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59.激战之后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11-27 11:06:14am

奇幻·玄幻


“终于开始了吗?”

桂马和布伦希尔德的战斗开始之际,另一位戴着口罩的少女正撑着伞,在远处观察着这场战斗。少女茶色的双瞳,注视着战斗的一点一滴,内心深处祈求着桂马能够战胜布伦希尔德,把她内心的忧伤画上句点。

起风了,是在预示悲伤将被吹散,还是新的悲伤即将来到?少女不知道。

“请你阻止姐姐……”少女的眼角闪烁着泪光。

缓缓地,眼泪划过了脸颊……

*****

激战还在持续中。目前没有任何一方占优势,进入了僵持不下的战况。

渐渐地,布伦希尔德完全掌握了桂马消失并出现的间隔,战况产生些许变化。

看华恩脸上的笑容,英季知道这样下去不是一个办法。基于洗脑曲的缘故,英季和华恩一样会听见和实际曲子不同的歌曲,只能凭着记忆与音感摸索《迷雾幻想曲》播放到哪个部分,才能决定能否播放最关键的曲子。

英季集中与耗尽所有注意力,终于在脑海中组织出完整的乐谱。离曲子播放完毕为止,还有十秒。

不能更换曲子的十秒钟时间,实在是太漫长了。

拖延时间的最佳手段——亦是英季不太想使用的手段——暂时撤退。

眼看桂马开始占下风,布伦希尔德要使用强力招式的征兆明显地展现在眼前,逼不得已之下英季还是作出了这个选择。

布伦希尔德将发光的双剑交叉地高举在头上。残留在半空的刀痕吸收源自双剑的能量,化作纯白的花瓣。寂静之花盛开了,具有庞大能量的斩击波往复数的方向扩散出去。

寂静之花的攻击范围涵盖了桂马所有的逃跑方位。这一招和布伦希尔德的其他招式相似,亦是能封锁翔步,意味着没有强大的机动力与爆发力,是无法完全从寂静之花逃离的。

在思考桂马能否逃过一劫之前,英季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英季依旧记得守护灵的技能是无法破坏结界一事,在被波及前躲到了安全范围。

斩击波超越桂马逃跑的速度。街道是如此宽阔,桂马却如同被逼入了死胡同。

“时间刚刚好!桂马,立刻播放《幽风回旋曲》!”

《幽风回旋曲》这首曲子的特别之处,在于必须完整且接连地播放《飞燕谐谑曲》与《迷雾幻想曲》这两首曲子才能播放。

桂马的身影在耀目的光芒中消失了。按照布伦希尔德的经验,被寂静之花波及的守护灵通常会被打飞至少百米外的远处。倘若一切顺利,战斗在此刻画下完整的句号。

布伦希尔德放松了戒备,这就是桂马抢下反击机会的一瞬。

突如其来的回旋踢“蛟龙摆尾”,让布伦希尔德脱离了重力的牵引。

桂马并没有感觉到脚跟击中了铠甲,想必是勉强被双剑所挡下了。

靠加速到极限而使出的踢腿,其冲击力得以让布伦希尔德的双手短暂地麻痹。趁着这个空档,桂马全力奔跑到布伦希尔德后方追击。

布伦希尔德运用翔步,在桂马出招前,反绕到了桂马的后方。双手还无法从麻痹中脱离,但布伦希尔德还能用翅膀出招。

光芒融入了空气,在翅膀的舞动下化为闪烁着白色光芒的旋风,宛如钻石般美丽,却如狂澜般猖狂。“殿堂圣风”的攻势非常凌厉,桂马虽达至比《飞燕谐谑曲》更高的速度,依然无法在毫发无损的情况下避开。

距离拉开了,对布伦希尔德极有利。但那是桂马没有进入速度强化状态的事情。

若说使用《飞燕谐谑曲》不给布伦希尔德喘息的机会,那么《幽风回旋曲》让她连思考何时喘息的时间都不复存在。

桂马不单只是速度更快,其身影还如同播放《迷雾幻想曲》那样若隐若现。

布伦希尔德跟得上桂马的速度,却追不上他现身与攻击的节奏。面对这等情况,布伦希尔德只能靠着全方位的攻击技能或限制对方行动的技能才可以扳回优势。

战斗地点移到空中了。

白灵马的强化状态没有时间限制,意味着她在空中飞翔的时间是无限的。反之,桂马立足于空中的能力源自天步,仅能维持一小段时间。

追逐战持续了一段时间,逼不得已之下桂马还是返回地面。

此刻,双剑在天空留下的刀痕连接成一个完整的图腾,柱子、阶梯、墙壁等陆续越过光圈降临到地上,在街道上筑起一座名为“黄昏圣殿”的宫殿。

起初,桂马以为这是攻击技能,凭着敏捷的行动回避了所有的柱子与台阶。回过神来才发现,这看似是攻击,实际上却是为了制造对布伦希尔德有利的场地而存在的。桂马被困在广阔的宫殿当中,断绝了与英季的联系。

桂马全力奔驰,为的是摸清这个空间的结构,也是为了寻找布伦希尔德的身影。

这是布伦希尔德的宫殿,正是她最熟悉不过的地方。布伦希尔德只需靠宫殿内的回音,即可判别桂马所在的位置和移动的方向,得以抢先在桂马发现她的身影前出手。

布伦希尔德采用游击战的形式,把桂马给耍得团团转。

“你的确变强了,但只要在我的领域里,获得胜利的人还是我。”

话音落下之际,桂马的后背遭到“圣十字剑”的击打,扑倒在地上。体力值的差距逆转了。

桂马的嘴角扬起了。身处如此劣势,却还能笑得出,这让布伦希尔德感到疑惑。

“那么,我就摧毁你的领域吧!”

洗脑曲所影响的对象,并不包括桂马自身。回响在耳边的旋律,是响亮的音符。桂马抬起的右脚犹如重锤,猛地一扫就让柱子中央的石块飞脱。

这种破坏力,加上桂马的身影不再若隐若现,布伦希尔德推断出收音机正播放《万兽交响曲》。进入力量的强化状态后,桂马的速度大不如前,是布伦希尔德出手的时机。布伦希尔德蓄力,准备使出更强力的斩击——“寂静光剑·银光”。

布伦希尔德从桂马的背后展开袭击。桂马奸诈的笑意到达下一个层次了。

电光石火间,桂马非但避开了寂静光剑·银光,还用强力勾踢“蛟龙勾月”将布伦希尔德踢往柱子。裂痕以着撞击点为中心扩散,可见踢腿的力度不小。

桂马双脚蓄势待发,以着蛟龙破空乘胜追击。

来不及翱翔,又无法用翔步回避的情况下,布伦希尔德只能交叉双剑,当成盾牌抵挡踢腿。

布伦希尔德穿过了一根柱子,撞上另一根柱子。此刻,她才意识到,这种速度加上破坏力,不是《万兽交响曲·第一乐章》。若没有将第一乐章播放完毕,更不可能播放第二乐章。因此,收音机播放的是另一首曲子,是她不知晓的新曲子。

柱子之间相隔一段距离,使桂马的连击出现了空档,布伦希尔德得以重整架势。

“看来,是时候拿出第三把剑了。”

飘散的白色羽毛,变成第二把纯白长剑“殿堂之剑”。布伦希尔德将左手的剑扔向桂马,顺势抓住殿堂之剑,划出两道白色的斩击波,使出隔空斩击“寂静光剑·双痕”,抢先在桂马前面反击。

刹那间,桂马出现在布伦希尔德侧边,又一扫踢攻击其腹部。

继桂马后,布伦希尔德亦使出了翔步回避,在桂马几乎无法避开的情况下用寂静光剑回礼。

桂马被击飞了。在天步的辅助下,桂马能迅速重整架势,重新出动。

桂马的脚除了能当重锤,还能当投石器。柱子的碎裂形成的岩石,对布伦希尔德展开攻击之余,能让桂马争取到下一个偷袭的机会。

破坏柱子的作战不断重复,布伦希尔德为避开这些巨岩,无法追上桂马。宫殿中央出现的空洞,减少了音乐的回音,迅速移动之下的桂马之位置更加难以确定。追上桂马的机会,逐渐从布伦希尔德手上溜走。

巨岩不再飞向布伦希尔德。反之,众多柱子的裂痕延伸至天花板。缺少坚固柱子支撑的天花板开始崩坏,坠落到地面,把布伦希尔德埋在瓦砾之中。

华恩只能看见宫殿的崩塌,里头发生了何事,只有英季知道。

“真不愧是我的守护灵,我说过的话都记得。”英季一脸满意的笑容道。

化为废墟的宫殿一角,传来巨响,吸引了英季和华恩的眼眸。厚重的沙尘中,到底有谁会出现,是他们在寻求的答案。

冲出沙尘烟幕的守护灵,是桂马。英季松了一口气后,吸入大量空气,全速奔到桂马所在之处,询问对手的情况。

“怎样了?”

“宫殿崩塌前,她剩余的体力值跟我差不多,等她出来后还要打一段时间。”

按照桂马所言,如果天花板能对布伦希尔德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英季可以推测出对手的体力值应该会剩下百分之四十五左右。

“你还在播着《幽风回旋曲》吗?”

“没错,差不多要进入第三乐段了。”

“很好,就这样持续下去。到了第四乐段的话,应该是分出胜负的时刻了。”

英季的眼神有点彷徨,精神看似到达了极限。这番话,多半是他在这场战斗,对桂马下达的最后一个指示。

瓦砾堆传出了少许动静。桂马立即飞奔到动静的源头,在布伦希尔德的身影出现的第一时间进行攻击。因为华恩的指令,桂马偷袭失败。

布伦希尔德眼中的桂马,正若隐若现。即使有华恩协助,在空旷的地区内,别说强力攻击,追捕桂马已经成了一大问题。

华恩心中十分焦虑。

青狼的规定,同一个任务失败两次的话,华恩将被开除,并且还要把至今通过委托得到的一半金钱归还给青狼本部。倘若做不到这一点,她需要以性命来赔偿。对她而言,两者都非常重要,绝对不能失去任何一方,必须要获胜。

任务迈入最后的十分钟,加速了不安的涌出。华恩的心跳愈发快速,逐渐变得难以集中精神。

双方守护灵的体力值不断削减。论趋势而言,布伦希尔德稍微处于劣势。

“不要……布伦希尔德,不要输!”

布伦希尔德接到了华恩的指示,感受到话语背后的心情,动作变得比先前灵活少许,逐渐能追平体力值,甚至反超了。

只要寂静之花再度盛开,布伦希尔德必能让桂马飞往遥远的地方。遗憾的是,布伦希尔德所布下的刀痕,全数变成雪花,降临到地面。

回旋曲,是一种以着主题、副题、主题循环的曲式。其中,主题至少会呈现三次,代表中间会穿插两个副题。因此,《幽风回旋曲》里头一共三种效力。单数的乐段,如夜晚吹来的冷风,让桂马高速移动,并具备让对手产生若隐若现幻觉的效力;第二乐段,宛如飓风,具备了速度与力量的强化效力;第四乐段,是南极之风,能冻结一切事物。

桂马身上散发的冻气,能冻僵布伦希尔德。桂马的速度虽然变慢,相较之下布伦希尔德的行动更为迟缓,露出更多的破绽。

在第四乐段播放的那一分钟后,离战斗结束的时刻到来,不远了。

最后的八分钟,双方为了各自主人的信念拼上自己的一切。碰撞而产生的火花,给他们的主人带来了全新的未来。

布伦希尔德因着冻僵的缘故,好一段时间无法灵活地进行攻防,桂马就是在此刻夺得最多优势。亦因为这优势,决定了战斗的去向。最终,桂马的体力值仅剩最后的百分之三,险胜布伦希尔德。

电话铃声响起。即便不想接听,华恩还是得接听。

“何华恩,你被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