个流程不断循环......

“对不起,大哥!我错了!还请放过我!”直到张世荣肯放下尊严求饶,面具男才就此罢手,所有在场的人都是吓得一愣一愣的,南宫海也在暗自庆幸面具男没拿他开刀,在这种狠角色面前,家世背景都只是个屁。

面具男完事后站了起来,望着空中的浮云长叹了口气,犹如在无语地倾述着:“世间傻逼为何如此之多,非得挨上一顿打才能明白道理?找茬也不知自己几两重,非得逼自己动手教他怎么做人,真TM够贱。”

‘吱!!!!!!!’这个时候,足以震破耳膜的虫鸣声从远处响起,令在场的人们都瞬间被吸引了注意。

“这声音是......!?”在场的驱魔师们都对此一头雾水。

“那是进攻的号角,这城市里的虫子们看来有个统一的领袖呢,而且它们似乎发现了这城市里有人,不过找到这里应该需要点时间。”面具男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他已经确定了这次的目标所在。

若真如面具男所述的,那可真是最糟糕的事态,眼下因为不知明的结界关系,他们无法出外。这城里藏着的昆虫魔物还是未知数,再者当中还有个领袖存在,估计最低也有魔王的等级,现在他们的处境就形同是瓮中里的鳖。

分散逃吗?那样反而更危险,有谁知道这地方还藏着多少昆虫魔物?

“那个,弑魔者先生!在我们这里就属你对付恶魔最有经验,请教我们怎么做,拜托你了!”这个时候,一个大汉没羞没臊地站了出来,率先鞠躬请求面具男,当下除此之外别无他法,穷途末路之际,唯有依附那不可能的传说、神话;弑魔者。

“拜托了!我们愿意供你差遣!”其他人见状,纷纷不约而同地走了出来,包括晓雪在内,语馨尚昏迷不醒。面具男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而且在行内知名度也不弱,众人只能将生存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只有刚刚装逼不成反吃了鳖的张世荣保持沉默。

面具男也不推脱,欣然接受了他们的请求,眼下情况十万火急,马上就开始了作战会议。

“刚刚我大致巡视过了这座城市,无论在哪个角落都是昆虫型的魔物,虽然大部分的品种个体战力不高,但群聚起来可是相当棘手的。昆虫魔物也共有强大的繁殖能力,数量上它们必然占了绝大的优势。它们若是发现这里还有人,必然会大举进犯。所以除了防御类用的结界外,也必须准备点陷阱用的魔法,再安排一些人到高处站哨。若是跟它们交手的话,务必采取以多攻少的战术,尽可能在它们聚集起来之前,削减它们的数量。”面具男开始部署整个计划。

他先是让高段的法师到高处站哨,然后在周围布置起了陷阱魔法。

“对手是群虫子,布下火系就足够了吧?”有个驱魔师提问。

“雷系也必须准备,昆虫魔物之中,也有一些品种是能抵抗火系的,雷系能够麻痹它们的神经系统,到时再集中火力将其消灭。”面具男这等专家的指挥总有很合理的解释,他们甚至无法产生怀疑,立马照做。

很快,数百个雷、火的结界就布置在了人类据点的附近。随后,面具男再指挥土系法师在好几处通道造出土墙,并且贴上了自己挟带的道家灵符张开了强力的结界。

“你是道家的人?!”毕竟道家的法术向来不外传,灵符更犹如他们的象征,自是让其他驱魔师这般认为。

“并不是。”面具男尽管如此回答,还是免不了其他人窃窃私语的议论。

“那样子,我们剩下只需要防守?如果不解决掉昆虫的老巢,这里也会被攻陷吧?”

“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们只需要好好地守住这里。”面具男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一个人!?这家伙疯了不成?!成群结队的昆虫魔物可是能够轻松歼灭一支军队的!弑魔者就算再强,终归还是个人类吧?

不过基于他过去曾留下的各种屠魔事迹,众人也不好阻拦。

“等等!”在这时,晓雪突然从后面拉住了面具男的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