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49 你好过份!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12-02 7:22:55am

都市·爱情


李瞳用力推开两扉厚厚的工作室大门,朝着楼梯口冲去!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他刚刚传短信的时候怎么一点都没提及?他的短信是这么写的:

宝贝,我三十分钟后来接你。你就乖乖呆在工作室里等我,我一到就会拨电话给你,到时你才出来。开了一下午的会,我都快饿死了!等不及回家和你一起吃爱心晚餐!

短信末尾,他还附上了扮鬼脸的表情符号呢!根本就是一则最日常不过的短信!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在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后却对她一声不吭,只字不提?

为了管理好凯加电子,张星宇有多么努力,这些难道奶奶和董事会的人都看不到吗?他明明就是高高在上的董事长,可不管什么事都还是亲力亲为!在他和林志伟的努力下,凯加电子成功掳获了大批年轻消费者的心,短短几年便成功转型,从原先那个大家眼中只卖家电的老品牌,摇身一变成为时下年轻人趋之若鹜的手机潮牌!

付出了这么多最终换来的竟是被公然逐出张家,他现在心里该有多委屈!他肯定是因为不想让她担心,所以刚刚在简讯里什么都没说,连一句抱怨和牢骚都没有,将心里的碎片用故作轻松的语气和表情符号都給掩盖了。

一想到张星宇此刻的心情该有多么憋屈,李瞳的心都快碎了:张星宇,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是宇宙超强无敌吧?该不会是说多了连自己都相信了吧?竟然在经历这样的事情后还默默一个人承受?你好过份、好过份、好过份!你什么事都自己扛着,叫我这个老婆情何以堪啊?不是说过要双剑合壁,杀得他们都片甲不留吗?

李瞳越想越心疼,恨不得立马就能到达他身边!她加快步伐,没命似的冲下楼梯,疾速向前狂奔!

到了工作室楼下的停车场,李瞳一眼就看见张星宇正低着头,站在他那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专车旁,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插在裤兜里,像是想给谁打电话。

她想也不想就一股脑朝着他所处的方向飞奔过去!

此时的时间是晚间7时30分,夜幕早已经低垂,停车场里也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照明。昏暗之中,正低着头按手机的张星宇眼角余光扫到有什么正朝着自己极速靠近,于是警觉地抬头。他原本还以为是在周围埋伏的狗仔记者蜂拥而至,没想到定睛一瞧,竟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梨花带泪向他奔来!

他的第一反应是好担心她会跌倒:周围这么暗,这鸡手鸭脚的家伙还如此这般不顾一切地狂奔,要是不小心摔伤了怎么办?

他正想迎上前接住她,可是李瞳卯足了全力向他冲来,他还未来得及反应,她已经忽地整个人扑到了他身上来,紧紧将他环抱!那冲力之大,差点儿就让张星宇失足摔跤,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一旦倒下,她也会受伤。于是,他立刻调整重心,稳住了身子,把她妥妥当当地拥入怀里。

就像是一种最自然而然的肌肉反射和潜意识,不管发生什么事,保护李瞳已经成为张星宇的本能反应。

聪明如他,当然一看就明白李瞳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所为何事--她一定是看了凯加官网的公开声明,于是因此为他感到难受和难过了,所以才会如此心焦又迫不及待地想要赶到他身边来。

她的在乎让他感觉好幸福,两边嘴角高高翘起,宠溺地把头埋进她的头发,伸出长长的双臂抱紧她:这个傻丫头,怎么从以前到现在都没变过,总是把七情六欲、喜怒哀乐都随意地挂在脸上,让人一眼就看穿看透?无怪乎总是吃亏啊。

“对不起!对不起!”流着泪的她把腰板挺直,从他温暖的怀抱中仰起头看着他英俊的脸庞不住道歉:“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你受罪了!一定是因为我闹出的那些事情,让奶奶生气了,她才会怪罪于你!可是那根本就与你无关!让我去和她解释清楚,好吗?”

张星宇正想回话安慰她,却被另一把自他们身畔响起的声音抢白:“我没有生气。”

那洪钟般的声音威严十足,把李瞳着着实实給吓了一跳!

她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这才发现停车场里张星宇的专车旁,还停放着另一辆轿车!李瞳当然认得那辆香槟色的奔驰,她立即弯下腰透过车窗往那辆奔驰里的车后座一看,惊见真的是张老太太端坐在车里!李瞳万万想不到张老太太会出现在这里,一时呆住,不知该如何是好。

车里的张奶奶向李瞳招手示意:“来,乖孙媳妇儿,奶奶下不了车,你快上来,我有话和你说。星宇,你也上来吧。”

张奶奶说完话后,对车里的看护和司机使了个眼色,看护和司机立马会意,刻不容缓,速速下车。

李瞳和张星宇乖乖上了香槟色奔驰,一个坐在张老太太的右侧,另一个坐在她老人家左侧,安静地等着她开口说话。

张老太太牵起李瞳的手,安抚道:“奶奶虽然年纪大了,可是脑子清楚得很,当然知道那些绯闻是子虚乌有,不是事实。你放心,奶奶并没有因此生气。”

她轻轻叹了口气,另一只手牵起了张星宇的手,一边拉着李瞳,一边拉着张星宇:“唉,那些不肖子孙,眼里只有财产。因为他们担心我真的会把张氏集团交托給星宇,所以就一而再地想方设法设计陷害。星宇认祖归宗都已经这么多年了,想不到他们始终都无法接纳他,从头到尾都没把他当做是张家的一份子。表面上,他们一个个都对我言听计从,表现得支持星宇,没想到暗地里却陽奉陰違,想尽办法要对付星宇。”

张老太太先是转头看着右边的李瞳,据实以告:“你两次被偷拍,以及星宇上回在度假岛屿遇上的意外事件,那些都是有心人的一手策划。”

接着,她把头转向左边望着张星宇,微微皱起眉头责备:“你啊,明知道事情不简单,竟然敢瞒着奶奶,还撒谎骗大家,说是闪电击中了快艇因此引擎故障,你才会滞留海上!幸亏事后我暗中找人调查,才查明了有人在快艇上动了手脚想害你。哼,竟然连谋害人命这么冷酷的事情都做得出,我真不敢想象他们还有什么事不敢做!”

张星宇依旧淡定,用自己的大手覆盖在奶奶苍老的手上,浅浅一笑回应:“爷爷说过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另一边的李瞳就没法像张星宇这么从容了。听了张老太太所说的这些,李瞳虽然只是似懂非懂,还未完全理解整件事个中的来龙去脉,却也大概理清了一些头绪,猜到了老太太口中所指的“有心人”是谁。偷拍事小,可是一想到“有心人”居然想要伤害张星宇,她的一颗心就不寒而栗,终于体会到常言所谓的“豪门深似海,恩怨是非多”。

张老太太心痛地长长吁出一口气:“是我管教无方,竟然养出了一群心里眼里只有钱、没心没肺的不肖子孙!甚至是刘丹盈和瑞典公司的这件事,你的那些伯伯和堂哥们其实早已经知道事实,可是他们却不动声色,分明就是想要看你被打垮!”

说到这里,张老太太稍微停顿了一会儿,跟着一脸无奈地又继续道:“为了保护星宇的安全,我不得不对外宣布与星宇断绝关系,并表明往后星宇不再有继承张家任何财产的权利。奶奶老了,我只怕自己哪天突然撒手归西,到时我不在了,就没人可以保护你们了。凯加电子是星宇的一番心血,就这样放弃,往后连财产都分不到,这些都让奶奶觉得很对不起你们两个。但是钱财名利毕竟是身外物,只要你们俩能好好地活着,凭着他的才干,绝对能够自己创出一番成绩。奶奶的苦心,希望你们会明白,也希望你们不要怪奶奶。”

张老太太话音一落,张星宇和李瞳就异口同声道:“怎么会呢?”

此言一出,默契无间的两人禁不住相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张老太太见他们小两口如此有爱,老怀宽慰,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李瞳,有你陪在星宇身边,奶奶很放心。奶奶知道只要有你在,他就绝不会倒下,而且还会越来越强。”

张星宇牵起老太太一只布满皱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又亲:“奶奶,不管我是不是张家的人,我都是您的孙子。我们血脉相连,这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事实。至于凯加,我已经说服志伟继续留任总裁。只要有他在,奶奶可以绝对放心。”

张老太太万分不舍地举起手,轻抚宝贝乖孙的脸蛋,老泪纵横:“没错,你永远都是奶奶最爱的乖孙!奶奶好后悔!当年,我不应该因为你妈妈在夜总会陪酒而鄙视她,不让你爸爸把她娶进门。事实证明,她教出了一个像你这么优秀的好儿子,比我们家任何一个豪门媳妇都强得太多了。”

张星宇不忍心奶奶如此伤心,温柔安慰道:“奶奶,您别这么说。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您就别再纠结了。我会继续孝顺奶奶,继续当您的乖孙。”

老人家已经泣不成声,只能频频点头。

与张老太太道别后,张星宇和李瞳站在停车场,目送老太太的那辆香槟色奔驰越行越远。

李瞳转身看着张星宇,还是放心不下:“老公,你还好吗?”

在黯淡的昏黄灯光之中,张星宇英挺的身材一如既往的英姿飒飒, 棱角分明的五官始终如一的气宇轩昂。不但如此,当下的他还多了一份平静与沉稳的气度,全身上下都萦绕着一股成熟男人的迷人气质。

他释然一笑,耸耸肩:“老实说,感觉不错!有一种解脱束缚的轻松!至少以后不会有人再借着伤害你来打击我,而我也可以有更多时间陪老婆了!”

李瞳爱怜地拥抱他:“你忙了一整天,肯定又饿又累!我已经吩咐大婶帮我准备了食材,一回家我就做饭给你吃!”

说到这里,她像是记起了什么:“对了,那我们还能不能回你的小洋房啊?我们是不是得马上搬家了?”

“老婆大人别担心!爷爷在世时早已把房子和地皮转到我名下。即使是这辆劳斯莱斯幻影,爷爷在过世后也已经送了给我,所以这些都是属于我的产业,我们不需要搬家。基本上,除了以后再也与凯加电子无关,我们的生活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再加上小洋房和车子都是爷爷留给我的遗物,我一定会好好保管。”张星宇解释道。

李瞳拍拍胸口,自信满满夸下海口:“刚刚失业的老公大人,你也别担心!如果你真的找不到别的工作,就让你老婆我养你!我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摄影师,但是这份微薄的薪水还是足够养活我们俩的!”

张星宇被她大言不惭的口气逗笑,拧了拧她的鼻子:“亲爱的老婆大人,虽然你老公我已经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董事长,不过我还不至于沦落为穷光蛋。还记得六福大厦吗?”

李瞳点点头:“记得,就是我们小时候住的那栋大楼。”

“今天,奶奶把六福大厦的地契交给我。原来,我爸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冷漠无情。当年,他虽然没打算把我妈娶过门,却也为她安排好了余生的生计。他以我妈的名义,买下了六福大厦,想让我妈下半辈子能够舒舒服服地收租过日子。可惜我妈还来不及知道这件事,他们俩就因为那起火灾葬身火海。既然我妈已经不在了,六福大厦今后就由我继承。所以啊,老婆大人,我们俩以后就成了包租公和包租婆了。”

李瞳恍然大悟:“怪不得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还心情愉快了!”

张星宇挑眉,问道:“因为我依旧有房有车?因为我依旧能够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李瞳猛摇头:“才不是!你才不会在意那些房子和车子!”

像是要考验她,张星宇又问:“那你说说看,我为了什么事心情愉快了?”

李瞳胸有成足作答:“因为你终于知道了你爸不是你想象中那般无情无义;因为你终于明白他其实担心着你妈,也表示他并没有把你妈当成是只想坑钱的心机女。”

李瞳的了解让张星宇开怀笑了。他捧起她的脸,用他的鼻子轻轻磨蹭她的鼻头:“Bingo!完全正解!虽然那只是我的揣测,但是至少是有依有据的猜测,也至少证明了爸妈并非我想象中那般憎恨彼此。奶奶也说,以我爸的个性,他若不是真的在意我妈,他是不会大费周张为她安排这么多的。”

终于证实了张星宇的坦然并非在逞强或假装,李瞳这才完全放下了心头大石。她拉着他上车:“肚子都饿扁了!走吧,我们回家去。”

回家的路上,他们的手都紧紧牵着。

对她和他而言,人生的路上无论会经历多少曲折,遭遇多少风雨,一辈子只要有这份安然的温柔与安心的温度牵着伴着一起走,就一定能无所畏惧,寒暖与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