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24:不知好歹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7-12-01 3:57:01pm

奇幻·玄幻


随后,面具男带着晓雪回到了人类的据点。这时候已经进入了休战阶段,许多驱魔师们正在结界里头各自疗伤,伤得较轻的则随意包扎后,继续在附近的屋顶站岗,以防下波魔物的进犯。尽管人类这方的损伤不少,所幸事前的部署完善,因此没有人员阵亡。大致上,来犯的幻螳螂以及赤血巨蚁们都被杀得尸横遍野。

凯特也将从MR.D处听来的事情原委和大伙儿说明,这当中隐藏的连串阴谋让在场的驱魔师们无一不闻之色变。

“我们眼下必须尽快返回魔都才行!那些可恶的虫子说不定已经入侵到魔都里了。”

“说得倒轻松,这个该死的结界还没消失啊。”

“而且昆虫魔物的数量还是个未知数,就算我们回去了,也可能只是单纯去送死......”

“怎么办?!”

“军方应该会采取行动的......”

众驱魔人顿时一阵哗然,各有各的见解反倒是让局面乱成了一锅粥,说穿了就是在虚度光阴。凯特不参与他们那没意义的讨论,自顾自地瞄了封锁这个城市的结界一眼,随即他拔出了自己的魔枪。

“你们全部退开!”凯特突然喝道,同时只见他举起的手枪真在囤积着能量,在枪口处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光球体;周边甚至还缠绕着具象化的电弧,光是用肉眼看,也能知道他即将打出去的子弹威力非同小可。

晓雪和语馨对这招印象非常深刻,那可是曾经秒杀掉一个魔王的超强射击......

不对!这比之前所看到的还要强烈,光球体还在不断扩大,形成足以容纳下一个成人的面积,就连光球体前方浮现出来的魔法阵图,也比之前还要庞大。

难道他想强硬破坏这个结界!?

‘砰!!!’众人还在思考的当儿,破坏力十足的子弹就化作一道光柱被打了出去,并且无视空气的阻力,直奔那如同牢笼般的封闭结界、激烈地碰撞了起来。

‘啪!’这一枪的后坐力非同小可,凯特甚至稍微弓了腿,地面也被他踏得塌陷,碎石更是被他周身的气场给卷起,驱魔师们也纷纷下意识往后退了段距离。

不久,结界开始出现了裂痕,然而这些裂痕也不断地蔓延,最终遍布了整个结界......

等到光柱突破重重云霄、直通高空,结界这才崩解破碎,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我去!这太牛了!”

“这家伙的魔力没有底吗?!”

“挂逼啊!”

“这是要逆天了吧?!这家伙真的还是人吗!?”

众人亲眼目睹这种违反常识的存在,无一不是被吓懵了,晓雪和语馨也不例外,真该说不愧是价值12亿的传说级人物。

不过这对凯特来说并不轻松,他惯使的魔枪也因为超出了负荷,导致化作一团枪型的废铁,用来开枪的手臂甚至出现了严重的灼伤,衣袖几乎烧没了,隐约可以嗅到烤焦的气味。

“你们尽快回去魔都吧,我随后就到。”凯特整个人瘫软地坐倒在地,身体呼吸时的起伏也十分频密,看样子他是累坏了。

这一点也不出奇,毕竟将魔力不断释放到足以灼伤手臂的程度,在魔法界的常识中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从来没半个法师有这等魔力可消耗,凯特做到这般程度已经创造了奇迹,若还是生龙活虎的状态,他便是不折不扣的怪物;虽然现在也没差多少了。

“我这就给你治疗。”晓雪见状,立马凑上前去以白魔法治疗凯特灼伤的手臂,凯特也不怎么抗拒。

“弑魔者先生做得够多了!我们也不能一直落人于后!回去魔都告诉那些虫子,我们驱魔师不是吃素的!”随着一个具有领袖气质的驱魔师话语一落,整个团队的士气顿然高昂了起来,纷纷开始从主要通道出去,启程返回魔都。

等到众人渐行渐远后,凯特才索性倒卧在地。

“我说你逞什么英雄,明明都这么累了。”晓雪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担忧。

“妳也是挺鸡婆的,擅自就给我治疗。”凯特嘲讽道。

“别放弃治疗,尤其是你的脑子。”晓雪马上回击,凯特手臂上的灼伤正渐渐恢复过来。

“我说,妳们的感情什么时候那么好了?”在旁观察的语馨这时打岔道。

“哪里感情好了!?”晓雪立马反驳。

“哦?呵呵,不打紧,回去的时候我再慢慢盘问妳。”语馨坏笑了起来。

“我跟这个家伙真的没有半点关系!”晓雪再度声明。

“唉。”凯特实在受不了这等闲话家常的模式,无奈地叹口气。

“呦,现在左拥右抱的,挺嚣张嘛?”这时候,从建筑的转角处走出来两人,硬是打断这和谐气氛,此人便是之前被凯特教训过的道家子弟————张世荣,以及其跟帮————南宫海。

他们偏偏挑上凯特虚弱的时候过来,多半是为了趁机找茬。

“你现在是来讨打吗?”凯特没在怂,勉强爬起了上半身呛道。

“刚刚你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你以为我会这么算了吗?你别虚张声势了,你现在根本累得难以动弹吧?再来你的武器也已经毁成了废铁,反正你的人头也有12亿的价值,就拿来填补我被你弄坏的法器吧?”张世荣慢步逼近。

“荣哥,就让这个无知的家伙好好明白得罪道家的后果。”南宫海除了狗腿子外,还是挺称职的墙头草,挺会见风转舵的,明明之前才怕凯特怕得要死。

果真是要趁你病,拿你命的节奏。

“你们也太卑鄙了吧?!”晓雪可看不惯这种作风,正义凛然道。

“明明最初是你们先来招惹对方的,被打了一顿后还学不乖吗?”即使不看在凯特的救命之恩,语馨也相当厌恶这种欺善怕恶的家伙。

“闭嘴,等我收拾了他,再来慢慢炮制妳们!”张世荣现在可是有恃无恐,毕竟他怎么都是个拥有A级驱魔师资格的法师,面对一个武器毁了的伤患及两个小菜鸡根本没有需要害怕的理由。

“对付你们这种货色,我坐着就足够了。”凯特似乎不晓得现在的状况,高傲地挑衅张世荣和南宫海。

“哼,只管吹你的牛逼吧!”张世荣和南宫海各自从怀中掏出了几张纸片人,他们皆咬破了自己中指头,将中指流出的鲜血涂抹在纸片人的头上。

“阴曹地府把门开,招魂归位做阴兵。”两个纨绔子弟共同念出了同样的咒语,便放出了纸片人。纸片人也在飞出的那一刻凭空幻化,形成了好几个身穿寿衣的人,这些人的脸上毫无血色,活脱脱像是在纸扎铺里看到的纸糊人,烧给先人做奴仆的那种。

道家向来除了驭尸术以外,就属从阴间招来亡魂,供己差遣的驱鬼法最为闻名。所谓的阴间,亦是华夏地区的人们,对于冥界的通称,也是万物死后的灵魂归属处,是一个介于人界与魔界之间的存在。

“都多大人了,还玩剪纸人。”凯特仍是嘴上不饶人,让两个女孩顿时不知所措,局面怎么看都是一面倒向对方吧?他竟然还敢去挑衅对方。

“九幽阴兵听我号令,灭了他!”张世荣伸出剑指朝向凯特,最初他可是摆出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但这份得意还没坚持到三秒就转变成了狐疑。阴兵们非但没有循照他的指示行动,反倒是转过身来逼近他们。

“怎么......?”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脸上就被阴兵揍了一拳,紧接而来的就是所有阴兵的一顿围殴。自己召唤出来的阴兵竟然调转了枪头过来对付自己,他们绝对猜不到会有这么一出,防不胜防。

“就你们这种小伎俩还敢出来混?打个半死就好。”凯特也不晓得用了什么办法夺取阴兵们的主控权,两个女孩此刻对他佩服之余,带着些许畏惧。这个男人果然不会随意口出狂言,还没一盏茶的功夫就把整个形势扭转过来,甚至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真是高深莫测。

“瞳术?!”南宫海在饱受胖揍之余,注意到了凯特的双眼,正暗敛着诡异的蓝光。

瞳术顾名思义,就是利用双眼释放的一种法术,其特点就是能避开肉体,直接对他人的精神及灵魂展开攻击,进而达到一种杀人不见血的境界。不过据说这门法术已经近乎失传了才对,任谁也想不到凯特早已掌握这等秘术,他过往的经历叫两个女孩产生了浓浓的好奇。

“哦?眼力还算不错,但下次请长好脑子,若是换做其他高人,你们都不知道死了好几次,不作死不会死,明白不?”凯特说完,晓雪也完全治好了他灼伤的手,他试着握拳再张开,并且挥了挥手,确认手臂无恙后便站了起来。

阴兵们也在把两个纨绔子弟打成猪头、昏厥后,就同时变回了纸片人。

“等等,你还有其他伤口......”晓雪发现到凯特大腿伤的创伤,那是之前和MR.D交手所留下的,本欲施予治疗。

“不碍事,我必须尽快回去魔都,否则会一发不可收拾的。”凯特不给晓雪再做治疗,自顾自地架起了飓风步飞升上天,随后他以持续脚踏虚空之态,朝远方奔驰而去。

没错,眼下情形确实十万火急,晓雪和语馨也在之后跟随驱魔师大队,以陆上交通的行径赶回魔都。他们都绷紧了神经,无法松懈,因为那里将会是新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