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25:魔都之灾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7-12-02 5:57:13pm

奇幻·玄幻


那是大约发生在10分钟以前的事,魔都各处的沟渠和下水道突然钻出了大量的昆虫魔物。除了幻螳螂和赤血巨蚁之外,还有一大群密密麻麻的黑色甲虫。它们既凶残又贪婪。凡是它们所到之处,无论是人类还是流浪猫狗皆被啃食得只剩下骨头。

纵然城内有不少法师站出来对抗它们,但也始终难以招架那如潮水般汹涌的虫子大军。它们的数量无法估计,怎么杀都是没完没了,人类一方只能被逼得节节败退。

在军方和警方的协力合作下,大部分的居民都从主要通道撤离到了其他地方,有些来不及的不是被吃,就是找寻不起眼的地方躲藏,这等情景实在叫人难以想象魔都的昔日繁华。

凯特乘着飓风步从空路到来的时候,一切为时已晚,城内各处硝烟四起,到处都有明显的战斗痕迹,部分的建筑甚至被毁成了废墟,街道上除了人类和小动物的骸骨,就是遍地的血迹,场面甚是惨烈。

凯特对于眼前的这一幕深感愤怒,拳头都捏紧了。

‘叽!叽!叽!’周围顿时虫鸣四起,有好几只具有飞行能力的幻螳螂早已借由拟态能力,埋伏于空中。它们纷纷对这个突然闯入领空的不速之客挥起了镰刀,欲将其大卸八块。

“哼。”凯特泰然自若,果断地施展出火系的上位魔法——炎武罩体,让全身燃起了熊熊烈火,一下就把天性惧怕火焰的幻螳螂们给逼退,但它们的却未因此丧失战意,反倒是细心打量着面前的火人,找寻有没有可钻的漏子。

凯特可不会给它们半点机会,挥手就是打来雷系的高段魔法————落雷鞭。这招既然称之为‘鞭’,必然如其名般,不局限于单调的直线攻击,紫色电弧就是一条被凯特抓在手上的皮鞭,随着他手部的行动而舞动。

凯特就空回转了自己的身体一次,连带着手上的落雷鞭来了记利落的方圆横扫,立刻将周围幻螳螂都给击落了下去。不过凯特才清完这些虫子没多久,很快又来了一大群幻螳螂,这次它们的团队里还参杂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甲虫。

这些黑色的甲虫是凯特从未见过的品种,虽然不晓得它们拥有什么可怕的地方,但凯特还是手起鞭舞了起来。

咦?!

尽管落雷鞭每次的挥舞都击落了不少幻螳螂,可这些黑色的甲虫明明都被击中了,却好像完全没事一样持续飞行,甚至还不断地附着在落雷鞭上......

它们在吃!?吃着电击?!还沿着落雷鞭朝自己的手爬来。不止如此,就连缠绕在他周身的烈焰铠甲,以及脚下的小型龙卷风也正在被它们附着啃食。

凯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如此贪吃的可怕魔物,不宜恋战!他急忙切断了落雷鞭,将飓风步的力量开到了极限,以高速移动所产生的气流甩开周身的虫子,一口气冲出了包围网,最后在一个空旷的大厦天台着陆,同时解除了身上的魔法。

之前为了强行破坏结界,凯特惯使的左轮魔枪已经报废,他本来还以为可以依仗一身高端的元素魔法来血洗这些虫子们,想不到虫子中还有这类专门吞吃魔能的程咬金,稍有不谨慎的话,分分钟都会丧命。

眼下唯有采取最原始的兵法,擒贼先擒王。据他过往的知识了解,昆虫型魔物通常的群体意识,都是由一个担任领袖的昆虫魔物所发出的,若是能消灭这只领袖,其他的昆虫魔物们就会军心溃散,到那时再慢慢扫除也不迟。

空路估计是没戏了,在回来之前,他本身也是消耗了不少魔力和体力。若是再被那群黑色的甲虫给包围,他可没有信心能跟之前一样全身而退,最起码都会因为持久战而魔力殆尽,到时直接坠落地面摔死的话,可就让术者界的所有法师们捧腹大笑了。眼下只能从陆地展开行动,毕竟城市的地形还算是错综复杂的,更有不少可以充作遮掩的东西,尽量保留魔能和体力避开不必要的战斗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不过放眼望去,魔都的范围也不算小,要找一个领袖魔物谈何容易?唯有找外援;于是凯特就从口袋内掏出了行动电话,翻开通讯录,拨下他最不想拨的号码,白月的号码。

‘你孙子给你来电话了......’这破铃声险些没让凯特砸了电话。

“喂?孙子。”没多久,白月接了电话。

“孙你妹啊,老子现在没闲功夫和你开玩笑,你在魔都吧?”凯特口气不是很好,问道。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白月马上扮演起了语音提示。

“少给我来这套!”凯特朝电话怒吼道。

“这里收讯不好,我听不到你说什么。”白月马上又换了别的方式,继续装疯卖傻,显然是怕麻烦而敷衍了事。

“你小子是皮欠了吧?”凯特不耐烦了。

“哈哈,不瞒你说,我人其实远在印度,你自己听听周围的声音————【圆的不能拿,拿了会爆炸】——————看,没唬你吧......”白月还没忽悠完,凯特直接摔烂了电话。

“这不靠谱的混蛋!”凯特此刻的心情犹如数以万计的草泥马在奔驰,他恨不得马上找出白月,将那家伙揍飞到世界的彼端。刚刚竟然还想指望这种混蛋帮忙,自己吃错药了吧?

凯特只有自己展开行动了。

与此同时,在电话的另一端。

“唉,真是有够没耐性的。”白月无奈地摇了摇头,收起了电话。他正身处于魔都的标志性建筑物,东方明珠塔之下,周围的环境皆被冰雪所封,在其中还有数十个类昆虫的冰雕,附近更是弥漫着阴寒的白雾,仿佛在警告着所有生物,这里是不可踏足的圣地。

“创世之初,普天之下的人类同操一种语言,出于骄傲,人们想建一座通天之塔,以证明自身的无所不能。上天知道后,对于人类的骄傲感到非常恼怒,便将 人类拆散到世界各地, 分化了他们的语言,于是人们无法交流,最后筑塔的梦想成为泡影,而人们也从此不再沟通、交谈与倾听......”可却有个非常不识趣的家伙,他闯进了这片被冰封的圣域,他一边翻阅着厚厚的圣经,同时走了过来,那身纯白色的神父装散发着一股庄严的气息。

“明明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谋,却还在扮演虔诚的信徒吗?”白月笑了笑,望向那正慢步走来的幕后黑手。

“神是全能的,是创造主。若是他不容许邪恶的存在,一开始为何要创造出邪恶呢?万物不过是他手上的棋子,为了满足他那颗娱乐心态而被安排逢场作戏而已,我也不过是很虔诚地循照着他的安排,走到这里。”白衣神父一说完,就合上了自己手中的圣经。

“自己做坏事还能一本正经地赖到神的头上,你也算是个人才。”白月皱了皱眉头,嘴贱地吐槽了起来。

“所以,可否让道呢?”白衣神父问着的同时,他手上的圣经也莫名其妙地自燃了起来。

“你觉得呢?”白月双手插入口袋,没有要退让的意思,周围也顿时刮起了一场暴风雪。

“呵呵。”神父冷冷一笑,他右手的表皮也逐渐破开来,露出诡异的白色内层,最终化作了一支雪白色的怪手,尖锐的红爪曝出指尖,赫然就是凯特左手真面貌的色差版。